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忌本想好好的折磨宋乾一番,再送他上路,然而現在,公孫忌改變了主意!

“你就放了我吧,那事兒真不是我做的,你又何必浪費這麼多錢來殺我一個小角色呢?”宋乾繼續用話語引導着公孫忌。

果然,宋乾這話說出來之後,公孫忌入套了。

公孫忌現在只想快點解決掉宋乾,然後回去處理自己的麻煩,說不定還得趕緊跑路,當然沒有時間再浪費在宋乾的身上,於是公孫忌也攤牌了,不再和宋乾磨磨唧唧。

“能讓我花一個多億買你一條命,黃泉路上,你應該笑着走!”說完,公孫忌直接示意身旁的手下,表示這個人已經可以處理掉了。

一個皮膚黝黑的精壯男人走了上來,從懷中掏出一把手槍,直接對準了宋乾的腦門!

然而現在,宋乾反而卻一臉的淡然,沒有了之前那恐懼的表情。

因爲他知道,今天的這場交鋒,他已經贏了!

剛纔公孫忌可是親口認下了自己買兇殺人的罪行,並且連具體的金額都給說了出來。

雖然宋乾現在被人用槍頂住腦門兒,但是他的心裏卻絲毫也沒有慌張。

因爲他知道,在廠房外面,至少有三把***的傷口,瞄準了眼前這個男人。

ωωω▪ t t k a n▪ C ○

“報告,人質受到生命威脅,匪徒已鎖定,隨時可以擊斃,請指示!”

作戰指揮室裏,唐老面前的對講機裏接連傳來了三個報告的聲音。

“允許開火!”

情況緊急,根本容不得唐老多想,立刻變下達了指令!

“嘭!”

廠房裏響起一聲巨大的槍響,這是***的聲音。

伴隨着槍聲響起, 豪門甜婚:霍大佬的小可愛 ,直接應聲倒地。

這一幕發生的實在太過突然,公孫忌根本都沒能反應得過來。

然而事實證明,公孫忌帶來的那幾個人也的確不是草包,的確有幾分本事。

當槍聲響起的一瞬間,他們便意識到,外面有狙擊手埋伏着。

這幾人立刻掏出武器,向公孫忌靠攏。

“老闆!有狙擊手!”

衆人面色凝重,掩護着公孫忌尋找掩體。

直到這個時候,公孫忌才從慌亂之中反應過來,自己這是中了對方的計了!

根本不用多想,公孫忌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這幾個人從一開始就在算計自己,包括宋乾的受傷,包括唐昊的主動上門,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然而,現在卻並不是公孫忌後悔的時候,目前最重要的,是他如何才能從這裏逃出去。

在公孫忌尋找掩體的同時,宋乾和唐昊兩人,也採取了相同的舉動。

當然他們這麼做倒不是害怕被外面的狙擊手給盯上,而且擔心這個公孫忌狗急跳牆,打算拉自己下水。

這個公孫忌明顯已經是栽了,宋乾可不想真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公孫忌不愧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越是在這種緊要關頭,他就越是能夠保持冷靜。

公孫忌冷靜的分析着現在的局勢。

“外面有狙擊手盯着,並且對方肯定還準備了突擊的手段,硬碰硬顯然是沒辦法逃出去的,現在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必須得抓個人質!”

公孫忌一下子便將目前的局勢給分析了出來,可以說,這個局勢對自己相當的不利,甚至可以說,這是一個死局。

而唯一的出路,那就是抓住一個人質,這樣自己手裏就有了談判的籌碼,而且這個人質還必須得是唐昊才行!

至於宋乾?根本就不在宋乾的考慮範圍之內。

現在的公孫忌自身都難保了,哪裏還顧得上找宋乾報仇的事?

況且,他真正的仇人,是不是宋乾都還說不一定。

唐昊的出現,絕對不是偶然,而外面的埋伏,顯然也是針對自己。

公孫忌不相信這一切是宋乾這種小人物能夠做得出來的事情,他的背後肯定早就有人暗中支持。

而這個人,正是公孫忌的老對頭,唐天!

想明白之後,公孫忌反而倒是釋然了。

他早就料到自己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而已。

公孫忌的大部分財產都已經轉移到了國外,只要今天能夠從這裏逃走,他就有的是辦法出國。

到時候他一樣可以過得風生水起!

“你們幾個,不用護着我,想辦法把唐昊給我抓住!”公孫忌果斷的下令道!

作戰指揮室內。

“現場作戰人員,立刻彙報現場情況!”

唐老抓着對講機,語氣焦急的詢問道。

“一號位報告,一名匪徒被擊斃,其餘匪徒情況不明!”

“報告,目標躲在建築物後面,室內情況並不清楚!”

