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決定先回天靈山,畢竟短期內天靈山會是個比較安全的地方。

當回到天靈山後,慕雲傾才將紙鳶拿出來,讓其去通知容衍,之後她讓容迦在天靈山等人,而自己去了紫雲山。

紫雲山上。

慕雲傾剛進入紫雲山,立刻引來紫雲山的弟子圍攻。

「慕雲傾,你還要來紫雲山?」一名男子說道。

「我來找姬玄衣,不是找你們的。」慕雲傾說道。

「宮主是你想找就能找的嗎?慕雲傾,你當自己是什麼?」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出來,緊接著說話的人出現在慕雲傾面前。

看到來人,慕雲傾勾唇冷笑一聲。

「孫長勝,你又當自己是什麼,在這裡和我說話?」

孫長勝的臉刷一下變得鐵青。

「慕雲傾,你……」

「你當初招收仙界弟子的那些貓膩我可是清楚的很,如果姬玄衣知道了,你說,會怎麼樣?」慕雲傾淡淡的說著。

孫長勝的臉色更加難看,他緊握拳頭,氣的嘴唇哆嗦。

「你自己在哪裡胡說八道什麼!」 「現在我們怎麼辦?黑影在這裡,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容迦說道。

黑影的能力他之前見識過了,後來還吸走了素衍的魔力,不知道現在是何情況,如今還有一個伏海老怪。

他和慕雲傾只有兩個人,冒然過去似乎太輕舉妄動。

「恩,我們先暫且觀察一下。」慕雲傾說道。

她的想法和容迦是一樣的。

想要動手也要清楚對方的情況,現在容迦和自己在一起,她可以不管自己生死,但不能不顧容迦。

「那我們暫且就在附近觀察。」容迦說道。

「恩。」慕雲傾點點頭。

……

天色漸晚。

慕雲傾和容迦仍舊沒有離開,晚霞鋪散在天邊,如火如荼,蔓延開來。

傍晚的空氣安靜的幾乎只剩下呼吸聲。

正當一切處於平靜的時候,突然一件事讓慕雲傾和容迦警惕起來。

有十幾人正從空中掠過朝著伏海郡而去。

慕雲傾眯了眯眸子,「是鬼門司的人。」

「怎麼會是他們?」容迦定睛看著空中漸漸要消失在視線中的人,「他們和黑影也勾結在了一起?好歹也是修仙門派。」

慕雲傾抽出一絲笑來,「別忘了伏海郡和鬼門司的聯姻。」

容迦眸光頓時一亮,他還真是忘記了這件事情。既然能選擇和伏海郡聯姻,那也就算是將自己和修仙界撇清關係了。

難怪現在也和伏海老怪一樣,為黑影所用。

「看來我們沒有冒然進入伏海郡是正確的,黑影加上伏海郡的人還有鬼門司,我們兩個人可不是能輕鬆解決的。」容迦笑道。

「所以現在我們需要去找人幫忙,如果單純的只有黑影,那我就出手了,現在還有伏海郡和鬼門司,修仙界是否也應該出一份力了?」慕雲傾扭頭看著容迦,狡黠一笑,「不知道他們到時候是要追捕我呢,還是對付這些人。」

說完,慕雲傾站起來,「這件事先通知我師父吧。」

「恩。」容迦也起身。

兩人決定先回天靈山,畢竟短期內天靈山會是個比較安全的地方。

當回到天靈山後,慕雲傾才將紙鳶拿出來,讓其去通知容衍,之後她讓容迦在天靈山等人,而自己去了紫雲山。

紫雲山上。

慕雲傾剛進入紫雲山,立刻引來紫雲山的弟子圍攻。

「慕雲傾,你還要來紫雲山?」一名男子說道。

「我來找姬玄衣,不是找你們的。」慕雲傾說道。

「宮主是你想找就能找的嗎?慕雲傾,你當自己是什麼?」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出來,緊接著說話的人出現在慕雲傾面前。

看到來人,慕雲傾勾唇冷笑一聲。

「孫長勝,你又當自己是什麼,在這裡和我說話?」

孫長勝的臉刷一下變得鐵青。

「慕雲傾,你……」

「你當初招收仙界弟子的那些貓膩我可是清楚的很,如果姬玄衣知道了,你說,會怎麼樣?」慕雲傾淡淡的說著。

孫長勝的臉色更加難看,他緊握拳頭,氣的嘴唇哆嗦。

「你自己在哪裡胡說八道什麼!」 「你自己心裡清楚,我現在要找姬玄衣,你最好帶著你的人離開,不要阻攔我。」慕雲傾聲音漸冷。

然而,孫長勝根本不聽,「你說離開就離開?這是紫雲山,你……」

還未等孫長勝說完,慕雲傾突然拿出來一塊玉佩,頓時讓孫長勝的聲音哽在喉間發不出來。

「這個你還認識吧?」

孫長勝瞪了瞪眼睛,他怎麼可能不認識,這塊玉佩是當時他留下的,慕雲傾現在拿出來是想要幹什麼?

