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使者來了!”法皇微笑道。

秦羿微微臻首,以他的實力竟然看不透這位西方光明界的第一高手,也就說法皇的修爲在他之上,甚至超出很多,甚至可能達到驚人的七翼、八翼。

按照實力推斷,六翼算是神煉中期,七翼應該就是神煉後期巔峯大武尊。

在華夏因爲天地法則與靈氣限制,修煉到了極致,也就停留在了巔峯大武尊境界,無限延伸,卻再難突破。

但西方由於有萬民的信仰之力,而且如法皇、暗皇等能直接跟神界、地獄溝通,他們是能沒有這種限制的。

法皇的整體實力單拎出來看,便是在華夏大地,也是超越神煉境界的至高存在。

這也是雷登用他手杖一揮,便破了秦羿的五龍之法,歸根到底,他這個剛剛踏入金丹中期,神煉後期的大武尊,別說現在,就是達到巔峯境界,也只怕難以是法皇的對手。

當然,這只是單純按修爲高低來比的,真要打殺,秦羿估摸着,以西方光明之術術法的乏力,未必就會是燕九天這等爲殺而生的頂級高手的對手。

“秦先生大破路西法的事,小月已經告訴我了,這幾天我接到天使傳遞來的情報,路西法損了一顆魂核,修爲大損,天界諸神也是大爲興奮。正因爲如此,他們給了我最後的期限,如果秦先生不能夠力挽狂瀾,便要爆發神戰。”

“秦先生,很抱歉,我們整個西方世界的安危,全扛在你的肩上了,你就是我們的救世主。”

法皇說到這,恭敬的拱手作揖,以東方之禮相敬。

“這麼說來,我壓力很大啊。”秦羿聳了聳肩,好奇問道:“你的修爲遠在我之上,爲何不親自出手與唐德一戰?別的不說,就是雷登大主教配上法杖,也未必會在我之下,把希望寄託在我這麼一個外人身上,不覺的太冒險了嗎?”

法皇與雷登相視後,皆是苦笑。

“秦先生有所不知,唐德並非西方人,嚴格說來,他就是你們華夏人。東西方力量法則完全不同,我們西方很多光明之術對他起不了作用,而秦先生來自地獄,與米迦勒等戰鬥天使一樣是一方神明,論地位比我們都要尊貴,你來對付唐德再好不過了。”

“而且我們得到消息,唐德很可能擁有來自東方地獄的力量,所以,秦先生,這個救世主非你莫屬了。”

雷登解釋道。

“我只能說試試,唐德願不願意給我這個面子,就未必好說了。”

“而且,我對你們西方不是很信任,上次在米國你們也說跟我聯手,事後卻追殺我,這筆賬該如何算?”

秦羿雙眼一眯,寒聲問道。

“這事是公會判斷失誤,我們願意接受秦先生的任何條件,但求你能幫我們度過這一劫。”

“這是西方的火水晶,你看看如何?作爲賠禮,我們願意提供一萬顆,水、火、風、雷四種極品晶石。”

“另外上次你跟神月提出的條件,聖誕節洗禮,我們也可一一應允。”

“秦先生,拜託了。”

法皇近乎懇求道。

“好,我答應你,這件事我一定給你談成了。”

“唐德若從,你們條件自己商量,若不從,我必殺之!”

秦羿道。

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晶石,另外東旗公司在這邊要是可以搞到開採權,源源不斷的晶石運到華夏,他日後足夠橫掃整個地球的修界。

“多謝先生!”

“在去之前,我要多說一句,唐德此人,與上界的暗皇不同,他有着你們東方人……他很狡猾,手段毒辣,擅長陰謀詭計,一旦談判破裂,秦先生以保住自身爲重。”

“有勞!”

法皇叮囑了幾句,又給了神月一枚綠色的水晶球道:“一旦有危險,可催動水晶球,到時候我會親自在鬼鎮附近接應你。”

“爺爺放心,我們不會有事的,一定會達成和平。”神月接過水晶球,恭敬道。

……

離談判只有幾個小時了。

英吉利的一處無名深山峽谷中,濃烈的黑霧終年盤旋,遠遠望去如同無盡深淵一般黑暗可怕。

在峽谷的深處,有一座古老的城堡,如同猛獸般蟄伏,驚雷自上空滑過,隱約可見其猙獰的檐角。

幾匹純白色獨角馬在城堡前停了下來,馬上的人都是金髮碧眼的大高個,身上佩戴着各種晶亮的武器,領頭的是一個穿着黑袍的中年人,面目威儀,後背是一面金色的盾牌,腰間金劍閃閃,彰顯出其榮耀的身份。

