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大帝笑了笑,沒有一絲緊張的表情,“還請先生說出良策。”

病青年道:“我這裏有兩個方案可以解除光明帝國的危機,何去何從還是你們自己決定。第一、你們直接舉兵進攻光明頂,天魔和黑暗的目標是光明頂,而不是你們。雖然光明帝國可以保住,但是這樣的話正如你所說的,百姓會死傷無數;第二、你們可以和天魔帝國和黑暗帝國進行溝通,然後和天魔帝國裏應外合。”

“具體的方案你附耳過來。”病青年在光明大帝的耳邊悄悄說了一會兒道:“這就樣就行。現在怎麼選擇就看你的了。”

不過光明大帝突然笑了起來,眼睛盯着病青年道:“我決定用先生的第二個方案。不過先生想必和天魔帝國或者黑暗帝國有關吧!”

病青年一點也不吃驚光明大帝的話,畢竟身爲一國大帝,連這點都想不到的話,那就真的是個沒用的帝王了。

以光明大帝的精明,其實早就懷疑病青年的身份了,直到現在病青年說出了這些話,光明大帝更加確定了自己心裏猜想。 病青年看着光明大帝,微笑着道:“那光明大帝覺得我會是誰呢?”

兩位親王和元帥都沒有想到病青年的身份可疑,好奇的目光盯着病青年。


光明大帝大笑道:“欲苦不流淚,不是魔君泣無淚會是何許人也。其實我早就該想到是你了。”

“可惜沒有獎勵。”病青年說着,樣貌開始變化,妖異的臉,邪邪的笑容,一掃先前一副病怏怏的模樣。

“真是他!我們怎麼就沒有看出來啊!”親王和元帥望着妖異的青年低聲道。

“聞名不如見面啊!大陸傳得沸沸揚揚的魔君,居然如此年輕!”光明大帝伸手握着泣無淚的手又道:“大陸傳聞魔君冷酷無情,殺人無數,看了傳聞有所不實啊!”

泣無淚張狂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其遠必誅。”

“魔君好氣魄,如今魔君打算進攻光明頂,以魔君的勢力,平了光明頂亦如反掌,我可就撿了個大便宜了!”光明大帝開心的笑道。

泣無淚想到了一件頭疼的事,立刻說道:“不過目前幾天只有你們知道我的身份,希望你們保密替我了。”

“哈哈哈,魔君我懂!我們會瞞着所有人的,最重要的還是葉紫聖女。”光明大帝笑着道。

離開了密室,泣無淚變回了病怏怏的病青年,光明大帝也派人送出了密信,並且將魔法軍團分散開遍佈在光明頂四周百里。

在王家花園的裏,病青年遇到了急匆匆的靈溪,病青年問道:“靈溪公主,怎麼沒見到葉紫啊,她人呢?”

“病貨,不好了,葉姐姐被教會的人帶走了,我聽到他們說葉姐姐是什麼光明神體。”

靈溪還沒有說完,病青年化作血光消失了。靈溪愣愣的望着病青年消失的地方暗道:“這病貨不是沒有絲毫的力量嗎?怎麼會…?”

光明頂山下,葉紫被來個光明神騎士帶着,葉紫不知道他們爲什麼要強行帶自己回去,葉紫道:“你們爲什麼要這樣做?”

“嘿嘿,美麗的聖女閣下,誰讓你是光明神體呢!密境中的那位可是需要你的鮮血才能復甦,只是可惜了你這個大美人了!”一個滿臉麻子的騎士道。

葉紫聽到騎士提到自己的鮮血,葉紫想起了那個病怏怏的青年,眼裏留下了兩行淚水。

“我回去必定會死,我再也見不到他了,他會想起我嗎?我知道你對我的心,可是我是聖女,不可婚嫁,但願來生我只是個普通人。”葉紫暗自想到。

“咳咳咳~,”激烈的咳嗽聲想起,葉紫聽到後搖搖頭道:“我出現幻聽了嗎?他現在還在帝都,連我被帶走都不知道吧!”

