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浩一抹腦門兒上流下的虛汗,這特么,若非羅天大人提醒,恐怕這黑龍突然暴起,還真就瞬秒了他。

啪!

羅天見到自家牆壁被黑龍洞穿,當即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呵斥道:「收起你的小情緒,不然我會讓你有大傷勢的。」

被拍了一下腦袋,黑龍有種目眩神迷地感覺,總之整條龍有些懵逼的感覺,對著羅天愣愣兒點頭。

「好了,咱們先說正事兒,此次你們隨同我前往玄幻世界,平和的修鍊下去,精進很難。」羅天開口道。

聽到這話,大司馬沉吟一會兒,開口道:「大人,我們實力會不會太弱小?!反而添亂了?!」

羅天道:「放心,你與凌浩都被我加持了眾生平等魔法,到時我再給剩餘幾人也加持這個魔法。到時候與你們交戰境界高於你們的人,都將以同等級與你們對戰。」

「同等級對戰?!」大力念了一聲,問道:「若是……還是打不過呢?!」

大力的問題,讓在場人點了點頭,是啊,若是同等級都還是打不過呢?!那怎麼辦?

羅天笑道:「我自然會在給你們加持魔法的時候再留下一道隱藏魔法,生死關頭,自動會將你傳送到安全地帶的。」

對於這些朋友的性命,羅天非常重視。其中若是任何死了一個人,恐怕他都會陷入震怒當中。

……

羅天與葛小艾牽手漫步家中小道上。

這時,天空上盪起一陣波紋,緊接著一道傳送魔法陣出現。

兩人頓住腳步,抬頭一看,一個容貌秀艷,風姿綽約的嬌艷女子自傳送陣當中走出。其身後跟著一個白衣款款的美少女,黛絲柔垂,渾身洋溢著青春氣息。

「母親,秋夢!」葛小艾拉著羅天騰空,來到傳送陣邊兒上。

羅天看過去,眉頭一挑,這小艾的母親當真是那個黑袍嗎?!

無他,眼前女子太過於嬌艷美麗,與他對立幾次的黑袍相比,由不得讓人懷疑。

梟姬美眸放在羅天身上,帶著一絲動人心魄,紅唇張開,媚笑道:「很久不見,聖尊大人。」

雖說這女人是小艾的母親,但是羅天並無太多尊敬之意,隨意擺了擺手,與她道:「玄幻世界入侵的事兒,想必你也知道。我想與你合作,來一次反入侵。」

「合作之事,小艾跟我說過,但是你得給我好處,否則,關我屁事兒。」梟姬攤手爆了一句粗口。

聽到這話,葛小艾臉色一黑,偏頭伸手一拍自己的臉,有種莫名的難受。

羅天看了一眼葛小艾,再看了一眼梟姬,嘴角抽動。這兩母女,除了相貌有點兒相似之外,性格什麼的完全搭不上邊兒。

「你要什麼好處?!」羅天問她。

「唔。」梟姬如玉般的秀手托住下巴,美眸轉動,想了一會兒,開口道:「很簡單,答應我一件事兒。」

聞言,羅天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正想發動心靈感應魔法,不料這女人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頓時讓他打消釋放心靈感應魔法。

「行。」羅天懶得問是什麼事,若非想讓燃燒軍團的人磨鍊一番,他也用不著與這女人合作,入侵玄幻世界,他一人足以。

「秋夢……」梟姬喊了一聲。

「在。」後面的白衣少女應聲。

「從今以後,跟在小艾身邊兒吧。」

「遵命。」

……

秋夢笑眯眯來到葛小艾身邊兒,輕輕吐了吐舌頭,扮了一個鬼臉。

見此,葛小艾臉上一笑,心下卻是複雜之色。

「你好,我叫秋夢。」白衣少女笑顏如花,對羅天鞠了一躬,開口道。

「羅天。」羅天言簡意賅。

見羅天態度不太好的樣子,秋夢嘟嘴走到葛小艾身後,雙腮微微鼓起,顯然在生悶氣,不過卻是顯得可愛至極。

「入侵之事,我會自主進行,屆時玄幻世界再見吧。」梟姬說完,跳入傳送魔法陣,離開了格力王國。

有了秋夢這個電燈泡,羅天與葛小艾倒也不好意思繼續牽手散步,三人來到大門口,剛好見到林達和趙若兒牽手從外面兒回來。

「啊?!」見到羅天幾人,趙若兒和林達急忙鬆手,左看右看,臉色脹紅,非常不好意思。

見此,葛小艾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擺手道:「安啦安啦,不牽手的情侶叫情侶嗎?!所以,不用害羞啊。」

說著,葛小艾拉起羅天的手,臉上洋溢著笑容,身子湊了上來,嘴唇印在羅天臉上,正想說什麼,不料突然反應過來,自己似乎剛才親了羅天?!

