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神果可是好東西,但是不屬於‘他’,這東西本身就和他相沖。

其實如果他不是走上了另一條路,或許他還能服用冰神果,不過‘他’從未後悔過,哪怕現在的心性變成了孩子。

令‘他’驚訝的是,直到冰神果落到源塵的手中,冰神仙劍都沒有什麼反應。

“我們是很相似的兩人,但是我們又不一樣,希望你不要走我的老路,那條路走不通……”

‘他’一口將冰神果吞入腹中,甚至連冰神果的滋味都沒有仔細品嚐。


然後源塵的雙眼便恢復成湛藍色,髮絲也變回原色。

他愣愣的站了一會兒,其實源塵一直覺得對方可能是他的前世或者未來式,但是從對方的話中看來,對方不過是覺得源塵很像他,所以才與他相遇。

源塵的思維還沒有拓展開來,一股涼意便傳遍全身。

冰神果之上竟然有一種讓他血脈相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有些窒息。


終極寒意涌上心頭, 限制級軍婚

然後陷入沉睡……

在他耳邊似有呢喃聲響起……人生哪有草生精彩……

再醒來眼前一片黑暗,周圍的聲音都變得模糊,但是隱隱約約中,源塵似乎聽到了‘飛湍瀑流爭喧豗’的噪音。

“這裏是哪裏?”源塵想要說話,但是他卻說不出口。

不僅僅是口不能言,現在他像是被關在套子裏,想要移動都很困難。

但是源塵眼前卻是一亮,能動那就說明他還有希望。

有希望他就還有機會,逃離這種詭異狀態的機會。

源塵努力的蠕動,一點點的移動。

在方寸之地,他只能不停的衝撞‘天花板’,說來也奇怪,這天花板像是鐵板做的,源塵衝的精神模糊,也無法衝破。

但是他又怎麼可能放棄,輪迴路的流水聲都被他給熬過來了,他還會怕這點煎熬。

時間如流水,晃一晃眼就是百年。

百年對於普通人來說,那就是生與死,但是對於源塵來說,那就是不停的衝撞所謂的天花板。

某一天,一聲清脆的響聲發出,源塵終於衝破了‘天花板’,然後一鼓作氣衝出了一層層塵土,鑽了出來。

昏昏沉沉中,源塵重新清醒過來,他睜開眼的瞬間,只覺得熱淚盈眶,同時他發現四周的世界變大了!

高大的原始巨樹、龐大的石頭山、以及汪洋瀑布……

巨型生物從源塵身邊走過,留下其他生物的種子。

陽光透過原始巨樹灑在源塵身上,說不出的愜意與舒適,同樣,這個時候的源塵,感到身體正在漸漸從消瘦變得茁壯。


源塵感覺沒有過去多長時間,他就發現四周暗了下來,然後天空中忽然閃過電光,隨後一道雷聲在源塵頭頂炸響。

暴風雨來了!

天空中的飛鳥開始四處躲藏,尋找自己的巢,源塵縮了縮身體,他卻無法縮回那小巧的家。

暴風雨還是來了,不過所幸源塵還可以支撐住,因爲絕大部分雨水都被他身邊的大樹當下。

源塵還在竊喜,只見一道白光劃破天空,正好劈在源塵頭頂。

源塵頭頂的大樹突然在大雨中燃燒起來,大火燒了幾個小時才被大雨‘砸’滅。

幸好源塵沒有被波及,若不是有大雨在,恐怕這片原始森林就要毀了。

暴風雲將源塵淹沒,源塵露出來的頭被無情的吹到,然後再想要爬起來,已經是做不到了。

雨水滲入地下,將源塵的草根都泡的發了黴。

這場暴風雨整整持續了五天,五天後,有些原始巨樹已經被吹得連根拔起,有的甚至都被吹飛了。

但是源塵自己卻還活的好好的,即便他已經被吹得站不起來,他依然堅持、努力活着。

因爲他知道,只有活着纔有希望。

源塵雖然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變成一顆草,但是既然出現在這裏,他就要好好活着,當然要惜命。

太陽東昇西落,一位採蘑菇的小姑娘路過這裏,看到倒伏在地的源塵,竟然嚶嚶嚶哭了起來,她似乎在感傷源塵的遭遇。

源塵趴在地上,但是他還在堅強的活着。

他自然注意到了小姑娘,但是他沒有在意,畢竟從這裏路過的人很多,沒有一個人在乎過他這根小草。

甚至有很多人路過時,還在他身上碾過去。

不過源塵還是弄清楚了這裏的狀況,這裏似乎不是溯源大陸,而是另一個大陸,它叫風靈大陸。

所謂的風靈大陸,就是說這裏的修煉者都修煉地風屬性靈力。

小姑娘似乎沒有靈力,她將小竹筐放在地上,然後跑到源塵身邊,一把抓住了源塵的腰……莖,然後小心將源塵扶了起來,接着便使用一種特殊的靈力,竟然讓源塵的腰……莖直了起來。

咔擦!