還未等他開口問,慕雲傾就先告訴了他。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你現在立刻帶著你的人從我面前消失,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你在命令我?」孫長勝不滿的怒聲斥問。

「是!」慕雲傾直接說的。

孫長勝氣的胸口劇烈起伏,但卻沒有什麼法子,看著慕雲傾遞到自己眼前的玉佩,腦袋裡嗡的一下,身體不受控制的朝後踉蹌而去。

見此,慕雲傾再次開口,「孫長勝,我可是給了你選擇的機會,我的要求你不照做,應該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孫長勝額頭上開始有冷汗流下來。

四周圍的紫雲山弟子們全都看著他,有的還在低聲議論著。

他如果按照慕雲傾說的做了,那在紫雲山還有什麼地位身份?被慕雲傾命令了!可若是他不照做,遭到了反噬,那就更得不償失了。

想了一會兒,斟酌了利弊,孫長勝終於說話了,「慕雲傾,你威脅我也沒有用,但既然你是來找宮主的,那見不見你自然是宗主決定的。」

慕雲傾嘴角極其輕蔑的勾勒起來,毫不客氣的說道,「那還不滾開?」

「你……」孫長勝氣竭。

慕雲傾不再看他,將玉佩收起來之後,徑直朝著紫雲山裡面走去。

一路上沒有人再攔著她。

孫長勝都那麼說了,其他長老斷然也好再做什麼,其他人則更是不敢再怎麼樣。

當然,不管是孫長勝還是其他人都覺得姬玄衣也不會見慕雲傾的,反正會被趕出來,他們又何必去管呢。

然而,讓他們出乎意料的是!

慕雲傾還沒有走上多遠,姬玄衣出現了。

「慕姑娘,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們進去說。」慕雲傾朝前而去,到了姬玄衣身邊,然後和姬玄衣一起離開。

紫雲山眾人看著全都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宮主怎麼不僅沒有將慕雲傾趕走,還聽了慕雲傾的話一起離開了?

太不可思議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

紫雲山眾弟子長老一時間全都摸不著頭腦,孫長勝更是氣的全身哆嗦,憤然離去。

……

慕雲傾和姬玄衣到了殿內之後,直接就將近期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姬玄衣。

「我需要你帶著紫雲山的人一起。」慕雲傾說道。

姬玄衣皺眉,清秀的臉上表情謹慎低沉,「事情竟然這麼嚴重,紫雲山自然不會坐視不理,更何況這件事也關係到了修仙界的安危。」

「那就勞煩宮主你儘快準備了,這件事沒有多少時間,我們最好能夠趁早解決。」頓了頓,慕雲傾盯著姬玄衣看,「在這之前,我還要做一件事情。」 「你自己心裡清楚,我現在要找姬玄衣,你最好帶著你的人離開,不要阻攔我。」慕雲傾聲音漸冷。

然而,孫長勝根本不聽,「你說離開就離開?這是紫雲山,你……」

還未等孫長勝說完,慕雲傾突然拿出來一塊玉佩,頓時讓孫長勝的聲音哽在喉間發不出來。

「這個你還認識吧?」

孫長勝瞪了瞪眼睛,他怎麼可能不認識,這塊玉佩是當時他留下的,慕雲傾現在拿出來是想要幹什麼?

還未等他開口問,慕雲傾就先告訴了他。

「你現在立刻帶著你的人從我面前消失,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你在命令我?」孫長勝不滿的怒聲斥問。

「是!」慕雲傾直接說的。

孫長勝氣的胸口劇烈起伏,但卻沒有什麼法子,看著慕雲傾遞到自己眼前的玉佩,腦袋裡嗡的一下,身體不受控制的朝後踉蹌而去。

見此,慕雲傾再次開口,「孫長勝,我可是給了你選擇的機會,我的要求你不照做,應該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孫長勝額頭上開始有冷汗流下來。

四周圍的紫雲山弟子們全都看著他,有的還在低聲議論著。

他如果按照慕雲傾說的做了,那在紫雲山還有什麼地位身份?被慕雲傾命令了!可若是他不照做,遭到了反噬,那就更得不償失了。

想了一會兒,斟酌了利弊,孫長勝終於說話了,「慕雲傾,你威脅我也沒有用,但既然你是來找宮主的,那見不見你自然是宗主決定的。」

慕雲傾嘴角極其輕蔑的勾勒起來,毫不客氣的說道,「那還不滾開?」

「你……」孫長勝氣竭。

慕雲傾不再看他,將玉佩收起來之後,徑直朝著紫雲山裡面走去。

一路上沒有人再攔著她。

孫長勝都那麼說了,其他長老斷然也好再做什麼,其他人則更是不敢再怎麼樣。

當然,不管是孫長勝還是其他人都覺得姬玄衣也不會見慕雲傾的,反正會被趕出來,他們又何必去管呢。

然而,讓他們出乎意料的是!

慕雲傾還沒有走上多遠,姬玄衣出現了。

「慕姑娘,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們進去說。」慕雲傾朝前而去,到了姬玄衣身邊,然後和姬玄衣一起離開。

紫雲山眾人看著全都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宮主怎麼不僅沒有將慕雲傾趕走,還聽了慕雲傾的話一起離開了?

太不可思議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

紫雲山眾弟子長老一時間全都摸不著頭腦,孫長勝更是氣的全身哆嗦,憤然離去。

……

慕雲傾和姬玄衣到了殿內之後,直接就將近期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姬玄衣。

「我需要你帶著紫雲山的人一起。」慕雲傾說道。

姬玄衣皺眉,清秀的臉上表情謹慎低沉,「事情竟然這麼嚴重,紫雲山自然不會坐視不理,更何況這件事也關係到了修仙界的安危。」

「那就勞煩宮主你儘快準備了,這件事沒有多少時間,我們最好能夠趁早解決。」頓了頓,慕雲傾盯著姬玄衣看,「在這之前,我還要做一件事情。」 姬玄衣不解,但是慕雲傾看著自己的目光讓他渾身有點不自在。

「可能會很痛,但我相信以你的忍耐力不會有問題的。」慕雲傾說完,手中多了幾隻銀針,「把你的腿露出來。」

「什麼?」姬玄衣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