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楓看著熱情和自己打著招呼的白翼德,他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然後看著一眼白翼德身後的幾個人,他沉默了一會,然後眉頭微微一皺,淡淡的問道:「他們都是你白家的結丹期高手嗎?」

白翼德點了點頭,臉上也出現一絲傲氣,然後才指了指自己身後的那幾名中年男子和自己身旁的刀疤男子對著凌楓道:「我白家的四名結丹期,現在已經全部到位,而這位,除了我們在生死一線的時候,不然他是不會出手的。」

凌楓的心不由微微一動,白翼德的話就是告訴自己這個人實力不一般,不過凌楓能肯定,這個刀疤男子的實力一定比他們要強,甚至強大很多。

想到這裡他才看了看天空,然後對著白翼德和劉宇飛淡淡的說道:「風月夜,殺人夜!」

白翼德和劉宇飛的眉頭微微一皺,他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好奇,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凌楓的計劃是這樣的,他們看著凌楓的目光也開始有些輕視。

「夜襲何家,你們準備好,這次我們就看著何家滅族。」凌楓臉上出現一絲笑容,然後看著何家方向,神情也有些殘忍。

今夜,顧源城註定不凡。今夜,顧源城註定血流如河。 第五二章:何家大少

是夜,微風寂靜,此時劉家基本上的人都身穿黑袍,站立在大院之中,而劉宇飛和凌楓對視了一眼,然後揮了揮手道:「動手!」

只見那群黑袍人不斷的消失子在黑夜之中,而凌楓也看了一眼那寂靜的夜空,他臉上也浮現出一些笑容,然後淡淡的說道:「劉家主,開始吧!」

劉宇飛點了點頭,然後帶領著一群結丹期高手朝顧源城的東邊行去,同時眼中也有著濃濃的戰意,幾分鐘之後,劉宇飛便停下了腳步,然後看著那佔地百畝的府邸也有些濃濃的殺意,自己家族被何家死死壓制,沒有一點反抗的機會。

「動手!」劉宇飛揮了揮手,然後直接一個躍身翻進何家,然後抽出了自己的長刀,看著俺有些孤寂的圓月也有些殺意。

一行人直接御劍在何家空中,然後看著那些不斷穿梭的何家弟子臉上也出現了一絲殘忍,劉宇飛看見自己家族的子弟慢慢的潛入何家,甚至不斷的開始屠殺何家子弟。

「何勇,你有沒有發現今天的有些不對勁,我的心始終有些不平靜,彷彿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那巡邏的何家子弟捅了捅前面的那名弟子,額頭上也有些冷汗。

「你想多了,我們何家在顧源城也是最大的家族,就算是城主府的人也不得不給我們白家面子,你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那被叫做何勇的弟子臉上有些倨傲,在他心底,何家在顧源城就是王者,就是一手遮天的帝王,無人能撼動。

「可能是我想多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那人才壓下心底的不安,跟著那巡邏的弟子繼續巡邏。

…………

「殺手就是必須學會隱藏,將自己隱藏成影子,無人能發現你,這就是殺手最高的境界。」紫妍看著身旁的凌忘憶,然後指了指在巡邏的何家弟子道:「殺手必須一招制勝,若是一招沒有成功請記得直接離開,尋找下次出手的機會。」

只見紫妍的身影如同是收割生命的死神,她跟在那一隊巡邏的何家弟子身後,一刀刀的收割著他們的生命,如同是一件件藝術品在她的手中綻放死亡的藝術般。

「你看清了嗎?一個殺手,他就應該擁有別人發現不了的本事,因為殺手是生活在黑暗中,跟自己的影子生活,或許走在大街的一個普通老人也會是殺手,因為一個專業的殺手,他擅長的不僅僅是暗殺之術,還有偽裝之術。」紫妍看著凌忘憶,然後一本正經的道。

