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聊着一些技術上的問題,來到車間大門。徐生隨手揭掉了封條,拿出以前的門禁卡去刷。他上次來取走材料,就是這般進出自家一樣的從容。

門禁系統一早被萬消廢了。他們4人,明目張膽到目中無人,真正的目中無人。萬消就在大門邊,連正眼都不看一下。

門禁卡沒反應,徐生去推門,警報聲大起。終於嚇了他一跳,焦布朗先生大步向後退去。

“朗朗乾坤,泱泱中華,你們就這麼明目張膽地進來搶!”萬消站着沒動,大聲地說道,在警報聲中依舊一字字說得清清楚楚。

“正想問你呢!”兩名便衣走向萬消,“你怎麼進來的?”

“這是我的公司,我怎麼進來,還要向你們警局申請不成。”萬消冷冷地說道,“倒是這個叫徐生的,他是WK國的商業間諜,還是WK在中國的‘日的狗’成員,你們吃公家飯的不管,反而助紂爲虐。”

日的狗成員,這是網民給取得名字。WK向MD學習,用金錢買通了一批所謂的各界人士,定期在網絡上美化WK的方方面面。比如吹噓WK人如何敬業,百姓對中國如何好感,企業關注中國等等,來緩解WK**不斷製造緊張氣氛的負面影響。這些人,被網民稱爲“日的狗”,端的是非常形象。

徐生聽到萬消的講話,臉憋得通紅。這是非常隱蔽之事,他有心要反駁,可又摸不準萬消還掌握着多少祕密。

他終於知道,這個小夥子就是杜家公司的實際控股人。 “可以控告你誣陷!”其中一名便衣大聲喊道,“徐總,你去門衛那拿鑰匙。”說完,他向另一名便衣使了一個眼色,兩人上前來堵萬消的路。

徐生正尷尬着,一聽便衣的喊話,拔腿就跑,焦布朗不明情況,也跟着跑了。萬消往前去追,被兩人頂住。萬消勁大,兩人運用擒拿來鎖萬消的手。

徐生已經快到門衛房,萬消不再掩藏實力,雙手左右一轉,差點將兩人扔出去,追了上去。

一名便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體,心中驚訝,嘴上不饒,在後面自顧自罵了一句:“媽的再跑,你跑得了九院的母女?”

萬消聽在耳裏,本就對這種黑白道結合強搶股份的事反感,此時遊離在程序外的憤怒轟地佔了主動。煞氣沖天!

這裏的警報一響,就被門衛室的放大器播了出去,在開發區的這條大街上,幾百米外都聽得非常清楚。老周不知從哪裏轉出來,此時站在門外,朝裏喊道:“抓小偷呀,有賊呀!”

徐生一愣,在門衛室門口不敢進去,站在外面喊:“老童,把車間鑰匙給我。”

老童很認真地伏在桌上裝睡,哪怕這裏亂成一團,他依舊眯眼努力地發出鼾聲。

“你他孃的站住。”便衣追着萬消,在後面喊。

萬消追上徐生,一腳踹在他屁股上。徐生感覺被汽車撞了,整個人一個狗啃屎摔了出去。幸虧門衛室邊上,是一圈綠化帶,他摔進冬青樹叢中,哼哼唧唧半天爬不起來。

焦布朗一看萬消如殺神般過來,馬上蹲下,雙手抱住後腦喊道:“我投降,我不動,身上沒有武器。”

“去你大爺的。”萬消爆了一句粗口,一腳橫掃在焦布朗的肩膀,讓他領教了什麼是滾地葫蘆。

隨即回身伸手擋了一下,在立體影像中,一名便衣從後面衝上來,抽出了藏在腰間的橡皮棍,直接對着自己的後腦掄過來。啪地打在手臂上,萬消側面退了兩步。分析着這力道,孃的,真往死裏打呀!

另一名便衣衝進了門衛室。所有的鑰匙,掛在一個大圈上,就放在桌上。老童眯着的眼看到便衣進來,一伸手將鑰匙圈抓過,抱在了懷裏。擡起來的臉上,還作着迷糊的表情,鼾聲還在!

