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被丹火觸碰到的地方,全部被化為灰燼,但感覺不到一絲的痛楚。

短短不到十幾秒,整個爐鼎里的慘叫聲已停歇。

三重准火神男子,三重准匕神男子,已化為灰燼,在白色丹火的焚燒之下,連殘缺靈魂都化為灰燼。

不遠處身負重傷的小紅,小彩,小敏,小琳,她們四人內心無比震撼。

看向關如雪,青青,芊芊,胖子等人,她們沒想到,在如此短時間內,青青等人竟達到如此驚人的修為。

想當初青青中毒時,不過區區帝級修為而已。

不過最讓小紅等人震驚的還是凌天,胖子,關如雪,青青,芊芊等人的實力雖很強。

可凌天的實力卻讓小紅等人看不透,短短不到幾分鐘時間。

已有十幾名准靈神強者喪命在凌天手中,被獸化的凌天,全部撕成碎屍。

激烈戰鬥持續不到十分鐘,四十多名煞靈族的准靈神強者,被凌天等人廝殺,只剩夭夭數人。

那五名准靈神強者也是身負重傷,他們聚集在半空中,內心無比驚恐。

沒想在毒谷里,竟遇到這幫實力跟怪物一樣的年輕人。

眼看著四十多名准靈神強者,只剩他們五人,他們無比憤怒。

前來攻打毒宗,本以為將毒宗滅掉,帶著毒宗這些人的殘缺靈魂回煞靈族,能夠得到豐厚獎勵。

誰想到半路殺出這些人,最可恨的是這些瘋子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住手,都給我住手,你們到底是何人,竟敢插手煞靈族的事,我看你們是活膩了!」

其中一名四重准靈神強者,見到其他幾名四重准靈神強者已被殺光。

如今只剩他一名四重准靈神,剩下其他幾名二重三重准靈神也身負重傷。

若是繼續動手的話,他們五人絕對全部都會喪命於此。

迫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四重准靈神老者吼出此話,希望能夠藉助煞靈族的威名,震住眼前這幾個實力驚人的怪物。

可沒想到,當他吼出此番話,對面的人根本沒理會。

「殺光。」

只聽黑鱗男子平靜說道。

白鱗女子,血色巨人,青發女子,七彩火人同時出手。

短短不到兩分鐘,剩下五名准靈神強者,也倒在血泊中。

煞靈族四十多名准靈神強者,全部被抹殺,黑鱗男子才將獸化狀態褪去。

胖子,芊芊,關如雪,也恢復人形。

凌天身形一閃,來到小紅,小彩,小琳,小敏等人的身旁。

四女無不例外都撲進凌天懷中,凌天伸出手環抱住四女,說道。

「小紅,小彩,小敏,小琳,我來慢了,讓你們受苦…」

「恩公,莫要說這樣的話,都怪我們太沒用,非但沒能幫恩公排憂解難,還讓恩公為我們擔心…」

小紅幽幽的說道,心中滿是自責,與不甘心。

「青青見過四位宗主,若不是四位宗主當年出手相救,青青恐怕早已…」

「小紅,小敏,小彩,小琳,來我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些都是我的同伴,青青,小雪,胖子,芊芊…」

「凌天哥,沒想到元蒼大陸新崛起的強大勢力毒宗,四位女宗主,都跟凌天哥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小雪姑娘,恩公對我們恩重如山…」

「小雪,她們也是我的女人,她們為我默默的付出的那一切,我都記在心裡。」

聽凌天所說的這些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承認她們都是他的女人,小紅等人雙腮不由發紅。

「哼哼,凌天哥就是花心大蘿蔔,誰知道你外面還有多少女人,小紅姑娘,小敏姑娘,小彩姑娘,小琳姑娘,還有芊芊,青青,我們得商量一個對策,免得凌天哥老是在外面招花惹草…」

