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就是艾麗蓮,狸霜的全覆式黑鐵手甲。

這一輪的絞殺行動從黎明開是一直廝殺了近兩個小時,到上午九點多的時候,隊伍內的托克多的三名手下,以及釋兵隊伍新加入的五人體力已經有些後繼無力了。

當然他們之所以兩個小時體力就已經告急的緣故還是由於他們是第一次參與絞殺這樣大量喪屍並且還是拿著冷兵器的行動。

只看是使劍新加入隊伍的人就沒有以前的老隊員使得有經驗,新隊員面對喪屍的時候。手中的重劍多半時候是大開大合。殊不知這樣的使法只應該是用於身邊聚集了密集的喪屍的時候才使用的劍法。而正確的使劍手法應該是面對單個喪屍的時候以刺的動作刺殺喪屍。同時刺過之後在配合以小弧度的划。這樣的話體力的耗損就不會很快。

進化者進化的不僅僅只有體質,還有體能的恢復速度,一般超強的體質以及超強的恢復速度使得進化者的耐力可是要超過普通人類一大截的。即便那樣的進化者只是普通進化者。

「撤退!」

沒有多餘的話語。釋兵抽眼觀察發現新加入的成員體力已經有些後繼無力了,隨即便是下達了撤退命令。

知道新加入的那些人是由於使劍的手法不對才導致體力比那些老隊員要先耗盡的。不過釋兵也不怪他們,因為自己根本就沒有交過他們使劍的方法。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沒有交給釋兵使劍的方法,這樣簡單的東西魂鐵捲軸中雖然也是有,可是釋兵以前根本就是沒有重視過。

當釋兵真正的意識到使劍的方法不同,對於體力的耗損也有很大的不同的時候。他自己已經是對於使劍小有心得了。那個時候再找魂鐵捲軸補習也就沒有了太大的作用。

依舊是由釋兵吸引喪屍。其他的人在釋兵的掩護下撤退。待所有人撤出到安全範圍之後,釋兵隨即也是抽身離去。不過這回釋兵沒有直接回到車隊駐紮的公路,而是奔向了小鎮之外的一片森林。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歐洲的生態真的不錯。幾乎城市外圍都是大片大片的植被以及樹林。雖然釋兵也知道樹林的規模之所以能夠那麼大,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於植物也因為病毒的緣故而變異了。

可是即便是那樣,也得是末世之前歐洲就有一個很好的生態的底子,否則末世之前歐洲的生態太糟的話。末世四月之後植物再怎麼變異也不可能太過變︶態。一夜之間就長出一片森林不是。

當然,末世的生態是不錯,可惜這樣的生態給人類帶來的可並非是只有一個優質的空氣質量。帶來的還有大量的變異生物。大量的可以輕易的屠戮人類的變異生物。

此次釋兵衝進那片森林的原因就是由於他需要大量的三級變異獸的皮來製作皮甲,想做就做的釋兵已經打算改變以前不收普通人類倖存者的決定。

以後只要是倖存者想要加入釋兵的車隊就可以。不過,釋兵的車隊可不會養活他們,食物什麼的他們只能通過勞動自己解決。

普通人類加入釋兵車隊的,可以申請加入戰鬥隊伍,戰鬥隊伍的人員。除了每日三斤的變異獸肉作為糧餉外,還會有五斤的糧食分配。除此之外。每擊殺50隻喪屍便是還有一斤變異獸肉做為獎勵。當然,作為糧餉的變異獸肉僅僅是與戰士的實力等級相平的變異獸肉。

那也就是說三級的人類進化者只能領到三級的變異獸肉。不會出現等級低的人領高級變異獸肉的標準。

而其餘的人婦女以及兒童,釋兵也根本不打算白養。收攏物資的時候他們是主力。那個時候會按照他們最後物資收攏數量的多少而給予他們一定成度的獎勵,一般都是總物資數量越高,他們的獎勵就會越高。

當然沒有收集物資任務的時候,他們的待遇也是最低的。變異獸肉沒有他們的份,糧食婦女也只是沒人每天3斤,兒童的是每人一斤。要說女人跟孩子每人每天分得這樣多的糧食是不會挨餓的。可是釋兵的手法卻是只發糧食。鹽沒有,油也沒有。想要其他的東西就用他們自己手中的糧食去換,當然一換的話糧食就肯定不夠吃了,不夠吃你就的想辦法做些事情。

