剛剛那一幕,一直留在魏索的眼前,他感覺只要自己出招再慢一絲,自己就會被那條「巨龍」給毫不留情的吞噬。

輕輕落地,陸軒並沒有趁勝追擊,只是持劍淡然而立,單單是一招龍潛於淵就大敗魏索,他心中已然有了必勝的信心。

雖然之前在腦海之中將龍劍訣演練了無數遍,但這還是陸軒第一次親自將其施展出來,在這之前,他根本沒有想到,利用自己的血脈之力施展龍劍訣,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威力。

隨著陸軒的落地,場面寂靜一片,這個雖然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但卻沒一個人敢相信。

那強悍的天刀門核心第一,已經達到煉神境實力的魏索,竟然敗了? 一片靜寂之後,台下風劍宗的一眾內宗弟子,猛然間爆發出一陣歡呼之聲!

「陸師兄威武!陸師兄必勝!」

天哪!那魏索可是煉神境的強者,但竟然被陸師兄一劍連破三招,這需要何等實力,陸師兄,果真無敵!

在此之前,根本沒人敢料想這個結局,不是沒想,是想都不敢想,在他們的理念之後,煉神境與煉體期,那就是天與地的區別,煉神境強者出手,煉體期武者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但現在,陸軒卻是用事實給他們狠狠上了一課,煉神境,並不是不可匹敵的,只要實力夠強,煉體期,同樣可以大敗煉神境!

「竟然贏了?呵呵,這小子,我真是看不懂了,老了,老了,呵呵……」九叔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短短的一年時間,當初那個連附魔藥劑都買不起的陸軒,竟然成長到了這個地步,幾乎有了擊敗自己的實力。

「贏了贏了,陸軒這傢伙,嚇死我了,回來我得狠狠的咬他一口!擔心死本小姐了。」陳小涵興奮得蹦蹦跳跳的道:「林姐姐,陸軒勝了,你的聚神丹有著落了。」

「嗯嗯,我知道,我就知道他可以的。」林欣怡的眉頭舒展開來,眼角洋溢著笑容說道,之前的擔心,這一刻全都化作了喜悅,陸軒總是能夠給人帶來一波接一波的驚喜。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竟然連魏師兄都拿他沒辦法?這傢伙。是什麼妖孽?」朱靈拳頭緊握,咬牙切齒的出聲,太過激動之下,他的傷勢竟是再度迸發,猛然間吐出一口血,直接昏了過去,他實在是無法接受這個結果,負責照顧他的幾名天刀門弟子頓時手忙腳亂起來。

「哈哈哈哈!」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卻是楊教官在哈哈大笑,「好樣的。以煉體期大敗煉神境。我風劍宗,終於出了個千年難遇的絕世奇才!」

聞言,陳默臉上也露出一絲釋然笑容,緊握靈符捲軸的手已經鬆開。陸軒所展現的實力。已經徹底的讓他放心。再也不用擔心了。

而停滯在空中,都已經做好了救人準備的金長老,臉色也是由驚詫轉為愕然。再變成喜悅,沒想到陸軒一直不出手,只是在醞釀攻擊而已,害得他差點出手強行中斷比斗。

陸軒的大勝,也讓他懶得與龔長老發怒了。

「不!我還沒輸!我還沒有敗!」退到擂台邊緣的魏索,突然間怒吼出聲,風劍宗眾人的笑聲,聽在他耳中,就彷彿是一陣陣的嘲笑,這種感覺,對於一直感覺良好,以天之驕子自居的他來說,簡直比死還難受。

尤其是最後暴退十丈,更是讓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剛剛只是他下意識的舉動,現在回想起來,幾乎羞憤欲死。

隨著魏索怒喝出聲,眾人的聲音也低了下去,雖然陸軒一劍破掉了魏索的三招,但真正論起來,魏索的確還沒有敗。

「我要你死!」魏索大吼一聲,如同發狂了一般,身體陡然間前沖而去,暴怒之下,速度竟然被之前還要快上三分。

「困獸猶鬥嗎?」陸軒的眼神一冷,淡然出聲,既然魏索還要打,那自己就打得他認輸好了!

