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沒有參與到戰鬥中,但還是瞬移至此,有些受寵若驚的躬身彎腰。她們只是普通女子,卻領執掌者之命。

「凌香廢除骨域奴隸制度,打通骨域之山,跟院宗域國域貿易通婚,竹音將天下武決分享到國域,讓眾生修鍊。」

「遵命!」

兩女高興不已,凌香曾身為女奴,知道這種制度的可怕,現在執掌者開口,所有人必須執行,竹音更開心了,這相當於天下武決都在她手中了,但責任卻非常重大。

「黃克。」

「到。」

黃克飛翔入空,也不彎腰,就這麼看著她。

「大千世界,萬物眾生,你想要什麼?」

此語一出,黃族沸騰,天下震驚。這也太任性了吧!這不擺明了公私不分嗎?但誰敢多說一句?有本事出來,現在就出來。

「我想寫本書…或許可以把你失憶的那個性格給記錄下來。」

「不準。」

神女嬌嗔,執掌者跟凡人立馬沒了區別,天下之人雖然都低著頭,但還是心理痒痒的,想看看那副除了清冷嚴肅之後的另一個性格。

「那我可以抱你一下嗎?」

這下真是讓人類獸類差點沒吐出一口血,這從哪蹦出來的癩蛤蟆?執掌者你也想抱?

「可以。」

其實美眸掃過,看周逸默許,這才朱唇輕啟。

萬物生靈倒吸了口涼氣,顧不得什麼了把頭抬起來,看著這個貨修行了幾十萬年才得來的緣分。

兩人相擁,卻無比平和,好似一下回到了幾年之前,那時的輕鬆歲月。

「謝謝…認識你們無比榮幸。」

鬆開,黃克躬身退開。

「我也是。」


一抹傾倒眾生的笑容浮現世間,后這一幕微笑被做成了雕像,放置在天下之間。

全場人又趕緊低下頭,等待下一個命令,但是大陸都寂靜半天了。

尷尬,氣氛太尷尬了,有些膽大的看望神女,又看往周逸。

接下來不應該是他嗎?按道理來說,之所以能成為執掌者,幾乎靠的都是周逸號召天下英豪的阻攔。

「差不多了…」

一句話讓眾人或多或少有些遺憾,周逸這麼拼了老命了,卻沒得到應有的報酬。 「各位,懇請你們…聯合起來…」

周逸目光灼灼的看著祝融,他目前身為通天大聖,缺一道力量就能執掌。

「無非螻蟻爭雄罷了,你融合了天下之力,正好統統交給我吧。」

淡漠的看了看這萬載以前都未曾出現過的眾生聯合,眼睛中忽然間有些喜色。

「你的話,可以。」

龍帝吐出一口息,「我可以不計前嫌。這一刻忘記紛爭。」

「我要開始了。」

周逸感覺自己快要憋到爆炸,或許是跟著所有的力量有關,不知何時,重新跟萬物有了聯繫。

「幻體五神印!」

手中結印忽然間加快了無數倍,腹部接連幾個力量竄入高空!冰雷風火荒,俯覽世界!

「一印·玄武印!」

冰之心光圈,化作一個冰晶玄武,浮在空中散發著浩瀚之力!

「不知多少年沒這樣過了…記得五萬年前,有魔物入侵…」

「族長你快去吧,誰不知道你活了五萬年。」

身後一個族人推了一把,玄江順勢沖入高空,雙手揮動間化作一股至強能量,鑽到冰晶玄武之內!

「二印·神龍印!」

雷之力化作雷龍咆哮,在雲層之中上下翻騰!

「怎麼第二印就要我出去?不應在最厲害的第五印嗎?」

「你跟老烏龜廢話一樣多,快滾!」

身後老者直接踹了一腳龍帝,空中化奔雷之龍,鑽入雷龍之身!

「三印·神鹿印!」

「承蒙小子看的起啊。」

鹿帝空中化形,在荒蕪之力大地之力變成的鹿獸之中,睥睨天下!

「四印·神鳳印!」

璞玉琉璃火化作鳳凰,揮動翅膀能焚毀萬物。

「鹿母,你家男人死了跟我可好。」

鳳帝搖了搖頭,一絲火焰羽毛在背上長出。

「那咱就都死了。」

「真是沒情調。」

揮動鳳翅,跟火焰融合!

「五印·白虎印!」

「哈哈哈,老子叢林之王,果然在最後。」

虎帝仰天狂笑,化為白虎,踩雲之上!

天空之中,映照著五個巨大神獸,他們代表著至強元素之力,至強自然之力,如此聯合起來,恐怕能把大陸掀翻!

與此同時,身後陣技中不弱於這五個神獸的力量,統一灌注到周逸體內,衣服和肉體剎那間就爆炸,不過以他目前的實力,隨時可以重塑肉身,靈魂狀態更好包裹能量!

「滅神拳!」

幾乎是咬著牙喊出這個現場被開發出來的強大武決,頓時上空中的能量,扭擺著空間匯聚在周逸唯有的右拳之上!

