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自己被那些平時親近的魔法少這麼一臉戒備地著自己,楚守心裡十分不受。他並不喜歡鬼畜的方@****式,但想不到剛才自己居然就鬼畜地用觸手綁著那群魔法少,還想在她們體內附種產卵——果然這個行為會大大減少感度,被敵視也是當然的啊。

到自己的召喚獸明顯情緒低落,似乎在自責,傑奎琳蹲下來,撫摸著楚守那光溜溜的腦袋,安慰他道:「夢露,我沒有怪你哦,真的,沒有怪你呢!」

其實傑奎琳她們剛才被楚守攻擊,當知道它是喝了比卡里的「神的血液」之後,十分震驚——這似乎也在預示著她們喝了這東西以後的命運。

來有些想變成魔法者衝動的魔法少們冷靜下來,並沒有當場答應比卡里的要求,只是希望能回去考慮一下。

而且夢露雖然捆綁過她們,卻沒對她們造成很大的傷害,這也不是出自於它的意,所以傑奎琳她們並沒有太過於責怪它。

那些少之所以這樣戒備楚守,是因為她們的身體剛才被這隻的原始獸摸過,那些平時見不得人的地方也被它一一愛撫了,她們在那些觸手的愛撫下居然產一種奇妙的快感,甚至有些色色的想法,這才是讓她們暫時無法接受楚守的地方——實在是太尷尬和羞恥了!

「原諒,你什麼原諒?」沒有經歷過那種快感的美佳絲自然聽不懂傑奎琳的話,疑惑地問道,「楚守又搞出什麼事情了嗎?」

「沒、沒有!怎麼可能呢!?哦哈哈哈哈,是你想得太多了!」在一旁的科琳到事情可能要敗露,急忙尖笑著為她們掩飾。

「切,算了,楚守借我一下。」美佳絲到她們都不願意告訴自己真相,心情也不太愉快,但沒有辦法,只得轉變話題。

美佳絲將楚守抱起來,帶到飛船的某處細縫,對他道:「楚守,你能聽得懂嗎?裡邊似乎有個方塊沒有放對位置,你將它移下來到到下邊一個槽里。」

楚守雖然還不是很理解精妙的魔法機械,但這個任務很簡單,極力想彌補自己過錯的他二話不,利用自己軟體動物的特點,鑽進了細縫,毫不費力地糾正了那個錯誤。

楚守轉出來的時候,美佳絲很高興地抱著他,道:「謝謝楚守,你幫了我大忙啊!」

「哈哈,沒什麼了……」到自己被魔法少重新接納,楚守不意思地用觸手摸著自己光溜溜的腦袋。

「不過……」美佳絲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給了楚守臉上一拳,楚守急忙用觸手捂著自己的臉在美佳絲的懷抱里打滾——美佳絲很喜歡楚守這個摸樣,「遲到了要給你懲罰。」

「那個,美佳絲學姐,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到剛才因為她們遲到的美佳絲學姐心情了不少,傑奎琳聲地問道。