這一次,陸軒不再被動,奔雷閃運轉,同樣急速的朝前方衝去,隨著兩人的前沖,距離飛速拉近,轉眼間,兩人便是衝到了擂台中央。

魏索的眼眸之中,一片血紅,他絕對不能夠接受這種失敗,他是天刀門門主之子,他是天刀門核心第一,他是煉神境的強者,他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怎麼能夠敗在一個煉體期的武者手中?

手中長刀,被魏索雙手握住,一聲大喝,轉眼間一連揮出十幾刀,每一刀的威力,都將他的實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整個擂台,都被刀影所覆蓋,十幾道刀氣幾乎是不分先後的沖向了陸軒,聲勢極為駭人,甚至比之前的那不敗皇刀還要強大不少。

但此刻觀戰的眾人,卻沒有一個替陸軒擔心的,他們堅信,陸軒肯定會勝的!

低垂的碎冰劍,被陸軒極快的提起。

「龍戰於野!」四個字被陸軒清晰的吐出,清亮的聲音,傳遍每一個角落,長劍,舞動!

快!

極快!

這一刻,陸軒的攻擊落在眾人眼中,彷彿化身成了無數條巨龍,全部都呼嘯著迎向了魏索的刀氣。

或劈,或削,或斬,或刺,所有的劍招,全部被陸軒使了出來,巨龍鏖戰與野外之時,四面八方都是攻擊,魏索這十幾道攻擊,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轟轟轟轟!」

無數道攻擊相撞,頓時爆發出一陣轟響之聲,魏索所發出的攻擊,瞬間被陸軒破掉,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而陸軒的前沖之勢絲毫不減,腿上兩個穴道,再度爆發出一道力量,更是使得他速度激增,這一次,陸軒可不會留手了,既然魏索不肯乖乖認輸,那自己就打得他認輸為止!

看到陸軒的身體衝過來,魏索眼中閃過一絲慌色,連忙再度發出兩道攻擊,企圖將陸軒逼退。

不過龍戰於野已經開啟,陸軒又豈會有絲毫的畏懼?

輕揚長劍,數道劍光迸射而出,已然將魏索的攻擊盡皆破滅,此刻,陸軒已經衝到了魏索的身前,而魏索,再也沒有了絲毫反抗之力。

「住手!」龔長老慌忙一聲大喝,頓時就想飛下去救人,魏索可是天刀門門主之子,要是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情,他回去如何能夠交代?

但此刻卻是一道身影突然晃到了龔長老身前。

「比斗還沒結束,龔長老想破壞規則嗎?」金長老冷冷出聲。

之前他想營救陸軒之時,卻是被龔長老所阻擋,現在卻是被他全盤還了回去。

「給我讓開!魏索乃是門主之子,你們想挑起兩宗的戰鬥嗎?」龔長老聲色俱厲的喝道,搬出天刀門門主的名號,企圖讓金長老知難而退。

不過金長老卻是絲毫不為所動,冷哼一聲道:「那又如何?既然那魏索不肯認輸,那自然要打得他認輸。」

有著金長老的阻攔,龔長老短時間根本無法突破,而金長老也知道陸軒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讓他教訓那個魏索一番,倒也出了一口之前的惡氣。

兩人說話之際,陸軒手中長劍已經接連出手,面對著一個毫無抵抗之力的魏索,簡直就是任他將其搓圓揉扁。

「啪啪啪……」一道道清脆的響聲不絕如縷。

只見陸軒的長劍如幻影,不斷的拍打在魏索的身上,臉上更是他的重點照顧目標。

雖然陸軒不敢將魏索擊殺在這裡,但辱他一番還是沒有絲毫壓力的,對於魏索這種人來說,被人當眾打臉,恐怕比死還難受。

至於說將魏索得罪死了一說,陸軒完全不放在心上,難道他不打魏索的臉,魏索就不會將他恨之入骨嗎?

