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後面帶著人殺進來的時候,瘋狗他們早就已經追了過去。

「糟了,要出事,快跟上去!」刀疤一看到那繩子頓時就傻了。

因為瘋狗這小子下去已經竟然還特地的弄毀了這個工具,下面只有一些殘留的繩索痕迹,什麼路都沒有給刀疤留下。

刀疤只能帶著人繞路過去救人了,何雨欣和王雪在一起,這兩個女孩子誰出事他都吃不了兜著走。

「雪姐,保護好你自己!」何雨欣拿出一把匕首交給王雪,同時掏出一把槍。

咔嚓一聲,子彈上膛了。

因為何雨欣已經聽到了後面傳來的腳步聲,看樣子後面的人還是追上來了。

「雨欣,你小心一點!」王雪很是擔心的說道,不過她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按照何雨欣的已經躲在了草叢裡面。

何雨欣知道她要是一個人那還可以逃走,可帶著王雪的話根本就不可能。

一方面王雪的體力不夠,另外一方面如果一直都是在奔跑的話,那麼她也是難以保證王雪的性命。

與其這樣,還不如先幹掉對方的幾個人,減少一下壓力。

果然,幾秒鐘之後瘋狗就帶著人衝過來了。

這段時間何雨欣也是學習了不少的東西,她現在可是龍門的堂主,身手自然和以前是不同的了,何況何雨欣以前的身手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何雨欣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開槍。

一槍穿透了一個人的眉心,這人倒在了地上。

瘋狗和另外一個小弟急忙尋找掩體,何雨欣直接幹掉了對方的一個小弟。

幹掉了那個人以後,何雨欣甚至都沒有回頭看,因為她知道瘋狗一定會躲避幾秒鐘。

她要的就是這幾秒鐘的時間!

何雨欣直接衝到草叢裡面,拉著王雪從草叢裡面直接穿了過去,兩個人繼續往前跑。

「雪姐,你沒事吧?」何雨欣一邊跑一邊問道。

「我……我沒事,雨欣我可能跑步了多久的,你自己跑吧。」王雪有些虛弱的說道。

「不行,你不能夠有事,我要是連你都保護不了,那我怎麼和王陽交代?」何雨欣咬著牙說道。

王雪也是硬撐著繼續跟著何雨欣狂奔,何雨欣的速度很快,也就是幾秒鐘的功夫就將瘋狗給甩開了很遠,再加上王雪對附近很是熟悉,兩個人很快就跑出去了一大段的距離。

這一路上何雨欣也不敢鬆懈,一直都想辦法還擊。

最終何雨欣硬是又幹掉了瘋狗的一個小弟,瘋狗那邊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暴雨之中,王雪的體力已經透支到了極限,就連視線也被大雨弄得有些模糊了,兩個女孩子跑了一段路,王雪已經分不清楚方向了。

「雪姐,走那邊?」何雨欣看著兩條岔路口急忙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了,我沒有來過這裡。」王雪很是懊惱的嘟囔道。

何雨欣也不敢停留,隨便找了一條岔路口,兩個人繼續狂奔。

結果當她們穿過了幾個巷子以後,那是頓時停下了腳步。

這是一條死胡同。

「雨欣,怎麼辦?」王雪拉著何雨欣很是焦急的問道。

何雨欣咬著牙,慢慢的轉過身,槍口直接對準了巷子口的方向。

「雪姐,無論如何你都要活下去,如果你死了,王陽一定會悲痛欲絕的。我……我不想看到他傷心。」何雨欣喃喃說道,神色間一片決然。

暴雨之中,一條人影越來越近,長長的影子也越來越短,這就代表瘋狗已經快要走過來了。

腳步聲就像是催命一般,漆黑的雨夜之中瘋狗猙獰的面孔出現了,一道驚雷掠過東華市的上空,瘋狗頓時獰笑起來。

「跑啊,怎麼不跑了?」瘋狗將兩個女孩子給堵在了死胡同裡面,頓時很是得意的嘶吼道。

何雨欣望著瘋狗,俏臉微寒卻是不吭聲。

「你們兩個誰是王陽的姐姐?」瘋狗遠遠的看著兩個人,很是兇殘的問道。

王雪已經被嚇得魂不附體了,她哪裡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眼前的瘋狗完全就像是那種電影裡面的殺人狂魔,這一時之間整個人都被嚇傻了。