“媽的,給我!”便衣看在眼裏,伸手去搶老童的鑰匙。

老童抱着鑰匙,縮成一團,被便衣整個人扯出了門衛室。他終於從裝睡的模式脫離出來,進入另一種誇張狀態:“打老人啦,搶老人東西啦,我要死啦……”叫得聲嘶力竭。

老周趕緊跑進來幫忙。畢竟年紀大了,老童懷裏的鑰匙圈被便衣抓住,另一手扣上老童肩膀上的肩井穴,痠麻的刺激,老童噗通摔倒在地上。

老童朝天躺着,雙手抱住肚子,作痛苦狀,嘴上喊着:“妖妖靈快來呀,死人啦。”

老周跑到老童身邊,一看就知道這老朋友沒事,輕聲提醒:“受傷位置不對。”便衣看到老童敏捷地抱住了小腿,開始喊骨折啦,腳斷啦。他有些頭大,看向另一名便衣。

那名便衣正是嘴裏威脅萬消的人,他拿着橡皮棍,已經抽了好幾下,信心正爆棚,一邊揮打,一邊還在刺激萬消:“他孃的不是很能跑嗎?你丫的跑呀!”

他哪裏知道,萬消只是在網絡上詢問,打哪裏,肯定不會被說成是防衛過當,對方只是暫時散失行動能力,構不成輕傷。此時,正好形成了主流意見,他備份起來。忽地擡腿,一腳踹在對手的肚子上。就見這名便衣,像一隻大蝦般,彎着腰遠遠摔了出去。

萬消轉身,看向僅剩的這名便衣,對方不由的一抖。這小夥的殺氣很盛呀,情報中不是說,只是一名彈琴的藝術家嗎?

他一手抓着鑰匙圈,一手也去抽後腰位置的橡皮棍。眼角瞥到老童已經抱着頭在嘶喊:“打老人悶棍啦,敲腦殼啦……”老周不忍看,轉身向門外跑去。

萬消一大步跨上去,另一腳如無影腳般踢出,還是肚子上。

門口有警車閃爍的紅光,老周對着一個方向在揮手。萬消站在中間,程序艱難地將控制權搶回。這下慘了,又要進局裏。自己要不將這段視頻放到網上,讓大家評議去?還是再裝模作樣給火箭軍的首長打電話?

孃的!警車一停到門口,居然下來十多人,全副武裝。什麼時候開發區的巡邏警察如此強大了?不用推測,也知道是王副局長的安排。

萬消被帶到了老宋派出所的地下室,徐生四人都去了醫院。爲了做足戲份,不知哪裏痛的老童,也被他們送去了醫院。老周守在門衛室,可惜,鑰匙圈,作爲證據,被拿走了。

但是,這點難不住老周,他看到手機上萬消的提示。用備用鑰匙,打開生產車間的鎖,換了一把新的上去。還讓老鄉同行,替他去買了十多把,藏在門衛室的各個角落。

十多分鐘,沒人理睬萬消。這些套路,萬消懂。他將便衣搶老童鑰匙的視頻放到了網上,置頂在某個論壇上,標題很吸人眼球:如果哪吒老了,乾坤圈就會這樣被搶走,請關注老人的生存狀況。

萬消入世以來,歸納出引發網民關注的套路:標題要爆,不夠爆就搞笑;內容要奇,不夠奇就裝逼;結論要狠,不夠狠就拉仇恨。

他知道這個置頂沒多少用,會被王副局長在後臺撤掉,林大人會派水軍來淹沒。除非放到國際層面,但他還不想把杜家公司放到全球的視野中。萬消最擔心的就是變數,WK和MD的介入,已經加快了林家對杜氏公司的窺覷。

果然,不到十分鐘,輿情已經被控制,這條消息不見了。萬消沒有再去努力,這是給林大人的一個警告:杜家的事,還有人在關注。

沒多久,有人下來的聲音,走到一半,彎腰探出頭喊道:“萬消!”

萬消回答了一聲。

“孃的,算你運氣,有人來撈你!跟我走。”

萬消疑惑地走上去,想不出會是誰。

“你沒事吧?”一陣香風撲來,蔡燁幾乎衝進萬消懷裏,要不是被萬消及時抓住她的胳膊,“我擔心死了。聽說你被人打了,趕緊過來看你。”

呃,萬消看着她。

“沒事就好。”蔡燁很快地上下看了一遍萬消,“走,離開這破地方再說。”民警站在邊上,有些尷尬,轉身走了。 “你認識宋所長?”走到門口,萬消問蔡燁。

“宋所長?不認識,我打電話給市局李副局長,他讓我直接來領人。”

“你認識的人級別很高呀。”萬消故意說道。

“唉。”蔡燁情緒有些低落,“走,那邊有個茶館,你不請我喝一壺?我可是早飯都沒吃就趕來了。”

萬消還是感激蔡燁,要不是她,自己可能就被關幾天,那個唬人的火箭軍號碼,也可能被識破。杜氏公司的生產車間,依舊會被打開。就是這點讓他非常憋屈,一旦要保護兩人和一家公司後,他再也沒有了快意恩仇的自由。