既然如此,那乾脆就打個痛快,而且陸軒自信,再給自己一點時間,區區魏索,根本造不成絲毫的威脅。

一劍接一劍,魏索的左臉右臉,全部被打腫了,之前還是一道道鮮紅的劍痕,到了後來,乾脆就是成了一個個通紅的腫塊。

一連抽了數十劍,陸軒才停下來,不是他不想打了,而是他擔心再打下去就把魏索給打死了。

而那魏索,則是渾身無力的倒下,臉上已經看不到一塊完好的皮肉,連睜開眼睛都困難,恐怕現在就算是把他放到那身為天刀門門主的父親面前,都未必能夠將其認出來。

若是從四個字來形容,那必然是慘不忍睹。 陸軒收劍而立,腳下那死狗一般的魏索,看都懶得在看。

龔長老猛然間從空中落下,飛快的將魏索扶了起來,元力探入其體內,查探著魏索的情況,半晌之後,微微鬆了口氣,除了一些皮外傷,魏索並沒有受到什麼重創。

只是,相比起傷勢而言,陸軒這番作為,對魏索的心理創傷無疑是更重。

當著無數人的面被陸軒打臉,整個臉都被打腫了,以魏索的心性而言,如何能夠承受得住,此刻的魏索,早已經昏了過去,以他煉神境的實力,這點傷勢絕對不至於昏迷,可想而知必然是氣急攻心所致。

金長老也飄然落到了陸軒前方,帶著警惕的眼神看著龔長老,防備著他惱怒之下對陸軒下手。

不過此時此刻,龔長老已經完全沒有了這種心思,這次天刀門的目的,隨著魏索的敗北,已經全部被挫敗,而終結這一切的,竟是一個風劍宗的內宗弟子!

這個結果,無論誰都沒有想到,哪怕是金長老,也只是期待著陸軒回來擊敗天刀門的內宗第一,誰曾想到陸軒竟然一路橫掃,連天刀門的核心弟子都無法阻擋其鋒芒。

若是龔長老早知道會出現這種局面,恐怕一開始就直接前往風劍宗的核心,而不會來內宗逞威。

魏索的境界雖然只是煉神一重大成,但憑藉著他紮實的根基,再加上領悟了一套玄級武技,與普通的煉神三重,乃至煉神四重都有一戰之力,擊敗風劍宗所有的核心弟子並不是難事。

揮了揮手,龔長老將天刀門的幾名弟子招了上來,讓他們把魏索抬下去。

羅寧也在這名弟子之中,看著魏索那腫成豬頭一般的面容,實在是慘不忍睹,拋開雙方敵對的身份。羅寧心中對陸軒的敬佩程度可謂是無以復加,以煉體十重的實力達成這種戰績,著實令人震驚。

不過,這也不能怨陸軒,只能怪魏索太囂張,若不是他非得逼得陸軒與其一戰,還公然出言挑釁風劍宗,又豈會落得如此局面,羅寧只慶幸自己及時認輸,不然也會是慘敗收場。

天刀門眾人之中。與陸軒對戰的弟子。只有羅寧敗得稍微好看點。張清被陸軒一劍未出所擊敗,於浩與周通聯手,以二敵一被陸軒擊敗,朱靈重傷下場。至於魏索,那更是不必說,雖然實力最強,卻是敗象最慘的一個。

「等一下!」楊教官飛身上台出聲喊道:「剛剛魏索許下賭約,既然現在勝負已分,這賭注也該拿出來了吧,而且,若是我記得不錯,之前你們天刀門的那朱靈。也還欠下了陸軒一柄寶器,此刻也一併歸還罷。」

龔長老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楊教官說得都是事實,他也無從反駁,好在現在魏索和朱靈都已經昏了過去。不然的話,恐怕兩人還會要難看不少。

「哼,放心,我天刀門,這點東西還拿得出來,不會賴賬。」龔長老冷哼一聲,隨即從自己的儲物戒之中拿出來一系列物品,分別是兩個玉瓶和一柄武器。

楊教官伸手將其接過,揭開兩個玉瓶嗅了嗅,又看了看那柄武器,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兩個玉瓶之中,分別是十枚養穴丹和一顆聚神丹。

「陸軒,你的戰利品,保管好了。」楊教官轉身將幾件東西拋給了陸軒,這才沖龔長老說道:「我知道你們這次前來挑釁是為了什麼,不過,現在你們可以死心了,嘖嘖,天刀門內宗與核心傾巢而出,卻在我風劍宗一個內宗弟子手上全部折翼,實在是有趣,哈哈哈!」

