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陌勉強停下。

“你這樣去救夜冥,不僅討不得好,還壞了冥王洛柔的威名,她指不定會把你們兩一起殺了,你們怎麼與冥王對抗?”寒羽說。

冷陌愣住。

這是個問題,他想過了,只是救夜冥心切,他顧不這些……

“冷老大,你聽我們說。”楊殘月說:“現在救夜冥還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冷陌立馬問。

“冥王向來是唯利是圖,要保夜冥,你去告訴冥王,夜冥擁有白火的能力,這能力世間罕見,冥王一定想讓夜冥爲她所用,因此放過夜冥的,這樣的話夜冥能活下來了,不僅能活下來,爲了很好利用夜冥的能力,冥王肯定會給夜冥良好的生活環境,教他知識,教他學習內力,這樣的話,總我們一直藏着他要更好吧?”

楊殘月說的對,讓夜冥接受良好的教育,總讓夜冥東躲西藏的好,只是如果這樣的話……

“但是冷老大,如果這樣做的話,或許你和夜冥,……”寒羽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

冷陌面色沉了沉。

他知道後果,如果這樣做,夜冥不知道來龍去脈,他肯定會憎恨自己,從今往後,他們恐怕……再做不成兄弟了。

但是也僅僅只是一秒鐘的停頓時間,冷陌再次使動了蒼狼獸,奔向行刑臺。

冥王洛柔大怒,下令當即處死夜冥,冷陌趕到,對冥王說了夜冥白火的事,如同他們計劃的,冥王放過了夜冥,而也如同他們猜測的,夜冥看着冷陌的眼睛,落滿死灰。

看到夜冥被救下,不會再有生命危險了,冷陌沒有回頭,沒有再多看他一眼,騎着狼獸,轉身,消失在了街角巷口。

從這天開始,冷陌和夜冥,也算是兄弟分道了。 自那以後冷陌和父親離開了王城,回到了冰城自己的勢力範圍,夜冥他沒有再見過,關於他的事情,也是陸陸續續從其他人口聽到的。

冥王洛柔當真把夜冥供了起來,提供給夜冥良好的生活環境,優良的教育,好的戰鬥導師,甚至當着天下承認了夜冥是自己親兒子的身份,將夜冥封了藩王,這期間夜冥鬧過汪思甜家幾次,但洛柔畢竟只是利用夜冥,表面隨着他鬧,內裏也並沒有因爲夜冥而削弱汪家勢力,汪家藉着冥王洛柔的庇護,越發爲虎作倀了。

冷陌的性格也越發冰冷寡言了。

在冰城到了將近五十歲的時候,有一天父親回家對自己說:“兒子,明天帶你去見個人,人界來的人。”

冷陌正在冰天雪地的大院子裏打坐,聞言睜眼:“人界來的?”

“是我的一個好友,最近聽說有喜事,來給我發請帖。”

冷陌不知道自己父親會有人界的朋友,但他沒多問,只是淡淡點了頭。

父親看着他這樣,也拿他沒辦法,回屋去了。

人界的人會長什麼樣子?

冷陌在心想。

第二天,父親買了酒買了肉,午時間,帶着冷陌出門了。

他們從冰城騎馬回到冥王城,父親帶着他來到一戶人家門前,敲了門。

一個年婦女出來開門,父親親切的稱呼女人:“多多,我們來了,凌風他們來了嗎?”

“快進來,他們馬到了。”叫多多的女人爲父親讓開路,又看向他:“小冷陌都長那麼大了啊,越來越英俊了。”

冷陌面無表情的點下頭,算做禮貌。

“他這樣,多多你別見怪。”父親說。

“不會不會,大家都是朋友,進來吧。”多多回道。

冷軒帶着冷陌進了屋子。

“多多阿姨是我很好的朋友,也是我人界朋友的好朋友,以後倘若有什麼事,都可以儘管來拜託她,儘管信任她。”冷軒對冷陌說。

冷陌點點頭。

他們剛坐下來,門鈴再次響了起來,多多起身去開。

冷陌聽到門口有人說話的聲音,第一次見人界的人,面雖然沒什麼,心還是很好的,冷陌往門的方向探了探。

站在門口的是兩個男人,一個是了些年紀但身子骨看去很硬朗的年男人,另外一個是個年輕男子,眉目英俊而清朗,說話的時候脣角微微彎,給人很親切的感覺。

原來這是人界的人,與自己想象的有所差別,他們的長相和冥界人也沒差多少,要是不說他們是人界的,都分辨不出來。

兩個男人進來了,父親迎着去,三個人應該關係很好,相互熱絡的打招呼。

“這是我兒子。”冷軒介紹道。

兩個人界的男人同時看向冷陌。

“我叫宋凌風。”年男人說。

“我叫宋雲飛,很高興認識你,小冷陌。”年輕男人說。

“按照你們人界的輩分,我雲飛還要小一輩,兒子,你得稱呼雲飛一聲爺。”冷軒對冷陌說。

人界人的壽命要冥界人的短很多很多,所以輩分也與冥界的不同,既然父親遵循人界人的輩分,冷陌自然要賣父親面子,低頭對宋雲飛稱呼道:“爺爺。”

