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陌用火箭般的速度到了冰城。

現在的冰城被冷陌定成了冥王主城,熱鬧的很。

“很多朋友肯定在主城裏,先去見他們吧冷陌。”我在冷陌肩膀說。

然後我看到冷陌腦袋都冒煙了,二話不說帶着我閃進了冥王宮殿,直奔後殿。

我笑慘了:“怎麼過了一百年,你這醋味還是那麼大,你這心眼還是那麼小啊。”

冷陌壓根不搭理我,到了後殿,路遇到傭人丫鬟,紛紛向冷陌鞠躬行禮,看到我之後微微詫異但並不驚訝,有些反應快的還與我打招呼,都叫我:“冥王妃大人。”

冥王妃什麼的,弄的我特別不好意思。

冷陌一腳踹開他寢殿的門,扛着我進去,又一腳關門,而後把我扔到牀,他面對着我開始脫衣服。

我瞪大眼睛:“等等!冷陌你不會是想直接滾牀單吧?!”

冷陌用陰森森的表情回答了我的話。

“不是吧!我纔剛恢復記憶,我纔剛迴歸啊,冥王大人,您老人家能不能給我點緩衝準備階段啊?至少過個一兩天之類的吧!”

不理我,襯衣已經解開了,露出男人精壯赤裸的胸膛,然後他開始解皮帶。

“等等等等!”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我都還沒緩和過來啊!

他纔不等我,扯了褲子,旋即牀抓我。

我連忙躲開他,跑到牀的另外一邊:“好,我們先不說緩衝時間的問題,可你別忘了,我是新投胎的身體,我我我,我還是處啊……”

說到後面我特別不好意思,聲音小下去。

冷陌估計實在沒繃住,噗的一下笑出了聲:“嗯,你是處,有個那麼大兒子的處。”

我臉更紅了,低頭不敢看他:“可這確實是事實,我這具身體還沒有……啊!冷陌!”

被他抓到了,他扯着我胳膊將我扔到了牀,然後身體覆蓋來:“你前一世也好,如今也好,你的身體永遠都只能是我的,讓其他男人染指?想都別想!從你出身開始我一直在看着你,要是途誰敢碰你,我弄死他!再弄死你!”

怪不得我從出生開始沒桃花運!!!

可這身體畢竟第一次,算換做以前我也青澀的很,更別說現在了,剛張張開想求饒,冷陌用嘴堵住了我欲說的話。 我的眼眶一下子溼潤了,再顧不得什麼矜持嬌羞,雙手摟住冷陌脖子,主動貼近了他。

得到了我的迴應,冷陌更是瘋了一樣的紅了眼睛。

世間有多少愛情,能夠等你百年,而依舊不褪色的?

我覺得我很幸運,遇到冷陌,和他相戀。

我也不後悔問犧牲壽命扭轉時空,百年等候換來最終的長相廝守,不也是足夠了嗎?

“別哭。”冷陌額頭抵着我額頭,用指腹給我擦眼淚。

“冷陌,隔了百年,我真的超級超級想你,想到嘔心瀝血。”我淚眼婆娑的看他。

他臉一黑:‘你這什麼形容詞?嘔心瀝血是該用在這裏的嗎?’

“好吧,那不嘔心瀝血了,嘔吐連連吧。”我說。

“死女人!”他臉更黑了。

我一下子破笑了,鼻涕吹了個大泡泡,冷陌低下來啃我脖子:“要是超級超級想我,在牀好好表現,讓我看看你有多想我。”

“湊流氓!”我瞪他。

三下五除二被他扒光,他重新覆來,我哀嚎:“這身體可還是處啊……我不會又要經歷一次那種痛苦吧?”

