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境的戰力!

以及不到三十歲的年齡,深不可測的潛力。

這一刻,沒有誰再敢對問道,有任何小覷!

即便是真仙劍宗的人,對於問道的重視程度,都是上升了無數。

不僅如此,問道出現在眾人眼前之後,手中,陡然是出現了一把丹藥,像是吃糖豆似的,一把扔進了嘴裡。

很快,問道的傷勢,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起來。

氣息趨於平穩。

這一幕,再次看的眾人眼角直抽抽。

問道剛剛吃下的那一把丹藥,皆是四品丹藥。

還都是極品品質!

這已經是仙界,最為頂級的丹藥了。

除了丹王雷經天可以煉製的五品丹藥之外,再無更高等級的丹藥。

其實一兩顆便是足以。

然而問道,卻是吃了一大把。

即便是真仙劍宗,也沒有這麼奢侈。

反觀天雷子,雖然也是拿出了丹藥,恢復自身。

但相比問道,則是要寒摻一些了。

此時的天雷子,臉色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了。

看著問道和陳進,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怨毒之色,然後,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莫天城和上官正,也是深深的看了問道一眼,氣息逐漸消失。

「問道兄,等你多日,你終於是出現了,哈哈哈!」

姬無極笑道。

「問道兄,我也早聞大名,今日一見,才發覺我已經是老了啊!」

天耀拍賣會的吳天耀,也是笑道。

其他沒有現身的元神境強者,也是紛紛現身。

這一刻,問道,成了當之無愧的主角。

哪怕他的修為,還未到元神境。

很快,這些元神境的強者,便是離去。

去了他處!

瓊仙樓內的所有人,便是再次將目光,投向了坐在遠處,淡然自若飲酒的陳進。 很快,瓊仙樓的消息,便是傳遍了整個接引峰。

尤其是問道,以神海境後期的修為,和元神境初期的天雷子,戰了個平手。

讓天雷子臉色鐵青的離去,硬生生的吃下了這個虧。

弟子找陳進的麻煩,反被斬殺!

師傅跳出來,又被陳進的師兄問道給打了臉。

讓天雷子,瞬間是成了整個仙界的笑柄!

當然,有人看戲,有人幸災樂禍,有人憂愁!

問道能以神海境後期,戰平元神境初期。

再加上問道四品巔峰丹師和丹盟副盟主的身份,那些元神境的大能們,不管是出於什麼心思,目前,都不可能再去找問道的麻煩。

但是,諸多青年天驕,卻是盯上了陳進。

問道能跨大境界,戰平天雷子。

那你陳進,身為問道的師弟,又有何能呢?

不少天驕,皆是蠢蠢欲動。

未必是抱著敵意,但卻是都動了挑戰陳進一番的心思。

而此時的陳進,卻是悠然自得,正和南宮仙兒四女,坐在一處。

莫離道等人,身為鍾壺的好友,在鍾壺被殺,天雷子離去之後,自然也是沒有再留在瓊仙樓。

更為關鍵的是,陳進根本就沒招呼他們。

南宮仙兒四女,也是將目光放在了陳進身上。

這些人,自然也是沒有臉再留下。

「仙兒,你不介紹一下?」

蛇妖兒微舔性感紅唇,直勾勾的盯著陳進,彷彿要把陳進吃了一般,吃吃笑道。

雪白筆直的大長腿,也是露出大半。

隱約可見,其上一條妖艷的蛇紋,若隱若現。

不僅不會覺得醜陋妖異,反而是充滿了一股別樣的誘惑美感。

聽聞蛇妖兒此言,南宮仙兒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玩味道,「我覺得你可以貼到他身上去試試!」

「好主意哦!」

蛇妖兒,妖媚的說道。

說著,整個人彷彿就像一條蛇一樣,身軀扭動,就要貼到陳進身上來。

艾麗斯,笑而不語。

雪嵐,像是視若未見,又像是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陳進則是目光垂落,落到蛇妖兒身上。