你或者是出賣肉體,或者是幫戰士們清洗衣服,在或者體質好的婦女也可以申請加入戰鬥隊伍。總之,吃白食是不可能的。

至於有些女人的不夠吃或者是她的孩子想要吃肉的話,那種情況就不是釋兵所管得了。想要吃肉,可以去找戰鬥人員要。而戰鬥人員給不給就看人家的心情了。(未完待續……) 可以想象的到,一些長相跟身材略微好一點的女人很有可能會因為想要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而出賣自己的身體。

這種情況幾乎是必然的,釋兵猜想的到,同樣釋兵一認為這樣的事沒有什麼不好。或許有人會說釋兵吝嗇不人道,沒絞殺一座小鎮的喪屍收攏到的物資都是數量巨大的。可是你有那麼多的物資卻不肯分給那些婦女跟小孩。你這不是冷血惡魔是什麼?

如果有人會指著釋兵的鼻子這樣質問釋兵的話,那釋兵也只能笑這樣的人太白痴了。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免費得午餐。每個人只有付出了才會有回報。婦女兒童是弱勢群體,這在末世之前的社會是理應達到妥善安置的。

可是如今的時期還是末世之前嗎?壯年自己都尚且苟延殘喘在這個末世,婦女跟兒童憑什麼還能享有受照顧的權利。

你是女人,可卻不是我的女人,所以我沒有義務養你,你是孩子可不是我的孩子,同樣我還是不會管你的死活。

車隊內部戰鬥人員的糧餉都是有數的。獎勵也不少,別人資助婦女兒童釋兵不會管,那是人家用自己的勞動做的發愛心。

可是別人有愛心那是別人的事,可不包括我釋兵。

釋兵深深的知道普通人也是有大能量的。不勞而獲的先例不能開。即便是最為代價,一些孩子會餓死也不能開。

孩子!什麼是孩子!孩子只不過是一個新的生命體!在末世最不值錢的就是孩子。孩子沒了還可以再生。釋兵實在是搞不懂一些人的想法。為什麼死孩子就會被人們傳的沸沸揚揚。那同死一個人有什麼區別嗎?

也許有的人會提出疑問:「你釋兵這樣不管婦女跟兒童,就不怕人類往後滅種嗎?」若是有這樣的疑問釋兵會說。漂亮的女人到什麼時候都會有人要的。男人們會心甘情願的養他喜歡的女人並與他生孩子。

女人一旦成為了自己的女人,孩子一旦是自己的孩子。那麼供養的責任男人就會擔負起來。我釋兵所要作的僅僅是在車隊內建立末世之後的婚姻保護制度,就足夠解決女人這樣的末世群體會在末世無法生存的事情。

而至於那些沒有父母的孩子以及自身條件的不好的女人,那麼他們的命運就只能指望一些好心人的出現了。

反正那個好心人必定不會是釋兵。

「噗噗噗……噗噗噗……」

這是釋兵獵殺了足夠數量的變異獸之後回程的腳步聲,此次釋兵不僅獵殺了大量的三級變異獸,比三級更高的變異獸釋兵同樣是獵殺了不少,變異獸的皮可以做皮甲,而肉則是釋兵的隊伍今後的主要糧餉。

所以一定數量的存貨是必須的。

「恩?怎麼有這麼多人。哼哼!似乎是有了什麼衝突啊!」

此刻的釋兵越來越接近了車隊駐紮的公路。原本只要釋兵的車隊停靠的地方,此刻不遠處居然又詭異的出現了三百多人的隊伍。那三百多人每個人的手裡有拿著各式的武器。看武器種類就知道他們不定是洗劫了哪座小鎮的警察局。

同托克多特種小隊對峙的不明隊伍的人數大約在三百人左右。這是托克多小隊的人目測計算出來的,本來對於這點人數的雜牌軍。凱特度小隊的人根本就是不在意。可是由於他們的車隊內有五輛大油罐車,所以雙方的人雖然是劍拔弩張,可是卻沒有一方人敢於先開槍。

「對面車隊的領頭人聽著,我們是歐洲抵抗軍(末日抵抗軍).第十三軍.第一獨立團的部隊。你們車隊的物資已經被我們團徵用了。命你們速速放下武器,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

