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簡單的交流了一番,何子山這才知道,王陽也是剛剛拿到衛星電話,才能夠和外界聯繫的。

「何老哥,我聽說你那邊有人出事了,是誰?」王陽皺著眉頭問道。

因為在電話之中他聽到了阿忠的聲音,但是卻沒有聽見刀疤的聲音,這讓王陽心中很是不安。

要知道刀疤是一個閑不住的人,而且很崇拜他,要是刀疤在那邊的話,那肯定還要打一聲招呼的,何況刀疤還是那種直爽的性格,根本就不會顧及什麼。

何子山沉默了幾秒鐘,隨即將東華市的情況說了一番,也將刀疤和水筆因的死訊告訴了王陽。

王陽瞬間瞪圓了眼睛,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刀疤和水筆因都死了!

這兩人可都是龍門的堂主,而且刀疤的身手王陽可是知道的,刀疤就死在何子山的面前,可想而知東華市現在已經亂成了什麼樣子。

「何老哥,抱歉,這個時候我不在。不過你放心,你不要衝動,這事情我肯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王陽咬著牙,帶著幾分無奈的叮囑道。

何子山很平靜的回答道:「我一直都沒有亂來,但是現在這情況?怎麼回事?樹欲靜而風不止,我的兄弟都死的這麼慘,刀疤就死在我的面前,我就該這樣無動於衷嗎?」

平靜,一種近乎於絕望的平靜。

王陽能夠聽得出來,何子山的語氣很是平靜,但是在這種平靜背後,卻是毀天滅地的咆哮。

最終王陽開口說道:「何老哥,你想要做什麼就放手去做,一切有我。我無法為你做的太多,但是我可以保證你能夠安全的離開東華市!」 一般人不會理解王陽這一句話的意思。

但是何子山卻是明白。

他這邊要是真的出了事情,那王陽肯定是要奮不顧身相救的。

可這麼一來的話,那王陽就算是被徹底拉下水了。

王陽作為赤龍王,處於他這個位置上那是要面對很多威逼利誘的,可到如今王陽仍舊是赤龍王,並沒有歸屬於任何的勢力,只效忠於他心中的信仰。

如今真要是為了何子山而下水,這份情誼可就不是那麼好說的了。

人和人之間的情義,或許就是這麼簡單。

拋開一些的利益紛爭不談,王陽將何子山當成兄長,那麼何子山有難,不管怎麼樣他都要出手相助。

何子山最終也是動容道:「兄弟,你沒有辜負我,我也不會辜負你。我何子山是堂堂正正的男人,要是真的走到哪一步,那我會自行了斷,這事情你不要插手,那些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就這樣吧,刀疤也該入土為安了。」

說完話,何子山掛斷了電話。

王陽並沒有再打過去,他知道何子山的性格,有些東西人家既然說了,那自然會做到,況且他說一句話就是算一句話,也不可能食言,反正何子山怎麼做,他都會扛住。

起碼王陽是不可能真的袖手旁觀,別的不說,刀疤的死訊已經刺激到了王陽。

刀疤就死在了何子山別墅外面,王陽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不過大概也能夠猜測到,東華市已經產生巨大變故,甚至之前被驅趕出去的遮天會有可能會回來了,只是單單遮天會的話,那也不可能造成那麼大的效果啊?

難道那些傢伙已經按耐不住了?

王陽深吸一口氣,握著衛星電話遲疑著,他本來想要給黃芸芸打了電話過去的,不過這想法也是轉瞬間,王陽就放棄了。

黃芸芸也好,魯炳科也好,他們終究和何子山沒有多大的關係。

王陽參合進來那是為了兄弟情義,可要是將黃芸芸他們給拉下水,那就說不過去了。

王陽心裡也清楚,只要他開口,黃芸芸一定會答應的。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更加不能開這個口。

他王陽還不至於要利用女人對自己的感情,來達到什麼目的。

只是東華市亂成了一鍋粥,他又不能回去,這心情自然是更加複雜了。

王陽思索了片刻,剋制住心中的怒火之後,他倒是看清楚了一條路。

消息,眼下他什麼都不清楚,所以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知道東華市的各種消息。

「嚴碧洲跟我過來。」王陽喊了一聲。

遠處嚴碧洲走了過來,兩個人到另外一個地方去。

佛爺並沒有介意,他大概也明白,王陽應該是要和赤龍的人聯繫了,避開他們這些人也算是正常的。

要是王陽不相信他的話,那就不會用那個衛星電話了,畢竟衛星電話還是佛爺帶過來的。

王陽也確實是聯繫了一下赤龍的人,收集了一些消息。

電話一端梁子緩緩說道:「情況基本上就是這樣了,隊長,李家的人在暗中保護老爺子。」

「李家的人?李白?」王陽一皺眉頭。

東華市亂了,刀疤死了,何子山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王陽大腦一片混亂,一時之間還真的就忘了,那些傢伙會不會對王國政下手?