凌忘憶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匕首,他神情有些苦澀,自己從來沒有殺過人,如果自己要習暗殺之術的話,那自己應該是生活在黑暗中,他沉默了一下,然後拿起自己手中的匕首,然後臉上也出現一絲正經之色,看著紫妍道:「我要學習暗殺之術,然後幫助凌楓師尊,我不想讓凌楓師尊失望。」

紫妍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凌忘憶朝別處走去,然後很平靜的道:「既然你想學習暗殺之術,那我今日便教你暗殺之術,這何家子弟便是你的試鍊石,你只需要暗殺他們就行,其他的不用你擔心。」

凌忘憶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獨自一人離開紫妍,隱藏在閣樓主樑上,他看著那一隊隊路過的巡邏弟子,他那匕首的手也不由微微一顫,那死寂的雙眼也有些不忍。

「你想要好好的活著就需要實力,你沒有極為強大額背景,你跟我一樣,就是一個孤兒,你一直生活在你的世界中,你毫無能力,你有什麼資格保護我?你甚至連自己的名字也沒有,你有何資格說照顧我?」凌忘憶的的腦中出現這麼一段話,那時候自己對跟自己的同命相憐的女孩子動了情,那女孩子有些不屑的道。

那女孩子的話如同是針扎般的在他的心上,他握緊了拳頭,然後看著那巡邏的弟子也有些淡漠,他看著那巡邏的弟子中一名青年有些不安,額頭也滲出一絲冷汗,他臉上也不由出現一絲邪笑,然後一個翻身直接朝那弟子的脖子抹去。

「呼!」突然,那青年前面的男子一下子轉過頭,看著凌忘憶那匕首正劃破那人的喉嚨,他不由微微一震,然後看著凌忘憶的目光也有些震驚,然後不由大喝道:「敵襲,敵襲……」

那大喝聲一下震破了整個何家,只見那些原本沒有燈光的房間一下子亮起燈光,然後一個個人全部湧出,甚至連何家家主也一下子出現,他看著御劍在自家族上空劉宇飛,臉上也不由出現一絲震驚,然後眼中閃過一絲震怒,直接御劍而立,和他們對峙著。

凌忘憶見自己被發現,他直接將那男子直接格滅殺,然後又隱藏在黑夜中,如同水中的魚兒一樣,不斷的獵殺那些落單的弟子,而在一旁默默關注他的紫妍也微微一震,凌忘憶的實力她比誰都清楚,昨天修鍊,雖然他天賦秉傑,但是他也只是練氣一層,可是現在凌忘憶居然能暗殺練氣三層的人,這不由讓他有些沉默。

「你劉家是什麼意思,夜襲我何家,你真當我何家無人嗎?」何振東的聲音一凝,看著劉宇飛的目光也有些不屑,然後他淡漠的說道:「你真的以為你劉家這幾名結丹期真的能把我何家怎麼樣,你想的太天真了。」

何振東的目光有些不屑,看著劉宇飛的眼神也有些鄙夷,最後他沉默了一會,有些張狂的道:「我何家結丹數名,你劉家的結丹期比我何家少上幾名,你真的以為你還有資格和我何家叫板嗎?」

「你何家是很厲害,但是如果我加上白家不知道你何家能不能吃下?」劉宇飛的目光有些玩味,看著何振東的目光有些戲謔,他抽出手中的長劍,看著劉宇飛有些淡漠的說道:「我妖神家族劉家向你馭獸家族何家發起戰爭,不死不休。」

何振東看著了一眼劉宇飛,他的神情不由一變,然後有些沉默的看著他的身後紅紗和欣雨,只是他發現劉宇飛身邊還有一個青年,那青年只有築基期的靈力波動,但是劉宇飛覺得那人沒有那麼簡單,只是他在面對自己的威壓沒有一點感覺。