“……”


聽到對講機裏傳來的聲音,唐老的眉頭深深的鄒了起來。

按照原定的計劃,這個時候本來應該派人衝進廠房,直接制服對方的,但是情況卻出乎了唐老的意料。


唐老沒有想到,公孫忌帶來的這幾個人,居然能有這麼強的作戰意識!

在第一聲***響之後,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做出反應。

這些人顯然不可能是普通的保鏢,不但經歷過專業的訓練,甚至肯定還有實戰經驗!

廠房外面的人不清楚裏面的具體情況,顯然是不敢輕舉妄動的,最關鍵的是,宋乾和唐昊兩人也在裏面。

而公孫忌這邊,也同樣不清楚外面的情況,也不敢貿然的往外面衝,也只能想辦法先抓住唐昊,用他來作爲人質。

然而唐昊又怎麼可能會不清楚這一點?

在公孫忌等人尋找掩體的時候,宋乾和唐昊兩人早就躲了起來。

“乾哥,我們這算是成功了嗎?”躲在一塊廢舊鐵箱裏面的唐昊小聲的問道:“剛纔公孫忌可是親口說他花了一個多億要買你的命了。”

唐昊面帶喜色的看着宋乾,然而宋乾卻沒有太過高興。

“別高興的太早,我們只能算成功了一半,這個公孫忌現在還沒落網呢。”宋乾回答道。

宋乾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雖然現在他已經掌握了充足的證據,但是這公孫忌也不是個傻子,只要今天被他跑了,以後再想抓住他,可就難上加難了!

並且,公孫忌一天不被抓住,宋乾就一天不能安心,誰也不知道,公孫忌又會在什麼時候突然出現,給宋乾來一下子。

“行了,別說話了。”宋乾說完,便安靜的藏了起來。

剛纔在跑動的過程中,唐昊的手機不慎掉落,而宋乾的手機早就被收走了,現在宋乾他們也沒有辦法和外界取得聯繫。

“馬上派人貼上去,探明裏面的情況!”指揮室裏,唐老下達了指令。

這樣一直拖下去肯定不是辦法,沒多過一分鐘,宋乾和唐昊兩人就會多一分危險。

即便公孫忌不能抓住唐昊做人質,但是唐老也害怕對方直接不管不顧拖人墊背。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馬上突擊進去,允許直接擊斃匪徒!”唐老再次命令道。

有了唐老的命令,現場的作戰人員立刻行動了起來。

破窗的破窗,撞門的撞門!***,催淚瓦斯也像不要錢似的扔進屋內。


各種手段齊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入了廠房內部。

緊接着,廠房裏便傳來了接連不斷的槍聲。

戰鬥很快結束,唐老此刻也來到了廠房的外面。

他自己的孫子就在裏面,他又怎麼可能能夠在指揮室裏坐得下去?

“情況怎麼樣?趕緊報告!”唐老焦急的問道。

然而,此刻屋裏的人員正處於戰鬥的狀態,哪裏有時間來彙報情況?

唐老等了足足有五分鐘的時間,終於,對講機裏傳來了聲音。

“報告,主犯公孫忌中槍昏迷,傷勢嚴重,其餘匪徒,全部當場擊斃!”領隊的人員彙報道。

“老子問的不是公孫忌,老子問你我孫子怎麼樣了?”唐老大聲的喊道。

“報告,安然無恙!”

聽到這句安然無恙,懸着唐老心中那塊石頭,終於落了地。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唐老再次問道:“對了,宋乾怎麼樣?”

“宋乾的情況比較複雜,人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

剛纔的那場戰鬥,宋乾雖然沒有受到傷害,但是因爲宋乾之前就已經受傷,他一直只是強撐着而已。

當最後宋乾獲救的時候,他心裏緊繃着的那根弦一鬆,他便立刻昏倒了過去。

不過,宋乾的傷並沒有什麼大礙,他只是太累了而已。

很快宋乾便別送往了醫院,而唐老的人,也開始處理剩下的事宜。 很快,宋乾便被送到了醫院裏面,經過醫生仔細的檢查,發現宋乾只是因爲長時間處於疼痛的狀態,導致他精神高度緊繃,最後纔會暈倒的。

換句話來說,宋乾的傷,根本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因爲他太累了而已。

好在之前那個鄭天所使用的槍,只是一把自己做的土槍而已,威力並不是太大,所以宋乾才能堅持這麼久。

宋乾受傷住院這件事,目前知道的人不多,只有周霖和唐昊等人。


這件事宋乾嚴厲交代了一定不能告訴給自己家裏面的人知道。

現在孫雅麗和宋乾父母他們,對這件事還是毫不知情。

話說,龍彪接到孫雅麗等人的時候,龍彪隨便找了個藉口,將宋乾沒有及時回來的這件事給糊弄了過去。

然而龍彪能騙得過心思單純的孫雅麗和吳小蓮,但是卻瞞不過周佳琪這個小機靈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