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盾並沒有像洫預想之中一擊即碎,反而擋住了他的魘鬼之戟,形成一圈圈能量潮汐。

「你的精神力……該死,原來你一直在隱藏精神力強度。」

洫哪裡能夠想到,張若塵可以在短短三天時間之內,讓精神力強度增長兩階?

這種提升,堪比別的大聖數百年苦修。

「轟隆。」

張若塵背上的一隻金翼斬了出去,將黑色戰戟劈飛。

趁著洫情緒劇烈波動的間隙,張若塵釋放出真理界形,將方圓萬里之地,衍化成一片光彩奪目的星海,絢爛而又美麗。

雙手結成掌印,有龍象虛影從左右手臂之中衝出。

洫十分清楚,張若塵是要將真理之道融入掌法,激發十倍攻擊力。於是,他嘴裡吐出一口本源鬼氣,湧入七星鬼蓮。

「嘩啦。」

七星鬼蓮中的至尊銘紋迅速激活,釋放出海量至尊之力。

至尊之力凝聚成七朵黑色蓮花,黑色蓮花上,燃燒著比一般帝焰凈滅神火都能夠炙熱的鬼火,空間被燒得扭曲。

「龍象滅世。」

張若塵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三掌,在真理規則的加持之下,爆發出十倍攻擊力,與七朵黑色蓮花猛烈對碰。

「轟隆。」

狂暴的毀滅力,向四面八方涌去。

鬼城中,所有大聖齊齊變色,連忙一起出手,一件件鬼器和君王聖器連成一片,終是抵擋住了至尊之力和掌力的衝擊。

張若塵和洫腳下的大地,快速熔化,變成赤紅色的岩漿。

確切的說,整個大陸都在熔化,根本承受不住兩位絕代大聖的戰鬥餘波。

洫的混沌鬼帝身燃燒了起來,嘴裡不斷發出長嘯聲,拼盡全力支撐。半晌后,他感受到張若塵的掌力,正在迅速變弱。

「哈哈!我持七星鬼蓮,可以轟殺千問境大聖,威脅到萬死一生境大聖。張若塵居然敢徒手與至尊聖器對抗,真以為真理之道的十倍攻擊力,能讓你天下無敵?」

洫嘴裡再次吐出一口本源鬼氣,噴在七星鬼蓮上,道:「今日,我要將你煉死在這裡。」

鬼城中。

看見洫逐漸佔據上風,本來打算一起出手圍殺張若塵的鬼族大聖,都鬆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笑容。

唯獨只有粉紅骷髏那雙深凹的眼眶中,浮現出兩團火焰,感受到了一股非同尋常的力量波動,道:「不好,張若塵激發出了聖意的力量。」

那些鬼族大聖皆是不以為意,激發出聖意又如何?

難道聖意可以對抗至尊聖器?

在同境界,誰掌握至尊聖器,誰就是無敵的。

「轟隆。」

強大的能量,從張若塵的體內爆發出來,擊穿七星鬼蓮凝成的防禦光罩。

頃刻間,七朵黑色蓮花盡碎。

在洫震驚的眼神中,張若塵一掌擊在了他的胸口,一層疊著一層的掌勁,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將九十九丈高的混沌鬼帝身打得穿透,形成一個巨大的窟窿。

洫如同稻草人一般,倒飛出去,重重的撞擊在鬼城的陣法結界上。

「嘭。」

陣法結界的光華,都是暗淡了一下,差一點被他撞碎。

洫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體內有多股力量在亂竄,倒在地上,無法站起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若塵一步步靠近。

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五彩混沌之光,頭頂上方呈現出水火交融的神秘異象,一條天河圍繞一輪血陽在流動。

「你的聖意……二品?」

洫的十指,使勁的抓捏,很想重新站起身。

張若塵一腳踩到他的背上,將他重新踩得趴下,道:「做為一個失敗者,沒有資格知道。」

旁邊,七星鬼蓮在器靈的駕馭下,向張若塵的胸口撞去。

掛在腰上的紫金葫蘆,自動飛了起來,瞬間變得宮殿那麼巨大,將飛向張若塵的七星鬼蓮,直接收了進去。

天地間,忽的變得無比安靜。

所有鬼族大聖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鬼族第一強者洫,在執掌至尊聖器的情況下,竟然慘敗在張若塵手中,被狠狠的踩在腳下。

張若塵長發披散,緩緩抬起頭,盯向站在城牆上方的鄍,以命令的語氣,道:「放人。」

……

星空中。

看到張若塵那睥睨天下的無敵英姿,大森羅皇、火魅陰姬等人,皆是忍不住感到窒息。

他們的心中,將張若塵和無疆做對比。

無疆能夠以如此摧枯拉朽的方式,擊敗洫嗎?