「何家結丹長老出列!」何振東手中一翻,一柄巨劍出現在他的手中,然後他大喝一聲,只見幾名中老年男子一下子出現,同時還有幾隻妖獸也出現。

劉宇飛的神情有些凝重,然後看了一眼凌楓,只見凌楓臉上出現一絲邪笑,然後手中的戰劍一揮,只見一米長劍氣脫出,他神情一凝,怒喝道:「結丹現身,行動開始!」

原本還在外面的白翼德幾人聽見凌楓的怒喝聲,然後直接朝那衝去,然後手中也出現了各自的武器,他們剛剛到的時候,只見凌楓已經和一名結丹期戰鬥在了一起,而何振東看著白翼德到來,他的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閃爍。

「這青年是誰?他為什麼要幫助劉家?」何振東看著那越戰越勇的青年,他的眉頭微微一簇,他有些不確定這突然出現的青年是誰,隱隱他覺得白家的到來就和他有著各種關係。

「劉宇飛,你真的準備和我何家死戰?」何振東看著劉宇飛,目光也有些凝重,如果是單單的劉家,他何振東根本不會去理會他,而現在還有一個白家參合,最重要的事,白家的身後還有這一個修鍊世家雷家,雖然他身後的勢力並不比雷家弱,但是他只是他身後的不會輕易出現,因為他們的計劃太強大。

「生死之戰,顧源城只能存在一個家族,要是何家,要麼是我妖神劉家。」劉宇飛的目光淡漠不已,只是淡淡的看著他,臉上除了那是不屑和戲謔,沒有別的容情。

「砰!」突然,一聲響聲一下子打斷了何振東,只見凌楓手中的戰劍還滴落著一滴鮮血,何振東看到這一切,他的神情不由有我憤怒,然後看著凌楓的淡漠的道:「傷我何家者,重傷,弒我i何家者,殺無赦!」

說完,那些弟子便看著凌楓,彷彿要將他吃下,而就在那時,一名身穿白色錦袍的青年慢慢的走了出來,他手中一襲摺扇,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不屑,神情淡漠的說道:「既然你們來了,那就留下吧,想滅我何家,那你們今天就在這裡隕落吧。」

凌楓看著那白色錦袍青年,臉上也出現了一絲凝重,然後淡漠的說道:「你真的以為你能擊殺我們嗎?你真的夠格嗎?」

那白色錦袍的青年將摺扇一收,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凝重,最後他沉默了一會,才有些張狂道:「你只是築基期,和我一樣,你不是我的對手,因為築基期我已經很少人擊敗我,你覺得你能在我手底下堅持幾招,我很好奇你失敗的樣子。」

凌楓眉頭的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看著那白色錦袍的少年的目光也有些疑惑,他能感這少年的修為不比自己低,而且戰鬥力也不會比自己低,這不由讓凌楓有些好奇他是那個宗門的弟子。 第五三章:何家滅族

「你不錯,你應該有資格跟我一戰。」何禁傑看著凌楓,他的臉色不由有些戰意,他雙手一轉,只見兩柄雙刃出現在他手中,雙眼充滿濃濃的戰意:「我何禁傑三歲練氣,十三築基,為璇璣宗四大妖孽之一,你可敢一戰?」

凌楓臉上出現一絲邪笑,然後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有些森冷,他手中的戰劍一緊,在月光下也閃過一絲寒芒,神情淡漠道:「璇璣宗好大的威視,不知道你現在有幾成把握能擊殺我?」

凌楓手中的戰劍一凝,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有些不屑,然後神情也十分森冷,他聽見何禁傑說他是璇璣宗的人時,他心就不由生出了一絲殺意嗎,然後看著何禁然的目光也有些淡漠,似乎一定要分一個你死我活。

「我沒有把握擊殺你,但是我知道,你有資格跟我一戰,你又資格做我何禁傑的對手,就這麼簡單。」何禁傑全身湧出濃濃的戰意,然後凌楓的目光也十分淡然,他手中的雙刃一轉,只見那雙刃直接合併在一起,形成一柄半月型的彎刀。

凌楓手中的戰劍一橫,然後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淡漠,他平淡的說道:「我不是什麼天才弟子,但是我也不是什麼弱者,你璇璣宗董青石曾經辱我,今日我便看看你璇璣宗的四大妖孽修為如何?」