「說實話,我挺好奇,這條蛇的腦袋,在什麼地方!」

忽然,陳進淡淡說道。

然後,朝著蛇妖兒的大腿之上看去。

任由蛇妖兒往自己的身上貼靠而來。

不僅如此,陳進甚至還伸出手去,彷彿要掀開那神秘的一角,一探究竟。

陳進的反應,出乎了除了南宮仙兒之外,所有人的預料。

「哎呀,小弟弟,你真壞,要是想看,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呀。」蛇妖兒身軀一扭,便是以一種詭異的身法姿勢,躲過了陳進的手掌,然後,還朝著陳進,淡淡的吹了口氣,「要是哪天,你成了四品丹師,你想看哪裡,姐姐都滿足你哦!」

「四品丹師,不過一念之間而已,要是你真捨得,信不信今晚我就來找你!」

陳進飲下一口靈酒,淡淡說道。

此話一出,瞬間是讓幾女都愣住了。

哪怕是南宮仙兒,都是美眸微滯。

真的假的?

要說陳進最終能晉級四品丹師,幾女絕不懷疑。

但要說今天就能晉級,幾女便是愣住了。

要說不可能吧,但未必不可能啊。

陳進和問道這倆師兄弟,太奇怪了。

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眾人的預料。

蛇妖兒眼睛微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要是今天就能晉級四品丹師,姐姐今晚就洗白白了等你!」

「算了,我怕今晚來找了你,明天就沒精力參加真仙劍宗之會了!」

陳進再次淡淡說道。

「哎喲,弟弟這借口找的真好。」

蛇妖兒再次吃吃笑道。

自從鑽到了陳進身邊之後,蛇妖兒便是沒有再回到原位了。

不過,卻也沒有真的讓陳進吃到豆腐。

以陳進現在的表現來看,就算是不如劍塵,也是可以和萬法仙門的「薛圖」,星月學院的「易江」,北斗仙殿的「白行簡」等人相比了。

若是陳進能在修為實力上,不輸於這些人的話,有了丹師身份的加成,陳進將會一舉超越仙界最為頂尖的這幾個天才。

哪怕是劍塵,也未必就能穩勝陳進。

不過,一切,終究是還沒有蓋棺定論。

「不是借口,是你的魅力太大,我怕吃不消!」

陳進玩味道。

「弟弟真會說話。」蛇妖兒嘴角勾起一抹妖媚的弧度。

「好了,你就別發浪了!」

這個時候,南宮仙兒出聲,打斷了蛇妖兒。

「你才發浪呢!」

蛇妖兒白了南宮仙兒一眼。

卻是並未動怒。

由此可見,四女雖然分屬不同陣營,但關係,還是比較親近的。

當然,也可能是有很多利益的交往。

陳進也並未再和蛇妖兒調侃。

而是看向南宮仙兒,正色道,「仙子,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哦?」

南宮仙兒美眸微眨。

有些好奇,陳進想要介紹誰。

陳進看向身旁有些尷尬和局促不安的藍河。

見陳進的目光,投向藍河。

幾女這才是注意到,一直被她們忽略了的藍河。

難道,此人有什麼特殊之處。

藍河實力低微,又是散修,沒什麼出眾之處,哪怕是藍河和陳進一起落座之後,幾女也沒有怎麼重視藍河。

「藍兄,女神就在眼前,不表示表示?」

陳進打趣道。

藍河最大的願望,就是將來有一天,能站到南宮仙兒身邊,哪怕只是近距離看一眼都好。

現在,不僅是站在眼前了。

更是坐在了南宮仙兒對面。

聽聞陳進的話語,藍河更加是緊張了起來。

之前,陳進開玩笑,說若是有機會和南宮仙兒坐而論道,問他願不願意。

他還以為陳進是開玩笑來著。

都沒當真。

此時,他沒料到,他最大的夢想,一下子就被陳進給實現了。

他,還沒做好準備呢。

然而,四女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對於他這等沒有背景的小修士,驚喜來的太突然,那就成了驚嚇了。

藍河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怎麼開口。

此等表現,讓幾女,略微失望。

不過,下一刻,藍河便是抬起頭來,正視南宮仙兒。

眼神之中,帶著激動之色。

「仙子,我是你的粉絲!」

藍河咬牙說道。

不過,南宮仙兒還沒開口,蛇妖兒便是吃吃笑道,「那我呢?」

「他是你的麵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