「他的聖意怎麼會如此強大,難道……難道他憑藉准帝品聖意丹,融合出了一種二品聖意?」源非大聖顫聲說道。

源非大聖雖然是死族第一強者,可是,融合出來的聖意,僅僅只是四品。

他十分清楚,融合出三品聖意的難度,是何等巨大。

融合出二品聖意,是不可想象的成就。即便是千年前,風華絕代的封塵劍神,也都沒有成功,距離二品聖意,略差了一絲。

「這下更有意思了!現在這種狀態下的張若塵,才能與中三族的強者爭鋒,多半會兩敗俱傷,我們的機會來了!」般若明眸皓齒的一笑。

看到萬界神眼投影的各方修士,全部都已經沸騰。

洫無論是在地獄界,還是在天庭界,都有極大的名氣,是一尊蓋世凶煞。張若塵擊敗洫,擊垮了無數鬼族修士的信念,同時也讓天庭各界的修士震撼不已。

沒有人想到,進入地獄界這麼短的時間,張若塵就能強大到如此地步。

功德神殿中,商子烆眼中儘是血絲,怒聲大吼,心中極其不甘。

他心中,充滿恨意。

不僅恨張若塵,也恨將他復活過來的那位天堂界巨擘,自己死了何嘗不是一種解脫,為何要讓他重新活過來?

面對張若塵這樣的敵人,商子烆感覺到內心十分絕望。

留在命溪流域的瀲曦,看著頭頂上方的投影,一雙美若明珠的眼睛中,浮現出極其複雜的光芒,既有恨意,心臟卻又跳動不止,一股難以嚴明的欣喜之感,怎麼都壓制不住。

為什麼看到張若塵變得強大,她會感覺到欣喜呢?

難道不應該是恐懼和害怕。

當然,反應最為激烈的地方,卻是在命運神殿之中。畢竟別的修士,看到的只是表面,諸神卻看到了意義更加深遠的東西。

……

今天依舊只有一章4000字。 「這枚硬幣雖然是一元硬幣,但卻是西南邊境的戰場紀念幣。」

「而我,恰好是從西南邊境退役出來的!」

「看到這枚硬幣,我想到了那些和我同甘共苦的戰友們,想到曾為我擋過子彈的首領大哥!」

「所以,廣告領域的合作,將屬送我西南紀念硬幣的秋水廣告公司!」

隨著狼牙的話音落地,全場瞬間嘩然!

「秋水廣告公司?聽都沒聽說過。」

「一塊錢的硬幣,居然就能得到合同?」

「我之前就聽說會長是西南邊境退下來的,但一枚硬幣太寒磣,我就沒好意思送……後悔死我了!」

「……」

此刻,不僅周圍議論紛紛,紀峰更是興奮得險些從地上跳起來!

會長建立的龍狼集團,未來必然會成長為江南市第一集團!

而龍狼集團九大領域之廣告領域,被秋水廣告公司拿下,公司未來必然能發展成江南市廣告行業的巨頭公司!

這簡直是天上掉大餅啊!

紀峰興奮而得意地看向李建安,炫耀道:「一枚硬幣,也能拿下合同。不像某些人,不僅沒拿下合同,還賠了銀行卡,正所謂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看著興奮得意的紀峰,李建安和李文雪的面色陰沉得彷彿能滴出水來。

李文浩鋃鐺入獄,他們父女二人恨不得現在就讓紀秋水一家破產。

所以,他們才會競標廣告領域,而不是擅長的娛樂領域。

可誰能想到,紀秋水一家居然能走這樣的狗屎運!

「陳天龍,你,還不錯。」

此刻,紀峰將目光投向了陳天龍,破天荒地稱讚了他一句。

雖然陳天龍只是蒙的,沒什麼含金量,但畢竟得到了合同!

劉桂蘭忍不住冷哼一聲,道:「算你運氣好。」

雖然依舊厭惡陳天龍,但得到合同對於他們一家而言是件大喜事,劉桂蘭也沒說什麼太難聽的話。

紀秋水也驚喜地看向陳天龍。

她是秋水公司的老闆,更清楚這份合同的含金量。

雖然毛凱集團也給了她一份合同,但那只是一份項目合同,這個項目做完,雙方便沒有關係了。

可狼牙會長的這份合同,是深度合作合同,也就是說,不止合作一個項目,將會合作很多個大項目!

而這一切,都僅僅因為陳天龍的那枚硬幣。

「除了廣告領域的合作者被選出,其他領域投標書過多,幾日後會一一選出合作商來。」

「另外,請秋水廣告公司的負責人,找我的助理領合同。」

狼牙會長的聲音再次從高台上傳出,然後他便轉身,重新回到了後台。

紀峰則得意地瞥了面色難看的李建安一眼,帶著紀秋水領合同去了。

得到合同之後,唯恐遭到同行的覬覦與仇恨,紀峰一行人早早地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