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冬天保暖和夏天降溫的功能。

「哦,天哪,哈利!我真的太喜歡了,真的真的太喜歡了!」提耶拉表面上做出一副很開心的表情——

但心裡卻在計算,這麼一件全新未拆的長袍能不能拿回摩金夫人長袍店退貨。

應該能退回不少金燦燦的金加隆。

提耶拉也拿出了自己的禮物——

一枚金紅兩色的格蘭芬多圖標的胸針。

這是和吉德羅洛哈特那枚胸針同款的失敗品。

留著沒用,丟了又可惜,提耶拉又不敢把這個送給別的教授,只好送給哈利了,希望他喜歡——

「哦,天哪,提耶拉,我太喜歡了。」說著哈利把胸針別在了自己胸口。

頓時,一股奇妙的香氣從哈利身上散發了出來——

這是這枚胸針的作用,能讓佩戴者身上散發一股獨特的香氣。

這種香氣佩戴者聞不到,但是能讓周圍的人一定程度上的提升注意力。

提耶拉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聖誕快樂,哈利。」 但凡學醫之人,就沒有人不知道這銀素花的。

此話其實也是藥材中的一種。

且因為藥性溫和,兼容性極強,幾乎是與任何草藥都不會衝突。

而且此花也是許多丹藥的主葯之一。

只是後來被發現,此花雖然非常適合入葯。

但卻存在一個致命的缺點,極易上癮。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華國在施行全面覆蓋銷毀之後。

更是再一進將銀素花列為禁藥之一。

至此之後,市場上便再無此花蹤跡。

眾人也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重見銀素花的一天。

然而令他們所不解的是。

這個時候白面郎拿出此花,有何用意?

而看著眾人,驚訝且疑惑的眼神。

白面郎悠然自得的說到。

「此花,大家都認識,也知其藥性。

只要將此花容與其他丹藥之中。

患者便會不由自主的,對我們的葯產生依賴性。

我們雖然是新開的醫館,但要不了多久,名氣便能追上回春堂。」

「到時候,此消彼長之下,林漠想要以醫術打響名氣的計劃,自然就落空了。

而且只要這林漠敢踏出京城一步,我便讓他嘗嘗千蛇液的味道。」

說完他便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透明的玻璃瓶。

雖然不知道,這白面郎為什麼突然之間,對林漠有了這麼大的仇恨。

但他們此時,一眾國手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這上面。

見到這個一個小小的瓶子。。

幾位倭國國手嚇得直接站了身子,並且身形不斷往後退去。

千蛇液,那可是無解藥的劇毒啊。

都不說服用了,光聞上一聞就會中毒,且救治不及時,就會有生命威脅。

幾人也是頗為無語。

你要說話,就好好說話。

拿出此等毒藥出現顯擺個啥。

不知道我們幾個老頭子幾年大了,不禁嚇的嘛。

相比較他們,謝千山倒是淡定萬分。

不知者無懼嘛。

此時他聽到白面郎的計劃,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謝家的藥廠。

自從上次與倭國幾個老不作死的合作兌壽丹之後。

謝家藥廠作為生產基地,自然也被曝光了出來。

自那之後,藥廠風評便一落千丈,生意自然也是越來越差。

如今有這白面郎的計劃,藥廠的生機不就來了嗎?

想到這裡,謝千山略帶激動的問道。

「白先生,如今華國藥材市場,銀素花已經絕跡。

光靠這麼一朵,似乎起不了什麼作用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千蛇島上銀素花成片成片的生長。

光一株,便足以配置千人人所需的丹藥。

另外我也帶了足夠的量,大可放心。」

說完,白面郎便自得的泯了一口茶水。

此時的謝千山,便更加的激動了起來。

量足好呀,只要有足夠的供給,他們謝家的藥廠就能重新盤活。

「白先生,丹藥生產之事便包在我身上吧。

另外醫館的事情的,我也會儘快布置好的。」

原本只是想著報復林漠。

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激動之下,他便想要為白面郎斟茶,但又覺得桌上的小瓶子礙事。

於是乎,便在白面郎未注意的情況下,直接拾起了瓶子,放倒了一旁。

就這個簡單的動作,嚇得幾人立馬貼到了牆角。

甚至白面郎都不由的顫了一下身子。

只不過,瞬間的被他隱藏了下來。

不動聲色之下,他默默的收起了小瓶子。

檢查一番,發現沒有泄露之後,

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這姓謝的是不是有點虎啊。 當林東峻聽到最終獲得最佳劇本獎的是主旋律影片《生死抉擇》的時候,他和傅標一樣,嘴巴也長得老大……

畢竟,誰都覺得自己百分百能拿獎,結果沒自己的份,也會大吃一驚的,正常的生理反應,嗯,林東峻也趕緊恢復到淡淡微笑的表情,雙手輕輕鼓起了掌……

雖然沒獎了,但也不能丟人啊!

