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莉不置可否道:「繼續說。「

在穆青城說完之後,才把文件夾推過去道:「三個月內,不許離開紐約,你要確保警方能隨時聯繫到你,每周六來警局報到一次,你先看下,如果沒有問題,請你簽字。」

美國的法律條文非常繁瑣,陷阱也很多,穆青城逐句細看,他生怕凱莉的記載有歧義,無端給自己惹來麻煩。

凱莉與那兩名男警相視一眼,目中都現出了一抹訝色。

好半晌,穆青城確認記載與自己的表達完全吻合,才用中文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凱莉合上文件夾,轉頭道:「沙利文,把他送出去罷。「

這名叫做沙利文的男警招呼道:「嘿,幸運的華人小子,跟我來!」

「警官再見!」穆青城客氣的道了聲,便與沙利文向外走去。 天還沒全黑,街道上已經幾乎不見人影,偶有行人,也是步伐如風,神色匆匆,保持高度警惕。

當穆青城回到藥鋪的時候,唐寧和幾名公司員工,甚至大毛都扶著拐杖坐在店裡,林保祥也已經回來了,他能注意到林保祥與李秋雁眼裡那掩藏的很好的失望之色。

對於這兩口子,穆青城真是無話可說了,也許這間藥鋪,被他們當作了天,可是在自己眼裡,又算得了什麼呢?如果不是怕黎伯多心,穆青城都有搬走的衝動。

不過其餘的人都是長舒了口氣。

唐寧便道:「謝天謝地,青城回來就好,我們還準備你再不回來,就去警局找你呢。」

穆青城笑道:「我能有什麼事?人又不是我殺的,警方只是給我做個筆錄罷了,為凱莉警官作證。「

黎伯點點頭道:「在美國,這樣有責任心的警察真不多見啊,其實今天還虧了她及時開槍,要不然換了誰來都不好收場。」

大毛道:「我猜凱莉警官肯定是新來的,如果多干幾年成了老油條,恐怕就不是這個結果嘍。」

眾人深以為然,畢竟美國警察與華夏警察的區別太大了,簡單來說,美國警察在本質上是雇傭軍性質,收錢辦事,無錢回家,不存在什麼覺悟不覺悟的問題。

唐寧帶著些擔心道:「米勒被警方射殺,我們公司也少了個大麻煩,這都是青城的功勞,只不過,雖說米勒不是青城殺的,但我就擔心拉達勒會遷怒於青城,他沒有兒子,只有米勒一個侄子,也許他不敢公然報復你,不過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青城你要小心啊。「

穆青城鄭重道:」謝謝唐總的提醒,我會注意的。「

」好了,不說這個了!「唐寧猛一揮手:」不管怎麼說,今天是大喜事,青城又平安回來了,今晚我作東,去前面的最雙慶吃火鍋去,黎老醫師您千萬別推託,不然就是不給我唐某人面子!「

」老夫也沒打算便宜你。」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黎伯呵呵笑道。

最雙慶就在唐人街,以正宗的雙慶麻辣口味與綠色無公害食物著稱,有些食材直接從華夏空運而來,如小龍蝦,火鍋底料與豆腐乳,劍南春等等,廣受當地的華人歡迎。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走過去,林保祥與李秋雁也厚著臉皮混在了隊伍里。

唐寧點了五瓶劍南春,十斤小龍蝦,犖素菜肴擺了滿滿一桌子,大家興高彩烈,你來我往,而在隔著幾條街的拉達勒汽運公司里,氣氛沉悶,仿如暴風雨即將來臨。

拉達勒五十來歲,大腹便便,渾身橫肉,叼著支雪茄,面色陰沉,坐在老闆桌後面。

一名下屬彙報道:「老闆,剛剛打聽清楚了,米勒少爺證據確鑿,被定性為當街行兇,蓄意謀殺,所以,所以……警方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拉達勒把雪茄猛的往煙灰缸里一摁,哈哈大笑道:「好一個證據確鑿,難道米勒就白死了么?」

「這……」下屬又道:「要不……老闆您向紐約州法院提起上訴?「

拉達勒冷冷一笑:「我們哪有錢請律師?曼哈頓的那群傢伙,都是吸血鬼,不榨乾你最後一個子兒,絕不會罷休,況且還未必能打得贏,這事我仔細調查過了,確實是米勒用槍指著那個華人小子,僅憑這一點就非常不利,哪怕捅到媒體都沒用,但我不會就這麼算了!「

說著,拉達勒拿起身邊的一把霰彈雙管獵槍,細細擦拭起來。

下屬嚇了一跳,連忙道:「老闆,您可別亂來啊,一槍崩了那小子固然解恨,可您也跑不掉啊!」

拉達勒頭也不抬,森森笑道:「我知道,我不會傻到把自己搭進去,我會慢慢觀察,尋找合適的機會,布下最深的陷阱,就象我們在非洲的祖先那樣,把獵物一網打盡,那個華人小子,女警官,唐寧汽運,都要給米勒抵命!「

拉達勒的語氣非常的陰森,充滿著澈骨的痛恨,這名下屬不由打了個哆嗦!