“你怎麼不想想痛苦過後的極致巔峯?”冷陌開始飆黃腔了。

“不要臉,這種事情是你們男的更爽好吧。”

“我們更爽?不如我們換個位置好了。”冷陌說着,拽住我,噼裏啪啦他躺到牀,讓我坐在他身:“你來動試試看。”

這種姿勢算以前我也從來沒有和他試過,更別提現在了,趴他胸膛耍賴:“要不我們蓋棉被單純睡覺好了,冥王大人。”

“小東西。”冷陌念我一句,也沒再爲難我,翻身再次變爲主動:“先填飽肚子,以後有的是時間調教你。”

冷陌在牀說的話特別黃暴,我是沒臉聽了,把腦袋拱進他胳肢窩裏,假裝什麼都聽不到,冷陌笑慘了,分開我,人抵來:“寶貝,我進來了。”

我抓緊被單閉眼。

他進來了,這具身體畢竟是第一次,很疼,我咬緊牙,他不讓我咬牙,撬開我牙齒吻進來,把我親到迷糊快要窒息的時候,他猛地頂了進來,疼得要死,我身體緊緊縮了起來,聽到他重重的一聲悶哼,然後,我感覺,冷陌,他,射了……

那麼快?!

“不準笑!”他狠狠瞪我。

我死死抿着脣,一秒,兩秒,三秒……

“哈哈哈哈!冷陌你過了百年是不是不行了啊?你是不是那方面出毛病了?要不讓寒羽給你開點藥吧?哈哈哈哈!”

冷陌臉都氣歪了:“好,我不行是不是?老子現在讓你好好知道知道你男人我到底行不行!”

什麼叫做天作孽猶可繞,自作孽不可活,說的是我了。

前面笑的有多開心,後面我哭的有多慘。

被冷陌壓在牀‘教育’了整整一天,教育的我都差點懷疑人生了,他這哪裏是不行,他這是行到不能再行了好不好!

如果不是傍晚白虎在外面踹門,我估計我真得被冷陌弄死。

冷陌還一臉慾求不滿特別不爽的樣子,隨意披了件睡袍去開門。

“她人呢?她不是恢復記憶了嗎?”我聽到白虎在外面焦急的聲音。

“關你什麼事,你不會喜歡她了吧,白虎。”冷陌堵在門口。

“喜歡你大爺,間隔百年,外面多少人在擔心她想念她想見她,你特麼一個人把她藏在房間裏?還特麼藏了一整天!信不信老子把你這宮殿轟了!”白虎還是那麼火爆的脾氣。

“你來轟一個看看。”冷陌懶洋洋回,但字裏行間已經火藥味十足了。

我再不過去,估計這兩個男人真的會說到做到!

腰痠,腿軟,骨頭疼,卻還是要撐着爬起來,我的命腫麼辣麼苦啊。

冷陌的長袍放在旁邊,我拿過來把自己裹嚴實了,才趕緊過去,途踉蹌了好幾次,差點摔跤了!

“回去。”冷陌在門那兒吼我。

我沒聽他的,摸到門邊,他一大個把門完全擋住,我推他一下,擠個腦袋出去:“嗨,白虎,好久沒見!”

白虎變成了人樣,還是白衣公子,四大神獸永遠不老不死,模樣也不會改變。

“丫頭,你有沒有什麼事?身體哪裏不舒服?”白虎緊張的看我。

我有事,我身體很不舒服,特別是小腹!

“我沒事,不用擔心,我記憶也全部都恢復了。”我苦兮兮的扯個笑。

“還是要小心身體,出現什麼情況隨時要告訴我們,之前兩世的你是因爲我們把記憶水晶塞進你身體裏後,無法與你身體兼容,而導致你兩世都早亡,千萬前往要小心。”白虎說着想來擁抱我。

冷陌把他攔住,冷着眼睛瞪他:“你現在看到她了,可以走了。”

“特麼的冷陌老子警告你!你再這樣獨佔着她不讓她和我們正常交談講話,老子轟了你這破冥界!”

“你特麼的是不是喜歡她!”

又吵了,頭大,以前也是一直在勸架,現在還是在勸架,我一人推一個男人胸膛:“人家都說紅顏禍水, 我知道自己長得太漂亮太可愛魅力太大……”

“行了,我走了。”聽不進去我瞎扯,白虎先走人了。

唉,有些時候感覺和他們鬥智鬥勇的,自己都變聰明瞭。

冷陌特別生氣的把門砸:“那該死的白虎絕對喜歡你!”

我倒冷陌胸膛:“你別多想了我的冥王大人喲,白虎和我是真真真的純潔友情。”

他還想說什麼,我連忙打斷他:“我好累,我這才第一次好不好!撐不住你這麼折騰我!快點抱我回去休息!”