源塵的腰……莖與根完美連接。

小姑娘用手在源塵臉……嫩芽上輕輕摸過,然後源塵便感覺一種有別於風靈力的靈力出現,融入他的體內。

或許是救活了源塵,小姑娘感覺非常好。

全然沒有注意到在她身後的大樹後,隱藏着一雙眼睛。

源塵第一時間感應到,他想要提醒小姑娘,但是他現在只是一顆草,也僅僅是一棵草。

草如何生長,他便如何生長,直接他的生長週期特別的強。

以天爲被,以地爲席,源塵就這樣站着,經歷風風雨雨,終於他長大了,可那已是萬年之後。

一萬年,對於絕大多數修士來說,都是生死之別,甚至他們有的已經輪迴了兩三世。

可是源塵長得一點也不着急,他就這樣慢悠悠的長大。

臥底有毒:教主太難追! ,畢竟對方救了他。

然後在無聊的日子裏,源塵看日出、看日落。

朝陽初生時有紫氣東來,黃昏太陽落山之時有希望流淌。

期待長大的源塵終於長大,但是長大後,他還想化形。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慾望,但是他真的很想再見到那個小姑娘。

然後他努力着,這萬年來他一直如此。

他瘋狂的修煉着萬靈源法,並且在這萬年中,他對很多地方都做出了改正。

這本來是源塵自創的修煉之法,可是卻莫名其妙的變成了一本療傷之法。

本來源塵還以爲是自己錯了,可是在萬年中的反覆推演中,源塵發現,這其中竟然被人動了手腳。

這做動手腳的人,必然是源塵非常熟悉的人,或者說,是非常熟悉他的人。 某一瞬間,源塵感覺自己重生前所經歷的一切都是被設計好的。

“這一定與洛神冰脫不了干係!”源塵第一時間想到了洛神冰,洛神冰作爲算計人的祖宗,自然是第一懷疑對象。

遙遠的夢界之中,一位扎着馬尾辮的小女孩正在認真地鼓搗自己的事情,方纔她非常認真,這件事情非常重要,算是計劃的關鍵一環。

可是下一刻,她很反常的打了個噴嚏。

就是這一個噴嚏,讓她在夢界所有的佈置都失效了。

她氣的直跺腳,掐指一算間,她的臉色變得古怪起來,然後喃喃道:“被發現了嗎?”

源塵的草生又經歷了萬年,到了現在,他已經是兩萬年的妖草,但是即便如此,他生長的還是很小。

當然,他也一如既往的弱小,這種弱小指的是實力!


也因此,捉妖師根本看不上源塵,從他身邊走過,都懶得去踩死。

這天,天氣有些陰沉,疑似要下雨,源塵放眼望去,他能夠嗅到一種熟悉的味道。

這似乎又是一場暴風雨……

果然,源塵的猜測沒有錯,天空中黑暗狂涌,不一會兒,便將天空完全遮住。

現在源塵突然有種既視感,這一切都似曾相識,一切又物是人非。

一位小和尚從遠處跑來,但是在距離源塵很近的距離時,不小心踩到了一個石頭,翻了個跟頭,趴在地上,竟然昏了過去。

周圍狂風大作,天空雷電交織,一副末日景象撲面而來。

暴風雨如約而至,兩萬年的時光中,源塵都沒有遇到過相同的雨,可是在今天,他遇到了。

源塵伸展開自己的草葉,將小和尚保護起來。

淡淡的綠光浮現,籠罩方圓一米。

空間雖小,但是卻擋住了風和雨,任外界暴風席捲狂雨,任大樹連根拔起,地皮連同瀑布一同卷跑。

四味鮮妻

暴風雨持續了兩天兩夜,在這期間小和尚清醒過來,嚇得臉色大變,身體蜷縮在一起。

“這難道就是方丈說的天暴嗎?好恐怖,舟舟好怕。”埋頭哭了半晌,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受到傷害,這個時候,他終於發現了源塵。

“你是妖嗎?”小和尚帶着哭腔問道,本來源塵就無法言語,此刻更加不能言語了。

他妖力很弱,如今卻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妖力,很顯然,他在燃燒自己的生命。

別人對他好,即便兩萬年過去了,他也想爲這裏的生靈做點什麼,哪怕只是很小的事情。

哪怕會付出他的生命。

源塵周身散發着柔和的綠光,這種光給小和尚一種溫暖的感覺,他忍不住將小小的身體貼在小草身上。

某一瞬間,小和尚感覺自己在一個人的懷中,說不出的溫暖與安全。

暴風雨後,小和尚離開了,他沒有將這裏的祕密告訴方丈,他覺得草妖並不壞,如果讓嫉惡如仇的方丈知道,小草妖的命一定保不住。

就這樣,每天早晨他都會出現在源塵身邊,修煉風靈寺的功法。

這套功法非常的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粗陋。

當然,這是對於源塵來說的。

在源塵眼中,小和尚所練的功法有很多缺陷,所以他會暗中揮動草葉引來微風,改變小和尚的動作。

一開始,小和尚還以爲源塵在胡鬧,但是如此練了幾次,他就迷上了這種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