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兒也不躲閃,破浪舟穩穩的飄在水中,雷電沿舟體劃過,迅速的劈向後面,到遠方消失了。這是冰兒捕獲靈像時第一次使用法器,感覺妙妙的,嘿嘿笑著。

陰陽說捕獲靈像要憑自己的力量,別人不能幫,已經捕獲的靈像、靈體不能用,可是這法器算不算是自己的力量?不過陰陽沒出來聒噪,那就用著唄,要是真的自己用靈力抗,那可吃不消。

血雷靈像不相信的又是幾十道雷電劈去,還是飄飄然的飄過去了,再是幾十道,還是一樣。

血雷靈像憤怒的叫道:「小丫頭,有本事出來和大爺決鬥,坐在那破船裡面算什麼本事。」

冰兒屁顛屁顛的笑著,「破船怎麼了,這破船就是姑奶奶的,不管到哪這都是姑奶奶的本事。」先前在蓮王島鬱悶死了,難得有這麼個機會,一定要好好放縱放縱。

血雷靈像無言以對,他雖然一直在睡覺,世上的事情卻也是知道一二的,能者必有利器與其齊名而存,並肩而戰,到底是人借器之利,還是器借人之名,誰又說得清呢。

這破船就是那小丫頭的,無論到哪她都有這份力量,破不了這船就打不到她。血雷靈像一閃身竟然消失了,既然打不到那不打便是,接著睡覺去,幹嘛在這浪費力量。

輪到冰兒無語了,這是什麼狀況,不打了?不打怎麼收服啊。還真是急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這性格像她,不做白費力氣的事,明智之舉。

可惜讓自己碰上,好倒霉,放縱不成,只好乖乖上去按正常方式收服了,冰兒不爽的嘟著嘴,才不要呢。

冰兒飛出了海面,在破浪舟中沖著血雷靈像大喊道:「血雷靈像,姑奶奶出來了,速速來戰。」

血雷靈像已經化作了接天連海的雷住,隱現出一對大眼,不想搭理的說道:「我是說你出那破船,誰讓你出海了。」雷電在水中的速度要比在外面快,在水裡他也不失利。

冰兒不屑的看著血雷靈像,冷哼了一聲,道:「你收了這漫天血雷,我就出這破船,我們單挑如何?」

血雷靈像瞟了她一眼,道:「這漫天血雷就是我的能力,憑什麼要收了。」

冰兒反擊道:「這破船也是我的,你憑什麼讓我出去。」

「憑你想收我。」

冰兒氣極,反而樂了,道:「我就是想收你,你不想單挑,好啊,那我收了,你別反抗。」

血雷靈像憤怒的眯縫著眼睛,比剛才又強一倍的血雷之網當頭蓋了下來。

冰兒不動,血雷網經過擊向了水面,一大片海浪翻湧而起,水電交雜著衝起十米多高。破浪舟穩穩的停在那裡,冰兒揪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借天地之力的一擊竟然紋絲不動,中品仙器的攻擊到底有多厲害。

轉而冷笑道:「繼續啊。」

果然血雷靈像又是幾張雷網擊下,一此強過一次,五六次后終於停了下來。天空中久久陰霾的烏雲竟然薄了許多,隱隱的能見到烏雲上面有亮光存在。這天地之力被血雷靈像這番使用,卻是有些供應不足了。

遠方的靈力迅速的向這裡彙集而來,在紅蓮血獄外側一陣陣靈力之風吹過,紫冥微微睜開了眼睛,笑了,就知道這野丫頭死不了,現在有活躍起來了。

陰陽緊皺的眉頭終於疏散開了,不知道是靈像疏忽,還是沒有那個意識,這番大範圍的攻擊對於破浪舟而言確實不算回事,但若是血雷靈像將雷力聚集在一點攻擊,那破浪舟可就毀了。天地之力不足,趁這個機會,陰陽急忙催促道:「快,將他一舉拿下。」

現在已經不是顧慮是不是用自己的力量收服的問題的時候了,天地之力再次匯聚他們就不會有好果子吃,必須先拿下再說。

冰兒一下子跳出破浪舟,大叫道:「單挑吧。」隻身躍了起來,飛速沖向了血雷靈像,臨近一個急停,探手運轉靈力開始吸收起血雷靈像周圍的血雷之力。一步步轉化,一點點完成,等將其周圍的血雷之力吸收完,接下來就是他了,血雷之力由弱到強的吸收,到時候也可以適應了。