拉達勒又道:「唐寧的事,先放在一邊,這段時間叫弟兄們都消停點,知道么?好了,你出去罷!」

「是,是!」這名下屬轉身就走。

情意款款,首席的小淘妻 拉達勒凝視著手裡的獵槍,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時間緩緩流逝,最雙慶里的一頓熱熱鬧鬧晚餐也於不知不覺中劃上了句號,眾人告辭散去。

回店,匆匆洗漱之後,黎伯、林保祥和李秋雁上了樓,穆青城也縮回自己的雜物間,回想著與米勒動手的情形,每一招每一式,每一步每一腳,都在腦海中重新演練了數遍,這才入定修鍊,下半夜依然摸出門,習練拳腳功夫,結合與米勒動手過招的心得,漸漸地沉浸於了一種玄妙的意境當中。

……

今天是周一,穆青城乘坐地鐵,早早的趕向學校。

顧名思議,皇后社區學院位於紐約皇後區,與布魯克林區類似,皇後區也是一個多元化的街區,在美國,多元化可不是什麼好詞,往往意味著魚龍混雜,治安堪憂,尤其在布魯克林區與皇後區的交界處,是紐約著名的黑人街區,也是最為貧窮,最為混亂的地方。

不過皇后社區學院位於法拉盛,距離曼哈頓只有十公里,紐約的新興階層與華爾街的精英大多住在這一帶,市容與治安還是挺不錯的。

皇后社區學院號稱全美最划算的前十大社區大學,兩年學制,不提供住宿,全校擁有一萬多名學生,來自於全球四十多個國家。

當穆青城趕到時,學校里已經熙熙攘攘了,充斥著各色人種,也有很多華人,但是穆青城並不認識,這既與以前的他性格內向靦腆,不善於與人交往有關,也有黎伯淳淳教誨的功勞。

黎伯以老移民的身份指出,不要以為老鄉就可靠,很多時候,老鄉專坑老鄉。

沒多久,穆青城來到了教室。

在美國,大學採用的是走班制授課,即老師的課室是固定的,需要學生到相應的教室去完成自己所選的課程。

實際上,在社區大學里沒什麼同班同學的概念,在一起上課就是同學。

穆青城修習的是藝術系,主修地中海文明史方向,幾乎可以下定論,這就是全校最垃圾的一個專業,畢業以後根本找不到工作,上這類課程的,基本上都是混課時,混學分,因為拿留學簽證,每周必須要上滿十八個課時,顯而易見,這種課程很容易拿到學分,將來畢業證書到手再通過關係弄個工作證明,以便長居美國。

地中海文明史是小課,放在小教室,班上有三十多人,分為印度人、墨西哥人、黑人,各有各的圈子,幾乎不和圈外人往來,還有兩個寶島人和一個明珠人,自成一個小圈子,也不與穆青城來往,男女比例大概一比一左右。

穆青城坐在角落的最後一排。

臨上課之前,藝術系系主任,一名白人中年婦女帶著個身著薄大衣的女孩子走了進來。

「我是系主任丹尼,大家靜一靜!」

系主任拍了拍手。

按常理來說,很多學生一整個學期都未必能見到系主任,系主任通常也不會來教室,學生有事情自己去找,因此包括穆青城在內,每個人都抬頭看了過去,頓時,全都呆住了!

丹尼身邊的那個女孩子,大約十八九歲的年紀,一頭銀色的披肩發,眼睛湛藍,肌膚勝雪,鵝蛋臉略有點嬰兒肥,給人一種非常乾淨清爽的感覺,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只能是下凡的天使,塵世中不會有如此清雅脫俗的女孩子。

系主任暗中冷冷一笑,便道:「這位是你們的新同學,卡琳娜,今天從哥倫比亞大學轉學過來,大家歡迎!」 「What?「

」Why?「

所有人再次驚呆!