“第一次?你還第一次?”冷陌一下子笑了,將我橫抱起來:“不過確實和你以前的第一次一樣緊。”

又來了,我不理他了,很累的閉眼睛:“我要睡覺了,明天再去見那些朋友吧,明天你不準再折騰我了!”

“這可說不定。”冷陌抱着我一起倒在牀:“你最好做個春夢,夢見我在要你,溼了之後方便我明天碰你。” 一百年前的冷陌是個超級無賴加變態,一百年後的冷陌也是個超級無賴加變態。

第二天我還迷糊着沒睡醒,冷陌又把我啪了,累的我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憤怒捶他胸膛抗議,抗議無效,他抱着我安靜休息了沒兩分鐘,又壓了來。

說好早去見那些好久沒見的朋友,結果磨蹭到午我纔得到冥王大人的批准,扶着腰爬起來。

“我說冥王大人,我這身體還經不住你這樣折騰,您老人家敢不敢悠着點啊!”

冷陌正蹲在我跟前給我扣襯衣鈕釦,聞言連眉毛都沒動回:“抗議駁回。”

“不帶你這樣欺負新人的好不好!”我鼓臉。

他低笑一聲,湊過來啃了我下巴一下:“好了,冥王大人的小妻子,可以出門了。”

冥王大人的小妻子……

我臉小小的紅了,頓時一點都不抱怨他了,乖乖的由他牽着,打開了寢殿的門。

沒想到的是一大羣人早外面等着我了。

“小妮子!”夜冥率先撲來,給了我個無大的擁抱,差點沒把我撞倒。

“夜冥同學,這一百年來你吃什麼了,長那麼壯,流月沒嫌棄你啊。”我笑着看他。

其實夜冥也沒怎麼變,是多了些胡茬,人顯得以前成熟了不少,對於冥界人來說,百年時間,大概他們也只是過了十多歲吧。

“那女人敢嫌棄我,我揍死她!現在我可是一家之主。”夜冥昂着下巴。

“呵,一家之主?次是誰因爲不小心打碎了一個碗,導致被流月扔了蠱蟲在身體最後哭着求饒流月才放過他的?”冷陌在我身後冷颼颼的說。

夜冥臉一下垮了:“我不是之前不小心說錯話,說你是孤家寡人而已嘛,你至於記仇五十年嗎?”

冷陌冷哼一聲,不理他。

我突然鼻子有些酸。

我不知道這一百年來冷陌是怎麼走過來了,如果換做我,我肯定沒有他這麼堅定的信念,守着等着一個人整整百年,而那個人還不一定能恢復記憶,百年來看着其他人結婚生子,看着其他人恩愛生活,對於我而言,絕對是這個世界的最殘酷的酷刑,冷陌承受了下來,並且鍥而不捨的終於找回了我,這種愛情,不需要用再多言語來描述了。

世間有一人待你如此,勝過千萬。

“流月呢?怎麼沒見到她。”我問夜冥。

“她在家裏很快要生二胎了,來不了,讓我代替她來見你了。”提到流月,夜冥滿臉幸福。

“你們竟然都生第二個孩子了啊!”我驚呼。

“那是當然。”夜冥更得意了:“我打算把我家女兒許配給你家兒子,小妮子你覺得如何?”

夜冥家原來生了個女兒啊。

“感情的事情,我可不爲小孩子他們做主,隨緣吧。”憑藉大人之間的關係定下娃娃親這種事情,我不是太主張。

好在夜冥本也只是個玩笑,哈哈的笑:“等你見到我女兒會巴不得讓你兒子娶她了,啊哈哈哈!”

冷陌躬身在我耳邊說:“夜冥家女兒叫夜雪,咱兒子小兩歲,長得……很漂亮。”

這能想像,夜冥和流月的長相本來也是極高的,他們的孩子不會差到哪裏去。

“改天我和你一起去見流月吧。”我說。

夜冥特別高興:“好好好!那過個兩天吧。”

“不行!”冷陌一口打斷:“這段時間這女人哪兒都不準去!”