說完,凌楓手中戰劍一揮,只見戰劍的發現一道劍氣,然後凌楓的身體一轉,看著凌楓的目光也微微一凝,手中的戰劍如同力劈華山,直接一劍朝何禁傑斬去。

「哼!」何禁傑冷哼一聲,手中的雙刃一轉,那半月般的彎刀一下子朝那劍氣劃去,只見那一米長的劍氣直接被劃破,然後何禁傑的直接穿過劍氣,迎向凌楓的劈斬。

「轟!」

戰劍和雙刃如同是雷鳴般的撞擊在一起,然後他的雙目閃過一絲凝重,然後他的戰劍直接在雙刃上滑向何禁傑的脖子,何禁傑看著凌楓的動作,他臉上也出現一絲淡然,手中的雙刃一抽,只見雙刃和戰劍擦出一道道花火,然後快速的分離。

「真靈五變!」何禁傑眉頭一皺,手中是的雙刃朝著凌楓一擲,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不屑,他雙手結著一個複雜的手印,然後天地靈力不斷地朝他湧來。

「秘法?」凌楓看著何禁傑,心底也不由有些疑惑,雖然他選擇了饕餮秘法,但是他絲毫不能修鍊半分,所以他有些好奇何禁傑用的是什麼。

「真靈五變之真武龍葵變!」何禁傑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淡漠不已,真靈五變是何禁傑當初鍊氣期的時候無意間得到的傳承,這武技是末法時期的武技,他覺得對付凌楓已經足夠了。

只見何禁傑的雙刃一下子幻化成一隻蛟龍,然後那自己哦蛟龍看著凌楓,不斷的騰躍在空中,然後一下子朝凌楓俯衝而來,那如同是雷霆般的威勢,爆發出陣陣雷鳴之聲。

凌楓的眉頭微微一簇,手中的戰劍也不由微微一揮,只見一道道劍氣不斷的湧出,然後他那如同帝王般的一斬斬在那幻化的蛟龍身上,只聽見『鏗鏘』的一聲,戰劍和幻化的蛟龍撞擊在一起,一道道花火直接劃過,而那幻化的蛟龍的龍尾朝凌楓一掃,他雙目一凝,一劍朝他的龍首斬去。

「唰!」那龍尾一下子掃在凌楓的後背上,只見一道十公分長的傷口出現在他的背後,這不由讓凌楓感覺到一陣專心的疼痛。

「哼!」凌楓冷哼一聲,嘴角微微上翹,然後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有些淡然,他手中的戰劍橫握在手,一臉邪笑的看著那雙刃幻化的蛟龍,他直接一個躍身,然後看著那蛟龍的目光也淡漠不已,全身湧出洪荒氣勢,然後將那蛟龍的鎖定,原本快速的蛟龍也在凌楓氣勢的籠罩下變得緩慢,他手中的戰劍一下子劈在了那蛟龍的小腹上。

「砰!砰!」……

只見那蛟龍一下子消失不見,然後那雙刃也掉在地上,而凌楓一臉邪笑的看著何禁傑,他手中的戰劍不斷的揮舞,只見那劍氣如同是囚籠一樣,想將他給囚禁。

「真靈五變之玄天變!」何禁傑又怒喝一聲,只見他全身的靈力一下子湧出,然後他身邊的十米一下子變得黑暗起來,那原本就漆黑的夜空也在何禁傑的攻擊中變得危機重重,而凌楓感受著將自己隔離的黑暗,他沉默了一下子,然後感應了一下子自己和仙魔殘界的聯繫,如果自己真的有什麼危險的話,那自己就能躲在仙魔殘界里。