何雨欣深吸一口氣,隨即站在王雪的面前,咬著牙說道:「你找的人是我,不要傷害我朋友。」

瘋狗突然狂笑起來,整個人一邊朝著兩個人走過來一邊很是猙獰的說道:「何雨欣,你真當老子是傻子了?龍門的大小姐誰不認識?你給老子讓開!」

何雨欣眯著眼睛,突然朝著瘋狗開了一槍,結果這才發現槍裡面已經沒有子彈了。

瘋狗很是嘲諷的笑道:「你這手槍裡面只有六發子彈,剛才早就已經打光了,你給我讓開,不然老子連你一起弄死!」

「雨欣,你快走,快逃啊!」王雪身體顫抖著,卻還是咬著牙說道。

何雨欣依舊將王雪護在身後,一步也不肯退讓。

「好,很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瘋狗冷笑道,隨即直接朝著何雨欣開槍。

何雨欣瞪圓了眼睛,慢慢的低著頭,胸口一片殷紅的血跡。

「王陽,對不起……」

何雨欣看著漆黑的天空,視線逐漸模糊起來。

「雨欣,不!」

巷子裡面傳來了王雪的尖叫聲。

就在這個時候暴雨驟然增大,何雨欣的身體慢慢的倒在地上,臉上卻是帶著一絲笑意。

因為就在瘋狗開槍的那一瞬間,她分明聽到了兩聲槍響。

暴雨之中,鮮血染紅了何雨欣的半個身體,她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地上,目光落在巷子口處,落在瘋狗的身上。 瘋狗艱難的回頭看了右邊的方向,那一槍正是王陽開的。

瘋狗看著王陽,他的臉上有一種快意的笑容。

撲通一聲,瘋狗的屍體重重的摔在地上。

「救命啊,快來人救命啊,雨欣,何雨欣!」

巷子里傳來王雪悲痛驚慌的聲音,王陽急忙沖了過去。

「姐,雨欣怎麼了?」王陽衝過來就看到王雪抱著何雨欣,由於這巷子裡面很是昏暗,王陽一時之間也沒有看清楚兩個人的情況。

不過能感覺到王雪是沒事的,只是何雨欣……

「中槍了,她中槍了,小弟,快救救她!」王雪很是絕望的說道。

王陽心中咯噔一下,衝過來一把抱起何雨欣,就往外面跑。

後面的那些人進來繼續保護王雪,而這個時候刀疤也帶著人衝過來了,刀疤也看到了王陽抱著何雨欣狂奔,而何雨欣的身上都是血跡。

「大小姐!」刀疤頓時臉色蒼白,急忙給何子山打電話,隨後將人全都留在了這邊,而他則是跟著王陽離開了。

王陽和刀疤一路飆車,希望能夠儘快將何雨欣給送到顧天全那邊去。

何雨欣窩在王陽的懷中,很是欣慰的笑道:「王陽,你終於來了,雪姐沒有事。」

「別說話了,你要保存體力,放心,顧天全是最好的醫生,你一定會沒事的。」王陽咬著牙。

聽到何雨欣的話值周,他的心都碎了。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何雨欣心中擔憂的竟然還是王雪。

這一刻王陽無比的懊惱,他不應該讓何雨欣過來的,這個傻女人保護了王雪,可這兩個人不管是誰受傷,王陽的心中都不會好過的。

「王陽,這樣抱著你也挺好的。」何雨欣咳嗽了一聲,鮮血從口腔之中噴涌而出。

王陽急忙查看她的傷勢,那一槍打在了心臟附近,不過應該沒有正中心臟,不然何雨欣當場肯定就是死了。

何雨欣身上的鮮血一直不斷的流淌著,顯然是傷到了動脈血管。

「雨欣,聽我的不要繼續說話了,很快,我們很快就可以到顧天全那邊。」

王陽抱著何雨欣,目光落在那傷口上,心中卻是一片蒼涼。

按照這個出血量來看,何雨欣能不能堅持到最後那還是一個問題。

「刀疤,快一點,再快一點!」王陽咆哮道。

刀疤這邊也是拼了命的開車,然而他始終還是覺得速度很慢,都恨不得能夠長一雙翅膀飛過去了。

何雨欣拉著王陽,時不時的喃喃自語著,整個人的意識越來越不清醒了,好幾次都是差一點昏厥過去。

「何雨欣,你不能死,想想龍門想想你爹,還有那麼多事情等著你呢,你不能就這麼放棄自己。」王陽拉著何雨欣的手,突然感覺到這個女人的手非常的冰冷,人類特有的溫度正在她的身上逐漸消失。

何雨欣給了王陽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隨即輕聲說道:「王陽,或許這樣你會永遠記得我?替我照顧好我爹,照顧好龍門的兄弟們,還有要照顧好你自己……」

