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毅走過去,彎下身子,將程武威手中的赤月劍取了下來,在面前晃了晃,微笑道:“這劍不錯!先收下了。”

他將赤月劍收進了儲備戒指當中,揚起臉望向了遠處的天際,清冷的月光灑落在他堅毅的臉龐上,將他衫得似一尊雕像一般。

這時,從遙遠的天際,隱隱閃爍着一道淡淡的青光,越來越近。一名聖光強者正朝冷毅這邊飛掠而來。 冷毅聚目凝神,“嗆”地一聲,拔出了腰間的流雲劍,可很快他又將手垂了下來,對着半空中飛掠而至的那道人影高興地叫了起來。

“師父!”

伯風身後羽翼一收,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有些擔憂地問道:“毅兒!沒事吧?”

“沒事!”冷毅朝他搖了搖頭道。

伯風聚目朝前一望,發現了倒在地上的程武威,難以置信地望着冷毅道:“毅兒!這傢伙是你殺死的?”

冷毅摸了摸後腦勺笑道:“僥倖將他殺了。”

伯風聽了,滿臉笑容地拍了拍冷毅的肩膀道:“好你個小子!原來將實力藏得這麼深。居然將一個比你高兩級的聖光大宗師給殺了。”


當伯風說完這句話時,很快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他驚訝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冷毅的身上,觀察了好一陣,才狐疑道:“等等!你……你小子是不是又升級了,現在是四級聖光大宗師了?”

冷毅撓了撓腦袋,笑着答道:“呵呵!僥倖升了一級。”

“天哪!你這小子果真是個奇皅。”伯風朝冷毅笑着道。

“咻!”

“咻!”“咻!”“咻!”

正當兩人聊得正歡時,遠處的天際,傳來了一陣陣火炮聲,天空中升騰起一道道藍光,是夜光狼煙箭。冷毅和伯風同時將臉轉向了前方的火容城。

“不好!一定是南皇派人來了?快走!”伯風朝冷毅道,說罷,身後羽翼一展,便朝前方的火容城飛奔而去。

龍國南疆,南炎城內。一名身着黃金鎧甲的將軍滿臉灰土地騎着一匹黑色鬃戰馬,衝進了南炎城的宮殿內。

他慌慌張張地從馬背上躍了下來,直奔南皇的寢宮。一名帶刀衛士擋住了他,喝道:“莫將軍且慢!皇上此時正在休息。”

莫行南用手一撥,將那名衛士的刀格開,生氣地吼道:“快!讓開!我有要事向皇上彙報。”

“不行!現在皇上在休息!”那名士衛再一次擋住了莫行南。

“誰啊!”這時,從迴廊內傳來一陣喝問聲,緊接着一位身着黃金龍袍的中年男子緩步朝莫行南走了過來。正是在龍國南疆自封爲王的南皇程武寧。


“皇上!罪臣莫行南求見!”莫行南老遠便朝南皇跪了下去。

程武寧一聽是莫行南,臉色立即沉了下來,旋即快步走了過去,大聲喝問道:“有什麼事,還不快快報來!”

“報告皇上!火容城失守了。”莫行南戰戰兢兢地答道。

程武寧聽了,臉色一下變得蒼白,三步變作兩步,快速衝了過去,一把將莫行南拎了起來,大聲喝道:“你這個飯桶,我給你五萬精兵,你卻連一個小小的義氣盟也對付不了。哼!氣死我了。”

他怒不可遏地一把將莫行南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很快,他又再一次朝莫行南的身邊走過去,冰冷地目光落在了他的臉頰上,怒喝道:“副將程武威呢!現在,他怎麼樣了?”

