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火焰刀刃不斷在視線內放大,宋小進牙關緊咬,旋即做出應對。此時他卻是還能恰巧的避開這兩道火焰刀刃,那隻會沒完沒了。所以,他決定擊潰它們。

只見宋小進右手握拳,旋即其上燃起烈焰。火焰刀刃交合襲至,宋小進大喝道:「火焰拳。」

火焰拳,火光系,集聚元陽之力在手拳之上,然後進行強勁揮擊以發揮強勁衝擊傷人的效果。這是火光系法術中最低級的幾種之一,煉法術士即刻修習。宋小進使用這種「垃圾」法術無非是不想耗費太多元陽之力罷了。

宋小進猛的揮拳,只見在他面前潰散一彭焰氣。旋即,他手中的火焰和火焰刀刃都消散了。

宋小進落地站定,望向許濤。笑道:「呵呵,元陽之力快耗光了吧。也只能使用這種垃圾法術,對吧。」

聞言,許濤不禁皺起了眉頭。

的確,如宋小進所說。許濤現在的元陽之力所剩無幾了。本來他就有些不敵宋小進,而後又使用了元陽充瞳之術這種極耗元陽之力的法術,現在的狀態能好到那去?

但是,許濤卻沒有因此產生怯意。都已經決定要死戰到底了,那有什麼好退縮的呢。於是,許濤憤然出擊。

只見他右手微微抬起,其上燃起硃紅色的烈焰。見狀,宋小進又道:「哎,像你這麼哈的人世間少有啊。」

依舊凝聚著為數不多的元陽之力,許濤卻是冷冷的道:「像你這麼多話的人也一樣呢。」

聞言,宋小進怒了。他罵道:「媽的,老子看你用這麼危險的法術,沒跟你動真格的你還侮辱老子。」

「沒必要你的同情,儘管進攻吧。」

宋小進哼了一聲,道:「那好,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他旋即抬起了右臂,握拳。旋即,在他手上亮起了艷黃色的光芒,這光芒根根如針,十分刺眼。這隻對之前的許濤而言,現在的他卻是能直視強光而不受其影響。

「剛才你可能看都沒看清我這法術的厲害,現在就再讓你瞧瞧吧。」

語罷,宋小進猛憋一股勁。旋即,他手上亮著的光芒越發耀眼了。但,突即增強的光芒還是不能影響許濤的視線。

所以,此時許濤才發現在宋小進的手拳上忽即浮現了一縷縷黃色的火焰,這火焰晶瑩剔透,有好像同色的雷電一般,蔓延在宋小進的手上。

黃色的火焰越發繁多,竟是把宋小進整個手掌包裹。形成了一個火焰球一般。

「炎曝沖拳!」

炎曝沖拳,和許濤將要使用的炎沖拳只一字之差。但威力卻不可一日而語。

語罷,宋小進有憤聲大叫。隨著,他便揮舞著右拳朝許濤沖將過去。

此處依舊被強光渲染,將周圍陰暗,迷霧重重的樹林照得透亮。許濤皺皺眉頭,配合著他這雙駭人的眼眸倒顯得怪異。顧不得那麼多,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炎沖拳!」

許濤暴喝著揮拳,他手上已燃得強盛的朱紅火焰卻是化作一道烈焰柱,朝正向他沖將來的宋小進射去。

烈焰柱的微弱光輝根本無法與宋小進散放的艷黃色光芒相提並論,這也是二者差距的提現吧。火焰柱完全是淹沒在了光海之中。衝進中的宋小進甚至看不到它的存在。

但憑藉著強大的感知力,他還是能察覺正有攻擊波再朝自己射來。而且,知道其具體方位。

在茫茫的光海掩蓋之中,宋小進卻是與烈焰柱就要相碰了。這時,宋小進也有了動作。他猛的將燃燒蔓延著晶瑩剔透的黃色火焰的右手前伸,擋在自己跟前。

旋即,烈焰柱襲至,先與宋小進燃燒著黃色火焰的右拳相撞。

結果慘不忍睹,火焰柱就好像碰撞到了鑽石一般堅硬的東西。瞬間就潰散而開了,就好像剛噴發的噴泉,在前頭出現了一個圓扇形。

但是,烈焰柱卻還沒有消失,持續衝進著。不過,它卻不能再向前半步。

他不能前進不代表宋小進也不能,只見他身體微側,來到烈焰柱旁邊。右拳還是抵擋著烈焰柱的攻勢。

突即,宋小進再度衝進。而隨著他的前進,他的右拳也前進,所以,烈焰柱正被無情的殘害著。如同豆腐一般,被輕鬆割裂。焰氣潰散。

宋小進跑了幾步后,這烈焰柱經不住迫害。自發的散去了……

烈焰柱雖不能完全抵擋住宋小進的炎曝沖拳。但還是可以抑制一下宋小進的前進速度的。可它現在潰散了,宋小進的速度旋即猛增。

在這段極短的時間裡,許濤的臉色可是一個勁的在變化,變得難看至極。

宋小進已經來到近前,現在遠超宋小進的反應力告訴他。必須得避開,不然,即使是處於元陽充瞳之術精神加持狀態下也會被其擊潰。

驚人的反應力救了許濤一命,只見他猛的朝上躍起。避開了沖將過來的宋小進。

這不是說宋小進的衝擊速度慢,而是許濤的反應力實在太強了。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捕捉到宋小進攻擊的空隙,並趁之避開。


