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涉情感的老實人,總是經不起打擊。

甚至,白展還想到了死,但是隱約中又覺得那樣很不值,自己何苦為一個不愛自己的騙子悲傷痛苦?

充其量,她只是促使自己成長的一粒棋子罷了,一個通關的魔鬼罷了!

只有打敗她,拋棄一切情感,才能進入下一關,哪裡,才是屬於自己的舞台!

「我以為你早就想通了,沒想到還這麼痛苦,需要我幫忙嗎?我可以讓你徹底忘記她!」

一個聲音突然在空曠的房間響起。

「誰?」

白展汗毛倒豎,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揮舞著酒瓶,厲聲道:「妖魔鬼怪我都不怕,豈會怕你,出來!」

夢劍呵呵笑著,推開了窗子,一躍而進,看著滿地的酒瓶,卻是搖了搖頭。

「是……是你,老大!」

白展還沒暈頭,一眼便認出夢劍來。可見,夢劍給他的印象是何等深刻。

此刻見到夢劍從三樓的窗戶外進入,更加讓他欽佩萬分,正是眼前這個少年,讓自己幡然醒悟,懸崖勒馬,不然,自己未來的人生真不知道會怎樣悲慘。

可以說,是他給了自己一個嶄新的未來。

但是,自己卻辜負了他!

見到少年純凈的眼神,白展感覺一陣羞愧,手中的酒瓶使得他局促不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要緊張,我以為,你要走出陰影還得一段時間呢!現在看來,效果還不錯。」

夢劍輕鬆踱步,宛如在自己家中一般的隨意。

不知道什麼原因,看到夢劍淡然的表情,白展的心不由慢慢平復下去,酒也醒了不少,手忙腳亂的就要收拾屋子。

夢劍揮揮手,阻止了他,隨手一掃,便是將一箱速食麵給直接掃到地上,就著沙發坐了下來,道:「不用忙活了,我很快就走,今天前來,只是想看看你而已。」

「謝謝!我……我沒事了,真的,只是偶爾想起,還是有些心痛的感覺。我是不是很傻?明明知道這樣不對,可是……可是我還是會傷心,還是會沮喪,我……愧對恩人您的期望啊!」

雖然年紀比夢劍大很多,但在見識過夢劍本事之後,白展哪裡還敢將他當成小弟弟看待?

賭場中那些凶神惡煞的打手們的慘狀,就算現在偶爾想起,也令他不由渾身發寒。

其實對於夢劍,他是懼怕和感恩並存,有這樣的心態,面對對方之時,自然而然便有些局促,下意識中已經將他當成高一級的存在了。

夢劍並沒有刻意去改變這一切,畢竟,科威公司關係到精神藥劑,大意不得,自然要掌控在自己手上比較保險。 圈錢大計,還得著落在眼前這人身上!

夢劍微笑著,淡淡的看著白展,輕描淡寫一般的道:「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什麼?只要恩公一句話,白展拋頭顱撒熱血在所不惜!」

白展下意識的回答,感覺不妥,忙又加上幾句表忠心的話。

夢劍淡淡道:「當然是準備做一番大事業了!」

白展頓時一震,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夢劍,夢劍卻是淡淡拋出一句令他幾乎震驚得跳起來的話來。

「接手科威公司,出任CEO!」

「你……你說什麼?恩公,我有些不懂,雖然藍總意外身亡,但是現在主事的卻是大小姐,我只是公司一名普通的經理,並不佔有股份,怎可能出任CEO?」

雖然在白展心目中,夢劍已經幾達神的地位,但是聽他輕描淡寫說出這話,還是令他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準備好了嗎?」

夢劍的眼神驟然明亮起來,宛如夜空中突然閃耀而起的星辰,直接照耀進白展的內心深處,令他震顫!

「準備好了!白展願意為恩公做任何事。」

「這是資料,你先看看,最近幾天,你還是呆在家裡吧!該你出現的時候,便出現。」

白展震驚的看著夢劍,心中敬佩之情簡直滔滔不絕,剛才進來,他明明沒看到夢劍手上有這一疊資料的。

這資料簡直就是憑空出現,如此神一般的手段,令他頓時充滿了信心,就算夢劍說明天讓他當市長,他估計也不會懷疑。

「這是……」

白展隨便翻閱了一下,臉色頓時大變。


這些,可是公司的絕密資料啊!

甚至包括維特爾公司的一切資料。

恩公究竟是什麼身份?