顯然,相對火容城而言,弟弟程武威的安危更重要,他已經經歷了兩次失去兒子的痛苦,可不想再失去親弟弟。

“皇上!我……我也不知道程副將,他上哪兒去了,我只知道他和一名三級聖光大宗師鬥了起來,然後就消失在夜空中。他究竟去了哪裏,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莫行南不斷地朝南皇磕頭,“皇上!都怪我不好,還請皇上給罪臣一個機會……”

已是怒不可遏的程武寧,再也無法抑制住內心的衝動了,驟然提起體內聖光,一掌便朝莫行南劈了下去:“你個蠢貨,不但城池丟了,連個人也看不好,我留你還有何用?”

只聽“蓬”地一聲巨響,一道紫光從莫行南的頭頂劈下,旋即便聽“啊!”地一聲慘叫,莫行南便橫躺在地,從嘴角吐出一口濃濃的鮮血,一動不動地倒在了地上。

“將他拖出去喂狗!”程武寧朝身旁的一名衛士命令道,旋即便又朝另一名衛士喝道:“快!火速召集黃金衛隊,前來議事大廳。”

“是!”一名帶刀衛士領命便大踏步地朝前方走去。

不一會兒,便在南炎城的宮殿內,傳來一陣急促的鐘鼓聲,很快便從各大殿堂內,涌出上百名身着黃金鎧甲的將士。

很快,南炎城內的議事大廳內,便站滿了一位位身着黃金鎧甲的將士,衆將列位在前。程武寧負手而立站在殿堂的正中央。

“諸位!火容城已失守,副將程武威下落不明。有誰願意前往火容城救程副將?”程武寧朝手下的將士們掃了一眼,大聲問道。

“末將願意前往!”一名身着黃鎧甲的將軍挺身站了出來,朝程武寧行了個大禮道。

程武寧淡淡地瞟了一眼,點了點頭道:“很好!你火速帶五十名黃鎧甲衛士前往火容城,不求將火容城攻下,務必要將副將程武威救出來。”

“是!”那名身着黃金鎧甲的將軍朝程武威答道,旋即便帶着五十名身着黃金鎧甲的衛士,一個個騎上了快馬,朝火容城內飛奔而去。

五名黃金衛士可是南皇手下一等一的高手,他們個個武功高強,其中有五名已達到了聖光大宗師的水平,那名手持黃金劍的衛士,更是達到了六級聖光大宗師的水平。

五名聖光大宗師展開羽翼,飛在衆騎兵黃金衛士的最前面。在半空中,體表外的聖光盈盈閃動,甚是美麗。

南皇親自目送着這五十名黃金衛隊離開了南炎城。他望着遠處的天際,緊緊地咬了咬牙,冷冷道:“姓冷的小子!今天我會讓你死得很慘。”

須知這一隻黃金衛隊,可是他花了近三年的時間,最近才培養出來的。其中等級最弱的也是一級聖光宗師。

放眼整個龍國,除了龍宮中的龍騎侍衛,恐怕再也找不到一支如此強悍的部隊了。若要是他早就修煉此法門的話,或許龍國江山早就被收進了他的懷中了。

想到此,程武寧不禁有些憤然,他握緊了手中的拳頭,捏得“咯吱吱”作響。

他信步走到了一處幽靜的林子裏,這裏山石林立,四處一片幽靜,在石林的中央,設有一方池塘,池塘裏裝的不是水,而是血。

在池塘的前面,立着一尊巨大的灰白色鼎爐。鼎爐內盛滿了血水,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彌散在空間,令人聞到了便有一種想作嘔的衝動。

程武寧緩緩走到了那一尊,盛滿了血水的鼎爐前,微微閉上了雙目,朝那一尊鼎爐,深深地鞠了一躬,滿心虔誠道:“尊敬的聖王!我爲您建了上百個‘血影聖壇’,收了上萬的生魂。我神明的主啊!你賜給我力量吧!”