“是林少告訴我,你在這個所裏。”蔡燁一邊動手泡茶,一邊幽幽地說道,“找李局放人,是我真心希望的。因此,我急火火地趕來,完全出自真心。”她說到這裏,擡起頭,明麗的容顏、嫵媚的雙眸,但是眼神中藏着深深的委屈。

萬消不說話,他習慣傾聽再分析。

“昨天去酒吧偶遇你,也是林少的授意。後面的失態,是情非得已。”蔡燁將茶遞給萬消,“今天很早我就醒了。我去網上搜索你的消息,才知道,你也是在瑞士學的音樂。”

套近乎來了。萬消還是安靜地看着她,蔡燁很淡定。

“我就是在HZ市的國立音樂學院畢業,主修小提琴,輔修鋼琴。畢業後,去了瑞士XX音樂學院,今年才完成了研究生學業。因家庭的原因,聯繫HZ母校的導師,想進國立音樂學院從事教學工作。”

“家庭原因?”從她去瑞士留學來看,家境應該很殷實。

“唉,不說了,成也期貨,敗也期貨。”蔡燁似乎對此不願多提。萬消已經明白了原因,和陳敬成父親一樣的遭遇,估計在那次期貨中賺了錢,送她出國深造;又在期貨中虧了錢,她必須找工作生存。

“萬消,我看了你的演出視頻。音樂風格和以前的LL很像呀,但是,你比他更帥。”萬消無語,那些放在網上的視頻,本就是LL爲底板的高仿。幸好蔡燁轉換了話題,接着說道:

“原本我的本科導師,已經聯繫好了我的工作,在國立音樂學院從事小提琴教學。沒想到,最後時刻,被高官的一張條子,將我擠了。我很需要錢,這對於我來說,簡直是一個噩耗。”

對於錢,萬消沒有概念,但是網絡上有大量的人,爲了錢迷失了自我。

“幸虧家長熱衷孩子的音樂培養,也幸虧導師有一些資源,在她的推薦下,我在HZ市從事小提前6級以上的培訓工作。爲了錢,只要能排出時間,我都會去上門教學。”

“現在的家長,有些非常好色,每次去,各種騷擾。”蔡燁看了看自己豐滿的上圍,有些無奈地繼續,“但是爲了錢,這些我都忍了,慢慢地,在小提琴培訓圈,也有了一定的名氣。大家都知道有一位留洋歸來的美女老師,耐心,琴藝高超。”

щщщ⊕ тTkan⊕ C〇

“現在一堂課要500吧,足夠你寬裕地生活,怎麼會這麼缺錢?”萬消在網上查到,她的教學45分鐘500元,處於中等。

“唉。”她喝了一口茶,“兩年前,學費就是我媽媽借了供我。自己又不爭氣,在那裏做了幾個整容小手術,臭美的成本也很高。”

兩人沉默下來,低頭喝着茶水。萬消看了看時間,正是中午飯的時候,服務員推着點心在茶館轉悠。

“父親愧疚不過,在夏天的時候大病一場。上個月,我已經到了窮途末路。林少出現了,他要和我談朋友,一番甜言蜜語,再加金錢攻勢,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他這個人,但是,我當時真的很絕望呀!”

“這種***,一旦黏上,我知道人生殘了。順他們苟活,不順他們必死。尤其像他這樣的,長相如此陰柔,肯定從小生活在權術的薰陶下,一肚子都是壞水。”蔡燁說着低下了頭,“我三月份回國,到現在才十月底,這半年多,我覺得比以前25年都過得漫長。”

萬消拿了一些江南精緻的點心,放在蔡燁面前,示意她吃點。

“謝謝!”蔡燁繼續說,“很快,我就知道了他有好多女朋友,沒結婚,誰能耐他何?我想過努力爭寵,這麼優秀的我,還不能拴住他的心?”

說到這裏,蔡燁脫掉了外套,盈盈一握的細腰,洶涌澎湃的上身,細長白皙的脖頸上,是一張秀麗靈動的美顏。她擡眼正對着萬消,媚眼如絲,柔聲問道,“萬消,你說我漂亮嗎?”

漂亮是個很奇怪的詞,各種語境下,有不同的含義。但是從人類的審美觀,蔡燁是絕對的美女,氣質身材容貌俱佳。萬消點點頭。

“他高興時,說我是上天恩賜的尤物,百般索求,營造出一種新婚燕爾的甜蜜。下一天,又到其他女人那裏鬼混,宛如陌路。我低聲下氣地順從,讓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依舊無法讓他安分守己。”蔡燁聳了聳肩,“女人千千萬,你能擔當幾種?這就是他呵斥我時的話語。他孃的,這人就是一行走的骯髒器官。於是,我想把自己流放!”

