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的的確很好,因為歐陽倫說完之後,王少直接就變成了無話可說。

當然了,按照以前王少的脾氣的話,說不過肯定就開打了,自己身邊有兩個紫天境的護衛,怕什麼怕!

可現在他卻注意到了易天師。

沒錯,就是易天師。

當初這個易天師,以紫天境中期的境界秒殺了他的兩個紫天境護衛。現在他還在這,所以在讓護衛去的話,肯定是自取其辱了。那麼,就只有……


王少把目光移到了一旁孟慶身上!

孟慶疑惑地看了王少一眼。王少點了點頭,然後就見孟慶突然站了出來說道:「第一次來修羅王城,沒想到這就是修羅王城的公子哥們嗎?怎麼連我們鄉下的童子都不如呢?」

「你是誰?」歐陽倫不屑地看了孟慶一眼,然後問道。


他的確沒有見過孟慶,但這並不妨礙他可以猜出孟慶的大概身份。

能讓王少這讓的人折節下交,肯定不是什麼一般的人。不過,在場的這些人中又有哪個一般了?

孟慶淡淡地笑了笑,回答道:「在下千影城孟慶!」

「千影城孟慶?」歐陽倫疑惑地看了孟慶一眼,道:「千影城主是你什麼人?」

「是我爺爺!不過在這我只代表自己,不代表任何人!」孟慶笑道。

不過回答他的只是歐陽倫的哂笑。如果要說的歐陽倫最討厭什麼樣的人,那麼孟慶這類型絕對在王少這類型的之上。為什麼呢?王少雖然是小人,做的都是壞事,但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可孟慶這樣的話,通常是笑著向你捅刀子的人。

只代表自己,不代表任何人!呵呵,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如果我們把你打傷了,你到時候代表的就不知你一個了吧!而你贏了我們,名聲又是你一個人的!哼,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偽君子!

當然了,這一番話歐陽倫沒有說出來,雖然他很想說出來,但他也知道現在還不到時機。

孟慶微笑著看了歐陽倫一眼,道:「不知道閣下為何哂笑於我?是不恥我的身份嗎?」

哼,還想給我戴帽子,不過,不好意思,哥不是傻子,哥不戴!

歐陽倫雖然衝動,但他很理性!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他還是知道的很清楚的!只見歐陽倫剛才的哂笑,也突然變成了微笑,很燦爛很陽光的那種微笑,足足笑了片刻之後,才道:「怎麼敢呢?孟公子,你是千影城的貴客,我仰慕還來不及呢?我如果有個這麼好的爺爺,我也,也好高興啊!」

笑了,這下都笑了!

「原來你們修羅王城都是這麼一般人,嘴皮子功夫都很好,但不知道你們手上的功夫怎麼樣呢?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是最厲害,還是手厲害呢?」饒是孟慶很能隱藏,現在也有點怒了。怒了之後自然也就要以勢壓人了,誰讓他實力強呢?

歐陽倫不知道他的實力,就當他要應戰的時候,易天師突然拉住了他。

其實易天師也很矛盾,一方面他現在不想和歐陽倫以及曲非等人有什麼接觸,怕害了他們,可另一方面,他已經知道了孟慶的實力,他又不忍心看著歐陽倫被侮辱!

歐陽倫有點疑惑地看了易天師一眼。

在場上一天都沒有發言,甚至連表情都沒有發幾個的人現在突然做出了這個動作。不光是歐陽倫、曲非,連秦盈盈這個主人都有點疑惑了。

無奈,易天師只有解釋道:「他的實力至少是大圓滿,我們都不是他對手!」

易天師也只能說到這了,他總不能直接說『他是大圓滿巔峰的強者,我們都打不過他吧』,但他這麼一句話,都把焦點聚在了自己身上!

「沒想到,修羅王城還有這等人物!區區紫天境就能看出我的境界!真是讓我驚訝呀!」孟慶的回答也正好說明易天師的答案是對的。

可下面怎麼辦呀?

狠話已經說的夠多了,現在卻發現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而這裡面最發愁的也莫過於歐陽倫了,剛才他可是把人家都給辱了個遍呀!這次可真的是要有仇報仇,有怨抱怨了!

而此時,到了這個地步,易天師還會袖手旁觀嗎?他又該怎麼做呢? 天下的事就是這麼有趣!

當易天師終於下定了決心,冒著身份暴漏的危險想要幫助歐陽倫等人,然後再狠狠教訓孟慶等人一頓的時候,轉機突然出現了!


什麼轉機?

來人了,現在已經不需要易天師出手了!

看到緩緩而來的秦瑟,易天師真不知道是什麼心情,該說什麼好了!