不過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王陽鬆了一口氣。

他也留了一些人在王國政身邊的,但是如果有李家人在,那麼安全係數也會高很多。

李家在京城那是排名前十的大家族,即便是某些高層的人都要賣給他們一些面子,李家的人這個時候出現,多半是因為王雪的緣故。

不管李白這次是為了什麼,這份恩情王陽都記下了。

不過王陽知道這個情況以後也沒有和李白聯繫,李家人畢竟還是李家人,同樣的道理,赤龍王也只能是赤龍王。

這恩情王陽會記得,以後再恰當的時機他會還給李白。

但是王陽不想和李家有過多的牽扯,因為他是赤龍王,為了信仰只忠誠於華夏的赤龍王,其餘的東西王陽都不能夠去觸碰。

「東華市的事情不簡單,梁子,你叫他們幾個準備一下,秘密動身前往東華市。對了,京城那邊的消息盯緊了,我要看看他們這些人是想做什麼。」王陽冷著臉命令道。

「隊長,這一次有紫金王和黑龍王的影子,還有一個很神秘的勢力,我暫時還沒有確定他們是誰,不過應該是來自京城的勢力。」梁子一邊敲擊鍵盤一邊說道。

就在他和王陽對話的時候,王陽的指令已經傳遞到了赤龍之中某幾個人的眼中。

王陽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只說了一句知道了,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梁子所說的神秘勢力,那應該是佛爺的仇人,這一點佛爺的小弟已經證實了。

這個消息王陽不想被赤龍知道,那是因為這個消息不影響大局,如果這件事情被收進了赤龍的情報系統之中,恐怕有些人也會知曉的。

像是紫金王那樣的人,即便是赤龍的內部消息,他多少還是能夠搞到一星半點的。

可就是這一星半點,很可能導致佛爺那邊死傷無數。

這樣的事情是王陽不想看到的,這樣的失誤他也不會犯。

緊接著,王陽做了一番安排,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這是王陽給梁子的行動標準。

梁子,在赤龍內部一直都是王陽的左膀右臂之一,身手和嚴碧洲差不多,不過嚴碧洲吃飯的本事很痕迹勘測,而梁子則是電腦方面的天才了。

有時候王陽也會想,要是將梁子和洛天業仍在一起,那會是什麼樣的效果啊?

王陽甩了甩頭,眼神之中都帶著一些苦澀了。

他知道東華市那些傢伙如此針對何子山,多半的原因還是因為他。

就龍門的情況,還不至於讓黑龍王和紫金王都動手,何況還有那些國外的雇傭兵。

王陽敏感的意識到,那些傢伙這一次就是針對他來的,趁著他不在東華市好滅掉他的手足。

「隊長,情況怎麼樣?」嚴碧洲見王陽掛斷了電話,這才隨口問道。

王陽搖了搖頭,嘆息道:「尚未明朗,不過我擔心黑龍王他們還有更大的陰謀,不然他們也不會千方百計的來針對何子山。他們這哪裡是在對付何子山啊,分明是在敲打我啊。」 王陽並不知道,此時的東華市已經是風起雲湧,而攪動這場腥風血雨的人正是何子山。

這一次王陽還是低估了何子山的手段,他怎麼樣都想不到現在不是龍門不好過,而是那些還在東華市之中的人不好過了。

自從出事之後警方這邊是用雷霆之速,封鎖了整個東華市。

不管是蘇青的碼頭,還是其餘勢力的運輸線路,全都被警方給控制住了。

蘇青的碼頭上,十幾號警察就蹲守在旁邊,他們也沒有隱藏身份,光明正大的呆在那邊。

幾個警察啃著快餐,看樣子是打算住在這碼頭上了。

這情況蘇青也知道,不過他沒有吭聲,也沒有對這些警察做些什麼。

因為他清楚,東華市其餘的運輸線路情況比他還要慘烈,甚至有一些不得不出去的貨物,那都是被拆開了一件一件檢查的。

羅本初這一次也算是動了真怒,在這件事情沒有解決之前,整個東華市出去別說是人了,就算是一隻狗,那也要把祖宗給刨出來才行。

警方這麼做,目的就是為了將那些外來的勢力給困在東華市。

他們有膽子來東華市胡鬧,那就要知道警方也不是吃乾飯的。

羅本初這邊倒是接到了幾個電話,號碼都是上面的一些大人物,不過他將手機直接扔在了茶几上,就當做沒有看到一樣。

石昊和隗百知那邊也是這個情況,隗百知倒是接聽了,不過接聽了以後他的態度很強硬,幾次過後,隗百知乾脆就將手機扔進了辦公室的魚缸裡面泡著去了。

京城那邊幾個參合進來的勢力也是頭疼不已,原本這東華市在他們眼中那就是一個小地方,還不是他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啊?