又稱呼宋凌風爲祖爺爺,沒有因爲自己是冥界人很高傲。

這點讓宋凌風和宋雲飛都很讚賞,紛紛誇讚了冷陌。

“冷兄。”宋雲飛對冷軒說:“我家媳婦很快要生產了,待孩子出生,我邀請你們去家裏坐坐,討個喜慶,也讓孩子與冷陌認識認識,畢竟我們兩家關係世代都很要好,我們也想讓這關係繼續維持下去。”

“要生了啊?真快!到時候我一定帶着兒子去!”冷軒說。

總裁盛寵讀心甜妻 去人界……

終於有機會能去人界增長見識了。

冷陌在心想到。

父親與這兩個宋家的人非常熟絡,連那個多多阿姨都是,做了豐盛的飯菜款待他們,父親與他們更是稱兄道弟,喝了一頓好酒。

飯後坐了一會兒,宋凌風和宋雲飛便起身告辭,說在人界還有事情要處理。

父親沒有挽留他們,送他們一同出了門。

剛出門,幾人還站在街邊聊天,突然不遠的地方傳來一聲:“冥王駕到!”

冷陌回頭一看。

冥王洛柔來了,身邊還跟着……夜冥!

“參見冥王。”冷軒和冷陌跪下行禮。

而宋凌風和宋雲飛沒有跪,只是鞠了躬。

夜冥定定看着冷陌。

冷陌低垂着眉眼,感覺到了夜冥的視線,卻沒擡眸。

“呵,今天還真是稀客,大宋家的人竟然大駕光臨,怎麼也不通知通知本王,讓本王來迎接呢?”洛柔說話帶刺。

大宋家?

連冥王都認識的人界人,他們的身份到底……

“我們來只是見友人,怎敢驚動冥王大人。”宋雲飛說道,語氣不卑不亢,並不懼怕洛柔。

洛柔一眯眼,身體周圍瞬間散發出一股強勁的氣場。

讓冷陌驚駭的是,宋凌風和宋雲飛不僅沒有被強大氣場震懾住,從他們身也散發出了氣勢,這種氣勢,竟也強大無!

豪門絕愛:暖婚襲人 人界的人也能如此強大的嗎?他們到底是什麼身份?

“冥王大人。”冷軒出來圓場:“宋兄他們與我許久未見,這次是來看看我兒子,小坐片刻的。”

洛柔從鼻孔冷哼一聲:“你們私人聚會我不想管,雖然你宋家有進入冥界的特權,但人冥兩界也好不到可以隨時串門的地步,希望你們把握好分寸,短時間內最好別再讓我碰見。”

“我們來這裏可並不是爲了碰見冥王大人。”宋雲飛眉目輕揚,望着洛柔,在洛柔發火下一秒,又接着說:“不過冥王大人的話我們會謹記在心,如果沒有其他什麼事,我們離開了。”

洛柔臉色不好的抱着胳膊沒說話。

宋凌風和宋雲飛與冷軒做了個眼神告別,便從洛柔身側走過,離開了。

“好了,你們起來吧。”

冷軒和冷陌起身。

“區區人界的人,如此囂張,遲早讓他們威風盡失!”洛柔念道。 冷軒和冷陌沒有回話。

洛柔發泄完了,這纔看向他們,視線在移到冷陌身的時候,再也移不走了:“冷陌啊,都長那麼大了啊,好久沒見,長那麼英俊了,真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啊。”

“謝冥王誇獎。”冷陌還是沒擡頭。

洛柔走到冷陌跟前,冷陌現在的身高已經被洛柔高出一個頭了。

“擡起頭我看看。”洛柔說着,塗了大紅指甲的手輕勾住冷陌下顎,將他臉擡了起來。

冷陌面色冰冷,對冥王洛柔。

“真是好英俊。”洛柔的眼光火辣無,內心躁動,這是從未有過的感覺。

“多謝冥王誇獎。”冷陌微微蹙眉,偏頭躲開洛柔的碰觸。

洛柔收回手,眉目彎着,心打着主意:“從今天開始,冷軒,彙報工作的時候都帶你兒子吧,讓他鍛鍊鍛鍊,以後我纔好對他委以重任。”