跟在他後面的幾人,也是精悍無比,其中有一個腰懸雷錘的英俊漢子左右四顧,那雷錘時不時跳躍着紫色的電光,正是秦羿認識的老熟人“雷神”約翰。

“什麼人?”門口有陰沉的衛士冷喝道。

“天神公會副會長扎克,求見暗皇唐德。”中年人側着身子,傲然道。

“原來是扎克會長到了,快請進。”

一個黑袍巫師迎了出來,請幾人入了內。

幾人入了堡壘,但見堡壘中死氣森然,一個個衛士矗立在黑暗中,若非那一雙雙通紅的眼珠子閃爍着兇光,衆人會把他們當成雕像。

女巫領着幾個人進入最中間,雕刻着撒旦之主的大殿之中。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大殿內,點着一個巨大的火盆子,上面懸掛着一副剛剛烤好的熊肝臟,一個穿着開襟唐裝,袒露着毛茸茸胸口的中年男子正用鋒利的玉刀切割者肝臟,就熱往嘴裏送。

火光閃爍,男子那張冷酷的臉龐畢顯,唐德身高足足有兩米,身材魁梧,但又不是膀大腰圓那種,而是一種很健美,很迷人的身段。

他長的絕對算不上俊朗,鬢角處有一道寸許的刀疤,但配上利刃雕刻般的輪廓,卻又有一種冷酷、成熟的氣質,讓人一見難忘。

他的雙眼更像是兩汪萬年寒潭水,冰冷而又浩瀚無邊,一如他的深沉、暗詭,讓人難以琢磨他的心思。

從那坦露的襟口望去,他身上紋的是東方地獄的彼岸花,象徵着永生輪迴之意。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見來人了,男子眼中詭異的紅芒一閃而沒,旋即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暗皇大人,天神公會的人來了。”女巫恭敬道。

唐德只是慢條斯理的切割着肉片,眼皮都沒有擡一下,女巫衝扎克等人聳肩一笑,自顧退了下去。

“扎克率天神公會信徒,見過唐會長。”扎克強忍着怒意,拱手拜道。

唐德依然只是自顧切肉,那上好的肝臟切的薄如蟬翼,一片片幾近透明,切了有幾片,慢條斯理的送進了嘴裏。

“天神公會副會長扎克,率門徒拜見唐德先生!”

扎克的語氣變的更重了,稱呼自然也就沒那麼客氣了。

“你剛剛叫我什麼?”唐德問道。

“唐德先生!”扎克冷森森道。

“前一句!”唐德再問。

“唐會長!”扎克道。

“會長?會長是什麼東西?”唐德冷然一笑,手中的刀子隨手一揮,一片肉橫飛過來,扎克只覺勁風突面,大驚之際,想要躲閃。

他可是天神公會有數的高手,尤善風術異能,當即使出一道風牆擋在了胸前,哪料到那薄薄的肉片,竟是鋒利無比,毫無阻礙的穿過了風牆,扎克還沒反應過來,口中香氣四溢,肉片竟是不知道何時,已入了嘴。

扎克驚的面無人色,唐德要真想殺他,隨便一道勁氣,只怕他的咽喉就穿了,心知唐德修爲通神,登時不敢再有絲毫傲氣,用力艱難的嚼着肉片,含糊問道:“唐德先生,如果我說錯了,請你指教。”

“不急,吃完肉再說話也不遲。”唐德手中的片刀閃電般動作,只是一眨眼,一副烤的八成熟的熊肝臟如同雪片般整整齊齊的落在了面前的幾個盤子中。

“吃肉!你們聽不懂華夏語嗎?”唐德突然間用華夏語冷然喝道。

扎克額頭上冒出了冷汗,早知道唐德性格怪癖,沒想到這麼不好打交道,扎克向其他幾人點了點頭,天神公會的人老老實實的用手抓了肉吃。

待他們吃完,唐德滿意的點了點頭,笑問道:“幾位,我烤的肉還不錯吧?”

扎克認真的回答道:“唐會……暗皇大人親手烤的肉,自然是好吃的!”

“在我們東方皇帝是至高無上的的存在,執掌生死,秉承天意,是不可以褻瀆的。如果亞瑟有教過你們,你們就應該按照東方之禮,恭恭敬敬的叫我一聲暗皇。”

“記住了,以後黑暗公會沒有什麼會長,只有皇帝,懂了嗎?”