實際情況卻完全不一樣了,或許因為王陽的緣故,也或許因為這些警察不願意低頭。

東華市還是順利的封鎖起來了,他們的人都被困在了裡面。

想要離開東華市,那除非是正規手段,這一般人還是可以的,那些國外的雇傭兵就算是徹底報廢了,如今他們連面都不敢露。

龍門的消息恰好就在這個時候發布出去了,更是火上澆油。

不到兩個小時,有一個人開車載著兩個人,直接到了阿忠安排的地方。

阿忠的手下哈米負責這一次的事情,他將人給收了,隨後打電話給洛天業。

「沒有問題,就是這兩個傢伙,監控裡面我看到了他們的蹤跡。」洛天業不咸不淡的確認道。

哈米也不廢話,兩個人那就四百萬,當場就提出四百萬的現金給了那個人。

這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哈米,他都沒想到錢來的這麼容易。

實際上外面很多人手中都有消息,不過他們不敢過來,生怕龍門說話不算數之類的。

結果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誕生了,很快,後面一堆人就跑過來了。

按照龍門的意思,但凡是和這個事情有關係,那就都算了。

何子山他們在別墅被圍追堵截的時候,周圍道路可都是被人給封鎖了,大量的車禍,這肯定需要東華市本地勢力來做。

那些外國雇傭兵話都說不利索,哪裡有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啊?

果然,哈米這邊很快就看到了不少小勢力的頭目,其中也不乏東華市一流到三流勢力的小頭目。

這情況哈米趕緊彙報了出去。

「辛苦洛天業一下,讓他確定那些一流到三流勢力的情況,他們的老大有沒有參與?如果他們的老大都參與了,那就想辦法弄垮他們,如果只是小頭目的話,那就單獨算賬。」阿忠冷著臉說道。

這個消息對於阿忠來說,那簡直就是在打臉了。

如今東華市是三足鼎立,龍門的勢力那可是要比蘇青還大一些的。

那些小頭目為了利益做出車禍,這就是要幫忙滅了龍門啊,這事情總歸不能直接算了。

洛天業那邊更是喪病,他弄到了那些勢力老大的電話,用虛擬電話打過去,將所有的情況按個說了一通。

結果還不到二十分鐘,那些一流勢力的老大,乾脆就將參與這是的小頭目給上門了。

錢他們倒是不在乎,可他們在乎和龍門的關係。

這些勢力本來都是坐山觀虎鬥的,就連他們的老大也沒有想到,下面堂口的堂主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為了和龍門表明立場,他們也只能將人給送過來了。

不過哈米辦事很是有一套,該給的錢他還是都給了,至於人家怎麼處理,那就和龍門這邊沒有關係了。

那些小頭目背著他們老大動手腳,下場是什麼樣就可想而知了。

七八名各個勢力的小頭目,都是落在了他們老大的手中,龍門並沒有收這幾個人。

「哈米跟你多少年了?」何子山接到情況之後不由得問道。

「也有五六年了,這小子和刀疤關係不錯。」阿忠隨口說道。

何子山點點頭,他很是欣賞哈米在這個事情上面的做法。

打狗還要看主人,三流勢力那邊還好說,可那些一流勢力也都不是省油的燈。

他們將人給交出來,那算是客氣,何子山這邊要是真的留下了人,那可就是不客氣了。

哈米錢給了,人卻讓他們帶回去,這手段不得不說是高明了。

那些老大也都不是傻子,這人該怎麼處理都不用哈米說出口,起碼那些人不會看到明天的太陽,也省得龍門動手了。

除去這些人以外,還有一些小勢力的小頭目甚至是他們的老大,那都是落在了龍門的手中。

有些人想要逃走,可惜他們的資料已經被人出賣了。

哈米收到消息就直接扔給洛天業,洛天業確定好了以後,那是直接用軟體下發到一些辦事小弟的手機上面。

那些人的信息還有照片瞬間被人了出去,還沒等他們跑出去多遠,很快就被龍門的人給抓住了。

哈米差不多安排了二十幾組人馬,都蟄伏在東華市不同區域,為的就是能夠最快速度將那些人給抓回來。

有些僥倖逃脫的,也是被洛天業的追蹤系統給釘死了,阿忠這邊帶人直接去找。

東華市本土勢力這邊,所有參與別墅事件的人,那是無一倖免。 阿忠正在和何子山彙報下面的情況,哈米卻是一個電話打過來了。

「阿忠哥,有個二流勢力的老大,他要去警察局自首。他在大馬路上,兄弟們實在是沒法動手了。」哈米很是焦急的說道。

要知道,這可是最後一個人了。

他這是第一次主事,雖然事情已經辦的很漂亮了,可要是讓這個人去自首了,那哈米這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阿忠說的沒有錯,哈米和刀疤的關係不錯,兩個人都是年輕人,刀疤還經常拖著哈米到遊戲,為了這個事情阿忠還抓到過幾次,訓了哈米一頓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