好不容易終於下定了決心,現在卻突然發現這決心是白下了!這到底是該惋惜呢?還是該慶幸呢?

「王少,帶著外人在王城這麼囂張,不知道這事我管不管的了呢?」緩緩從三樓走下來的秦瑟對王仁俊說道。

原來秦瑟和李無味、青光在三樓吃飯,對於樓下的衝突他們也早都已經知道了,不過一開始雙方並沒有爆發起衝突,他們也就沒管,而現在他們是不得不管了。

這次秦瑟下來,也主要是因為秦盈盈了!雖然離開了秦家,但秦盈盈仍然是她的妹妹。她又怎能袖手旁觀呢?

「你是?」望著身影裊裊的秦瑟,王少竟有些說不出話來了。即使現在秦瑟的年齡已經大了,但要說到美貌的話,即使是秦盈盈,在秦瑟面前也根本沒有什麼可比性,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小女子秦瑟,調戲我妹妹,我難道不該出來管管嗎?」秦瑟笑了。

雖然早都聽過秦瑟的大名,但王少卻真是一次都沒見過。當秦瑟活躍在王城的時候,王少還沒有出生,而當王少活躍了,秦瑟卻已經養在深閨了!

看到秦瑟之後,王少也終於明白了什麼才叫做美人!

對於秦瑟,秦盈盈這幾人中也就易天師和歐陽倫見過。而歐陽倫見的時候,也是他小的時候,記憶早都已經模糊。易天師上次見秦瑟也是因為李煥雪的緣故,而且秦瑟是李煥雪的母親,易天師當時可不敢亂想。

「秦瑟?你也是秦家的人?」見王少已經不爭氣的花痴了,孟慶趕快接過了話柄!

「千影城,現在越來越人才了呀!」秦瑟沒有回答孟慶的話,反而笑著反問到了這個問題!

「我不是王少,別以為長大漂亮就會有赦免權!」孟慶冷笑道。對於女色,孟慶還真不是太在心。

「我也不是王少,別以為我會和某某沆瀣一氣!」秦瑟也笑!鬥嘴,這可是女人的天賦特權呀,而且漂亮女人的話更難以讓人反駁。

「那麼你準備替修羅王城出戰了嗎?」孟慶又問了一句。對於修羅王城的實力,他在來之前都已經了解清楚了,修羅王城只有三個玄天境以上的高手。一個修羅王易歸葬,一個青光,還有一個是暗衛首領。而他卻是大圓滿巔峰的高手,而且在大圓滿中,他也自認為玄天境以下無敵,所以對於秦瑟他並不是很懼怕!

不過這次他真的是失算了。

如果一個女人僅僅是漂亮的話,那麼他註定就只能是悲劇了!而如果這個女人不僅漂亮而且還很厲害的話,那麼他註定就是一個人物,大人物!秦瑟無疑就屬於後者!

她漂亮,很漂亮,甚至整個大陸都找不出比她還漂亮的女子!而她也很厲害,在她同時代的那些女人中,也找不出比她還厲害的!

她的天賦和青光相比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雖然她成就玄天境比較晚,但她的域卻是實實在在的強者之域!

易天師之所以在她來了之後就放下心來了,便是感覺到了秦瑟的境界。雖然她在極力隱藏,但同等級的易天師還是能感受的出秦瑟絕對已經玄天境的水平了!

呵呵,幾年不回來,這南疆的高手是越來越多了啊!

易天師不禁暗嘆一聲,連抒發下他惆悵的情緒。而這時候,秦瑟也開口嗤嗤地笑道:「如果你真以為大圓滿巔峰就能無敵的話,我會好好教育你一下的!」

說話之後,秦瑟便飛身而出,化指為劍,向孟慶刺去。

孟慶可以感覺的到,秦瑟也是大圓滿巔峰的水平,但他依然對自己很有信心,大圓滿巔峰怎麼了?他又不是沒殺過!


可這次,孟慶卻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上一刻,他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覺的到秦瑟還在很遠的地方,下一刻,他便感覺到了秦瑟的手指已經插到了他的胳膊當中!

當秦瑟把手指抽出來后,孟慶才感覺到了疼痛。

捂著流血受傷的胳膊,孟慶想說什麼,但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如果,如果對付這一指刺的是自己咽喉的話……

這世上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嗎?想到處自己兄弟多人歷經了種種生死才達到這種地步,為什麼會是這個結果?

「饒你一命,你走吧,以後別來修羅王城了,再被我發現的話,就算是孟千影也救不了你!」秦瑟沒打算殺掉孟慶,但必要的話還是要說的。

孟慶還能怎麼辦?除了狼狽而走外,他還能怎麼辦?