要知道,哥倫比亞大學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五所大學之一,誕生過九十八位諾貝爾獎得主,走出過5位美國開國元勛,奧巴馬就是哥大校友,另有34位外國元首和首腦也誕生於哥大,其新聞學院頒發的普利策獎是美國新聞界的最高榮譽,也是曼哈頓計劃的誕生地。

據最新數據,哥大在全美大學排行中位列第三,在全球位列第八,天然是常春藤盟校成員。

而皇后社區學院是什麼學校?就是美國教育體系中,最底層的社區大學。

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哥大的畢業生,出去混的最差都是含金量十足的中產!

沒人能明白,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好好的哥大不上,居然轉學來了社區學院!

況且這裡有很大的問題,因為是走班制,學生自主選擇課目,學生與學生之間,沒必要互相認識,更加沒有介紹自己的必要,如穆青城這種性格內向的學生,沒人與他打交道,也沒人知道他的姓名,總之是隱形人。

那麼,系主任為何要當面介紹卡琳娜,還特意突出從哥大轉來這一信息,似乎有點特意針對的意思呢!

教室里鬧成一片,即便是穆青城,目中都閃出了一抹訝色。

卡琳娜的面色瞬間一白,難言的羞恥湧上了心頭,抿著嘴不說話。

系主任意味深長道:「自己找個地方坐罷。」

卡琳娜畏畏縮縮的在教室里掃視一圈,對射來的如野獸般的目光感到不安,反而是穆青城眼神清澈,身邊也不是那麼擁擠,於是抱著書本走了過來,小聲道:「對不起,打擾了,我可以坐下嗎?」。

「請坐!」

穆青城略一點頭。

頓時,他就感覺到巨量的羨慕妒忌恨如潮水般湧來,天魔秘自行運轉。

以往穆青城是隱形人,而這一刻,他成了教室中僅次於卡琳娜的第二焦點,很多男生目光閃爍,看看他,又看看卡琳娜。

一名叫張洋的寶島學生便嘀咕道:「我的菜菜子,這個大陸仔怎麼這麼好的運氣啊!「

另一名叫王之傑的明珠學生冷冷一笑:他純屬自取其辱,真當艷福那麼好享?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就得乖乖的把座位交出去。」

也有女生酸溜溜的冷哼:「哼,從哥大轉來社區大學,腦子壞了唄,要不然就是有不可告人之事!」

穆青城不管別人怎麼想,他一向低調,不招惹他,他也不會主動惹事,對於卡琳娜,他的心境正如一陣漣漪泛起,很快就歸於平靜,至於卡琳娜身上是否有故事,他並不關心。

卡琳娜則顯得很不安,低著頭,漫無目地的翻著課本。

」不耽擱你們了,老師來了,開始上課吧。「系主任往外看了一眼,便走了出去,換成一個二十多歲的女郎抱著本書進入教室。

這正是地中海文明史的主講老師海倫,薄薄的嘴唇,高高的鼻樑,面龐瘦削,披著柔順的金髮,膚色較淺,纖細的腰肢,飽滿的胸,個頭高挑,身著一襲淺藍色的職業套業,戴著金絲眼鏡,相貌具有典型的希臘美女特徵,據說單身,這也是部分人選修她的課的主要原因。

在美國上課,可不是說想聽哪個老師的課就可以隨便聽,先決條件是交錢,只有交了錢才有上課的資格,不同的課目價格不同,平均每學分360美元,因此美國老師與學生在本質上是一種雇傭關係,或者說服務關係。

如果某位老師長時間沒有學生去聽他的課,又沒人贊助他,那麼,他離被解僱也不遠了。

正是由於這種關係的存在,美國的課堂氣氛才會顯得寬鬆。

海倫上課,一如華夏人所熟知的美國老師,既不點名,也不要求課堂紀律,你愛聽不聽,反正你交錢了,不聽是你的損失,如果學分不夠,你還得交錢重修!

她攤開文件,直接說道:「同學們,今天我給大家講一講閃米特人的歷史,如果哪位同學有自己的見解,歡迎與我交流討論……「

講真,在坐的都是混課時,混學分的,幾乎沒人認真聽,有玩手機的,有耳孔里塞著耳機,有交頭接耳,還有些男生肆無忌憚的眼神亂飄。

『哎~~』卡琳娜的目中流露出了一抹悲哀,這裡的學習氛圍,與哥大不可同日而語,可是她有什麼辦法呢,家裡欠了巨債,她被人逼著轉學來了這裡。

她曾是哥大的新星,也被讚譽為天才美少女,而此時,就如折翼的天使,無助而又無力,她認為,上天對自己是如此的不公平。

「嗯?」她突然留意到了鄰座的穆青城!