同托克多特種小隊對峙的另一方三百多人的首領,一名穿著一身破舊的軍裝的中年漢子大聲囂張的叫囂著。

很顯然,他根本就是沒把托克多小隊那幾十號人放在眼裡,此刻他的眼裡只要那二十多輛大卡車內的物資。

「乖乖,這得多少物資啊。」

中年漢子雙目中透露著貪婪,對於他眼前的這隻車隊的所有東西他都志在必得。此刻他只是在等,在等他的部隊迂迴將整個車隊包圍。

他的手下既然是號稱一個團。其實人數只有幾百多人,雖然人數不夠一個團千人的標準。可是也相差不多。

團級部隊的番號還是擔得起的。

「我是托克多特種小隊的隊長,我們同樣是隸屬歐洲抵抗軍(末日抵抗軍)第十三軍,對面的兄弟,這是我們拉往基地的物資,你就不要打什麼歪主意了。」

托克多一邊大聲的同對面的隊伍交涉,一邊內心裏面震驚無比。

在歐洲,有很多遊盪在基地市之外的零散隊伍,對於這些隊伍,有很多同樣也是隸屬歐洲抵抗軍(末日抵抗軍)的戰鬥序列的。

可是同樣這樣的隸屬也僅僅是部隊番號上。實際上謀謀軍獨立團或者獨立營這樣的部隊番號,在基地市之外就跟土匪的名字差不多了。

這樣的部隊多是以搶劫倖存者為生,不斷的吸收零散的倖存者,聚攏人口。有時打獵,有時突擊小鎮,主要的生存活動同隊伍內的進化者的數量以及最強者的實力有關。

基地市對於像他們這樣的基地市外的隊伍根本就沒有餘力肅清,所以本著都是人類的初衷,對於這樣的隊伍都會給予他們附近基地市軍隊的番號。目的只是希望通過這樣一個番號能夠使得他們的行動還能存在一點人性。

要知道,一些基地市外的隊伍可是不收老弱病殘的。他們只收能夠戰鬥的人。其餘不能戰鬥的人,死活他們是不會管得。

當然即便是有了部隊的番號,能夠做大收留老弱病殘的隊伍還是幾乎沒有的。這同心性沒有關係,主要是糾結於能力。

托克多震驚的是,德魯士第三基地一空發出了獨立團級以上的部隊發號七個,營級的十八個。可是這些隊伍都在過去的四個月中全部都同基地市失去了聯繫。按道理,他們都應該是在基地市外自生自滅了。

可是沒有想到,團級獨立部隊居然還有存在的,並且這個團的番號還是「嘿嘿。少廢話,叫你們的人全都繳械投降,別耍什麼花樣。我看的出來,你們這幾十號人都是特種兵,你本身也是個一級軍官。可是就這可不能當成你能跟我們團叫板的資本,別以為只有基地市的正規軍裡面有軍官。老子還是軍官呢!怎麼要不要咱們兩個人練練!」

中年漢子雖然穿著軍裝。可是其本人卻沒有半點托克多以及他隊伍內的士兵的軍人氣質。中年漢子給人的感覺整個就是一個土匪。對,沒錯,就有些類似於亂世時期土軍閥氣派。

一邊囂張的同托克多一方的人叫囂著,一邊中年漢子暗暗的集中了精神,心中努力的製造著那種下一刻就要對托克多展開攻擊的架勢。

中年漢子這邊默默的盯著托克多,除此之外再沒有了任何作為。而作為一級軍官的托克多本來同對面的中年漢子對峙的時候還能夠不亂下風。可是當中年漢子不說話轉而默默的盯著自己的時候。托克多明顯的就感覺自己的周身憑空出現了一種莫名的壓力。

這股莫名的壓力壓得托克多近乎喘不過氣來,抽眼掃看了自己身邊的部下,發現他們也同樣一個個面色蒼白。額頭上面不住的滲著虛汗。

「暗道一聲壞了:「點背一遇到高級軍官了!」

人類的適應性是很強的,進化者這樣的事物沒有出現多久。人類之中的一些人物就是已經對於進化者的特點小有研究。

當然,除了一些腦袋比較靈活的人自發的探索一些進化者的特殊能力之外,各大基地市也同樣不停的努力收攏著人類一方殘存的生物學與遺傳學的專家。由這些專家組成的研究機構,在末世一月中旬在各大基地市的支持下就已經開始了對於這個世界所有變異現象的研究。