「今天太晚了,所以試飛取消。」美佳絲抱楚守,轉頭過來對學妹們道,「明天你們早點來,我們要帶著這艘飛船去野外進行試飛,切,你們不能再遲到了!」

「對了,我們給這艘飛船起個名字吧,這麼叫飛船飛船的拗口。」科琳突然提議。

這個提議得到在場魔法少的全票通過。

「無敵飛天狂龍巨人號。」美佳絲出自己想的名字。

「像太怪了!」,「簡直就是男孩子起的名字嘛!」,「更加拗口了呢。」,「嗯……」

很遺憾,這個名字被全票否決。

「啊拉啊拉,叫泰坦尼克號怎麼樣?我覺得很浪漫呢。」簡微笑著。

「為什麼總覺得一下子就會沉沒的名字?」,「我也覺得很不吉利啊。」,「像不是很呢。」,「嗯……」

「叫做吉諾爾光輝號吧!哦哈哈哈,很耀眼的名字吧?」科琳提議。

「切,不要,太噁心了。」,「啊拉啊拉,大家努力做出來的飛船起你們家族的名字,像不太合適哦。」,「這個,科琳姐姐,我也覺得不。」,「嗯……」

「那了,傑奎琳,輪到你了!」到全票否定,科琳有些氣了。

「笨笨熊……」

「否決!」,「毫無戰鬥力的名字」,「總覺得不太合適呢……」,「嗯……」

傑奎琳的名字還沒出口,就被其他隊員全票否定,有些沮喪了。

「對了,傑西弗,你剛才一直都在沉默,該輪到你了。」美佳絲對一直似乎在思考什麼的傑西弗道。

「榮耀空騎。」

大夥獃獃地著傑西弗,心中感慨萬分——沒想到這個一言不發撲克臉的管家居然是她們中最有品位的……

*******************

后:對不起,實在有些趕,今天下午四點下班,一下子十二點就要上班了,而且還要去吃人的喜酒,這章沒來得及各種修正。 第七章其他參賽者

第二天剛學院放假,美佳絲一伙人便早早乘坐著她們自己製造的魔法飛船來到了熱那哈西邊的郊外進行飛船性能測試。

儘管飛船在城市上空受到管制,不允許飛得太高,飛行速度也很慢,但那些製作人們在飛船上感受著自己第一次動手製造的魔法機械的魅力,心情既興奮且激動。

當飛船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少們都紛紛從船上下來,檢查飛船一番。

這次算是榮耀空騎的第一次試飛,效果比美佳絲想象得,而且似乎也沒出多大問題,美佳絲自然在學妹面前顯得很得意。

城市的西邊是一望無際的平原荒地,除了一些灌木叢外,就沒有再高的樹木了。這裡被卡特彼公國作為允許的魔法試驗場,由於那些法師們常年在這裡試驗,所以充斥著各種不規律的魔法氣息,影響了物的成長。

至於會不會像核輻射一樣對人體產影響,作為初入門檻的魔法師,楚守也不是很清楚。

大概是由於飛船大賽接近的緣故,來這裡試驗飛船的人非常多,那些魔法少頭頂上都是各式各樣的飛船,地面上也有不少飛船正在等待修改和安裝。

如果不是知道事情的原委,還真讓人以為這是個露天的大型修理廠呢。

最令人矚目的是一艘正在飛回來的金色大船,如同馬車般,被一隻巨大的金色巨鷹給拖著飛在天上。應該是被加持過魔力,那輛飛船與巨鷹的關係如同電視里聖誕老人的鹿車與馴鹿,並沒有受到經典力學的影響而出現行動失調,如果到這個場景,牛頓阿牛哥絕對會流淚滿面。

「這就是雷鷹的全部形態嗎?厲害」傑奎琳到這麼壯觀的飛船,情不自禁地驚嘆不已。

「啊啦啊啦,這隻鷹啊,像叫做喬科比丹?是牛因斯坦老師的高級召喚獸呢——這麼來,他也參加了比賽啊,來這次比賽也有不少老師參與呢,但像他這麼拉風的飛船,的確少見。」簡抬頭點著下巴道。

「切,不就是老師嗎?到速度,我的榮耀空騎絕對不會比他的雷鳥差的。」美佳絲著上空的雷鷹,臉色不太。

「哦哈哈哈哈,我們的吉諾爾光輝號絕對不會輸的哦」科琳出現尖笑的時候,很多情況都明她心虛了。

」切,是榮耀空騎,不是什麼吉諾爾光輝號了「美佳絲有些氣地對這名不肯改口的學妹糾正道。

「這麼來,很多老師也會參加比賽,比賽困難增加許多。e^」傑西弗平靜地著那些魔法少擔心的事情。

「切,不管了我們先做自己的事情,這麼著沒什麼用」自尊心極強的美佳絲只得氣憤地轉移話題,「簡,科琳,你們進去控制室檢查各種儀錶和cào縱器,傑西弗,你對船帆進行檢查。傑奎琳,你帶著楚守和我再去做一些細節檢查。一會兒檢查無誤,我們就要進行試飛了」

有事情乾的魔法少們不安和自卑感降低了許多,開始各忙各的事情。

當那艘巨鷹托著的飛船著陸之後,金色的雷鳥便消失了,從船上走下來一男一,或者是一男一隻猛獸更加貼切些吧?