血雷靈像冷笑,單挑?就憑你還想吸收我?真身出現,龐大的身體一個向前,將冰兒籠罩了起來。

冰兒笑而不語,一個閃身消失了,在那裡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包子,嘴角微翹二十五度,嘚瑟的啃食著血雷靈像沒有實質的身體。

旺仔體內,冰兒壞壞的站在一旁,等著旺仔將血雷靈像的身體啃咬進來,自己在那裡慢慢的吸收同化著。

旺仔本來就是金屬,不怕電,那種靈智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有生命,不過反正死不了的。冰兒心安理得的選擇了這種戰法,管他對與不對,錯與不錯,總之最後能贏就是了。

旺仔體內本來就有吸噬的陣法,速度也是不慢的。旺仔啃咬進來的靈像身體,一進來就被快速的吸噬了,冰兒吸收的負擔反而小了許多。

不過也在連續吸收著血雷之力,旺仔吸噬的靈力帶著血雷之力的特性也反饋到了冰兒體內,進一步加速了冰兒對血雷之力的同化,冰兒吸收的速度也是愈來愈快,很快血雷靈像的身體就小了一大截。

奇怪的是,血雷靈像的身體並不是在中間被旺仔咬的空出來一部分,而是整個形體一點點變小,這就是靈像的身體變化方式嗎?不知道,不過這方式卻是大大的對血雷靈像不利。

旺仔更加得意了,這樣好啊,只要自己跟住血雷靈像不出來,就這麼咬,就能將它咬死。

(求推薦,求收藏~~) 血雷靈像雷冒三丈,強行將還沒有恢復的天地之力吸收進入體內,一陣集中的威力強過以往數道的血雷劈在了旺仔身上。

旺仔凝神,一見天地之力聚集起來就小心的防範著,然後血雷經體,旺仔沒有反應的繼續啃咬著。確實有一道雷電從身體里過去了,身體有些發熱,不過沒有其他的感覺了,算了,接著吃吧。

血雷靈像失望的怒號了一聲,凄然痛苦,他惹誰了,自誕生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睡覺,就是有人進了這片雷域,只要不進入水霧之內將他吵醒,他也從來不理。

怎麼就那麼多人不讓他安寧,之前一個奇怪的青年硬生生將這片雷域變成了血紅色,不過威力提升了,他也沒有在做什麼,也就過去了。

這是這次,是要他死,為什麼?血雷靈像不甘心,不明白的怒喊道:「你出來,你說,到底要如何?」剛剛還是個人,還害怕的躲在一條破船裡面,現在怎麼就變成了一個包子,難道是妖?既然不怕累那躲什麼,血雷靈像總之是想不明白的,朝天怒喊,也不知道是在說給誰聽。

冰兒一聽樂了,在旺仔體內嘿嘿笑道:「認輸了,那好,你認姑奶奶不?」

血雷靈像懵了,道:「認什麼姑奶奶?」

「就是認本姑奶奶為主人。」

「你說收了我就是想讓我認你為主?」

冰兒愣了,還有其他意思可以理解嗎,「不錯。」

血雷靈像氣急敗壞道:「那你不早說,還以為你是要殺了我。讓我任你為主有什麼好處?你先出來,那包子是什麼東西,別吃了。」

旺仔本來還在偷著樂,一聽血雷靈像說他是包子,不高興了,迅速的啃了兩大口。後來被冰兒拎了出來,就知道是這樣,他才啃了兩大口,不屑的盯著血雷靈像,我是你主人的寶貝。

冰兒一出來飛速從血雷靈像體內跑了出來,還是被電的不輕,咬著牙亂顫。好一會才說道:「有好處就可以嗎,你要什麼好處?」

總算是出來了,血雷靈像安心了一點,有些認真的打起了商量,道:「我只要離開這裡到處遊逛遊逛就行,在這裡睡覺太無聊了,可是自己出去又沒有靈力供應,等於是自殺。」

血雷靈像轉而一想,這樣太便宜她了,怎麼都把自己打成這樣了,也得讓她吐吐血。接著說道:「我是有這樣的想法,不過我可不會去當別人的打手,你說你能給我什麼好處,要不然我不跟你走。」