關如雪說著話拉著眾女到一旁。

沒多久,小紅,青青,小琳,小彩,關如雪,小敏,芊芊,她們幾個女人聊得有說有笑,時不時還偷偷瞄向凌天這邊一眼。

凌天看著她們在說悄悄話,忍不住湊過去,說道。

「小雪,你們都在聊些什麼呢?」

「凌天哥,我們在聊女人之間的事,你趕緊到一邊去啦。」

「夫君,女人之間的事,你不能偷聽哦。」

「恩公,我們所說的話,不能告訴你。」

見到眾女一致排斥他,凌天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芊芊那邊。

「主人,這次芊芊不能幫你。」

凌天見到連一向最聽話的芊芊,都不幫他,凌天只能無可奈何。

這時胖子走過來,注視向芊芊等人的方向,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說道。

「凌天,她們聯合起來,你真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見到眾女能聊得有說有笑如此開心,凌天臉上也露出笑容。

她們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要保護好她們。

想到這裡時,凌天腦海中浮現過好幾個身影,思穎,月琴,月霞,玄天宗的眾人們…

元蒼大陸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煞靈族如此大範圍攻打元蒼大陸各大勢力。

不知思穎,月琴,月霞,還有玄天宗的眾人們現在如何。

對於她們的去向,凌天一點頭緒都沒有,畢竟元蒼大陸太大,想找到她們談何容易。

更何況凌天只是知道思穎率領著玄天宗的眾人踏入元蒼大陸,玄天宗在元蒼大陸上又沒有一個固定的總部,居無定所。

要想找到玄天宗的眾人,實在太難。

反倒因如此,凌天也在心裡鬆口氣,至少玄天宗眾人難以被剿滅。

連他都難以確定玄天宗的所在,就算煞靈族盯上玄天宗,玄天宗居無定所,煞靈族要想滅到玄天宗的話,也絕非易事。

如今凌天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思穎,月琴,月霞,玄天宗的眾弟子們能夠平安無事。