“咳咳咳~,二位大人,本人知曉生死福禍,我看二位活不過今天,二位可需要我爲你們趨吉避凶。”

兩位神騎士擡頭望去,前面的路上站着一個病怏怏的青年,不斷的咳嗽着。

葉紫見到病青年,先是一喜,接着臉上大變,葉紫喊道:“你快走。”

“呵呵,原來是英雄救美來了。”山羊鬍子的的神騎士不屑的道。

“二位大人,你們放了她好嗎?他是我的妻子啊!你們抓我好嗎?”病青年擡起頭,虛弱的道。

滿臉麻子的騎士瞟了一眼葉紫道:“真賤,沒想到出來一趟,姘頭都找到了。”

“你快走啊,他們是神級,你沒有任何的力量,不要白白送死,你要好好活下去,如果有來生,葉紫許你一世。”葉紫說出了自己心底的話,淚不住的往下滑落。

“二位,還是放了她吧!我不想當着她的面殺人。”病青年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

“小子,我先殺了你,還敢對大爺說大話,”滿臉麻子的神騎士猙獰的喝道。

“等等,不要傷害他,我們走。”葉紫急忙喊道。

麻子騎士扭頭道:“我放了他,你要怎麼謝我啊?”

葉紫閉上眼睛道:“你隨意,我都答應。”

“好這是你說的,我可是垂涎你許久了。”滿臉麻子的騎士淫笑道。

“你還不走!”葉紫睜開眼睛,望着還在原地的病青年吼道。

“葉紫,我知道你很善良,現在你看清楚了光明教會的嘴臉了吧,在這之前,已經有許多擁有光明神體的人已經被殺了,他們爲的是復活六翼天使。”病青年不急不忙的道。

病青年的話讓兩個神騎士大驚,“小子,你怎麼知道教會要復活六翼天使,這是誰告訴你的?”

而葉紫的心裏卻如同雷擊,他怎麼也想不到教會會如此殘忍,先前被帶到光明教會裏的幾千人,居然全部被殺了。那些人被帶到光明頂的時候,教皇告訴自己是爲了讓他們聆聽神的教誨,自己卻傻傻的相信了教皇的話。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病青年道。

“我先殺了你這個知道的人。”山羊鬍子的神騎士舉起手中的長槍,向病青年衝去。

“不要~,住手。”葉紫撕心裂肺的吼到,可是山羊鬍子的神騎士卻沒有聽葉紫的話。

病青年望着刺來的長槍,嘴角露出了邪邪的笑容,對着長槍一拳轟去。

“這傢伙瘋了,居然用拳頭去擋利器。”看守着葉紫的麻子騎士嘿嘿的笑着道。

葉紫閉上了眼睛,她不想看着他死。她的腦海中出現了他死後的樣子。

長槍與拳頭相碰的時候,長槍寸寸斷裂,病青年的拳頭一轉,一拳打在了山羊鬍子騎士的胸前,拳頭透體而出。

“你…到底…是誰?”山羊鬍子的神級騎士不可置信的道。

拳頭縮回來,山羊鬍子的神騎士倒在了地上,病青年抓住山羊鬍子的靈魂,塞在嘴裏嚼了起來。

病青年瞬間出現在麻子騎士的身邊,在麻子驚駭的神情中右手屈指成爪,現出了鋒利的長指甲。

利爪輕鬆的穿過了騎士的鎧甲,穿進了麻子的體內。麻子眼睛大大的睜着:“魔…。”

‘噗’,利爪收回來,麻子倒在了地上,靈魂被病青年吃掉。

麻子在最後那一刻,他知道了病青年的身份,元素大陸上擁有利爪的人他知道,可是他再也沒有說話的機會了。 過了好久,葉紫沒有聽到動靜,便睜開眼睛。睜開眼睛時,葉紫便見到病青年微笑着望着自己。

見到病青年沒死,葉紫撲進病青年懷裏放聲哭了起來,病青年輕輕的撫摸着葉紫的背。

哭了許久,葉紫離開了病青年的懷抱,望着地上的兩具屍體,葉紫問道:“這都是你殺得嗎?”

病青年望着葉紫吃驚的樣子,輕輕的點了點頭。

葉紫問道:“你可以告訴我你是誰嗎?”

“唉~,該來的總會來,現在隱瞞下去已經沒有意思了。”泣無淚心底暗道。


泣無淚嘆了口氣道:“我是天魔帝國的開國之人。”

聽到泣無淚這麼一說,葉紫道:“那個屠了三大帝國,手上沾滿了血腥的魔君!”

泣無淚點了點頭,盯着葉紫,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葉紫想了一下道:“魔君可不是你這幅摸樣,我見過他的畫像。”

泣無淚臉上一陣扭曲,現出了本來的面目。葉紫盯着泣無淚妖異的臉看了許久道:“你和畫像上不一樣,現在的你有點像個女子。”

原本以爲嫉惡如仇葉紫會不理自己這個殺人魔,可是葉紫卻沒有任何反應,泣無淚暗暗的鬆了口氣道:“葉紫,我以爲…。”

“你以爲我會不理你?還是你認爲我會想要殺了你?”葉紫打斷了泣無淚的話。

“額。”

葉紫燦爛的笑容掛在臉上道:“你救了我,我怎麼會不理你,再說我可不是魔君的對手,你殺了誰與我無關。”

“葉紫…。”泣無淚輕輕的抱着葉紫。

葉紫將頭靠在泣無淚的懷裏道:“你以後不要造太多的殺戮好嗎?”