冰兒一聽早樂的屁顛屁顛了,原來這麼簡單就可以收服靈像的,早說嗎,白打了半天,還挨了好幾個星期的雷劈。等血雷靈像認主了,什麼親切感全是沒用的東西,靈像都有了,親切感自然滿了。

冰兒壞壞的笑著,緩緩說道:「好處嗎,我可以讓你達成靈體,不過非我同意我還是你的主人,你不可以離開。」

血雷靈像眼冒金花,激動的有些過了頭,良久才道:「真的嗎?」這可是天大的好處,靈像修成靈體可是比修道之人渡劫飛升還要困難,而一旦靈體達成,那修鍊不敢說是一日千里,也可以說是沒有瓶頸阻礙的。

冰兒自信的點了點頭。

血雷靈像又是好一陣激動,興奮的說道:「好,我答應了。」

冰兒強忍住興奮之色,將血雷靈像收了進去,隻身退回到幻島所在位置,來到了紫冥的身邊。太簡單了,沒想到靈像還可以這麼收服,勝王敗寇,力量就是一切,以後收服靈像可不用像以前那樣受罪了。

陰陽也有些意外,外收靈像本應該掙得靈像的認可,可是這丫頭,這靈像,可是物以類聚了,都是胡來的主。不過結果總歸是收了,那就好。雷屬性的天地異象陰陽所知之處並不在這裡,那裡的靈像霸道有餘,威力卻是不如這個的,這次倒算是意外收穫了。

陰陽叫冰兒將靈像放出來,借紅蓮血獄的靈力將其凝成了靈體,雖然天地之力在打鬥時已經消耗過半,不過其龐大的靈力儲備給血雷靈像凝成靈體還是綽綽有餘。

血雷靈像剛剛凝成靈體正在修鍊鞏固之中,陰陽不滿的對冰兒說道:「這樣收服靈像不行,認主是認了,不過其忠誠度可是不高。」

冰兒不高興的嘟起了小嘴,道:「怎麼就不高了,忠誠度不高又怎麼了,大土鱉不是也不忠誠嗎。」那可是自己在流沙海里待了好幾個星期收服的,結果還不是念念不忘的只有他老主人。

這血雷靈像好歹是沒主人的,自己是第一任主人,怎麼都比大土鱉好。

紫冥剛剛也不知道打坐進入了意境,對外物渾然不知,這麼開闊之地沒有人護法,他還真敢隨意修鍊。

悠悠轉醒后,見陰陽和冰兒正對瞪著眼睛,氣氛有些不和諧,詫異的看著兩人,問道:「靈像是怎麼收服的?」血雷靈像就在眼前,嫣然是收服了,不過怎麼沒聽見什麼大的動靜,這個距離不至於啊。

冰兒略有些不悅的將過程簡要說了一下,看著紫冥的反應,哪壺不開提哪壺。

紫冥啞然失笑,道:「果然可以,收服嗎,就應該是這樣。又不是去求他,幹嘛辛辛苦苦要掙得他的認可。」

冰兒笑了,得意的看向了陰陽。

陰陽無奈的嘆了口氣,果然是一類,對於自己的這種收服方法,紫冥早就沒耐心了。不過冰兒不喜歡歸不喜歡,一直沒說過什麼,她從來不喜歡修鍊,已經連著煎熬了三次也算是耐心毅力不錯了。

冰兒調皮,好吃貪玩,不理正事,不管人緣,一概只憑興趣。可是她所做之事又有哪一件是真的不著邊際了。紫冥是明罷著的孤傲霸道,她是骨子裡改不掉的驕傲王者,這種人可能比紫冥還要難。

不過這樣才好,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頑童,那如何當得起以後的大任。靈像的事由她去吧,反正到時候都是祭品。

(求推薦,求收藏~~~~) 幾天後,血雷靈體終於醒了,紫冥左右無事還是繼續打坐,冰兒無聊的正逗著旺仔和大土鱉、噬金靈體玩鬧著。

血雷靈體閃電般上下閃爍著,扭動著身體跳到了幾人面前,高興的說道:「土靈體,金靈體,原來你有靈體的,你收那麼多靈體幹嘛?」雷靈體問著,自己卻是跑過去和大土鱉、噬金靈體打起了招呼,自己一人睡覺實在是睡夠了,這回有伴了。

