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你們的派主,還一刀子偷襲了我,讓我現在都感覺到小腹有些痛。”

“你想要活命,必須等到我們成功開啓了祕密倉庫,見到了所謂的寶藏。我那個時候,纔會把你放了。”

南天緩緩地說道。

“好吧,大人!”

精壯的忍者,無奈地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精壯的忍者又附在南天的耳畔說道:“嗨,大人。還有一件事情,我要說一下。”

“說!”

南天揮了揮手。

“稟報大人,斜竹派祕密倉庫是由一百個人,共同守衛的。把我處去,也還有九十九人。這九十九人的個體力量,大體上和我是相同的。”

“不過,祕密倉庫中隱藏着一頭九頭蛇。九十九名護衛,在關鍵時刻,可以組合幻影御獸大陣,來控制九頭蛇。”

“九頭蛇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傳聞是我斜竹派護派神獸,因第一代派主相救。從此,這九頭蛇便日日夜夜,守護斜竹派的祕密倉庫。”

“九頭蛇的武力十分強大,不可小視。就算是,我們的派主都不是九頭蛇的對手。”

精壯的忍者說出了這樣一段辛密。

“嗬,九頭蛇是吧!我知道了。”

南天微微點了點頭。

說罷,南天又讚揚地看了看這個精壯的忍者。

“你很不錯,沒有給我暗中耍些花樣。不錯,只要祕密倉庫開啓,我便放你走了。”南天微微頷首。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精壯的忍者苦笑了幾聲。

‘’對了,大人。還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說一下。這個祕密倉庫早在十年前被派主,埋下了許多炸藥。一旦我們這些守衛忍者,遭受到了外敵入侵。在最後關頭,我們是有權限,直接引爆炸藥。”精壯的忍者再次出聲。

把他所知道的一些宗派機密,全部抖落了出來。

“讓整個祕密倉庫沉陷,變成廢墟!誠若,派主當初所說,即使讓倉庫爆炸了,一毛不剩下,也不讓倉庫中寶藏流到外人手上。”

精壯的忍者,再一次說道。

這地底下里頭都有許多炸藥。

斜竹派特製當然高爆炸藥,威力雖然不如太陽彈,但是勝在量多。

精壯的忍者,害怕,南天橫空直撞,若是讓守衛忍者們引爆了炸藥,那可就玩完了。

精壯的忍者不想這麼快死掉。

或許,在一百個守衛忍者中,就屬他最爲貪生怕死。

縱然守衛忍者的選拔,嚴格無比,但總是有個例存在。

精壯的忍者可不傻。

如今,他已經算是背叛了斜竹派。

斜竹派能夠挑大樑的人物——派主,長老都死光了。

斜竹派必將被除名。

如果,這個精壯的忍者再次背叛南天,和守衛忍者們操控九頭蛇偷襲南天。

那麼即使,南天殞命。

精壯的忍者知道,一旦事情敗露。

自己的事情曝光,必定會被同伴們羣起而攻之。

目前唯一能夠保命的辦法,就是聽從南天的話。

祕密倉庫大門前,樹立着兩尊血跡斑斑的蛇頭雕像。

蛇頭雕像巨大無比,看起來十分猙獰。

一排排蒙面黑衣忍者,不停歇地來回巡視着。

“如何不驚動他們,就進入倉庫裏頭?”南天問道。

精壯的忍者思忖了一下道:“我們這些守衛忍者,守衛祕密倉庫時,一般每隔三個時辰會換崗一次。每換一次崗,中間有半分鐘的空白時間。這半分鐘裏頭,因爲換班,基本上大門是處於打開狀態下的。”

南天點了點頭:“好的。小巖,扎特,你們都聽清楚了吧。我們暫且靜靜地等着,一旦這些守衛換崗了,我們立馬進入大門!”

“主公,何須這麼麻煩!這些忍者的數量也不多加起來一百個都不到位。而且,單體實力還這般弱小。我們何須顧忌這麼多?”

扎特有些不忿。

“其實,說實話。主公,你把事情交給我就行了。我一個人就有能力直接打入祕密倉庫。”

扎特性格比較火爆。

南天嘆了口氣,擺了擺手:“扎特,我知道你很厲害。一個人就可以幹掉所有的忍者。”

“但是,你別忘了,這地底下埋藏有數量恐怖的炸藥。一旦有任何一個守衛忍者,進行引爆。”

“我們實力強大,自然不懼炸藥。但是倉庫裏頭的寶藏就要化爲廢墟了。”

“一旦寶藏沒有了。我來這裏還有什麼意義嗎?你能夠保證,九十九個忍者,能被你一下子全部殺死,以至於都來不及引爆炸藥?”

南天搖了搖頭道。

扎特點了點頭,恍然大悟。

“主公,是扎特急躁了!”扎特說道。

“知道錯就行。不過,你也不用過於自責。到時候,會有你出手的機會。現在,我們還是安心地等待吧。”

南天呵呵一笑。

“是,主公!”