白展簡直不敢想下去了。

夢劍卻是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拍拍手,道:「一切交給你了,所有計劃都在裡面,我想,你應該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吧!」

「是的恩公!有了這些絕密資料,我一定會很快了解公司的,代替恩公出任公司總裁絕無問題。」

夢劍微微笑道:「藍卓強是你的同鄉,又對你有知遇之恩,你就不想知道,為什麼公司最終會落入我的手中嗎?難道,你就一點不懷疑我使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

「白展不敢,恩公乃神人,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我想,您一定不會使用不光明的手段的。」

白展還真不敢去懷疑夢劍。

夢劍呵呵笑道:「事情不說清楚,心中總是難免有疙瘩,我知道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但是,是非對錯要分清,我不想你因為報恩而迷失自己,這是具體經過,你自己看吧!」


夢劍再次變魔術般的扔出一個光碟,隨即起身向外走去,那裡面,是小倩倩剪輯過的事情經過,足以令他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又不會涉入太深。

「對了,以前的製藥廠,似乎就是你負責的吧!」

臨走之時,夢劍不經意的問道。

「是的恩公,製藥廠乃是科威集團的前身,藍總正是靠製藥廠累積的資金,才成功創辦科威公司的。」

「既然靠製藥發家,為什麼又會捨棄這麼賺錢的行業?」

這一點,夢劍一直沒想通,當年黃金系列風靡全國,可是大賺特賺,商人逐利,沒有理由會放棄這麼賺錢的行業啊!

白展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不瞞恩公,其實黃金系列都是小姐的功勞,她不知道從何處得到那神奇的藥方,方使得製藥公司一夕火爆。但是後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小姐突然宣布,再也不生產藥品,藍總無奈,只好關閉了藥廠。」

夢劍不由頓住,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那時候的藍小姐,似乎才十幾歲吧!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神奇的藥方?誰給她的?」

白展道:「藍小姐和我同年,今年28歲,當年的確還是孩子,這一直是個謎,甚至我猜測,後來的製藥廠停產,估計也與此事有關。」

夢劍心中一動,卻是為之一凝,道:「你的意思是,藍小姐背後還有人?」

白展點點頭,道:「我和藍小姐自小就熟識,她的底細我很清楚,絕不可能研究出這樣神奇的東西,而且在之前,她對於製藥根本不感興趣。」

白展似乎陷入了回憶,道:「我記得,當年,我們還在讀中學的時候,一次暑假探險游之後,她就像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對我們一班好友也愛理不理,就此疏遠,而半年之後,藍總便宣布解散建築隊,組建了製藥廠,現在想來,的確有些奇怪。」

夢劍道:「這件事很明顯,一切根源就在你們的那次探險游中,你們去了哪裡?可遇見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白展聞言一震,恍然大悟道:「聽您這麼一說,我似乎想起來了,當年我們選擇的地方就是最神秘的神農架,我記得,一個同往的女生曾經說過,好幾次半夜醒來,都不見藍小姐的蹤影,但是第二天問她,也只是推脫說出去小解,現在想來,肯定有問題。」

夢劍頓時來了興趣:「除了這個,還有其他特別的地方嗎?譬如遇見什麼野人之類的。」

白展頓時冒出一滴汗珠來,神農架野人只是傳說,每年那麼多旅遊者,見到野人的有幾個?

夢劍心知,事情的關鍵還在藍小姐身上,而白展時至今日才感到異常,看來,他所知也極其有限。

神農架,真是個神秘的地方,以發現野人而聞名,那無盡大山,神秘莫測,連衛星都無法探測,其中究竟蘊藏了些什麼?

有時間,一定要前去探險一番!

「主人,既然提到了神農架,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實力沒有達到第三層幻夢師境界,還是少去為妙,哪裡,並不屬於弱者的世界!」

夢劍驚喜的道:「你的意思是哪裡真有古怪?」


「當然,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很多地方都充滿奇異磁場,連衛星也無法探測?我只能說,哪裡,是一個強者的世界,現在的你,還是別想了,運氣好的普通人可能會得到奇遇,但是有些許實力的人前去,死亡的可能性佔到九成!」

「為什麼普通人的生存幾率比有能力者還高?」夢劍獲得能力之後才明白,力量的世界和普通世界簡直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隨便一點能力,便能玩轉世界,超出常人許多。

但是現在小倩倩竟然說普通人的生存幾率比能力者還高,這怎麼可能?

能力者甚至能幾天幾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尚且精神奕奕,普通人無論是體力還是力量,都不可相提並論。 小倩倩不屑的道:「傻主人,你可要記住,我們真正的敵人,並非來至大自然,而是相同世界的能力者!在力量世界,幾乎都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不得擅自對普通人出手,二者的世界不許交集,若有違反規定者,將受到懲處。」

夢劍大驚道:「要是被發現怎麼辦?」

小倩倩道:「所以,沒事別去危險的地方瞎轉悠,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夢劍原先還在疑惑,按說能力者無數,以他們的實力,若是在普通人的世界之中,隨便一個都能掀起驚濤駭浪來,但是縱觀世界,由能力者掌控的國家幾乎沒有。

原來是有所謂的公約制衡啊!