說罷,他將手伸進了盛滿了血水的鼎爐內,臉上發出一陣狂妄的笑,那是一種近乎瘋狂的笑,他望着眼前的血水,臉上浮現出一絲陰森恐怖的殺意。

他低下了頭,望着血水中倒映出的影子,大聲笑了起來:“哈哈!十方獅吼!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修煉成功了。”

只見他體內聖光疾速流轉,體表外縈繞着一層淡淡的紫光,若煙若霧,又似一隻只張牙舞爪的鬼影,看上去非常的可怕。

忽見他猛地,將頭扎進了濃濃的血水中,旋即便發出一陣“咕咚咚”的聲音,在血水中泡了一陣後,又猛然擡起了頭,一陣瘋狂地搖擺後,發出一陣陣如獅吼般的低吼聲:“啊……啊!”


血水斑斑點點,散落在地面,發出一陣陣“沙沙”的響聲,落在地面上,綻開了一朵朵的殷紅的正如怒放中的鮮花。

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比先前更加的噁心。旋即,從那一朵朵鮮花中,幻化出無數只兇猛的獅子頭像,一隻只張開了血盆大口,發出一陣陣如雷般的怒吼。

“吼……”

“吼!”“吼!”“吼!”……

池塘內的血水立即沸騰起來,幻現出一個個黑壓壓的人頭來。沒錯,這些都是被南皇程武寧斬殺的怨魂,一個個從水面浮了出來,發出一陣陣哀怨聲。

他的腦袋不停地搖晃,無數的鮮血從他的頭髮中被甩出,濺落至地面、池塘以及石林中的巨石中。

一時間獅聲如吼,發出一陣陣如雷般的咆哮。

程武寧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冷意,忽見他仰天怒吼一聲:“十方獅吼!放!”

剎那間,無數的獅子頭,張開了血盆大口,朝池塘內的那些怨魂撲了過去,旋即便發出一陣陣嘶吼聲,緊接着是一陣陣哀號聲。

一陣陣刺耳的聲音,伴隨着無數的幻化出的獅子頭像,朝四處傳播。

石林上立着一隻烏鴉,受到了驚嚇,扇忽着翅膀朝前飛了一下,便從半空中跌了下來,從嘴角流出一滴殷紅的鮮血,便落在地上一動不動。

遠處站着的一名帶刀衛士,見程武寧展示神功,大發神威,本想上前去拍兩句馬屁。不想,右腳剛一擡起,便覺一陣力乏。

很快,他的臉上,便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聽了這刺耳的聲音,只覺體內一陣翻江倒海,手捂着胸口,臉上極度地扭曲,很快便吐出一口濃濃的鮮血,倒在地上,抽搐了兩下,便一動不動了。

程武寧舉起了雙手,望着前自己的雙掌,又望了望前方正在朝池塘中飛撲、撕咬的獅子們,臉上露出了得意。

他仰天一聲長笑:“哈哈!快了!快了!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突破‘十方獅吼’的顛峯境界了。” 第270章 激怒黃金衛士首領

龍國南疆火容城,殺聲震天,南皇手下五十名黃金衛士,揮舞着手中的黃金劍朝前義幫弟子殺了過來。

義氣盟左護法莫於和義氣盟右護法分別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其次是陸小天帶着三千名義幫弟子列陣在前。

五隻吐着熊熊烈火的烈火戰雕,在半空中盤旋,對着地面上的黃金衛士們,正準備發動兇猛的進攻。

小巫女則坐在烈火戰雕上,展開歌喉,高聲吟唱着讚歌。

南皇軍這邊,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着黃金鎧甲的六級聖光大宗師,他正是南皇程武寧親自**出來的黃金衛士隊之首領。

他受南皇之命,親率五十名黃金衛士前來營救南皇之弟程武威。

只見他扇忽着翅膀,對着地面上的義幫弟子冷然喝道:“你們義氣盟的人聽着,限你們半個時辰內務必交出我們的副將程武威,否則,我便帶領五十名黃金衛士踏平你們義氣盟。”

右護法雷振南冷然一笑,道:“笑話!義氣盟豈是你說要踏平就能踏平的。有種放馬過來就是。”