唐德掃視幾人,森冷道。

“是,暗皇大人。”扎克幾人齊聲道。

“坐下吧,我們談談正事吧。”唐德擡手道。

幾人分列坐好,唐德問道:“你們知道來這的任務嗎?”

“知道,亞瑟會長說了,讓我們協助暗皇大人,一舉滅掉光明公會!”扎克冷冷道。

他這話一出,底下的約翰渾身一顫,約翰屬於異能者,天神公會便是異能者公會,異能者公會素來與光明公會是聯盟,誰曾想如今竟然要暗地倒戈。

“就憑你們幾個人,怎麼滅掉光明公會?請你們來,就是來看戲的,讓你們看看我是如何滅掉不可一世的光明公會。”

“這場戲精彩不說,看完了,你們還可以得到一半光明公會在阿爾卑斯山的水晶礦山,縱觀古今,只怕也沒有這等美差吧。”

唐德舉起酒杯,示意衆人喝酒。

扎克大喜道:“一切全賴暗皇大人成全,我代亞瑟會長與天神公會,感謝暗皇大人的豪義。”

剛喝一口,扎克等人便全吐了出來,辣的直是吐舌頭。

唐德哈哈大笑了起來:“瞧你們這羣孬種,這是東方的百年窖藏茅臺,只有真正的勇士才配喝他們,看來你們只是虛有其表罷了。”

扎克等人被他這麼一激,唯有硬着頭皮喝了下去。

“暗皇,我想知道,你們怎麼能借這事滅掉光明公會?”

“據我所知,你們兩大公會勢力一直是相差不下的。”

扎克強壓住心頭火燒般的感覺,謹慎問道。

“問的好!”

“今晚在鬼鎮相會,雙方名義上是不派兵,負責安全調停防衛的是你們天神公會,由你們的另一位副會長安東尼親自負責,除了你們公會的三百人,我暗中還安插了一千個世界頂級僱傭兵組成的殺手團。”

“這次參會的人,一個都別想跑。”

“到時候他們肯定會求援,我聽說法皇的孫女會來,老東西若親自來鬼鎮邊界坐鎮,內廷必定空虛,我便可以親自統領大軍攻打光明小鎮,直搗他的老巢,如此一來,滅掉他們有何難。”

“這在我們東方的孫子兵法中叫聲東擊西,懂嗎?”

唐德笑道。

他向來深沉,唯獨在談到華夏文明時,總會有一種無比的自豪,尤其是入主西方黑暗世界以來,萬衆俯首聽命,唐德更是有意無意通過這種文明意識形態來打壓那些西方所謂的貴族與神的使徒,那種自豪的感覺,是無與倫比的。

“暗皇,據我所知,這次調停,光明公會也請了一個代表,名叫秦羿。”

“此人在華夏人稱秦侯,聽說連你們的暗黑公會的第一戰神路西法都曾栽在了他手裏,暗皇大人若不處理他,興許會是個大禍害啊。”

扎克提醒道。 秦侯!

“他怎麼會來趟這汪渾水,不行,我得想辦法給侯爺提個醒纔是。”

約翰渾身一震,那可是他的兄弟、師父啊!

唐德哈哈大笑了起來:“區區秦侯,他還不是我的對手。路西法失手,不過是因爲輕敵,但我唐德絕不會,這次我不僅僅在鬼鎮與你們公會佈置了殺手,更有一份厚禮要送給秦侯,到時候他想活着逃出去,怕是沒那麼容易。”

至於具體是什麼,唐德卻不願意多言,顯然他對這次計劃有着十足的信心。

“而且,除了明面上的力量,我還有一招暗棋可置秦侯與死地,而且以他假仁義的性格是一定會中招的。”

“好了,時間不早了,秦侯的事就不用你們擔心了,去鬼鎮準備吧。”

唐德揮手下了逐客令。

扎克等人見他信心爆棚,心中也是歡喜不已,一行人快步而去。

幾人剛走,威廉與吸血鬼尼古拉、女巫伊麗莎白從一旁的偏殿走了出來,恭敬的下跪行面君三叩九拜之禮。

“暗皇大人,王室那邊愛德華佔了好處,他可是亞瑟的人,不能控制皇室,在西歐就輸了一半,咱們幹嘛要跟天神公會合作?還白白拱手讓他們一半的礦山?”