“我想放縱自己,把自己作踐爲娼,把他當作是客,哪天清除了債務,換城市重新做人。可惜,他連這都不給。”蔡燁開始吃點心,語速變慢,姿態優雅。

“他的女人,一輩子只能是他一個人的,要想放縱,剁了喂狗。我頂了幾句,被他扇了耳光。然後,聽到電話裏,他在安排人員盯梢我家。我偷偷問媽媽,果然看到有黑衣人,在家門口附近轉悠。”

“人渣!”萬消罵了一句,他最反感威脅家人的行爲,但是,這下三濫的手段還真有效,他現在就被威脅鎖住了手腳。

“我就亂花他的錢。在這點上,還算大方,每月打給我五十萬,開心時,還會買些昂貴的禮物送我。實際上,這些有權有勢的二代們,以不結婚爲藉口,過着舊社會妻妾成羣的糜爛生活。”

“我留洋歸來。父母眼中的寶貝,‘光輝燦爛’的燁,現在過着妾的生活。”她講到這裏,怔怔地流下淚來。

因與果,貪與禍。這中間有個迷惑人的過程,每個人都認爲自己能及時抽身,但真正能做到的有幾人?

萬消的分析中,他現在的無奈憋屈,是林少他們的囂張得意,只要這個過程熬了過去,終究要清算!


“都會過去的。”萬消安慰道。 “昨天,他不知道哪根筋搭牢了,要我來色/誘你。你要小心呀。”蔡燁擦去眼淚,低着頭說話,“看來,我是要被他丟棄了。也好,爛大街都比這種生活好。”


“色/誘我幹什麼呢?”萬消奇怪,林少是佔有慾很強的人,抓個仙人跳就應該是他的極限。

“我也不知道。肯定是看中你的什麼?要不錢,要不美女。你有女朋友嗎?”蔡燁擡起頭來,眼中八卦之星閃爍。看來女人,在任何時候,都對八卦感興趣。

萬消點點頭。

“那肯定是你女朋友非常出衆,他希望能抓住你出軌的把柄,聽說他經常這樣挖牆角。女人失戀時,最容易被趁虛而入。”她說的時候盯着萬消,卻看不到任何波動,“我不會害你,能當你的紅顏,我就很滿足了。”

萬消搖搖頭:“我不會背叛她,對她的愛是已經備份好的結果,不可更改。”後一句沒有說出來,林少看中的是錢,是那些股份。

蔡燁是林少派來對付自己,這點沒錯。但是蔡燁的這番掏底,是她的個人行爲,還是色/誘中的一個橋段,萬消不清楚。

他將事情的背景稍作更改,放在網絡上,吃瓜羣衆的觀點,有說是苦肉計,有說是肉包子打狗了。最後,慢慢轉變到對二代們的恨,一片謾罵聲,極盡口舌之能。

萬消得不到答案,也分析不出是演戲,還是真情流露。

“我知道,我的處境讓人看不起。”蔡燁的胃口不大,一會兒就吃好了,“但我不會讓他得逞,有任何壞主意,我都會透露給你。他們肯定監視着我的信息,到時我當面找你,反正是他的任務。”

“他剛纔還答應我,如果能將你吸引得神魂顛倒,待事成之後,就娶了我。呵呵,鬼才信。根據我對他的瞭解,能說出這句話,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你了,自己要小心!”

蔡燁說到這裏,站了起來,雙手舉過頭頂握住,上身扭了扭,曼妙的身材誘惑無比,對着萬消展顏一笑:“我下午還有課,這是我的電話。”說完,唸了一串數字。

萬消跟着站起,裝作記下了。

蔡燁走得很乾脆,出茶館時,連握手都省了。

萬消看着她打車走,分析中始終沒結論。諜中諜?

這是第一波壓力。萬消知道林少的目的,後面肯定還有源源不斷的糾纏,可是自己無法躲避。那就周旋吧!

在九院,萬消和杜宛適慢慢說着話,幾分鐘後,用事先錄好的聲音送進音頻採集器,將講話環境隔離出來。

他握住杜宛適的手,將近期的情況輕聲說了一遍,探測到杜宛適的脈搏,會跟着講述的緊張程度變化。尤其說到杜家材料被認爲是“可成長合金”時,她的脈搏突突地猛烈起來。

萬消在網上尋求幫助。這是好兆頭,但並不是甦醒的前兆。腦細胞的活躍程度在增加,離正常還有距離。那就行,量變終究會引起質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