楊教官語氣之中的得意與嘲諷之意,龔長老哪裡會聽不出來,但事實擺在眼前,他也只能夠打落牙齒往肚裡吞,意氣風發而來,卻是慘敗而歸,還連帶魏索受到這種羞辱,這次回去之後,他少不得會被天刀門門主狠狠責罰一番。

「別得意,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後,還有機會打交道的!」龔長老咬牙切齒出聲。

「歡迎之至,不過,現在你們可以滾了。」楊教官絲毫不懼,風劍宗出了個陸軒,只要好好培養,日後實力更上一層樓絕對不是問題,甚至連帶風劍宗都能夠受益不少,天刀門想再來挑釁,得好好掂量下。

掃了幾人一眼,尤其是重點看了一下陸軒,一甩衣袖,龔長老便是直接從擂台之上離開。

羅寧微微一猶豫,沖陸軒一抱拳,這才抬起魏索跟在龔長老身後離開。

看到羅寧竟然對自己抱拳,陸軒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一絲笑意,天刀門裡面,倒還有些有意思的人,若是有機會的話,這羅寧未必不可一交。

在龔長老的驅使之下,天刀門的那座飛行器,頓時平地而起,直升上天,帶著天刀門一眾弟子離去,想當初他們來時的不可一世,再看到現在的狼狽而歸,台下風劍宗眾弟子全都露出一絲快意的笑容。

這次的宗門大比,恐怕是風劍宗有史以來,最為精彩的一次了,不過,精彩的不是前半段的宗內大比,而是後半段陸軒與天刀門眾人交手的跌宕起伏。

兩相比較之下,眾人頓時覺得前面的九大分宗大比黯然失色。

看著天刀門眾人離去,金長老緩緩轉身,看向了一眾內宗弟子,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這才大聲喊道:「此次內宗的宗門大比,第一名為陸軒,你們可有意見?」

「沒有意見!」

數千人整齊的聲音響起,沒有一人反對,開玩笑,陸軒雖然沒有與莫消沉交戰,但卻連天刀門的核心第一都擊敗了,別說是內宗第一,就算是核心第一都極有可能。

「嗯。」金長老滿意的點點頭,心情大好,「現在我宣布,此次宗門大比,圓滿成功,眾弟子所獲獎勵全部翻一倍,獎勵將在三天之內發放完畢,現在,各自歸宗吧!」

金長老大方的將獎勵翻了一倍,獲得了名次的眾弟子頓時興高采烈,宗門大比的獎勵本就不菲,現在翻了一倍,對他們來說可謂是極為巨大。

各大分宗的長老,紛紛帶著屬下弟子歸宗,而陸軒,莫消沉,以及林天,卻是被楊教官出言留下。

「你們三人的潛力都不錯,可入選為我風劍宗核心弟子,你們可否願意?」楊教官神色肅穆道。

「弟子願意!」三人異口同聲答道,成為核心弟子,乃是每一個內宗弟子的奮鬥目標,哪裡有不願意之理。

看著前方的三人,金長老心下忍不住一聲暗嘆,這三人,乃是內宗最為優秀的三名弟子,他的確捨不得三人離開,不過內宗的存在,本就是為了選拔出優秀弟子進入核心,這也是必然的事情。

「如此甚好,給你們一天時間料理瑣事,一天之後,隨我前往核心弟子之地,屆時我再向你們介紹一些注意事項。」楊教官滿意的點頭道。

聞言,陸軒忍不住皺了皺眉,竟然只有一天時間,他才剛剛回來,還沒來得及與眾人敘舊,實在是不想這麼快離開。

當下他上前一步拱手道:「楊教官見諒,弟子剛剛歸宗,還有許多事情尚未處理,不知可否延遲幾天?」

「這樣啊……」楊教官沉吟一番,這才出聲道:「你情況特殊,既然如此,那我就再寬限幾天,給你七天時間。」

若是常人,楊教官定然會當場駁回請求,不過陸軒卻是不同,以一己之力挫敗天刀門的算計,出入煉體十重就能夠擊敗煉神境的魏索,不管是立下的功勞還是自身的天賦,都值得楊教官對他另眼相看。