威廉站起身,斷腿卻是早已癒合,不解的問道。

“亞瑟貪婪小人,他自以爲佔了便宜,一旦我滅了光明公會,便是他們的末日。眼下不過是權益之際,空頭支票罷了,他們願意,全部給他們都行,只要亞瑟不倒向光明公會,給本君添亂就行了。”

唐德老謀深算道。

要論玩陰謀手段,十個亞瑟、法皇、雷登綁一塊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尼古拉、伊麗莎白,你們今晚可是主角。我對秦侯還是瞭解一些的,此人假仁假義,他見了你們一定會當做心腹,甚至是一枚暗棋,你們甚至可以透露一些咱們的情報給他,待取得信任後,以真亂假,把這個滴在他的酒水中,他便是大羅神仙也難逃一死。”

唐德打開一個盒子,拿出一顆透亮的水晶球,裏邊是一滴綠色的液體,綻放着細微的光澤,如同綠色的火球一般璀璨。

“暗皇,這,這是什麼?”威廉好奇問道。

“這是來自東方地獄的凡俗之物,名叫羅剎的眼淚,在華夏一共也就十滴左右,我又添加了西方的一些撒旦之主賜予的黑魔法與古巫術,威力更增數倍,秦侯只要吞服,必死無疑。”

“伊麗莎白,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和尼古拉了。”

唐德把水晶球遞給了二人。

二人誠惶誠恐的接受了,恭敬道:“暗皇大人放心,我倆一定提着秦賊的人頭回來見你。”

“嗯,都去吧,讓泰勒他們來見我。”

……

天空陰沉的厲害,到了晚上七點多,天際驚雷陣陣,五十個重鎧騎士護送着神月與錢德森主教五人前往鬼鎮。

而秦羿作爲調停中介,則是由中立的天神公會護送。

來迎接的正是約翰!

約翰見了秦羿,故作冷笑恨然道:“呵呵,姓秦的,真是陰魂不散啊,在這也能遇到你。”

秦羿何等人物,微微一笑道:“原來是你這個手下敗將,怎麼上次在香島,還沒教訓夠嗎?”

“你少得意,這裏是英吉利,姓秦的,今晚你死定了。”約翰暗中透露了情報。

“約翰,跟他廢什麼話!”

“秦先生,你是今晚的調停使者,請隨我們一同走吧。”

一世傾城 扎克知道約翰曾經在華夏待過,原本還怕他認識秦羿會有二心,一見他跟秦羿見面就掐也就放心了。

秦羿隨着扎克等人騎着大馬直奔鬼鎮而去。

鬼鎮,位於英吉利東邊一個山谷之中。

原本這座鎮子有兩千多戶人家,後來因爲鬧鬼,鎮上的村民爲厲鬼所殺,又搬遷離去,這座鎮子也就荒廢了下來。

因爲人煙稀少,平素光明公會等修界談判,都會選擇在這。

一進入鬼鎮,四周低矮的古老低矮英式鄉村建築,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風格。

天神公會派來的守衛沿街而立,當光明公會的人到來時,這些人一個個面帶友好,領頭的一個禿頭男子領着一隊人迎了過來,向神月等人致以歡迎。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這人正是天神公會的另一個副會長安東尼,神月等人在安東尼的護送下,進入最中央的一個三層小樓裏。

秦羿是後進樓的,因爲約翰故作打壓他的身份,刻意安排他最後進場,這正給了秦羿足夠的觀察時間。

他的神識外放十里,能清楚的感應到,在小鎮那些低矮的房子裏隱藏着濃烈的殺機,而且讓他不安的是,似乎有幾股強大無比的能量潛伏在黑暗中,那是來自地獄中的氣息,只有地獄那種極盡的殺戮之地,纔能有如此可怕的氣場。

不過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雷登、法皇他們根本就不瞭解華夏人,還以爲能像過去那般談判,殊不知唐德想要的卻是他們的命。

“侯爺,唐德佈下了天羅地網,他有要你命的暗棋,暗棋,暗棋!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你一定要小心。”

“我到時候會想辦法接應你!”

“我不會放過你的,小子!”

在進門的時候,約翰一把揪住秦羿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低聲耳語,同時着重提醒了秦羿唐德有暗招。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秦羿撥開約翰,示意瞭解,傲然進了小屋。

門外,光明公會五十個護衛與先到的黑暗公會五十個護衛,清一色被限制在談判小樓外,裏邊則由天神公會的人負責一切安保、服務事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