和他一起走的是王少,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起的狂妄都是紙老虎。秦瑟現在的實力,比說是王少就散是王少的爺爺王非都不一定是對手了,所以說,王少現在除了灰溜溜地和孟慶一起溜走,還能怎麼樣呢?

秦瑟快速贏了孟慶,不僅孟慶自己感到不可思議,連易天師都有點驚訝。他可是沒看出秦瑟使用了玄天境的實力,所以說,秦瑟是僅僅有了大圓滿的實力,便打敗了孟慶。而讓易天師最驚訝的自然還是秦瑟的速度為什麼會這麼快?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易天師當然不知道,秦瑟其實是用了玄天境的實力的,而且用的還是道。空間之道,所以她也才突然能出一個地點,出現在另一個地點。她這麼做可不是為了顯擺,完全是想好好實驗一下她的道。

除了李無味和青光外,她還沒有實驗過呢?而現在,孟慶終於滿足了他,不過孟慶可是差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孟慶走了,王少也走了!現在他們可沒心情在吃什麼飯了!而現在秦瑟要怎麼辦呢?

離開?可她這行的目的是要看下她的妹妹呀!留下來?要怎麼搭訕呢?

一向很果斷的秦瑟此刻是完完全全的猶豫了!

不過,她運氣不錯,碰上了個外向的妹妹。

她對秦盈盈這個妹妹感興趣,秦盈盈何嘗不對她這個傳說中的姐姐感興趣呢?

「你就是我姐姐?」看著秦瑟,秦盈盈興奮地說道。

秦瑟笑著點了點頭,道:「嗯,你就是盈盈了,張這麼大了,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吧!」

「嗯,是啊,是第一次!姐姐你可真漂亮!」秦盈盈由衷讚歎道。

秦瑟笑道:「我們一樣漂亮呀!」

秦盈盈笑著,笑納了姐姐的讚美。

「我帶你去見見你姐夫吧!」秦瑟笑著對秦盈盈說道。既然秦劍天不承認李無味,那讓秦盈盈承認也行呀!

就這樣,秦盈盈果斷地拋棄了易天師等人,和秦瑟走了上去。而此時,對她來說,親情無疑比愛情還要重要!

「兄弟,別擔心,知道她心裡有你不就行了!在努把力,嘿嘿,就拿她姐夫當你的目標!」秦瑟兩女走後,歐陽倫又勸了曲非一句。

曲非點了點頭,沒說什麼,但他心裡這次卻是已經下定了決心!

……

孟慶和王少出現在了另外一件酒樓當中!

現在他們滿臉滿身都是氣,已經沒時間考慮那麼多了!

「我說,老王,你的毛病就不能戒了嗎?一件女的你就不行了,這樣哪想一個強者呀!」說話的是孟慶。

以猥瑣為代表形象的王少現在也突然變的正常了起來,嘆了一聲,道:「我也想啊,可沒辦法呀,要修這個道,不得付出些什麼嗎?」

「哈哈,也是,不過你的付出也太大了,名聲,人品,形象……能敗的東西你可都是已經敗出去了!」孟慶笑道。

王少很正經地嘆道:「其實這樣的生活過多了我也早都習慣了,以前我正常的時候,讓我調戲個美女,我肯定不敢。但漸漸地,有了第一次的嘗試之後,慢慢就適應了,幾十年前來,我也早都麻木了。但一見到女的,現在還是有種忍不住地衝動,哈哈,修鍊還沒到家呀!」

「還不到家,你這可是逆天的節奏呀,大陸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在出一個能在大圓滿之前領悟道的,如果你真的成功了,那可就真的逆天了,就算是死了,也會經常會被人拿出來舉例子的!」孟慶笑道。

「好了,好了,說正事吧!他們幾個準備的怎麼樣了,這次奪取南疆大權,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王少笑道。

「哪有那麼快呀,現在正在準備當中,就算是實施,也得等到我們都突破了之後才行呀!」孟慶道。

「對,不急,千萬不能急。都準備了這麼多年了,還是等到萬無一失了再動手吧!」王少道。

「嘿嘿,肯定會的!到時候到修羅王城還需要你的接應呀!」孟慶笑道。

「放心好了!肯定會的!」王少笑道。

……

南疆爭奪戰又增加了一個對手,那麼到底最後會鹿死誰手呢? 「老子讓你們都滾出去。」

旺仔挾持著馬建忠發出歇斯底里的吼叫。

我和旺仔認識了好幾年,從未看見他發過這麼大的脾氣,如果不是他現在已經被逼上了絕境,也絕對不會想到使用這樣的手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