大土鱉開心的和血雷靈體有的沒的聊著,噬金靈體太沉默了,自己也是在流沙海內憋了幾萬年,憋死了,這次總算是遇到知心能聊的了。

冰兒想了想,歪著脖子道:「玩啊,你看這樣多有意思,我要每一種屬性的靈體都收一個,到時候就是十一小軍團。」她才不要告訴他這是天靈之體修鍊的必經之路,太無趣了。冰兒一掃先前在蓮王島的鬱悶,此刻可是歡騰的厲害。

血雷靈體睡了幾萬年,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連是靈像就該知道的很多東西也不知道,幾近於無知,又是像極了某人。問道:「十一種屬性的靈體,你能給運用十一種屬性?」

冰兒趴在地上,兩手支著腦袋,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望著血雷靈體,無知的笨蛋,她終於體會到了一次常識上蔑視笨蛋的快感。

冰兒不說話,噬金靈體卻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道:「天靈之體啊,一般程度的靈像都知道的,你睡覺睡傻了吧。」

血雷靈體生氣的瞪著噬金靈體,你才睡傻了,不過自己之前好像確實知道一些的,後來變成了血紅色之後,就全忘了。

旺仔在一旁嗎嗎的亂叫著,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反正他是不甘自己一個人被排除在外的。

、、、

蓮王島上依舊是一片死寂,一層厚厚的肢體殘害將整個島嶼籠罩成了地獄。蓮王島中間的山洞內,平整、空曠,就像一直如此,完全沒有這座島上的王者消失的痕迹,也沒有其存在過的痕迹。

只在廣場上有一個人,一個紅衣盛妝的女子,一個剛剛被改造完,紅蓮教新生的教主。

蓮心緩緩睜開眼睛,朦朧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坐在一朵蓮花之內,一朵碩大的雪蓮。而這血蓮竟然和自己心意相通,自己一醒過來,一個疑問血蓮就消失了。

蓮心努力回想著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卻只記起來自己來到了蓮王島,之後就暈了過去,蓮心張望著四周,空空的山洞,幽暗的光線,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這裡是哪?

探測的站了起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不適。慢慢走出山洞,蓮心驚呆了,殘破的肢體,屍山血海,沒有了墨蓮的掩蓋,更是慘不忍睹,觸目驚心。

自己還在蓮王島,那他們呢?羅一呢,冰兒呢?教主呢?!

蓮心頓時覺的不對,迅速離開了蓮王島,向外行去。現在這裡已經沒人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也只有到了外島才會知道。

、、、

冰兒悠閑的和幾個靈體聊著天,待了好幾天也不急於這一時,紫冥還在打坐,等紫冥醒過來再走也不遲。

忽然島嶼搖晃了起來,在島中間一聲爆炸聲傳來,然後一個人影衝天而起,浮在了半空之中,環視了一下四周,朝著冰兒幾人的方向飛了過來。

此人是一名青年,飄逸俊秀,長發飛舞,紅衣空靈隨風起,道骨輕搖下凡塵,朱唇輕抿微微一笑,倒是比羅一還清爽了幾分。

冰兒察覺有人過來迅速爬了起來,不開心的半眯眼看著他,輕浮妖艷,魅惑不及羅一,清爽俊秀不如水無情,漂亮趕不上清水,尤其是一個大男人穿這麼紅幹嘛,還跑過來打擾她。

紅衣男子立定不動,暗暗的觀察著幾人的反應,一個小丫頭顯然是不高興被打擾,一個黑衣青年,好端端的幹嘛在這裡修鍊,剩下幾個,奇形怪狀的,不知道都是些什麼。

紅衣男子還是沒有說話,他今天出關,他是紅蓮教的聖子,本該去見教主的,不過教主死了,因為教主留在他身上的墨蓮消失了。教主說過,他不死,墨蓮不謝,而他永遠生不如死,這就是代價,是他要救或者要殺蓮心的代價。

蓮心不知道怎麼樣了,她閉關在前應該比自己的先出關的,如今也早已是聖女,就是不知道教主死之前,她被折騰的如何。

、、、

蓮心一路從蓮王島來到了入口出的首蓮島,又去了其他島嶼,問遍了教內弟子,也沒有人察覺道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蓮心無奈之下只好先回去了,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過了多少天,問過守門的弟子,她帶幾個外來之人去找教主,已經是兩個多月之前的事了。兩個多月,這麼長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蓮心回到自己的練功房,運轉靈力將自己的身體好好檢查了一遍,在蓮王島出來的匆忙,沒有顧得上這些,現在也找不到線索,先檢查一下身體再說。

蓮心這一檢查卻是驚呆了,自己丹田內的血蓮從小型轉型成中型的,現在怎麼變的這麼大了,而且和身體的聯絡,靈力運轉運用情況並沒有變化,難道出關時的大小隻是剛剛轉變成功,還會在生長的不成?