全班就只有這個傢伙在認真聽講,記著筆記,還在書本上勾勾畫畫,她那黯淡的眸子里不由閃現出了詫異之色,她很不理解,這種課什麼意義。

二缺女青年 事實上,穆青城上每一節課都很認真,畢竟他是華夏人,不習慣美國人的思維方式,他覺得認真聽講是尊師重道的一種表現,而且無論學的課程有沒有用,歸根結底總是知識,學到就是自己的,多學點不是壞事。

海倫也於幾節課前就注意到了穆青城,對於這樣的學生,又有哪個老師不喜歡呢,至少自己的勞動得到了尊重,哪怕只有一個學生在認真聽,她也有了繼續講下去的動力。

「哼!又裝了!」

「作吧!」

「書獃子!」

穆青城認真聽講,耳邊不時傳來各種冷嘲熱諷,他全不在乎,這時,他發現有一個節點海倫講的比較模糊,於是舉手道:「海倫老師,我有疑問。」

『我的天,這傢伙太過份了吧!「有女生捧著臉絕望的尖叫。

「哦?」海倫扶了扶眼鏡,問道:「請講。」

穆青城道:「通過您的講解,我們了解到閃米特人創造了璀璨的文化,不過我沒法理解的是,成書最早的《舊約》與成書最晚的《古蘭經》都是以閃米特語系的語言書寫,但為何居於兩者之間的《新約》是以希臘文書寫?「

」哦,我的上帝,這是什麼問題啊!「

」故意找茬的吧?「

很多學生不滿的大叫起來,在他們眼裡,這純屬無理取鬧。

卡琳娜卻是再次詫異的看了眼穆青城。

所謂細微見真著,細節也決定成敗,這個問題,偏僻的不能再偏僻,不過細細一想,這個問題又很大,涵蓋了閃米特與希臘,甚至古羅馬的文化史。

她試著用自己的方式解答,很快就無奈的發現,以自己的知識儲備,居然怎麼回答都不完美。

海倫的目中,也是射出了如看怪物般的神色,半晌才道:「你這個問題問的很刁鑽,我能先問一下你的姓名么?」

「穆青城!」

海倫點了點頭,又道:「穆青城同學,其實很早就有神學家提出類似的問題,也一直眾說紛紜,始終沒人能拿出個令大眾信服的結論,按照目前佔優的一種解釋,認為基督教的教義神學成形之初,曾受到希臘與拉丁文化的影響,因此也受到了希臘哲學的影響,不過這並不能解釋《新約》的成書為何要放棄閃米特語系改用希臘語的原因。

這樣罷,如果你對這個課題感興趣的話,可以課後跟我來辦公室,我很樂意與你探討一下。「

」謝謝海倫老師。「穆青城客氣道。 美國大學的課時分兩種,一種三個小時,另一種一個半小時,這節課是小課,屬於第二種,每節課又分上下兩場,上半場結束之後,穆青城被海倫叫去了辦公室,頓時,教室里沸騰了!

「可惡的傢伙,居然用這麼拙劣的手段泡走了我們的美女老師!」

「啊哈,我想下一步,那傢伙就該去海倫的宿舍了吧?這可是真人不露相啊「

「用一個爛到極點的問題獲得了與海倫老師單獨相處的機會,我怎麼就沒想到!」

身邊滿是污言穢語,卡琳娜搖了搖頭,她不認為穆青城如此不堪,這個華人只在自己剛進來時看了一眼,眼神清澈,整節課也沒和自己搭訕,與海倫老師更是瞧不出有什麼名堂,人家根本不是那樣的人。

反倒是這些人的思想太齷齪,好在一門課大概十五六個課時,自己又是半途加入,熬一熬,把這門課混完,就再也不見面了。

「嘿,卡琳娜,很高興認識你!」

這時,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傳來,卡琳娜抬頭一看,面色難看之極!

……

海倫老師的辦公室距離教室不遠,雖然皇後學院不入流,但畢竟位於紐約,基礎設置還是不錯的,海倫老師便有一個單獨的小辦公室。

三面書櫥,擺滿了書,桌面也是一堆書,其中最顯眼的一本是《奧林匹亞神山考證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