「怎麼回事?其他的合作人最近老是請病假,今天那麼重要的試飛也是這樣,竟然三名同時請假」牛因斯坦老師邊走邊氣地抱怨,並不失優雅地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灰塵。

「不要緊,老師,無論颳風下雨還是世界末日,我都絕對不會遲到,都會來支持你」kingkong在牛因斯坦的身旁起來很偉大地著,而且還慢慢貼近老師。

「你做得很,那些連時間都不遵守的人,我真後悔當初請他們一起合作」牛因斯坦雖然對這名學心存恐懼,但遵守時間方面做得很,合作那麼,從未出現過缺席現象,而且幹活也很積極。他的那些被kingkong劫持的不印象在這次合作中一掃而光。

「謝謝老師的表揚」kingkong高興地大幅度貼近牛因斯坦,牛因斯坦不得不加速腳步來拉開兩人的距離。

雖然這次作戰計劃並沒有使自己馬上被牛因斯坦老師接受,但歹關係提升了不少。想到這裡,kingkong將頭別過一邊,露出一副陰險的笑容——那些影響自己和牛因斯坦獨處的其他合作者,你們應該知道後悔了吧?

那札特學院里,瓦片特老師剛剛從職工宿舍里的廁所出來,邁著虛弱的步伐走到床邊,想休息一下。不料此時肚子又一陣翻滾疼痛,他只能急忙再跳起來,拉出一串長長的廁紙,重新跑回了廁所中,緊接著一陣轟鳴聲從廁所里傳了出來。

瓦片特也不明白,為什麼最近這個腹瀉越來越劇烈,到底自己吃錯了什麼東西嗎?

下毒的最高境界是防不勝防啊,kingkong你有去忍者里修行過嗎?

且先不提牛因斯坦一組,正在四處檢查飛船的美佳絲一伙人遇到了一名美*,她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高興地對她們打招呼「美佳絲姐,傑奎琳姐,楚守先,你們啊,想不到在這裡見到你們呢」

楚守瞪大了眼睛,想不到在這裡遇上了最不想遇見的人,可是……他這副打扮是怎麼一回事?

巫裝,潔白的寬大的上衣和深紅的長裙子,還有和式特有的木屐。瑞穿著這套服裝,配合他那美麗乖巧的樣子,簡直如同太陽一樣耀眼使人無法直視。

魂蛋你那套衣服從哪裡來的為什麼這裡會出現巫服裝?等等偽娘加巫服,不帶這麼老梗的設定吧?莫非他坐著時間機器來了?

打量了良這名奇怪的巫,傑奎琳和美佳絲才突然認得出來。

「瑞先是你啊?」

「瑞,你怎麼也來了?你那奇怪的服飾是誰送給你的?」

「誒呀。」瑞停下了腳步,露出個可愛的喘息動作,道,「嗯,這是我的合作人送給我的,她在她們國家,這樣的衣服能提升精神力。」

瑞抬起雙臂,審視一下這套衣服,巫的長袖蓋了他的手,這個動作有著一種奇特的魅力「有什麼不適合嗎?」

「東方衣服啊……沒有。」美佳絲將臉別過去,那句「你穿上以後很美麗啊」被她硬咽了下去,對男用「美麗」這個名詞似乎太失禮了。

「東方人穿的衣服,東方男人都穿這種衣服嗎?」傑奎琳奇地問道。

「我就不知道了,應該吧……」瑞回答道,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男人穿的衣服,總之那名孩送他的時候,並沒有清楚。