說罷,已然提起體內聖光,從掌中飄忽出一道濃濃的紫光氣旋。

“哼!不自量力的傢伙。”那名六級聖光大宗師的黃金衛士首領揮舞着手中的黃金劍,隔空一劍劈了下去,只見一道藍光閃耀,緊接着是“呼”地一聲,陡然間,從那一柄劍鋒處分射出一道紫色極光。

緊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巨大的極光衝擊力,將雷振南振得退了三步,掌中尚未完全本醞釀成的紫光氣旋波,只是輕輕一晃,便飛了出去,緊接着“啵”地一聲,在半空中自動地破滅。

若一個水泡破裂一般,極小的威力。

雷振南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 只覺體內一陣翻江倒海,從嘴中吐出一口濃濃的鮮血來。

他滿臉驚訝地望着那名黃金鎧甲衛士的首領,狐疑道:“六級聖光大宗師?”

“沒錯!我就是一名六級聖光大宗師。”那名黃金衛士首領,朝前掃了一眼,旋即便露出了得意的笑,“你們這裏居然連一個聖光大宗師也沒有,還是快快投降吧!只要將我們的副將程武威交出來,我便可以放了你們。”

旋即,他朝身後另外四名黃金衛士望了一眼,道:“兄弟們!給他們一點厲害看一看。”

話畢,他身後四名聖光大宗師級的黃金衛士,羽翼一展,便朝半空中騰空飛起,每人分別從掌中推出了一道烈火牆。

滾滾烈火牆,在半空中來回翻滾,最後形成一面巨大的火牆,頓時火光沖天,赤紅的火焰將所有義氣盟的弟子們,一個個映得滿臉通紅。

陸小天見了,朝身後的義幫弟子們,大喝一聲:“快!結聖光鎧甲!”

“是!”所有義幫弟子們很快便在體表外結了一層厚實的聖光鎧甲,同時,又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一面面盾牌,準備應對突如其來的變化。

陸小天知道,或許這微弱的防護,對於一名六級聖光大宗師而言,幾乎形同虛設。但陸小天相信,只要努力去做了,便能夠將傷害降到最小。

他朝前方的五十名黃金衛士望了一眼,心中很快便有些凜然。眼前這五十名黃金衛士等級最低的也是一級聖光宗師,而那五名飛行在半空中的分別是一名一級聖光大宗師,和三名二級聖光大宗師及一名六級聖光大宗師。

這等實力,就算他將三千義幫弟子的性命搭上,也未必能夠取勝。想到此,他便決定,不再與敵人硬碰碰,儘量拖延時間,等待盟主伯風和幫主的到來,到時方能將風險降到最低。

想到此,他便決定有意拖延時間。

他挺身衝到了隊伍的最前面,朝那名半空中飛行的黃金衛士的首領抱了一個拳,施禮道:“這位兄弟!您既然是來找副將程威,我們也不攔你,只不過,你要答應我們一個條件。”

那名黃金衛士首領,立即朝身後的那四名聖光大宗師級的黃金衛士,招了招手,他們立即收起了手中的烈火。

黃金衛士首領朝陸小天聚目一瞧,滿臉不屑地朝陸小天道:“哦!什麼條件,你儘管說就是。”

“我想和你來一場單打獨鬥,如果你能夠勝得了我,我便叫人將程武威放出來。你看如何?”陸小天淡淡地說道,旋即他便提起了體內聖光。

這時,陸小天身旁的立虎,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角道:“副幫主!對方可是一名名副其實的六級聖光大宗師啊!你這樣……”

陸小天朝立虎揚了揚手,示意他別作聲。立虎只好面帶擔憂地退了回去。

然而,半空中的那名黃金衛士首領,卻笑了,點頭道:“好!你既然喜歡自殺,我就成全你。我們就不防在此鬥一鬥,你看我不把你打成粉末。”

他身後的那些黃金衛士聽了,也一個個發出了狂意得意的笑。

黃金衛士首領笑了一陣後,淡淡地瞟了陸小天一眼,道:“小子!你先出招吧!”

陸小天凝聚體內聖光,仰天怒吼一聲:“風刃攻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