鏡頭也適時地給到了林東峻,想看看林東峻的反應,畢竟這次頒獎晚會全程直播啊……

底下眾人也嗡嗡說起了閑話,這部片子據新世界的說法,在全世界幾十個國家地區上映了,前段時間媒體報道在金馬也拿下了六項提名……更是國內第一例好萊塢購買翻拍權的劇本,劇本也在國內影視出版社出版供北電中戲等學校師生學習……結果在最佳劇本上被一部普通的敘事結構的本子秒掉了……

眾人心中真的是非常精彩……這恐怕又是被人詬病的一屆電影節了。

騷動過後,繼續頒發後面的獎項,菲姐也悄悄握了握林東峻的手,林東峻示意自己沒事……

他在想組委會這頓操作背後的意思。《呂得水》的最佳導演處女獎就不多說了,中影的項目,去年的票房冠軍,就一個小獎也沒什麼說的,林東峻的導演水準的確超出很多導演的水平。

《曖曖內含光》在國際上拿了兩座銀熊,完全有機會拿到最佳故事、最佳導演的提名,結果都沒有,給的三個提名按說最有可能拿到的就是這個劇本獎了,結果沒了……

攝影獎已經掛了,劇本獎也掛了,難道還能是影后不成?

林東峻搖了搖頭,畢竟這次關於影后各種空穴來風。當時在床上鞏麗還問起林東峻,林東峻當然也說了自己並沒有公關這個獎項……他知道麗姐對這個獎項勢在必得,當時在柏林雖說是交易,畢竟也欠了人情,這次也不好意思打擂……

現在林東峻對組委會的操作真的看不懂了,難道這次幾大電影廠分豬肉真的吃相這麼難看?畢竟很多評委都是各大電影廠的人……

《曖曖內含光》惟一的缺陷就是民營公司投資的……算了,想這些幹嘛,獎都已經發了……

最佳導演獎之前又來了一個最佳導演特別獎,路學常的《非常夏日》,林東峻也不知道如何吐槽了……還不如每個提名的都發一個得了。

最佳導演獎被《我的父親母親》的老謀子和《橫空出世》的陳國興共同分享,兩提兩中,也是沒話說了。

陳國興在晚會上之前就顯得很敏感,實在是之前就有很多人說老謀子會蟬聯這次的最佳導演,能不緊張嘛……

當頒獎嘉賓念了張一謀三個字之後略略停頓又念出了他的名字時,陳國興竟然誇張地大笑起來,很顯然,他以為是有人在開玩笑。但當陳國興明白確實得獎后,一下子正經起來,推著張一謀上台領獎去了。

嗯,這也是本次電影節第三個雙黃蛋……

聽到頒獎嘉賓的話,底下在此嗡嗡作響……估計在場的記者和嘉賓都憋壞了……

之後最佳男主角又出乎意料地被陳道銘拿下,上台之後陳道銘表示這次能拿獎真的是運氣……這個還好,沒出現什麼雙黃蛋,但是夠出於意料的,嗯,和最佳男配一樣!

幾位熱門人選失意的神色清晰可見……

之後並不是大家期待的最佳女主角,而是最佳故事片獎,當頒獎嘉賓宣布最佳影片獲得者是《生死抉擇》、《橫空出世》和《我的父親母親》三者共享時,場內的喧囂一時達到了巔峰……

這……雙黃蛋之前電影節就出現過,大家也能理解,不過這次來個三黃蛋,可真的是讓人太無語了,六項提名三項中獎,這……之前最佳導演的噓聲沒結束,眾人又繼續噓了起來……

實在是除了噓聲,眾人真不知道做何表示了……

林東峻還聽到有人說起了以往的數據,之前19屆金雞獎中只有4次是兩部影片同獲「最佳」,其餘各屆均是只有1部或空缺,這次這屆組委會搞了個大新聞啊,明天鐵定被噴死……

表演節目之後,到了最後的最佳女主角獎……眾人懷著期望的神色等待著本屆電影節最後一個獎。不過組委會又來了一個最佳女主角特別獎,這已經是第三次出現特別獎了,眾人連吐槽的心情都沒了……

獲得最佳女主角特別獎的是《益西卓瑪》中的老年女主角的扮演者丹增卓嘎,謝非老爺子臉上的遺憾神色很明顯……

馬上到了最佳女主角獎了,眾人齊刷刷看向鞏麗和俞菲鴻,媒體的鏡頭也刷刷對著兩人,丹增卓嘎已經出局了,章紫怡眾人直接忽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