「啊?!」葛小艾頓時后跳好幾步,捂著紅彤彤的俏臉結結巴巴地道道:「我有……些不舒服,我……先去休息了啊。」

說完,埋著頭捂著臉,小碎步跑動了起來。

秋夢在原地愣了愣兒,隨即扭身朝葛小艾追去。

葛小艾離去好一會兒,羅天才從懵逼當中回過神兒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傻笑了幾聲。

見此,林達和趙若兒對視一眼,悄悄離去。

就在這時,一陣轟鳴聲將羅天徹底拉回現實當中。

這一陣轟鳴聲讓羅天眉頭一皺,身子緩緩騰空,朝王都城外遠方眺望過去,發現一道空間裂痕出現在高空之上。

一群來自玄幻世界的入侵者正大肆使用元氣彈轟炸四周,王都城外同樣有居民居住,而今,卻是全部遭受一場大劫難。

唰地一聲,羅天直接瞬移來到王都城外高空之上。

殺意,正隨著羅天的憤怒逐漸升騰。 「這群玄幻世界入侵者,真該死!」羅天來到高空之上,掃視下方的居民住所,發現底下殘破不堪,無人生還。

這時,這群玄幻世界入侵者見到了羅天,一個個眼神發光,屠殺一群普通人,快感根本比不上實力強大的人。

「這個土著,交給我。」一個青年模樣的入侵者站出來,扭動脖子,發出咯嘣地脆響聲。嘴角勾起,儘是陰狠。

「別吧,你實力太強,根本享受不了這種快感,我感覺還是交給我!」一個武聖級別的玄幻世界入侵者站出來道。

「我覺得……」又有一個人站出來,想要爭奪羅天的生死掌控權。

見此,羅天笑了起來,身影閃動,直接一道恐懼魔法釋放出來。

一時間,這個地帶的玄幻世界入侵者全部獃獃漂浮高空,心靈卻是陷入無限循環的恐懼當中。

羅天負手而立,表情冷冽,輕輕垂下目光,略微感傷地看了一眼下方的慘案,嘆了一口氣。

「唔……」

就在這時,自空間裂痕當中再走出一個少年。

羅天看過去,眉頭一皺,這少年乃是一尊一次突破桎梏的存在,實力比之前遇見的巫妖王還要強上三分。

「少年……」這少年目光閃動,看向羅天,剛開口,不料卻是見到纏繞在羅天脖子間睡覺的黑龍,頓時瞳孔一陣緊縮。

這條黑龍……

少年心下掀起滔天巨浪,做為一個無比接近二次突破的存在,他一眼便看出來,這條黑龍乃是一尊踏入二次突破桎梏的存在。

「這?!」少年下意識地,準備後退逃回空間裂痕,不料,動作剛起,整個人卻是根本動彈不了了。

羅天面無表情向這少年走來。

隨著羅天接近,少年臉上不由自主浮現出恐慌之色。到達他這種境界,能夠讓他感到驚恐的存在,那該有多強?!