可是由於限於技術設備的大量缺乏,以及一些原本某些領域的頂樑柱式的科學家的隕滅,研究行動一直進行的緩慢且不順利。

可是即便是不利因素很多,可是在人類面臨著滅種危機的情況下,各大基地還是研究出了一些成果的。

這成果之中就包括進化者對於本身氣勢的運用。各大基地全都不約而同的發現了當一名進化者努力的集中精神在心中努力的想象自己下一個就要攻擊某人或者殺了某人的時候,那對方被進化者意念所籠罩的那個人便會感到莫名的壓力。

這種情況下,對方的戰鬥力就會隨著對方受到的那種負面影響而大打折扣。

以意念震懾對手並藉此消弱對方的戰鬥力等於憑空增加了自己的戰鬥力優勢。各大基地的科學家門並不知道,這其實就是修鍊界的修鍊者們對於自己本身氣勢最為淺顯的應用。

由於這樣的方法也同樣對喪屍有效,所以末世四月的這個世界的進化者們,平日里做的最多的兩件事就是想辦法搞到變異獸的肉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另一件事就是努力的熟悉如何的使自己本身的氣勢最大程度的震懾對手。

中年漢子的實力據托克多推測,至少也得是七級以上的軍官,這樣的軍官級強者可以等同於修鍊界階位十七級的高手。

目前釋兵的進化者隊伍內,除了釋兵本人之外,沒有人這名中年漢子的對手。

想到這點,托克多額頭上的汗珠滲的更快更多了。

心中不斷的念叨著:「釋兵你倒是塊快回來啊!」眼前這夥人明顯就是屬於末世匪軍,雖然腦袋上面頂著個歐洲抵抗軍(末日抵抗軍)的番號。可是你可別指望他們會因為這個番號而干出什麼很有居然水準的事。

「馬上命令你的部隊放下武器,你們的隊伍以後併入我們的隊伍,我們團戰說了。可是給你個隊長噹噹。」

中年漢子見自己已經威懾的差不多了,隨即很不耐煩的催促道。心說:「要不是在這裡開看怕流彈打爆了油罐車,托克多這幾十號人他早就下令開槍了。」

特種兵?特種兵又不是化石兵,十分少見,他們獨立團內部就有他們團長帶來的三百人的一個特種兵分隊。

他手下的這三百人同托克多的隊伍火拚可能會損失很大,可是從另一個方向迂迴包抄的他們團長手下的那個三百人的特種兵滅托克多這些人還是穩贏的。

「呵呵!沒錯!你要是加入我們團,我就可以讓你繼續當你的隊長。你的手下還是你的手下,這點不會改變,怎麼樣!」

雙方正僵持著。在托克多身後忽然就是想起了一聲輕輕的笑聲。

「猛的一回頭,托克多發現,就在自己士兵聚集處的後方二十米左右居然憑空詭異的出現了一名青年。金髮碧眼,純粹的金髮血統。這種人在如今的歐洲已經很少見了。

由於各人種之間通婚貧乏。純種的金髮碧眼人越來越少。有這樣血統的人不是血統返祖了,就是一些很有勢力的大家族,那樣的大家族對於家族血脈的純正十分的看重。家族的嫡系妻室一定是也是要血統純正的。

社會上有很幻想著嫁入豪門的女人,可是那些女人們哪裡知道,就僅憑他們那混雜的血統一條,她們就是不可能成為一些大家族子弟的正室。正室不說,就是側室也是不可能的。

歐洲的一些名門望族雖然是不限制家族子弟的婚姻,可是家族可以頒給名分的女分。不管出身怎樣,血脈必須純正。否則想嫁入豪門擁有名分?沒戲。

出現在托克多身後的這名金髮碧眼的青年,身穿一身並不算嶄新,可是卻很整潔的軍裝。在其身後不遠處,托克多發現了散落在公路一側的近三百人的正規軍隊伍。

這些正規軍的站位都很散,普通的掃射根本就是沒法掃到他們一大片人。每名士兵全部都面色冷峻的端著槍,槍口不用說,正對著的赫然是托克多以及他的部下。

托克多有有意識的挪了挪身子,使自己的身後的背景變成了油罐車,有著這樣的站位,金髮碧眼青年身後的那些士兵們便是不敢輕易開槍,只要他們敢開槍,那們托克多有十足的把握叫他們一起玩完。