「多謝楊教官體諒!」陸軒臉色閃過一絲喜色,七天時間,雖然依舊不算長,但也差不多了。

見楊教官對陸軒如此之好,林天眼中閃過一絲羨艷之色,他是劍宗林長老之孫,對於楊教官自然有所了解,據說楊教官對於弟子極為嚴格,從來不假辭色,顯然是對陸軒相當滿意,才會這般好說話。

不過,他也沒有絲毫的嫉妒之意,切不說他能夠達到今日成就,多虧了陸軒的幫助,單論陸軒現在的實力,就讓他無話可說。

「去吧,這七天內,我會一直呆在內宗這邊,若有事情,直接找我即可。」楊教官笑道。

三人紛紛應聲,聯袂而去,陸軒與林天自然是回劍宗,而莫消沉卻也跟著兩人一起,往劍宗走去。

劍林之前,九大分宗的另外八大分宗都已經陸陸續續的離去,但劍宗眾人卻依舊堅守在此,顯然是在等候陸軒。

此刻見到陸軒歸來,一眾弟子頓時欣喜出聲。

「恭喜陸師兄奪得大比第一!」

ps:期中臨近,小寶事情較多,今日一更,明天補,抱歉抱歉,還請各位大大見諒,另外,本來答應這個月三更保底的,不過狀態不行,一直沒能兌現,接下來小寶會梳理一下後面的情節,若是條件允許,小寶爭取下個月爆發,補償這個月的食言。 隨著眾弟子的歡呼聲響起,程長老三人也上前幾步,主動前來迎接陸軒的回歸。

「陸軒,這半年不見,你可是給了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哈哈!」程長老大笑出聲,劍宗已經多少年沒有揚眉吐氣了,這一次,不但在九大分宗之前大出風頭,更是將這風頭出到天刀門那邊去了,這一次之後,天刀門恐怕再也不會認為風劍宗的劍宗只是有名無實了。

面對著幾位長老,陸軒自然不敢託大,露出一絲笑意,沖幾人行了一禮道:「弟子見過程長老,徐長老,林長老,幸不辱命,成功為劍宗奪得第一。」

「難得你還記得此事,若不是你及時回歸,這次我劍宗的名次又不會好。」徐長老摸了摸下巴的鬍子笑道。

此時,林欣怡等人也走了上來,站在三大長老之後看著陸軒,眼中滿是欣喜之色,俗話說小別勝新婚,這一別就是半年之久,她們都想念得緊。

轉頭看到林欣怡等人,林長老哈哈一聲笑道:「好了老程,別耽誤年輕人敘舊,咱們先回劍宗。」

聞言,劍宗眾弟子均是發出善意的笑聲,不過這笑聲怎麼聽怎麼曖昧。

林欣怡臉色微紅,不過卻也沒有露出怯意,這麼久沒見,她的確是想念得緊。

看著眼前的陸軒,林欣怡彷彿有千言萬語想說,卻又不知道如何說起,半晌之後才擠出幾個字道:「看到你這麼久還沒回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不過現在平安就好。」

「我能出什麼事情,好得很。」陸軒笑道,同時伸手捋了捋林欣怡略顯紛亂的頭髮,不過心下卻是一聲輕嘆,這次外出歷練,可謂真的是九死一生,不管是在張家傳承之地。還是遇到了追擊趙冰兒的玄冰閣之人。

若是任何一個地方出了差錯,別說能夠將天刀門盡數進退,現在能否好好的站在這裡都是兩說,不過雖然危險,但收穫也是巨大的,比起離開風劍宗之前,陸軒現在可謂是發生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只是陸軒這般溫柔的動作,倒是惹得某些人醋意大升。

「哼哼,的確是好得很,不但實力提升巨大。還帶了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回來。這半年。想來是過得瀟洒之極吧?」陳小涵的聲音傳來,臉上滿是吃味的神色。

聞言陸軒頓時哭笑不得,搖了搖頭道:「哪裡是你想象的那般,不過。這次的確要多謝你,若不是那三道靈符捲軸,恐怕現在你們就見不到我了。」

陳小涵微微一驚,顧不上醋意大發,連聲道:「遇到危險了?你沒出什麼事吧?」

林欣怡看向陸軒的眼神之中也閃過一絲憂色,雖然陸軒現在好好的,對於武者來說,若是遇上危險,留下什麼暗疾是常有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