「噗!」

如同是重尺般拍在凌楓的小腹上,凌楓直接吐了一口鮮血,然後他手中的戰劍朝前面一刺,凌楓能感覺到前方毫無一人,他摸了摸自己嘴唇上殘留的鮮血,然後臉上也出現一絲不屑,只見他手中的戰劍一下子高高舉過頭頂,然後他一個翻身,那戰劍如同是帝王般睥睨天地,只不過這漆黑的空間中也閃爍著紫色的雷霆,而凌楓臉上笑了笑,喃喃自語道:「雷霆破日劍!」

只見那紫色的雷霆一下子穿透了這漆黑的空間,凌楓看著那開始凝聚雷霆的時候,他手中的戰劍一下朝別的地方一揮,只見那空間一下子破碎開來,而凌楓看著一臉驚愕的何禁傑臉上也有些邪笑,然後戰劍朝他一指,怒喝道:「降!」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只見一道道雷霆不斷的落下,而何禁傑看著這攻擊,臉上也出現一絲震驚之色,他雙手不斷的結印,看著那雷霆有些震怒的道:「築基以下的人快點離開,快點!」

何禁傑不斷的大喝道,而凌楓看著他的樣子,臉上微微邪笑,有些不好意思道:「現在已經晚了,你們就等著雷霆的審判吧!」

何禁傑看著那越來越猛的雷霆,他不由大喝一聲:「真靈五變之玄武變!」只見一直碩大的玄武盤旋在何禁傑的頭頂,只是何禁傑的臉色有些難看,然後一下子吐了一口鮮血,頭頂的玄武也消失不見,重傷萎縮在地,而凌楓看著這種情況,他臉上的邪笑之色更濃。

凌楓知道何禁傑現在已經不能使用『真靈五變』了,他看了一眼還在對峙的白翼德和何振東,他神情有些淡然道:「既然白家和璇璣宗有聯繫,你便全部擊殺!」

何禁傑雙目一瞪,神情有些苦澀的看著凌楓,然後神情有些乞求,他原本的狼狽樣和嘴角的那絲鮮血也顯得有些猙獰,他沉默了一下道:「求你放過何家好嗎?何家是無辜的。」

凌楓有些不屑的看著何禁傑,目光也有些淡然,然後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似乎在跟何禁傑道:「這次是我戰勝了你,如果是你戰勝了我,我求你放過他們,你會放過他們嗎?」

何禁傑一愣,沉默不語,若是自己真的戰勝了他們,自己會放過他們嗎?當然不會,因為自己不會把敵人放走,他害怕被人報復。

「篷!」「轟!」

白翼德和何振東他們的戰鬥不斷,而凌楓似乎沒有理會他們,而是一臉邪笑的看著何禁傑,然後蹲下身在何禁傑的身前,淡淡的說道:「你很強大,但是你是璇璣宗的人,這註定我們是敵人,所以你必須死。」

何禁傑張了張嘴,然後沉默不語,而凌楓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然後他看著何禁傑道:「你其實可以不用死亡我只要你跟著我,跟著我去完成一些事情。」

何禁傑臉色有些難看,然後他有些低沉道:「你滅我何家,你覺得我會跟隨你嗎?你有那資格嗎?」

凌楓有些嘲諷的看了一眼何禁傑,然後有些不屑的道:「何家大少,你醒醒吧!你真的以為你在何家的地位很高嗎?或許你沒有加入璇璣宗,你沒有這麼妖孽的天賦,你或許什麼都不是,而現在只是何家的一顆棋子,一個吞噬顧源城的棋子。」

何禁傑沉默了一下,他知道凌楓的說的是真的,但是他還是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凌楓道:「我不會跟隨你,你若是不殺我,等我好了,我還是會擊殺你的。」

凌楓看了一眼那不斷的戰鬥的白翼德幾人,他神情一凝,然後對著何禁傑一個捲袖,然後何禁傑便消失不見,他臉上也出現一絲邪笑,看著離自己不遠正在不斷攻擊紅紗的一人一豹,他臉上也出現一絲不屑,手中的戰劍一揮,只見一道劍光閃過,根本看不見長劍,然後只見那隻豹子的頭顱一下子掉落,噗嗤的噴出一地鮮血。