五道能量化作各自的小巧模樣,在臂膀上奔跑。

「來吧,讓我把這股力量吸取!」

祝融之所以沒有動手,從始至終都是在打著這股力量的注意,他強大到不該存在於世間!

兩個人影,各自衝到天空,如流星相撞,在荒原之上碰觸。

天地間一片寂靜,只是看到一股比陽光還耀眼的光芒在天空之中閃爍,已經聽不到聲音的炸響之力,飄飄然充斥在世間每個角落裡。

祝融萬象之力的旋轉,周逸五獸神和眾生的力量旋轉,兩股至強之力交疊在一起,甚至能將大陸都毀於一旦。


「總算等到你成長到現在了。」

耳邊響起了一陣話語,天地靜置,誰也沒注意到,那一排墳墓的第一個,恍惚飄出一個魂影。

「誰?!」

一片黑暗之中,周逸看到了一個中年人,他跟自己很久以前一模一樣的裝束,穿著短袖拖鞋。

「哦,世人叫我戰天呢。其實,我根本不叫戰天,也不姓戰…」

「戰天大聖?!」

周逸大吃一驚,最終他還是遇到了這個具有萬載傳奇色彩的人物,聽說他開啟了人類文明。

「嗯哼?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嗎?」

「太驚訝了,你不叫戰天,叫什麼?」

「王小明。」

戰天神秘一笑,仙風道骨的味道。

周逸剎那間獃滯,果然是無所不能的男人!

「行了說正事,我在萬載之前來到這個世界,產生了時空錯亂,開啟人類文明之後,曾經做過預言,就曾有你出現。」

「恩?」

「我沒敢往下預言…其實是怕你走不到這一步…沒想到來了。既然如此,我有句話想跟你說一下,我的力量還能殘存一些時間,你必須要在五年之內,覺醒萬象之力之上的力量!」

「啊?!!」

「名為混沌之力,不應存在這個世界上,力量跟武者修為一般,萬象之力有兩個,那麼肯定有至上的力量。」

「萬年來我一直摸索,總算找到了一些門道,現在把它給你,靈魂也暫時附在你身,到時候帶我一起回家。」

「您也是…」

「你這不廢話嗎?我要不是地球的,你以為我閑的在這冒著消亡的危險跟你嘮嗑?真他媽傻。」

「呃…」

「接受吧,時間不多了,天地靜止就算是我也只能開啟一瞬。」

戰天王小明同學,手掌貼在周逸額頭,那是一股非常虛無的力量,在這其中,彷彿時間可空間不復存在,如一個通道,連接著過去未來!

轟!

現實世界中,一聲炸響,讓半個大陸毀滅。

但是,周逸感覺到了萬物,第一次無比清晰!不自覺的抬手而出,一道道平靜安詳而又請打的力量,散落在世人身上,半個大陸的毀滅之中,這股力量讓生靈被保護的完完整整!

「怎…怎麼可能?!」

一拳而出,祝融發覺體內無窮無盡的力量,正在散落,飛速散落,散落在世界各地,散落在天地之間!

「就你才有萬象之力嗎?」

周逸一抬手,看似普通的拳頭,卻彷彿是眾生之拳。它像人手,像獸蹄,像鷹爪,像魚鰭。

「你…怎麼可能?!!」

祝融全身顫抖震蕩,不知不覺中,萬象之力散去,造化之力散去,輪迴之力散去,推演之力散去。

他的樣子變得無比蒼老,頭髮成了枯黃,皮膚皺紋一拍拍長出。

一股從未有過的疲憊之感縈繞心頭,他知道,這一覺不醒。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呼吸越來越急促,眼皮子也越來越沉,最終逃不出擁有力量才延續的壽命,呼吸停止,氣息停止,靈魂消散在荒原之中。

與此同時,最開始被打出的通道,閃爍著極度耀眼的光芒!

仙兒,睜開了眼睛。 咔咔咔…

冰牆剎那間就被擊碎,一招之下,周逸吐血三升!這已經完全不在一個範疇!對於祝融而言,擁有萬象之力,練體重和造化大聖,已經沒有任何區別。

嘩…

又是一陣力量襲擊過來,聖光殿被削斷,周逸等人和在場所有人,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就只有這種程度嗎?這種程度也想阻止我?還是把造化之力拿來吧。」

單手伸出,幾股力量從眾人身上逐漸脫離。

「怎麼做!」

黃克剎那間看向周逸,現在只需等候命令,跟以前遇到的無數次危險一樣!


「輪迴之力造化之力全部給我!」

對著眾人大喊,適時整個大陸烏雲密布,狂暴的雷電和元素使天地無比震蕩!

「恩!」

黃克重重的點了點頭,抬手而出,力量汲取中分離出一股沖入周逸體內!


幾人見此,沒有絲毫猶豫,他們已經別無選擇,把所有力量全部傾注到周逸體內!

「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