蓮心運轉血蓮,想知道其有什麼新的,小型血蓮沒有的妙用,結果蓮心感覺到了,紅蓮教各個角落傳送而來的靈力,就像自己是小型血蓮時靈力有一部分輸出一樣,各個角落的人都有靈力輸出。

而現在,蓮心終於找到了靈力輸出的歸屬之處,這朵血蓮應該是教主的,只有教主才可以吸收紅蓮教眾弟子的靈力,可是現在怎麼到了她的體內,而且還是完好的融合了?

蓮心想不明白,好好的又想了一下在蓮王島發生的事,可是依舊只能想起到蓮王島就暈了過去,其後一無所知。

忽然一陣震動傳來,蓮王島左翼,蓮情出關了。蓮心在無心打坐,一下子飛了過去,她有事要問,本來不想問的,可是一知道他在,一想到他,一見到他就忍不住了。

(求推薦,求收藏~~) 蓮王島左翼島嶼,幻島臨近之地,紅衣男子還在和冰兒幾人大眼瞪著小眼,一個女子過來了,同樣嬌媚的紅衣女子。

紅衣女子一落地就朝著幾人跑了過來,緊緊盯著紅衣男子,喊道:「蓮情,我有事要問你。」

蓮情未動,冰兒激動的跑到了蓮心身邊,關切的說道:「蓮心,你沒事啊,太好了。」在蓮王島的時候,怎麼一個不小心就把她給忘了,還好沒出事。

蓮心一個急停,不好意思的笑著,竟然比冰兒還尷尬幾分,道:「我沒事,小妹妹,你沒事吧?在蓮王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蓮情怪笑的問道:「你認識這小丫頭,蓮王島出事了,教主死了對不對?」

蓮心驚詫的看著蓮情,他怎麼敢說這種話,不過看蓮王島的樣子,也不是沒有可能,疑問的看向了冰兒,等著她回答。

冰兒卻是避而不答,怪異的看著蓮情,問道:「你就是蓮情?」

蓮情輕笑,「不錯,你知道我?」

「知道。」冰兒答道,竟帶有幾分恨意。

蓮情莫名的望向了蓮心,她們認識,他和這小丫頭沒見過,恨他那就只能是因為蓮心,看樣子她們關係不錯。

蓮心這才想起來,是想要問什麼的,向蓮情問道:「當年你為何要殺我?是因為教主,還是因為聖子之位?」

蓮情眼暈中快速閃過了一絲嘲笑,急急忙忙跑過來要問的就是這個,「都有,也都沒有。就是想讓你死。」

蓮心微怒,紅蓮的等級壓制之威,不自覺的散發了出來。

蓮情緊皺起眉頭,一股來自靈魂的壓迫感遍布全身。他也有感覺到的,靈力從四面而來,他有吸收到一部分的,不過更的是流向了蓮心,自己也有一部分靈力輸出,流向了蓮心。也就是說,蓮心體內的血蓮是高他一級的存在,是教主的那朵,是她殺了教主?

蓮心急忙收回了威壓,剛剛轉型成大型紅蓮,一時還不知道要怎麼控制。

蓮情輕鬆了起來,問道:「教主是你殺的?」

蓮心又是一驚,怎麼可能,道:「不是。」

「那你怎麼會有教主的血蓮?」蓮情不信,誰殺了教主都有可能,不過誰殺了教主都不會將血蓮讓給其他人。

蓮心自己也不知道蓮王島上發生了什麼,此刻無言以對,再次看向了冰兒,想讓她解釋一下。

冰兒嘟著嘴看著蓮情,就是不想說。不過是蓮心問的,那就說說,簡略道:「你們教主來自幽冥,你倆應該知道吧,前些日子遇見了一位他的老朋友,然後被他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