『拔劍術!』此時凌楓已經將拔劍術練到了隨心所意,只不過他將拔劍術練到極致的時候他才發現拔劍術現在已經是了雞肋,對付現在的戰鬥已經沒有一點作用,除了偷襲。

紅紗看著凌楓一劍將豹子擊殺,她不由對著凌楓笑了笑,然後開始反擊那人,她的攻擊如同是魅影,魅惑人心,讓人沉迷,不一會兒紅紗便將他擊殺,只不過紅紗將那人擊殺也費了不少靈力,她看著凌楓,不斷的大口喘氣著,那胸前的雙峰也不斷的顫抖著,讓凌楓看著有些口乾舌燥。 第五四章:饕餮惡食

看著紅紗那被紗巾給遮擋的臉頰,凌楓有股摘下的衝動,他看了一下白翼德的戰鬥,他發現何家的結丹高手基本上都被斬殺,只剩下何振東一人,不一會兒,白翼德也將何振東擊殺,而凌楓看著那充滿淡淡血腥味的何家,他神情淡漠,然後看了一眼這人,然後對著劉宇飛道:「你先帶著白翼德回去療傷,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劉宇飛點了點頭,然後帶著一眾結丹期離開,而凌楓看著離開的劉宇飛,他眉頭緊皺,然後一個閃身來到紫妍身旁,他看著紫妍低沉道:「我怎麼感覺饕餮有些不正常,彷彿要吞噬什麼一樣?」

紫妍眉頭微微一顫,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顫抖,甚至聲音也有些顫抖:「你確定你能控制它,控制這上古凶獸?」

凌楓看著有些顫抖紫妍,他沉默了一下,然後才看了看顧源城外,他的目光有些擔憂,然後搖了搖頭,他自己沒有辦法控制這隻上古凶獸,他不知道紫妍這麼問是為了什麼,但是他還是一臉疑惑的看著紫妍。

「饕餮是上古三惡之一,因為饕餮走到之處便是災難,饕餮是永遠喂不飽的凶獸,這也是為什麼饕餮是凶獸的原因。」紫妍看著凌楓,神情也有些複雜,因為她知道這饕餮雖然還不是他的坐騎,但是她和這饕餮一定和他感情極深。

沉默了一下,凌楓雙眼中有些瘋狂,他看著紫妍的目光也有些瘋狂道:「你去把凌忘憶叫過來,今天我也魔化一次。」

說完,凌楓直接御劍朝顧源城外行去,紫妍看著朝顧源城外奔去的凌楓,她的神情也有些苦澀,然後將凌忘憶拉到自己身邊,等著凌楓回來。

不一會兒,凌楓騎在饕餮身上,只見饕餮那四隻蹄子如同燃燒著火焰,那饕餮騰空而立,紫妍看著那饕餮的時候,她臉上也出現一絲震驚之色,騰空的妖獸基可是成嬰後期才有的技能,而此時饕餮居然能騰空而行。

「它是成嬰凶獸?」紫妍看著那饕餮,神情有些複雜道,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好奇,而凌忘憶看著那饕餮,他雙眼有也閃爍著一絲羨慕神情,自己的師尊的坐騎如此神駿,看紫妍的樣子這坐騎的修為也不會低。

「它不是成嬰凶獸,它只不過還在成長,不過我能肯定,成嬰不是它的終點。」凌楓神情淡淡,看著那饕餮的目光也沒有一絲感情,而是看著那滿地的屍體,才對著饕餮道:「你把他們吞噬了就去顧源城外,畢竟顧源城你會很危險。」

饕餮點了點頭,看著那滿地的屍體直接張口深吸著,只見那一具具屍體直接被饕餮吞噬,而那饕餮吞噬完之後他才看了一下凌楓,神情也有些不舍,然後有些伸出它那猩紅的舌頭舔了舔他吧大嘴,然後慢慢朝外面飛去。