「特種兵!媽的,獨立部隊中怎麼會有特種兵呢?」托克多挪好了位置之後便是在心裡破口大罵。通過金髮碧眼青年身後的那些士兵的氣勢以及戰術姿勢,托克多很輕易的就是斷定,那些士兵也全部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特種士兵。

可是基地市外流蕩的獨立部隊一般都是由一些自然覺醒的高級進化者建立了,他們怎麼可能會有特種兵這樣的士兵呢?而且一有就還是三百人這樣的數目。要知道,訓練一個特種兵可不是訓練一個普通士兵那樣的簡單,訓練特種兵的花費可是超過普通士兵十倍還多的。

「媽的,不會又是一個超級進化者吧!」托克多看著金髮碧眼青年不禁猜想到。

人類之中的進化者一空分為了好幾個級別,已知的級別目前有普通進化者,高級進化者,超級進化者三個級別。

普通進化者覺醒后僅僅是體制上要比原來的普通人強上最少三成最多五成,耐力以及恢復力也是相應的提高。高級進化者一覺醒就有三級士兵的實力,並且高級進化者中有人會隨機覺醒天賦能力。

像里菲斯特的變身,麗達的感知能力以及聲波攻擊,還有釋兵隊伍中后加入的那無名高級進化者中那個手部骨骼進化者的人類,他們那覺醒后才出現的特殊能力便是高級進化者的天賦。

有天賦的高級進化者要比沒有天賦的進化者在戰鬥中更具有優勢,因為有天賦的高級進化者與沒有天賦的高級進化者覺醒時的體質都是三級。同等條件下再加上天賦,有天賦的高級進化者的實力自然會更強。

當然,這樣的論斷也並非是絕對的。覺醒天賦的高級進化者若是天賦是吞噬的話,那麼他的實力可就不一定要比其他沒有天賦的高級進化者強了。

似乎冥冥中有著什麼在掌握著某種平衡,吞噬進化者覺醒天賦的時候,實力最強的也就只有一級。再加之他們吞噬的效率實在是太低,所以吞噬進化者前期的戰鬥力還真是比較寒顫的。

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證明天賦只有在最初覺醒的時候出現,成為進化者以後獲得天賦的人也有嗎,普通進化者通過自己的努力偶然間獲得天賦的也有。當然,僅僅是數量比較少罷了。

在人類的普通進化者以及高級進化者之上還有一個級別的進化者被人類內部稱之為超級進化者。

超級進化者之所以稱之為超級進化者就是由於這類進化者的實力真的很超級。不僅僅是體現在每一個超級進化者覺醒后都一定會伴隨有天賦的出現。還有的就是超級進化者要比高級進化者還有普通進化者的實力起點要高的高的多。

有記載的覺醒的時候實力最低的超級進化者為一級軍官,自然後期的超級進化者的規定門檻也就成為了覺醒的時候就有十級實力的人類。

可是一覺醒就有十級的實力這僅僅是超級進化者覺醒的時候實力最低的標準。一般的超級進化者覺醒時候的實力都是要超過十級這個層次的。

有記載的一些天資過人的超級進化者覺醒的時候就有了將軍級別的實力。也就是修鍊者體系中二階以上的實力。

不得不說喪屍病毒真的可謂是一種偉大的病毒。否則僅僅只是一個覺醒的過程就可以成就修鍊界多少人一輩子追求也求不到的二階實力,這在釋兵原來的世界堅持不可想象。

金髮碧眼青年身穿整潔的軍裝,對於托克多的小動作他既沒有阻止,也沒有任何錶示。就似乎完全都沒有看見托克多警戒的挪了挪位置。

目光中透露著濃濃的自信以及自傲。金髮碧眼青年給托克多的感覺就是那種很紳士,很優雅的感覺。可是矛盾的是,就在那表面的溫婉之下,托克多還是感到了金髮碧眼青年所帶給他的一抹壓抑。