這條公約,只要是步入力量世界,便得遵守。當然,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不是太過分,倒是不會有人來找你的麻煩。

夢劍暗暗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得意忘形,若是引起力量世界之人的注意可就不妙了,對於目前的自己來說,那些都是大鱷,隨便來一個自己都惹不起。

這也是為什麼非得白展出面的原因了。

看來,藍若心獲得的藥方肯定是力量世界某個高人贈予,其目的不得而知,但絕不是希望藍若心用來斂財,所以後來黃金系列享譽全國,引起高人注意,故而被高人下令停產。

否則,誰會捨得放棄這麼賺錢的機會?

如果自己重辦藥廠,豈不是又要引起高人注意?

夢劍心中暗暗一凝。

「小主人,他那個藥方,連丹藥最初級的形態也算不上,對於力量世界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也只對普通人有效,你就別動什麼心思了,努力提高自己的修為才是關鍵!」

「可愛美麗的小倩倩小姐,這麼說來,你也懂得所謂的煉丹了?」

夢劍眼神一亮,心中大喜。

小倩倩淡淡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會吧!這個得好好整理一下才知道,主人,世俗金錢地位都是浮雲,切不可陷入太深。」

夢劍鬱悶的道:「我這不是在阻止影殺組嗎?你主人現在也算是有錢人了,才不會在乎那些呢!」

交代了白展幾句,夢劍便告辭而去。

既然向奧巴驢下了戰書,自然要全力以赴,趁這段時間好好提升實力才是正道,否則,失敗的下場可是很慘的。

力量的世界,動輒涉及生死,沒有絲毫的僥倖!

所以夢劍考慮再三,還是直接去了夢靈堂,密室之中,正好適合修鍊。

今晚的精神力損耗太大,加上突破到了幽靈師境界,尚需要鞏固。

夢劍來到夢靈堂之外,發現雖然已經是深夜,但是還有一些病患沒走,說不定是連夜排隊找自己看病的。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夢劍繞到圍牆外,縱身便是爬上了三米高的圍牆,輕輕落在樹林中。

有能力就有這等好處,沒有任何圍牆院牆能擋住自己。


夢劍今天使用精神力過頻,導致現在有些疲累,最好的地方便是去地下密室修鍊恢復,畢竟,哪裡陰氣匯聚,正適合夢靈師修鍊。

對於奧巴驢,夢劍雖然只是遠遠看了一眼,但是此人給他的感覺卻是極為可怕,夢劍相信,這人並非是單純的武者這麼簡單。

姑且不說他本身的戰力在一千以上,就憑他常年殺伐,戰鬥經驗之豐富,就不是夢劍這個菜鳥所能比擬。

戰力雖然是衡量一個武者的標準之一,但並非絕對。這個戰力值,其實,就像是武林高手的內力一樣,只是實力的一部分。

其他諸如技巧、招式,對敵經驗等等,才是關鍵。

夢劍,就像是一個擁有深厚內力但卻不懂怎麼運用的菜鳥,而奧巴驢,則是一個對敵經驗極為豐富的老狐狸。二者就算是擁有同等戰力,夢劍也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

技巧經驗這種東西,並非一朝一夕就能達成,但凡強者,無不是在血與火的磨練中逐漸成長起來。像夢劍這種接觸力量才不過幾天的人,就算再天才,再妖孽,也不可能和浸淫此道數十年的老手相提並論。

尤其是奧巴驢這種從殺戮之中成長起來的狠人,更是不可以常理去衡量他的實力。

夢劍還不知道小倩倩暗中將奧巴驢作為他第一階段的試驗對象這件事,一門心思的想著怎麼提升實力,將奧巴驢干趴。

見識到奧巴驢的氣勢之後,夢劍便明白,自己現階段絕非敵手,所以他並沒有莽撞的上去挑戰,而是利用這段時間,努力提升自己。

不打敗奧巴驢,中江市終究不會真的安寧。

孟波和戰地的小組,實力雖然不俗,但是對上臭名昭著的影殺組教官,卻是沒有絲毫的勝算。

「奧巴驢的戰鬥經驗極其豐富,而且作為教官,肯定有很多殺人秘技,他們這種殘忍的惡魔,比專業的殺手還要專業,我現在對上他,有幾分勝算?」

夢劍對奧巴驢的實力,依然有些估計不足,只好請教小倩倩。

「主人,你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廢話,當然是真話,誰他么那麼傻要聽假話?」夢劍怒道。

小倩倩哀怨的道:「可是真話很傷人耶,你確定要聽?」

夢劍沒好氣的道:「現在生死攸關,還能比這更傷?」

小倩倩笑嘻嘻的道:「主人,和奧巴驢見了一面,看來你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了。」

夢劍鬱悶的道:「我原以為奧巴驢再厲害也不過如此,沒想到隔著那麼遠,也能感受到那可怕的氣息。你真的沒有看錯,他的戰力只有一千五?」

小倩倩咯咯笑道:「表面數值的確是這樣,不過,魔鬼教官絕非浪得虛名,他能在雇傭軍團中擁有這麼高的威望,就足以說明一切。每年被他訓練死的雇傭軍,至少上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