凌楓剛剛看著饕餮吞噬的那一瞬間腦中不由閃現出一絲靈光,然後他雙眼一閉,然後不斷的回想著剛剛饕餮吞噬的一瞬間,他腦中自己的身影和饕餮的身影疊合,然後又分開,他的眉頭時而緊皺,時而舒展,他不知怎麼回事,他隱隱感覺自己觸摸到了什麼,他雙手結了一個複雜的手印,然後緊閉的雙眼猛然一睜。

「我知道了,原來是這麼回事,饕餮秘法是吞噬。」凌楓的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甚至神情有些瘋狂,自己研究這麼久的饕餮秘法沒有一點結果,而今天自己將這個發弄懂,他的神情不由有些瘋狂。

「凌楓,你怎麼了?沒事吧?」紫妍看著凌楓的樣子,她眉頭微微一簇,然後看著凌楓也有些擔憂道。

凌楓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看著紫妍的目光也有些喜悅,然後他看著紫妍道:「我剛剛頓悟了,我知道我修鍊的秘法是該怎麼修鍊,它絕對不是普通的秘法。」

紫妍看著凌楓的樣子,她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凌楓越強那他便越安全,不知什麼時候,她的整顆心已經到了凌楓的身上,甚至為凌楓擔憂。

………..

御風宗,血氣峰。

「張鵬,你說你們張家準備什麼時候動手,楚月現在還沒有回來,凌楓現在已經有人發現在顧源城了。」血千厲看著張鵬,神情也有些淡漠。

張鵬看著血千厲的樣子,他沉默了一下,然後眉頭微微一皺,才看著血千厲道:「我張家會去參加雷希小姐的成人禮,到時候自然有人找他。」

血千厲有些疑惑,他看著張鵬也有些淡漠,然後沉默了一會,淡淡的說道:「我不想他活的太久,他能達到這個重境界,我想他應該有什麼寶物,我想知道他為什麼修為大增的原因。」

張鵬沒有說話,而是淡淡的看著血千厲,然後沒有說話,而血千厲看著張鵬的樣子,他臉上也出現一絲淡然,然後獨自離開。

「紫妍,我們早些回劉家,等下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凌楓看著紫妍,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平淡的說道。

紫妍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凌楓御劍回劉家,只是他沒有發現,在他御劍離開之後,一名白凈少年從一個地道中出來,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瘋狂,甚至還有些恨意,如果凌楓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發現這少年正是那次在客棧跟劉喬偉對峙的大少。

回到劉家,凌楓直接進入房間,沉默了一會,他才推開門,看著紫妍和凌忘憶道:「我剛剛有些領悟,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進來,就是是我父親也不行。」

紫妍和凌忘憶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凌楓進入房間,他沉默了一會,然後心神不由一凝,按照饕餮秘法的套路開始修鍊,他眼眸微微一顫,然後沉思了一下子,心神一動,整個人出現在仙魔殘界中。

「這是哪裡?」凌楓一出現,只見白狼和何禁傑一下子出現在他的身旁,神情有些森冷和淡漠,而何禁傑的雙刃更是搭在了凌楓的脖子上,神情淡漠道:「帶我離開這裡,不然我會殺了你的。」

凌楓看著何禁傑的樣子,他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然後才淡淡的說道:「在這裡我便是王者,在這裡,我便是天地,只有我殺你,沒有寄殺我的慣例,因為我是這個世界的王者。」

說著凌楓身上的氣勢不斷的奔放,然後一下子將何禁傑壓的喘不了氣,他看著那臉色有些難看的何禁傑,直接一下閃身來到白狼面前,他淡淡的說道:「想要日子好過點,就給我老實點,不然……」

凌楓的話並沒有說完,他看著白狼的樣子也淡漠不已,他一個閃身來到一家店鋪,然後他封閉自己的六識默默的修鍊饕餮秘法,白狼看著何禁傑,臉上也出現一絲苦笑:「大少爺,他不簡單。」

何禁傑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白狼的目光也閃爍了一下,然後他看了看兩座城池,有些平淡的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應該用什麼方法離開?」