扎特應命。

旋即:

南天,四人隱藏在周圍,靜靜地等待着。

“嘀嗒嘀嗒…………”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着。

終於,三個時辰到!

天色都變暗了起來。

忍者們開始換崗了。

半分鐘!

倒計時開始!

“一,二,三…………”

南天開始默默地數着時間。

“動手!”

南天一手抓着精壯的忍者,與此同時腳踩凌波微步,身法使用古武祕技游龍身法,速度極限爆發!

“跟上!”

小巖也是縮小了身體與扎特快速地緊緊地跟隨南天。

眼看,就差最後一步,就要進入洞口了。

忽然間,一個正在的換崗的忍者,又折身返了回來。

“你們是誰?”

這個守衛忍者暴躁一喝!

整個氣氛,在這一刻,瞬間變得凝重無比!

“幹掉他!”

南天當機立斷,冷喝一聲。 扎特實力強悍,又最爲靠近這個守衛忍者。

扎特擡手一掌,就把這個守衛忍者給幹掉了。

不過,這個守衛的驚叫聲,終究是引來了其餘換崗的忍者。

十幾名忍者紛紛跳了出來。

“你們是誰,幹什麼要入侵這裏!”

一矮小的忍者冷厲地呵斥道。

“組長,是我!都是自己人,不要相互鬧矛盾,開打呀!”

精壯的忍者,趕忙出來,充當和事佬。

矮小的忍者,眼中閃過一抹差異。

“小熊次郎,你怎麼沒打聲招呼就回來了?還有,這幾個陌生人是誰?爲什麼,一上來,就幹掉了我一個手下。”

“哼,你們偷偷摸摸地是不是想對倉庫圖謀不軌?”

矮小的忍者也不傻。

自己的手下死掉一個,這是鐵的事實。

精壯的忍者,也就是小熊次郎,微微點了點頭,露出一口大黃牙,諂媚地解釋道:“組長,我此前去向派主彙報這些天的情況。派主,有意考覈一下我們,諾這幾位大人都是派主的私密忍者,地位比組長你都要高出很多。”

“按照派主的意思,是想要檢驗一下,我們應對突發情況的能力。”

小熊次郎別的本事沒有,但是一口嘴皮上功夫,倒是不錯。

油嘴滑舌,腦袋靈活,硬是把一個即將搞僵持住的死局,給說活了。

矮小的忍者,一聽是派主的私密忍者,臉上不由一怔。

雖然說,他們這些駐守祕密倉庫的忍者,級別很高。

但是,再高,能有常年伴隨派主身邊的私密忍者高嗎?

矮小的忍者囁嚅了幾下:“不過,即便是考覈,也不需要弄死一個人呀。小熊次郎,你可知道,剛纔死的,可是你多年的同袍。”

小熊次郎搖了搖頭:“組長,你真會開玩笑呀!考覈,如果不真刀真槍的實幹一番,真的能夠檢驗出我們實力的高低。不要說什麼同袍,在斜竹派裏頭,強者纔會受到尊重,弱者死了就死了唄。”

“哪裏需要這麼囉嗦!你若是有什麼不滿意,大可以找派主理論。”

小熊次郎臉色一冷。

南天也是一個聰明人。

“哼!小熊君說的不錯!弱者死了就死了唄!還有人是我們殺的,你想要報仇大可以過來一對一,一對多,我隨時奉陪!”

南天哈哈一笑。

“還有,我現在對你們這羣守衛忍者的能力,極爲不滿!你們太讓我等失望了。我回去以後,就會如實稟報派主,要他們撤掉你們!”

南天狐假虎威一番。

矮小的忍者渾身一個激靈。

“不不,千萬不要呀!我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我們的實力的確是太弱小了,但是我們會刻苦訓練,保證能夠擔任守衛祕密倉庫的重任!”

矮小的忍者,慌慌張張地說道。

“哼,算你們識相!”

南天拂了拂袖子。

“組長,我們是不是太憋屈了。”

一個尖嘴猴腮的忍者,跳了出來。

“就算是私密忍者,代表派主,也不能這樣爲所欲爲呀。不僅殺我弟兄,還譏諷我們。真是太可惡了!”

尖嘴猴腮的忍者,怒氣衝衝地說道。

“好小子,你不服氣是吧。”

南天呵呵一笑。

“扎特陪他玩玩!”

南天揮了揮手。

南天之所以,行事,小心翼翼地,只是擔心,有忍者引爆炸藥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這些忍者不服氣,倒是還好。

反正,就是單挑單殺唄,不用引爆炸藥。

扎特嘿嘿一笑,跳了出來。

尖嘴猴腮的忍者,惡狠狠地盯着扎特。

“我剛纔看見了,就是你出的人。你的攻擊速度很快,但是我也是速度型忍者,你別想那麼容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