夜冥瞥冷陌:“冷陌你禽獸啊,人家小妮子纔好不容易恢復記憶,況且她這身體又是新的,你算一百年沒碰過女人再慾求不滿也不至於這樣吧,要把小妮子弄傷了,我看有你受的。”

“你倒是第二胎要生了,老子第二胎連蹤影都沒有,你說的真輕鬆!”冷陌吼他。

第二胎……

我實在忘不了生孩子的那種痛苦過程,一想到我還是有些怕,縮了縮脖子,趕忙岔開了這個話題。

我們聊了幾句,寒羽過來了:“小姑娘,百年未見,你還是那副樣子,還是那個性格。”

“寒羽! 最強狂兵 你還好嗎?”我看他。

“挺好的。”他笑笑,但我從他眉眼看出些許憂鬱。

不等我再多問,他又說:“神諭古籍裏面的某個人也很想你,讓我在你醒過來的第一時間通知他,我想,你親自通知,他會更高興。”

我頓時笑起來,張開雙臂:“來吧。”

寒羽也笑,然後,他手指微動,神諭古籍打進了我身體。

我閉眼,盡情感受着神諭古籍迴歸的激動。

懸浮在黑暗的精神世界,周圍是熟悉的神諭古籍的書冊,我微笑着,呼喚:“慕修。”

紅短髮男人出現在我對面,墨衫長袍,負手而立。

我歪歪腦袋:“慕修。”

沉默片刻,他說:“歡迎回來,小丫頭。”

我頓時笑的更開了:“是的,我回來了,你還好嗎?”

他朝我踱步過來,走近了,樣貌也看清楚了:“還不是老樣子,待在神諭古籍裏不老不死永遠不會消亡,外面那守護者死了也會出現下一個守護者,反正我也永遠不能離開神諭古籍,我也不想離開,待在這裏,雖然無聊,但也落的清閒。不得不說,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是真的清閒了好長時間,還真不是很習慣。現在你回來了,又要開始惹是生非了吧。

我哈哈的笑:“敢情我是個麻煩製造機是不是?”

“不是嗎?”他反問,說完之後,也極難得的笑了起來。

我擁抱了他。

這百年來,他也一定在等着我。

慕修身體僵硬住,半響,才說:“你還是離我遠點吧,你家那個冥王醋意大的很,我可不想引火燒身。”

“慕修你還是老樣子。”我笑着放開他:“我讓寒羽把神諭古籍暫時給我,你暫時別回去了,我之前說過要了解你的過去,現在有時間了,可以慢慢了解了。”

慕修頓了頓,別開腦袋:“隨你高興吧。”

彆扭的男人。

我笑着搖搖頭:“那你等等我,我去和大家打完招呼來找你。”

“那可有得你打的了。”慕修地坐下,打個呵欠,有些害羞的說:“快去快回。” 慕修說得對,光是與來關心我的那些朋友大帥士兵打招呼足足忙活了大半天,當然,少部分,如海傲,鍾染,冗,流月,都沒能見到。

冥界所有人都還是老樣子,包括唐輕,唐奕,血瞳軍團,還有楊殘月,葉寒,幾個大帥,看着沒有變化的這些人,總有種我只是睡了一覺做了個夢一樣的感覺。

白虎抱着胳膊站在一邊生悶氣,我好笑的過去,拽拽他袖子:“怎麼了,我們家的堂堂大神獸白虎大人有什麼煩心事嗎?”

“哼!”他特別孩子氣的哼一大聲,扭開腦袋不理我。

我笑慘了:“別生氣了白虎寶寶,快變成白虎讓姐姐摸摸頭氣消了,乖。”

“死丫頭信不信老子咬死你!”他吼我。

我大笑:“一百年前說要咬死我,一百年後我還站在這裏,你咬呀,你咬呀。”

氣的白虎直跺腳,又拿我沒辦法。

笑夠了,我才說:“白虎,你變成老虎,帶我去那些熟悉的地方跑一圈吧,這人太多了,我想出去吹吹風。”

“你不怕你家冥王大人吃醋生氣?”他冷聲冷氣的。

“不怕。”我偷笑:“他跑的沒你那麼快,追不我們的,我們當着他的面逃走,氣死他,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