白狼搖了搖頭,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畏懼,然後有輕淡的是說道:「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但是這個彷彿無邊無際,但是凌楓彷彿是這裡的主人,能掌控這裡的一切。」

白狼的話有些沉默,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有些苦澀,最後他沉默了一下,然後才對著何禁傑道:「大少爺,我們認命吧,或許這就是命。」

何禁傑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那雪白的蒼穹,眼中也有些苦澀,然後他朝那城池走去,只見你走到城門的時候,那身穿戰甲的傀儡突然出現,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儘是淡漠之情,然後那聲音有些森冷道:「來自止步。」

何禁傑看見那傀儡的時候,他整個人不由一愣,然後看著那傀儡的目光也有些閃爍,傀儡,這已經在末法時期已經消失的傀儡,他雖然是璇璣宗的四大妖孽之一,但是機關術他也研究不深,不過讓他自己製造幾個機關人他還是行的。

「吞天之術,饕餮本相。」凌楓不斷結著手印,神情也有些複雜,然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凌楓不斷的實驗著饕餮秘法的功法。

「你們兩個想好了嗎?是否跟隨我?」凌楓剛剛修鍊完畢,看著何禁傑和白狼的目光也有些淡然,彷彿在俯視他們。

「我跟隨你,我只想混口飯吃。」白狼看著凌楓,神情也有些瘋狂,而何禁傑看著白狼的樣子,他眉頭緊皺,他沉默了一會,然後看著凌楓道:「你殺我何家。將我何家屠戮,你覺得我會跟著你?我真的沒事幹了嗎?」

凌楓臉上也出現一絲邪笑,然後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有些淡然,他雙手一揮,然後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儘是玩味:「我將你收留在這這裡,也另有原因,不過我想你已經失敗了,你便資格在跟我談條件,所以你要麼跟隨我,要死亡。」

何禁傑聽見凌楓這麼一說,他也沉默了一會,然後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沒有閃躲,而是慢慢地站起來,平淡的說:「我是不會跟隨你的,即使你將我抹殺我也不會妥協。」 第五五章:晉元城

凌楓臉上的邪笑更盛,他看了一眼御魔和仙殿兩座城池,然後臉上也有些玩味的看著何禁傑,神情也有些淡漠,然後他看著何禁傑道:「你沒有沒有資格選擇,除了臣服,你沒有選擇,即使你在這裡想死也的經過我的允許。」

何禁傑的目光有些失落,他知道凌楓能掌控這片空間,他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凌楓有些苦澀道:「我何禁傑今日斷去修為,希望你不要在為難與我,你滅我全族,我不可能幫助你,所以我斷去自己一身修為讓你死心。」

凌楓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何禁傑的目光也有些複雜,作為對手,何禁傑一直和自己痛戰到底,只不過他們不是朋友,所以他們走不到一起,如果他們不是敵人或許會是一對很好的朋友,或許此時還在高歌論劍,不過凌楓知道,這只是只不過而已,他對著何禁傑微微彎腰,然後才輕淡道:「你在御魔城中找個地方住下吧,以後你就是仙魔空間的原著名。」

何禁傑點了點頭,有些落魄的朝御魔城走去,看何禁傑那有些頗廢的背影,凌楓搖了搖頭,然後有些才看了一眼白狼,淡漠道:「好好獃在仙魔殘界中,以後還會有人陪你的。」

白狼看著凌楓的樣子,他點了點頭,然後有些苦澀道:「我現在都被你掌控了,我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

凌楓淡漠的看了一眼白狼,然後一個閃身出現在房間,然後他臉上出現一絲笑容,自己在仙魔殘界中又將饕餮秘法領悟成功,他的實力不由又增強了一分,這也是他欣喜的原因。

「師尊!」凌楓推開門,只見凌忘憶看著凌楓,臉上有些恭敬的看著他,然後又繼續道:「師尊,我答應史峰劍仙要將他的武器送到雷家,不知師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