「這個世界,不是你能夠到來的。」羅天臉色陰沉,伸出右手,一指點在這個少年眉心,一道光束出現。

「大……大大人!」少年驚恐開口:「我並非入侵者,我乃是玄幻世界傾向雙方和平的組織成員!」

「哦?!」羅天眉頭一挑。

目光向上,驚恐地看著眉心處的光束,少年吞了一大口口水,道:「請大人明鑒,小人真是和平組織的成員!」

聞言,羅天目露思索之意,將這少年記憶抽離出來,過了一會兒,臉上浮現些許驚訝。

「離的動作這麼快?!」羅天暗道一聲。

離與天妖合作,直接將中央大陸的勢力全部整頓,組成一個和平組織,傳輸魔法世界和玄幻世界本是一家的思想。

不過,竟然能招收到一個這麼強大的存在,離的能力看來很強啊!羅天暗暗點頭。

羅天收手,既然如此,那就沒必要滅殺這個少年。

「多謝大人!」少年壓力減小,長舒一口氣,一抹腦門兒上的虛汗,躬身的一瞬間,見到底下的慘案,頓時一愣兒,隨即嘆氣道:「今日追蹤到此,本想阻止,不料還是來晚了。」

說著話,少年朝下方死去的人重重鞠了一躬,這並非他故作姿態,而是的確心存內疚。是真是假,羅天還是能夠一眼看出的。

僅僅這一動作,就讓羅天對這少年好感倍增。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一聲聲慘叫。

少年起身,看了過去,臉色一變。

只見先前一群玄幻世界入侵者身體逐漸腐爛,而後羅天看過去,手一揮,全部化為灰燼,隨風而去。

「你叫什麼名字?!」羅天問道。

「蘇真!」少年回答。

羅天點頭嗯了一聲,轉身邁步朝王都走去。

蘇真猶豫片刻,探手高呼道:「大人,玄幻世界並非所有人都持著入侵態度!」

空中腳步一頓,羅天輕嗯一聲,身影一閃,消失在空中。

得到回應,蘇真吐出一口氣,踏入了空間裂痕。

……

回到羅家,大司馬等人在院子大包小包的收拾著行禮。

見此,羅天一愣兒。

「大人來了?!」大司馬起身,笑眯眯地看著羅天,道:「這是大人父母準備的王都小吃,叫咱們在玄幻世界沒事兒的時候吃點零嘴消遣一下。」

聞言,羅天將目光放在躲在不遠處偷偷看向這邊兒的羅峰秦梅。

見到羅天看過來,兩口子嘿嘿一笑,從角落走出。

大司馬等人恭敬喊了一聲,隨後蹲身繼續收拾零嘴小吃,還有衣服之類的東西。

「爸,媽,這個……」羅天苦笑手指地下的行囊,正想開口。

秦梅上前一步,將羅天擁入懷中,抽泣起來,道:「我的小天有了朋友,我應該高興啊,可是為什麼我會不由自主地哭了出來啊。」

聽到這話,羅天身子一僵,秦梅的淚水滴落在他的後頸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並沒有淚水掉落,這讓他一愣兒。

「加油!」秦梅鬆開羅天,握拳鼓勵道:「小天一定能讓世界更美好的!一定!」

說著,秦梅親吻了一下羅天的額頭,微笑後退。

羅峰咳嗽兩聲,上前一步,伸手拍了拍羅天的肩膀,正色道:「出門在外,小心壞……不好意思,說錯了。應該是盡量少殺人。當然,壞人使勁兒殺。」

一番話下來,氣氛稍微活躍一點兒。

至少,羅天心情不太低沉,臉上露出笑意,點頭道:「在我不在的時間裡,您喝花酒的時候小心點兒,這次可沒我擦屁股了。」

咕咚!

這話一出,羅峰只覺身後傳來一陣殺意,嘴角狠狠抽動,瞪了一眼羅天,暗道一聲坑爹呢!

呼!

一陣呼吸聲自後頸傳來。

羅峰臉色一僵,咳嗽兩聲,手指不遠處高空,驚訝地喊了一聲:「哇,那兒怎麼有隻老鼠啊?!」

「你家老鼠會飛?!」秦梅震怒地聲音傳來。

「你不懂,那是飛天鼠!」羅峰強硬道。

「飛天鼠是吧?!」

嘭!

一根木棒直接敲在羅峰腦袋上,一陣目眩神迷,過了一會兒,後者暈倒在地。

秦梅對羅天一行人笑了笑,拖著羅峰朝後院走去。

見到這一幕,羅天撓了撓後腦勺,自己,似乎?!坑爹了啊?! 對於先前發生的這一幕,大司馬等人只是蹲著強忍著笑意。

羅天聳了聳肩,坑爹就坑爹吧,說不定兒這次過後,能讓幫助自家老爹戒了愛喝花酒這個愛好呢?!

想到這兒,羅天不由覺得自己明明是在救爹,而不是坑爹了。

「大人!」這時,凌浩招手喊了羅天一聲。

羅天將目光轉了過去,再聽凌浩道:「什麼時候出發玄幻世界啊?!我的手,很癢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