強勁的一擊落空,宋小進很是憤怒。但他也不是傻子,繼續衝擊必會耗費元陽之力。所以,立刻就解除了炎曝沖拳的元陽之力加持。

強光消隱,這裡又恢復從前的暗淡。這時,許濤也從空中落下站定。宋小進就在他的前面一點,背對他。

宋小進緩緩轉過身來,嚴峻的說道:「有元陽充瞳之術的精神加持,你還挺會躲的!」

聞言,明顯已經十分虛弱的許濤說道:「這沒什麼,只是你打不到而已。」

忽即,宋小進詭異的笑了笑。道:「你這可就不對了,怎麼能妄下判斷呢?」

說著,突即從他身上冒起了十分稀薄的黃色焰氣。這時,他也將雙手緩緩攤開。

「只要速度快於你的反應速度,你就沒戲唱了!」

稀薄的黃色焰氣隨著不斷增加的體積,此時已變得十分鮮顯。同時,宋小進的皮膚也有了變化!

黃色焰氣映照之下,他的皮膚忽即變成了通透的橙色,這橙色可不單一,其中更是有一層淡淺的黃色,看著十分奇異。

這種顏色旋即遍布他的皮膚,就連臉部也是。使他那看著憨厚的臉頓時變了味道。

就在此時,真正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從頭部開始,忽即在他這種顏色的皮膚上浮現了一條條黑色的紋路……

這紋路就好像流動的河流一般,慢慢蔓延到他周身上下。面部的黑色紋路比較細小,而身體上的就不一樣了,一條條竟有成年蟒蛇粗細。

見狀,許濤不禁大驚失色。喃喃的道:「……增幅系法術……」

這法術還沒有完全完成,體貌已經怪異十分的宋小進卻是笑道:「喲,你還挺識貨的。不過,無濟於事,你馬上你要失敗了。」

對付會使用增幅系法術的修士,炎無雙也曾教過許濤對付的他們對策。那就是在對方還沒完成法術的時候,進行攻擊,打斷法術的運行。

許濤顯然是牢牢的記得炎無雙教他的這句話。因為此時他已經猛然出擊,朝宋小進衝擊而去!

見狀,宋小進卻不吃驚,只是一笑。

轉眼之際,許濤便已襲至。乾脆的一拳揮出,直轟宋小進的腦袋。但是,這麼簡單的攻擊對宋小進有用嗎?

(今天網站終於恢復正常了,我也把之前有錯誤的章節改了回來,希望大家看得滿意。別神傳發到這裡,各位或許會舉得故事進展得太慢,而且最近的章節寫的都是打戲,讓人看著有些膩味。對於這一點,我只能說抱歉,因為是存稿,很難改動的……而我肯花這麼大的篇幅寫詹泥恆和宋小進,自是因為他們是重量級的角色,後面的故事少不了他們的……敬請期待!) 許濤現在狀態不佳,對元陽之力的使用就好像在沙漠用水一樣,十分節儉。所以,此時才會使用拳術進攻。

他的拳頭好像在空中帶起了一片殘影,但是,卻沒有打到宋小進。因為他的身體在閃動之間便已消失了。

許濤一驚,但是,很快改變攻擊軌跡,朝另一邊沖將過去。此時,許濤朝著衝去的地方,宋小進的身影悄然浮現。

見許濤衝來,宋小進輕哼道:「果然,精神力強大之後很難纏啊。」

增幅系法術還為完成,此時的宋小進可不能在使用別的法術。所以,只能一味的逃跑。憑藉著普通華成巔峰修士都有的速度,宋小進東躲西藏的避開了許濤一次次的攻擊。

許濤現在可是強弩之末,其速度自是大不如前。怎麼可能打得到宋小進呢?

攻擊一次次的落空,許濤這可慌了。要是不能打斷宋小進的增幅系法術,那他可就玩完了。

許濤的攻擊再次落空,這次,宋小進卻是逃到了一棵粗大的樹榦上。傲然站立,宋小進大笑道:「哈哈,你完蛋了。」

說著,他旋即將雙手交合在一起,結出一個奇異的手印。並且大喝道:「炎焚之身!」

突即,宋小進整個人瞬間氣勢大漲,硬是將他周圍霧氣吹盪而開。此時,他周身已被黑色的紋路蔓延。那冒起的黃色焰氣也沒有消散,反而變得十分龐大。

宋小進的眼眸此時也有了變化,赫然是變成了與皮膚一樣的橙黃之色,但是,那卻是動態的。就好像兩團火焰在他眼中燃燒一樣。

旋即,身體周圍的黃色焰氣竟是都朝他身體附著而去。但,卻沒有沾染到宋小進的肉體,只是附著到了他的衣服上。

旋即,他的衣服瞬間就變成了同一顏色。橙黃色。但是,卻不與皮膚一樣,和眼眸一致,乃是動態的。就好像燃燒著的火焰之衣。

這樣變化,宋小進整個人就渾然一體了。同時,氣勢也發生了變化。變得酷肖,冷淡世人!