泣無淚無奈的道:“葉紫,我也不想殺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說過的話,我在乎你對我好。”葉紫擡起頭,目光堅定望着泣無淚道。

“你可以陪我去個地方嗎?”葉紫突然說道。

泣無淚溫柔的道:“當然可以。”

葉紫帶着泣無淚來到離光明頂不遠的一個山洞裏,山洞中有兩個土堆。葉紫跪在土堆前道:“父親,母親,紫兒帶着我心儀的人來看你們了。”

“這是你的父母?”泣無淚望着矮小的土堆道。

葉紫憂傷的道:“我從小就沒有見過我的父母,只是依稀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有父母在身邊,我連他們的面目都記不清楚。我很想他們,我想他們早就不在人世了吧,所以我在這裏立了兩座空墳祭拜生身父母。”

泣無淚將葉紫摟在懷裏道:“葉紫,以後我會陪着你,一直陪着。”

“泣哥哥。”葉紫再次滾出了淚水,死死的抱着泣無淚。

泣無淚抱着葉紫在山洞中一直說說笑笑的,天色也漸漸的暗淡下來。

葉紫站起來,將自己的袍子脫下來蓋在空墳上,轉身低下頭道:“泣哥哥,我想讓我父母爲我們主婚,今晚我們就在父母的墳前成親。”

“額,這裏這麼簡陋。恐怕不妥吧!”泣無淚站起來道。

葉紫羞紅着臉道:“泣哥哥,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有父母在,我想讓他們二老看着我出嫁。”


葉紫都這麼說了,泣無淚也不好拒絕,只好答應了葉紫,心裏暗自想到, 赫爾卡斯

泣無淚和葉紫在空墳前舉行了簡單婚禮儀式,葉紫將自己的貞潔獻給了泣無淚。

第二天早上,天還不亮,葉紫伸手摸着泣無淚妖異的臉道:“泣哥哥,對不起,再過兩個時辰你便會醒過來了,希望你不會怪紫兒。”葉紫落了一滴淚水在泣無淚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泣無淚妖異的臉,葉紫站起來離開了山洞。

太陽高高掛起,泣無淚才幽幽醒來,“紫兒,起了。”

泣無淚的突然發現葉紫不見了,心裏一驚道:“我這是怎麼了。”

泣無淚趕緊站起來,四處看了看,發現洞避上刻着清秀的字跡,泣無淚連忙跑過去。

洞避上寫到:“泣哥哥,首先紫兒向你道歉,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昨晚偷偷對你施展了靈魂安詳的神術,讓你陷入了沉睡之中。紫兒是夫君的妻子,紫兒不會阻止夫君做任何事情,紫兒知道你會攻打光明頂,紫兒不想看到那些熟悉的人倒在你的手下。等這件事過了,紫兒就會去天魔帝國尋吾夫,勿念,妻紫兒留字。”

泣無淚搖搖頭道:“你真是個傻瓜啊!叫我怎麼能放心得下你。”

泣無淚轉身,望着葉紫的那件白色的袍子,袍子上還留着一朵紅色的小花,那是葉紫對愛的證明。

泣無淚收起袍子,出了山洞望着光明頂道:“神術真的可怕,紫兒只是聖級,在我不防備的情況下就能讓我陷入沉睡之中。看來攻擊光明頂有些麻煩了。”

泣無淚來到魔僵聖界中的北方,四女站起來道:“夫君來了。”

“師尊!”碧瑤急忙站起來跑得沒了影,因爲上次看見泣無淚赤身的樣子,碧瑤不好意思見到泣無淚。

“各位娘子,我來了,嘿嘿。”泣無淚邪邪的笑着出現在幾女的身前。

夢姿嘟起嘴,不滿的道:“夫君,你什麼時候帶我們出去玩啊!我都快悶壞了。”

“呵呵,我馬上就攻擊光明頂了,等搞定了光明教會我就帶你們出去,好不好?”泣無淚不好意思的說到。

“哼!”夢姿扭到一邊,做出生氣的樣子。

司馬千詩撲進泣無淚的懷裏,突然皺起眉頭道:“女人的香味,夫君,你揹着我們幹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