此時此刻,元蒼大陸某一個勢力…

剛進大門,地上躺著數百具屍體,沿著大門一路進去,滿是鮮血淋淋,一路都是屍體。

在此勢力的最內院,十幾名聖級強者已身負重傷,他們保護著數十名年輕男女,將其保護在中間。

遠處數十名黑霧身影,將這些人包圍在正中間,其中一名黑霧身影冷笑道。

「我勸你們還是束手就擒,被煞靈族盯上的勢力,沒有任何一個能逃的掉!」 十幾名身負重傷的聖級強者們,聽聞為首那名黑霧身影說出此番話,他們顯得格外憤怒。

沒想到煞靈族如此心狠手辣,為剿滅他們勢力,不惜出動四十多名聖級強者。

最強的就是說話的那名黑霧身影,他修為是八重聖級。

這十幾名保護著數十名年輕男女的聖級強者里,修為最強的也就只有六重聖級修為。

根本不是四十多靈聖強者的對手,在四十多名靈聖強者里,除為首黑霧身影是八重聖級。

其他好幾人乃七重靈聖,還有不少六重靈聖。

煞靈族攻擊他們勢力太突然,他們沒有反應過來時間。

十幾名聖級強者,只能將本勢力中天賦極佳,被視為是勢力年輕一輩的希望那些人保護起來。

十幾名聖級強者,拼盡全力想護送本勢力幾十名年輕男女離開,只可惜…

煞靈族的靈聖強者非常迅速,將本勢力所有前來抵擋的強者擊殺,又快速將十幾名聖級強者。

以及幾十個年輕男女團團包圍,十幾名聖級強者奮力抵抗,試圖衝出重圍。

可惜連續嘗試好幾次都失敗,十幾人落得身負重傷。

十幾名身負重傷的聖級強者,聽到為首煞靈族的靈聖說出此番話,他臉色不由得陰沉,拳頭緊握,心中很是不甘。

正如八重靈聖所說,他們今天要想逃離這裡,簡直比登天還難。

他又不甘心,眼睜睜看著勢力徹底被抹滅。

「諸位長老,待會我自爆靈魂,你們就帶著本門弟子乘亂逃走!」

在場其他十幾名聖級強者們聽到六重聖級男子傳音此番話,臉上露出著急神色,剛想要勸說。

「我意已決,只要你們還活著,就能重振本門!」

在場十幾名聖級強者聽到六重聖級中年男子傳音此番話,眼眶不由得發紅。

六重聖級中年男子沒有絲毫猶豫,突然一聲怒吼,身上釋放出龐大能量。

「自爆靈魂!」

在六重聖級男子吼出此話時,只聽嘩啦啦金屬交鳴。

十幾名已準備等待六重聖級中年男子自爆,帶著幾十名年輕男女離開的聖級強者們,沒有緩過神。

只聽到嘩啦啦的金屬交鳴,三條鎖魂鏈化作殘影。

直接朝六重聖級中年男子的方向襲去,一聲怒喝傳來。

「鎖魂穿骨!」

鎖魂鏈發出刺耳響聲,緊接著咔嚓,咔嚓,連續數聲悶響。

鮮血灑落而過,等十幾名聖級強者緩過神來的時候,見到眼前所發生的事,他們都徹底看傻眼。

只見八重靈聖強者手握著三條鎖魂鏈,臉上露出不屑的冷笑。

「區區六重聖級的廢物,也想在本靈聖面前自爆靈魂,在我面前,你連自爆靈魂的資格都沒有!」

眾人看向六重聖級中年男子,只見他兩個手腕,兩條大腿,都被鎖魂鏈所刺穿。.org雅文吧

鮮血不斷順著鎖魂鏈,正滴落著。

整個脖子還被鎖魂鏈給捆住,這時六重聖級中年男子不斷拚命的掙扎,試圖掙脫掉鎖魂鏈。

剛準備自爆靈魂,當鎖魂鏈刺穿他的雙手,雙腿。

六重聖級中年男子驚愕發現,體內能量彷彿瞬間被釘住,他無法使出龐大能量。

如八重靈聖強者所說,現在他連自爆靈魂能力都沒,這樣下去,本門弟子豈不是真要被全部滅殺。

只是任由六重聖級中年男子怎樣著急,都沒有任何用處。

八重靈聖老者將手中的鎖魂鏈一拽,把六重聖級中年男子拉過來。

六重聖級中年男子拚命抵抗,只可惜鎖魂鏈刺穿他的手腳,他體內能量也被釘住,身體一下就被八重靈聖老者拉到身前。

八重靈聖老者冷哼一聲,一腳朝六重聖級中年男子的腹部踢去。

轟隆巨響,他被一腳踢得吐出鮮血。

頓時六重聖級中年男子被一腳踢趴在八重靈聖老者身前,他一腳踩著六重聖級中年男子的腦袋。

目光冰冷掃視向在場其他十幾名聖級強者,冰冷不屑道。

「現在束手就擒,還能免受皮肉之苦,否則我讓你們生不如死。」

「眾人聽令,就算戰死,也絕不臣服與煞靈族!都給我奮戰到底!」

被八重靈聖老者踩在腳下的六重聖級中年男子,掙扎著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其他十幾名聖級強者,拳頭緊握,都已做好與煞靈族死戰的準備。

見到對面十幾名聖級強者已抱著必死決心,八重靈聖老者冷笑道。

「既然你們不聽勸,那只有親手殺光你們!先從你開始,只要將殘缺靈魂帶回煞靈族即可!」

說著話八重靈聖老者一翻手,一桿大刀朝他的腦袋劈去。

看著八重靈聖老者一刀劈向六重聖級中年男子,其他十幾名聖級強者們在也按耐不住。

紛紛怒吼釋放出各自的武道,朝八重靈聖老者方向衝去。

其他七重靈聖,六重靈聖強者們,同時怒喝一聲,對十幾名人發出攻擊招式。

一陣陣巨響,十幾名聖級強者紛紛被震回,倒在幾十名年輕男女弟子的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