「何雨欣!何雨欣!」

暴雨之中,王陽的咆哮著宛若一頭野獸。

兩個人趕到了顧天全的醫院,顧天全等人早已經在門口等候了,等到何雨欣一到便是急忙進了手術室。

何子山也帶著人趕過來,正好就看見何雨欣渾身上下都是鮮血。

這個在東華市呼風喚雨的龍門老大,雙腿一軟差一點沒坐在地上,神色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

王陽看著何子山,想要說些什麼,最終卻還是沒有說出口。

何子山也沒有吭聲,兩個男人都盯著手術室的方向。

王陽咬著牙,他不知道該怎麼和何子山說了,說對不起那是沒有用的。

何子山點燃了一根香煙,同時也遞給了王陽一根。

王陽接過來,他是不怎麼抽煙的,但是這一次他卻抽的無比兇殘。

「瘋狗呢?」何子山突然開口問道。

「死了。」王陽有些苦澀的說道。

何子山點了點頭卻是沒有繼續說話,而是看著搶救室的方向,目光很是深邃。

王陽硬著頭皮,最終開口說道:「何老哥,對不起,我知道說對不起也是沒用的,雨欣是因為我……」

「不用說了,等她出來吧。」還真是猛地一揮手打斷了王陽的話。

王陽半張著嘴,最終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刀疤站在兩個人的旁邊,十分狂躁的走來走去,他恨自己沒有保護好何雨欣,更恨這一次瘋狗的行為。

一個小時后,顧天全才從裡面走出來。

門口所有人都看著顧天全,王陽和何子山急忙衝過去,兩個人都是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顧天全。

顧天全很是疲倦的說道:「命是保住了。」

「太好了,沒死就好沒死就好啊。」何子山頓時鬆了一口氣,口中念念有詞,整個人彷彿一下子就活過來了。

王陽心中卻是一沉,他很少看到這個樣子的顧天全。

不過王陽沒有敢吭聲,而是給了刀疤一個眼神。

刀疤見狀急忙說道:「老大,既然大小姐沒有事情,那你先回去休息吧,這一晚上你也沒有合眼了。我帶著兄弟們留在這裡照顧大小姐,哦,還有陽哥也都在這裡,您就放心吧。」

何子山頓時就瞪了刀疤一眼,很是惱怒的說道:「照顧?你們一群大老爺們怎麼照顧?」

刀疤頓時就傻逼了,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這個時候王雪從一旁走過來,她身上纏著紗布,不過也只是一些皮外傷罷了。

「何先生,雨欣是因為我才受傷的,這段時間我來照顧她,如果您不嫌棄的話……」王雪低著頭很是忐忑的說道。

何子山掃了一眼王雪,隨即又看了一眼王陽。

王陽急忙說道:「何老哥,我姐姐很是細膩,總比醫院的護工要來的好一些。」

「算了,等雨欣醒了,我再跟你小子算賬。」何子山無奈的說道。

轉而何子山又沖著王雪說道:「你不用這麼自責,我自己的女兒我了解她,如果你受傷了她也不會安心的,既然人沒事那什麼都好說。」

王陽和何子山說了一句話,何子山也就離開了醫院,臨走的時候何子山看了一眼何雨欣,不過何雨欣還在昏迷之中。

最終何子山只能瞪了王陽一眼,這才離開了醫院。

何雨欣躺在病房之中,臉色很是蒼白。

王陽等人則是在走廊裡面,顧天全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走過來,一看到王陽等人便是說道:「跟我過來。」

幾個人面面相覷,急忙跟著顧天全去了樓上的會議室。

顧天全弄了一些片子出來,不過他說了一堆話,在場的人都是一臉懵逼。

顧天全見狀嘆息道:「簡單一點來說吧,何雨欣胸口的槍傷已經處理好了,不過她失血過多,本來也是休養幾天就能好的事情,但是……」

「顧天全!你能不能一口氣說完話!」王陽頓時就坐不住,蹭的一下站起身怒道。

「你跟我瞪什麼眼睛?」顧天全也沒有慣著王陽,直接懟了他一頓。

王雪拉著王陽坐下來,隨即很是抱歉的說道:「顧醫生,真是對不起,他這是太著急了。」

「但是何雨欣的頭部受到了一些創傷,我說的簡單一點,她的腦袋裡面有血塊,雖然說可以做開顱手術,不過我個人不想做。」顧天全輕描淡寫的說道。

眾人頓時面面相覷,刀疤在一旁問道:「為什麼?」

「第一,這個手術有很大的風險,人腦的結構很是複雜,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證一些什麼。第二,何雨欣還年輕她的恢復能力很不錯,如果做了這個手術的話,難免會出現什麼後遺症,而後遺症可能是神經性頭疼,跟隨她一輩子。第三,我有一種辦法可以不做手術讓她蘇醒過來,不過這個就要看王陽的意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