「將軍級!絕對的將軍級!」托克多不知道自己的心中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可是就是有那麼一個聲音似乎就潛藏在他的心底在不斷的告訴他,眼前的這人是一個將軍級的超級進化者,不可戰勝,臣服他。臣服他!」

努力的壓下了自己心中那股莫名的聲音,托克多調整了一下心情朝著金髮碧眼青年朗聲道:「不好意思。我不是這隻隊伍的隊長,我們的隊長外出辦事去了,他很快就會回來,你要是想收編我們的隊伍還請等我們隊長回來跟我們隊長談。」

既然打不過,那就想辦法拖時間,等釋兵回來了那就好辦了,眼前這名金髮碧眼的青年釋兵若是打得過就打得過,打不過那麼自己以後跟著他混也行,反正怎麼著自己都不吃虧。托克多面對此刻的危機局面,自己心中的小算盤可謂是打的啪啪直響。

當然,雖然托克多嘴上是這麼說,可是內心了卻並不認為金髮碧眼青年會聽自己的建議等釋兵回來再談。可是即便對方不同意,他托克多也是要說的。原因就是他托克多可沒有為了釋兵跟別人死磕的覺醒。托克多跟釋兵才認識多長時間啊,雙方連熟都算不上。要不是托克多知道釋兵的實力,怕自己一點沒有作為的就投降了,釋兵回來后找自己的麻煩,他托克多才不多費那個話呢。

沒有加入釋兵的隊伍那是由於釋兵沒有逼他。釋兵若是真的逼著托克多加入他的隊伍,那麼托克多即便是心中不樂意也是會為了自己的性命而暫時答應的。

畢竟查克參謀雖然是他的上級。可是歐洲的軍隊的軍人可並非是像中國的軍人那樣,他們當兵主要目的就是賺錢。國家會給當兵的很好的福利,當然,能當上軍官掙的錢就更多了。所以,由於當兵的最原始的目的就同中國的軍人不一樣,所以也就根本不存在著死忠的歐洲軍隊。

同人類交戰的戰役中,打不過的時候第一選擇就是投降。歐洲的軍隊恐怕也就是只有同喪屍的交戰中才會表現出那種捨生忘死的氣勢。當然原因也自然是喪屍根本就不收俘虜。

「可以,只是不知道你們的隊長多長時間回來,你總不能讓我一個團的士兵都在這等你們的一個隊長吧」(未完待續……) 金髮碧眼青年出人意料的餓同意了托克多的提議,當然雖然是同意了可還是不忘了給托克多這些人一個下馬威,話語的重音著重停留在了「隊長」二字上。金髮碧眼青年的意思卻是,你們的頭僅僅是個隊長,而我卻是團長。

兩撥人的首領的名稱一向比較,高下就立判了。果然,當金髮碧眼青年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除了金髮碧眼青年身後的三百多名特種士兵還已近保持著他們剛才的戰術姿勢之外。其餘的兩個方向的各三百多人的雜牌軍。每名隊員都下意識的挺起了胸脯,那架勢分明就是在說他們高人一等啊。

環顧了下四周,見對方成員所表現出的姿態,托克多就是在心中不住的苦笑。

「看著架勢,眼前這名青年明顯的就是在這些人心目當中佔有很大的地位啊。」普通人越是表現的如此,那麼就說明金髮碧眼青年此人越棘手,否則那些平民組成的雜牌軍怎麼可能對於一個僅僅是賣相比較好的青年的態度要更好於他們高級軍官級別實力的營帳呢?

僅僅是因為金髮碧眼青年是團長嗎?肯定不是。在這末世能夠使眾人折服的僅僅只可能是實力。長相可不是末世的主打發展方向。

「叫你們所有的人都出啦站好。放心,在我同你們的隊長談崩之前,我是不會對你們這些人下手的。」

舒緩平易的語氣中卻潛藏了隱隱的傲慢,金髮碧眼青年的口味即便是連見過很多自傲的人的托克多聽了也暗暗皺眉。

「去叫大家都出來。」托克多沒有認為金髮碧眼青年會騙他。因為對方的特種兵的人數有近乎三百人,看他們的持槍姿勢,分明是自己這幾十號人每個人的腦袋頂上都被好幾人人瞄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