見狀,許濤的瞳孔已變成針眼大小!顯然是驚駭無比。

增幅系法術完成,宋小進冷聲說道:「怎麼樣,還敢繼續嗎?」

聞言,許濤皺著眉頭,咬著牙關。有些厭恨此時的宋小進似的,他也冷聲道:「哼,多餘的同情!」

聞言,宋小進不禁咂舌。但很快又恢復平靜。道:「那就你先出招吧,諒你也沒多少元陽之力了!」

許濤怒哼一聲,說道:「別自以為是,我還沒輸你。」

說著,許濤緩緩攤開雙手,奮力呼喝著。旋即,火紅色的氣流在他周圍浮現。

此時,劇增的感知力告訴他,他的身體狀況可不妙。不禁全身乏力,而且體內的元陽之力基本消耗一空。就要維持不了元陽充瞳之術的加持狀態了!


沒有背周身傳來的無力感打倒,許濤繼續施法。只見在他周圍的火紅色氣流隨即凝聚,在他面前凝成了一個六芒星的圖案。

旋即,在六芒星的六個頂角處竟是燃起了六個火球。火球雖然熊熊燃燒著,卻給人以一種暗淡的感覺,毫無氣勢。

見狀,許濤旋即眉頭緊鎖。但還得繼續進攻不是?只見許濤雙手一揮,六個火球突即猛的沖射而出,朝樹榦上的宋小進飛去。

「六芒星火球陣!」

望著六個暗淡的火球,宋小進不屑的哼了一聲。隨即,隨手一輝,六道火焰刀刃飛射而出。

這雖是火焰刀刃,但卻是和宋小進身體顏色一般的火焰。看著倒顯得奇異,不光如此,這火焰刀刃還比許濤所使用的強勁幾分。

旋即,六道火焰刀刃分別找上了一個火球,並且就要與之碰撞。如果二者碰撞,必是雙雙崩潰的下場。

那樣許濤這個拼盡全力的法術可就無用了啊。許濤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只見他對著六個火球揮揮手臂,旋即六個火球竟是改變了衝擊軌跡。與將要碰撞的六道火焰刀刃失之交臂。

先前就說了,火焰刀刃,火焰斬,只能進行直線攻擊。宋小進現在可沒有許濤這樣的精神力。所以,他這法術也算是失去效用了。它們衝撞上許濤周圍的樹木,將之引燃,隨即消散。

而那六個火球在許濤的控制下卻是又朝宋小進沖將過去。見狀,宋小進輕嘆了一聲,輕聲細語道:「本來是想擊散它們就算了,繼續攻擊恐怕也是這結果吧……」

說罷,宋小進卻是眼眸微閉,雙手插在胸前。竟是在乾等著許濤的六芒星火球陣攻擊過來。


旋即,六個火球準確無誤的撞擊上樹榦上的宋小進。六個火球一起爆炸,其威勢自是不小。一瞬間就將宋小進所在的樹木淹沒了。用焰氣將之淹沒。

當然,那棵樹在其中也是會被無情摧毀的。而且,不僅如此,就連周圍的一些樹木都遭了殃。

見狀,許濤不禁大喜。正滿臉欣喜的看著六個火球爆炸后產生的焰氣和勁氣。

但是,隨著焰氣的消散,許濤臉上的欣喜也消散了。因為在六個火球焰氣消散瀰漫的中央,宋小進正站在那裡!

周身還是與之前一樣的奇異,橙黃色的身體彰顯他不凡的風采。此時的他還是一臉的酷肖,和原本矮小的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許濤大驚,牙關緊咬,卻是沒有放棄。準備再次進攻,但是,卻提集不起一絲元陽之力。同時,原本凝實的精神力也開始動搖。

宋小進平淡的說道:「看到了吧。即使我站這讓你攻擊,你現在也不能傷我分毫……」

略微停頓了一下,宋小進又道:「你別有挫敗感,能逼我使用增幅系法術的人不多。你還算是個……值得正視的對手……」

聞言,許濤卻沒有因為周身的不適有所動容,笑道:「那又怎樣。在你面前我還不是垃圾一個,你連超獸凝法都沒用就打敗了我!」

宋小進忽即輕哼一聲,道:「超獸凝法這種大眾法術很牛逼嗎?幾乎所有華成巔峰的修士都會用,根本沒啥子技術含量。只要有足夠的元陽之力都能使用!」

宋小進隨即又道:「誒,你是意思是我的炎焚之身不如超獸凝法?那你可就錯了。我可曾使這招打散了詹泥恆的超獸凝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