“是,王。”冷軒回。

洛柔倒也沒再做多少動作:“好了,今天的事不追究你們了,記得多讓冷陌來王殿走動。”

冷軒再次應答。

洛柔帶着侍從離開了。

夜冥停在原地。

冷陌也沒動,其實他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夜冥,氣氛有些尷尬。

“夜冥啊,你也長大了,看到你健康成長,我和冷陌也放心了。”冷軒先開口道。

夜冥沒回話,只是依舊望着冷陌,過去多少年了,他們終於重新相見,激動,高興,難過,忐忑,生氣,酸澀,各種各樣的情緒在心口匯聚,他設想過無數個他們重新遇見的場景,他也想過無數次遇見之後自己應該怎麼做,他要揪着冷陌衣襟憤怒的質問他,那年爲什麼要拋棄自己,說好的做一輩子兄弟,說好的一輩子相互信任彼此呢?爲什麼要把自己留給冥王?

爲什麼,過了這麼多年,都不來見自己……

可是,這些所有的爲什麼,當真正遇見的時候,他才發覺,滔天的憤怒,全被喜悅和激動蓋了過去。

他現在不想糾結過去的事了,因爲他發現,這個世界,他最在意最在乎的人,依舊還是冷陌。

“冷陌。”終於忍不住了,夜冥先開了口。

冷陌也終於看向了他。

昔日最好的兄弟,如今彼此對視,各自心緒複雜。

但終究有人要先讓步。

“雖然不得不承認你變帥了,但我你更帥。”先讓步的人,是夜冥。

過去的事過去吧,只要現在重新相遇,不好了嗎?

夜冥是這樣想的,冷陌也是這樣想的。

所以他回:“還沒我高的人也有臉說這句話。”

“切得了吧!不然來好了!我不僅你英俊,現在能力還你強了,你信不信!”夜冥笑起來。

冷陌也笑:“你永遠都打不過我。”

“現在來打!”

“隨時奉陪。”

兩個人說完之後,同時笑了起來。

冷軒搖搖頭:“天色晚了,夜冥殿下,我們先回去了,改天再帶冷陌來找你吧。”

夜冥有些不捨得,但是也把心藏了起來,面大咧咧的說:“我纔不想找他哩!”

冷陌翻個白眼,沒搭理他,和冷軒離開了,不過心情看去很好。

夜冥站在原地一直一直看着冷陌方向,直到看不見了,才哼着小曲的也離開了。

回家的路,冷陌問起今天遇見的宋家人的事。

媽媽,我會帶你回家! 父親告訴他,人界的人不像鬼冥兩界,除去很少一部分知道鬼冥兩界的事以外,大多數的人類都不相信鬼怪的存在,他們擁有先進的科技,但並不擁有像鬼冥兩界人一樣的特殊能力,爲了保護三界平衡,萬年前人界推選出了一位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類,作爲維持三界的人類代表者,擁有自由進出鬼冥兩界的權利,這是宋家的祖先。

宋家是人界的守護者,宋家的人歷代都是強大陰陽師,擁有不遜色於冥界強者的能力,還有護盾金牌作爲防禦,才能讓人界不受鬼冥兩界威脅,成爲三界之首。

這一代宋家的宋雲飛,更是被稱作史潛力最大的陰陽師,能力出色,連冥王都要禮讓三分。

怪不得……

聽完父親的講解,冷陌也算是大概瞭解了三界目前的情勢,怪不得那個宋雲飛能如此對冥王說話,而按照冥王的脾氣,竟然沒有爲難他們放他們離開了,原來宋家是個這麼重要的存在。

人界雖然聽去不算強,但有宋家在,他現在對人界更好了。

還有夜冥……

他們之間的關係,現在也算是緩和了吧。

夜冥不提過去那件事,或許是因爲夜冥也知道自己的用意了,他也沒必要再提起了吧。

這樣想着,冷陌躺牀,閉了眼,心情很好的睡了過去。

從這天之後,第二天,都不需要冷陌進王城見夜冥的,冷陌才起牀出門,夜冥站在牆了,抱着胳膊,嘴角咧開的很大:“冷陌,來試吧。”

冷陌擡頭看着夜冥,勾脣:“我讓你死心。”

“少廢話,接招吧!”夜冥說着,撲向了冷陌。

冷陌完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