「你也來參加比賽?」美佳絲不得不微微帶有敵意地問這名男。

「嗯,我們相互加油吧」瑞那陽光的笑容讓美佳絲為剛剛那一瞬間的陰暗感到羞愧。

「瑞工作的時候不能開差,快點回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這時候,另外一艘飛船的一名子向傑奎琳這邊走過來。

「東……方人?」兩名魔法少到那名呼喊瑞的子,不禁脫口而出。

東方人在這裡實在太少見了,黑色眼睛和頭髮,皮膚是他們的特徵。

這名子不算很高,穿著一套東方人才有的巫服,與瑞純白的那套不同,這套衣服上綉有淡淡粉紅色的花瓣,楚守認出來是櫻花瓣。

下身深紅色的巫服和木屐與瑞的打扮一樣,只是腰間捆綁著粉紅的腰帶,後方結成一個雙環的蝴蝶結。

子頭髮也用深紅的髮帶綁著,形成如同蝴蝶展翅的髮飾,深黑的單馬尾辮配合這個髮飾,讓人覺得非常優雅。

這個東方人在她的國家一定是一位有名的美,她的年齡和傑奎琳相差不大,只是她的表情很嚴肅,似乎不太喜歡笑,明亮漆黑的眼睛里透露出比同齡人更多的滄桑。

「對不起了,我先回去了。」瑞遺憾地微笑著轉身,跑了回去,「我們的飛船叫做『子的大和號』相互加油吧」

楚守向那艘」子的大和號「,不由一陣無奈地笑容——這個不就是鐵甲船嗎?這麼坑爹的東西也能飛起來?絕望了,絕望了,對於這個無法用常識理解的魔法世界絕望了而且偽娘怎麼會和巫聯盟?專家完全沒有給過任何合理的解釋啊

「那個,請問你知道楚守這個人嗎?」美佳絲到東方人,突然想起心中那名輕浮的男子,向她問道。

「不清楚,這個人只有在這裡我才聽過他的傳。」那名東方人搖頭回答。

「那麼,林妍呢?」傑奎琳到@****美佳絲提問,也忍不想打聽學姐的消息。

「你的是大周國大將軍林文虎之林妍?她5年前下落不明,最近聽她帶回來了欲璽,讓大周國威信提高不少,估計不后大周國就能統一天下了。不定因為林家的顯赫功勞,林妍會與大周國皇帝舉辦婚事,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后。」東方人回答以後,到瑞已經回到船上,也不再作答,徑自回到了自己的飛船里。

林妍?熟悉的名字?她是誰?楚守用觸手摸著自己光溜溜的腦袋,疑惑地想著。靈魂流失的表現越來越明顯,楚守此時的憶力開始出現大幅度下跌,忘了不少東西。

「喂,我你們我們這邊檢查了,你們還沒搞嗎?」此時飛船上科琳鑽頭出來,對底下的美佳絲等大叫著。

由於剛才的談話耽誤了一些時間,聽到夥伴的催促,美佳絲不得不停止無聊的事情,繼續認真檢查船體。

遠處,一名大鬍子的男人拿出魔法圖片,圖片上顯示出一名金髮子的模樣。他向榮耀空騎上的科琳,低聲「找到目標。」

男子不明白,當同盟方將刺殺科琳的委託交給傀儡王,那個恐怖的傢伙聽到之後沉默良,沒有任何錶示。最後只得在幾名代理長老的討論下,才派他來執行這個任務。

封閉式的那札特學院,對於刺殺行動非常不利,打聽到科琳參加飛船大賽,他決定也報名參加比賽,在比賽中殺掉科琳。

大鬍子對自己的成功有無比的信心,經過周密的思考,他已經計劃出在眾目睽睽的比賽之中將科琳殺死並成功脫逃的方法。 在檢查完成,確定沒有問題后,魔法少們在榮耀空騎號準備就位,開始了她們的試飛。:

儘管從熱那哈來到這裡也使用過飛船,但那並不屬於試驗,試驗現在才開始。

「儀器,正常。」

「魔力源運行良。」……

經過一系列彙報以後,美佳絲作為船長,才下達命令:「榮耀空騎號,起航!」

魔法飛船在少們的期待下緩緩升上天空,然後在它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奇特的風之護罩。

「美佳絲學姐,高度已達一百米!」負責檢測儀器的傑奎琳向美佳絲彙報。

「繼續上升!」美佳絲的計劃,測試的第一項便是飛行高度測試。

「是!」

飛船上升的速度漸漸加快,最後停在@****了三千多米的高度——這並非是飛船已經到了極限,而是有成員感覺到了身體輕微的不適。

「高原反應啊……」楚守覺得美佳絲的確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在出現這類反應的第一時間停止了再度升高,否則繼續下去,不定會因為這種她們不理解的疾病而鬧出人命的。

「哦哈哈哈,不用管我了,我才沒那麼弱呢!」出現不適的科琳尖笑著催促船長繼續升高,她並不想因為自己而拖累整個團隊。

「不用,三千米的高度足以在這次比賽中獲得有利的位置。」美佳絲拒絕了科琳的請求。她此時的表情並不是以往那般,而是一副船長才有的威嚴,讓科琳不得不打了反駁的想法。

這次比賽是航空大賽,是以三維為競爭賽場的比賽,選到一個的高度,會使同一平面的對手減少許多,可以有效避免其他飛船造成妨礙,影響速度。而且升高也是在遇到強大對手攻擊時逃跑的手段之一。因此高度在這裡顯得極其重要。

儘管如此,美佳絲認真收集過關於飛船大賽的消息,發現不少團隊就是因為沒有處理高度與隊員身體的問題,飛到了極高的地方,然後許多成員發病,甚至有出現死亡的現象。作為船長,美佳絲對這點很警覺。

「了,下一項,旋轉度。」美佳絲坐在船長室里,對隊員下達命令。

船長室有許多功能,確定航線,聯繫隊友,甚至有許多功能鍵能緊急調整飛船的狀態,可以是整個飛船的大腦,是中樞位置。

負責旋轉的是傑西弗,在她的控制下,榮耀空騎號精確地完成隊長下命令的角度。

和美佳絲一起在船長室的楚守沒有多大想法,畢竟他不是航空宅,對於飛行的測試他完全不懂。所以他只要安靜地觀察專業人員自行完成便可以了。歷史教訓,很多失敗者都是不懂裝懂,完全無視專業人員,甚至搶過他們手中的活,才會導致無可挽回的錯誤。

在經過一系列其他測試以後,美佳絲才下達命令,進行下一項最重要的速度測試,選擇的高度為這個區域同一水平線其他實驗飛船最少的1872米高度。

當飛船升高到這個高度的時候,美佳絲一聲令下,榮耀空騎便開始朝著指定方向以著驚人的加速度飛行。不多,便達到了令人驚嘆的速度。

楚守在船長室著顯示各個方位的魔法屏幕,嚇得縮成一團。

天哪,這不是在搞實驗,這是在飆啊!從魔法顯示屏上可以到他們的飛船速度有多快,其他幾艘正在實驗的飛船很快便被它超越了,而且根據目測,他們的飛船速度起碼在200公里每時。船身不算,四周還有那麼多的障礙物,美佳絲居然敢開到這個速度,她也太凶暴了吧!?

美佳絲沒有關注楚守的狀態,而是細心地觀察身前那個平台還有四周魔法屏幕。

平台上空中心顯示的是榮耀空騎號的具體位置,四周發光的兩點是其他障礙物,仔細甚至可以到障礙物的形狀。美佳絲用手一揮,那個平台上的標立刻轉變了大——原來還可以調整顯示的範圍啊!這玩意比雷達高級多了!

不一會兒,楚守清清楚楚聽到了爆鳴聲。

不會吧?這個聲音,超音速了!?但在船長室里,除了顯示器以外,完全感受不到高速帶來的影響,如同在地面靜止般平穩。到底她們是怎麼做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