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那捲起塵土,雷霆肆虐的狂風便迎上了一道青色的匹練。

從這氣勢上來看無論如何都是武家的這位搬山境後期的隊長,武統佔了上風,那道不算璀璨的青色匹練如同狂風暴雨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被覆滅可能。

果然,結果似乎如眾武家武者所預料中的那般,瞬息功夫武統那如龍捲風一般的勁氣就將眼前的一切給吞沒了,半點都不剩下。

「贏了?」武家的武者一時間頗為激動起來。

「肯定是贏了,這個人雖然實力不錯,可到底是搬山境界武者,只要是搬山境就沒有人會是武統隊長的對手。」

這些武家武者對武統的實力充滿信心,覺得眼前這個白風已經死定了,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可是結果卻似乎讓這些人失望了。

勁氣略微一盪,附近的塵土瞬間潰散。

白風手持斬龍刀臉色如常,除了身上的衣服破碎了一些之外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的傷。

「靠著一隻拳頭也想抗衡我的斬龍刀,不知道該說你大意,還是狂妄比較好。」略微回頭一看。


下沉龜裂的地面之上一位身穿重甲高大魁梧的男子跪在了地上,他的一條臂膀連同整個胸膛被一刀斜著斬下,整個上半身已經消失了,不知道被斬飛到了什麼地方,身上那防禦力驚人的重甲此刻似乎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那切口處光滑無比,壓根就無法抵擋先前那道奪命的刀芒。

!! 看上去佔盡上風,大有勝算的一次激烈交手,結果卻讓所有武家的搬山境武者沒有料到,那曾經徒手一拳轟殺了一頭搬山境後期妖獸的武統,能一拳打穿一條山脈的可怕拳力今日卻折損在了眼前這個不知名的武者眼前,而且還是一刀被斬。

斬的徹徹底底,都未曾給對手造成一點損傷。

「武,武統死了,被斬了……」看見這一幕武家的武者們臉上皆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武統的實力那麼強大怎麼可能會被一刀就斬殺了,這個人還沒有到顯化境啊。」亦是有人到現在都沒有接受這個結果。

因為在他們印象之中武統的實力一向是以強悍著稱,甚至是修鍊了地煞驚雷拳之中同級之中鮮有人是他的對手。

白風冷然一笑:「死都已經死了,你們有什麼值得驚訝的,難不成剛才我死了一切才合乎常理?你們太小看這天下的武者了,地煞驚雷拳被你們使成這樣也夠奇葩的,明明是靠著速度和爆發取勝的武技卻捨棄了速度這一優勢,只想著光靠爆發殺敵,沒了速度,爆發有什麼用?虧你們對這個人還推崇備至,簡直就是愚蠢。」

他當即毫不留情的打擊這些人。

武者交手不外乎四點:力量,速度,防禦,詭異。

力量雖然是最重要的,但也不是絕對的,這四點都是相輔相成,缺少了速度,力量便爆發不出來,沒有了防禦再強大的武者也難免陰溝裡翻船,而詭異的後手是保命的所在。

這個武統取地煞驚雷拳的力量和身上重甲的防禦,捨棄了速度和詭異的保命手段無疑是很愚蠢的。

拼力量白風只要拿著斬龍刀便不虛任何人,甚至是可以直接破開此人的防禦,因為力量比他強所以活下來的人是白風而不是這個武統。

相反白風對於武者個方面提升實力的地方都有專研,雖然速度上欠缺了一些,但是力量,防禦以及詭異的手段卻從來不缺。

這個武家的武者拿什麼和他斗?

真以為一門地煞驚雷拳就能讓他們飛天不成,這樣的話那白風身具兩門地煞武技,三百山之力,妖器斬龍刀豈不是白費的。

「武家如果就只有你們這些人的話那今日就可以在這裡除名了,記住,我今日打上門來不是閑著無聊,而是你們那個神武門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壞事做多了,總歸是要有報應的。」白風輕描淡寫的說道,身形沒有停下立刻向著這剩下的武者奔去。

他看的出來武家的精銳已經大部分在這裡了,剩下雖然還有一些武者可是卻成不了大器。


也就是說拿下了這些武者武家便已經被他捏在手中了。


沒有任何的猶豫。

地煞六識斷魂法使出,斷魂之力揮斬。

「噗通~!」一位警惕著的搬山境武者臉色一變,隨後猛的落地。

「一起上。」有了怒吼道。

幾位武家的執法隊武者意志力還算是不錯,並沒有因為武統的死而動搖而是迅速的集結起來向著白風圍攻而去。

這些搬山境後期的武者非但實力不錯,而且在之前白風交手的那段時間之內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那地煞驚雷拳此刻瞬間就爆發了出來,個個化作一道驚雷向著白風奔去,而且這次他們已經學乖了並沒有和先前那個武統一樣貿然的靠近白風。

「狂雷落~!」

一聲聲滿帶殺意的聲音響起,整整九位搬山境後期武者的勁氣沖入雲霄化作一道道雷霆向著白風落下。

九位武者聯手產生了難以想象的破壞力,那頭頂之上無數的雷霆交錯纏繞然後密密麻麻落到地面瞬息功夫就已經將那片地方連同白風在內給吞沒了。

「不好,那了不在那裡。」忽的,一位武者察覺到什麼喝道。

一道人影,宛如一隻大鵬鳥一般貼著地面飛掠而來,先前的雷霆卻是落了個空。

對於地煞驚雷拳白風可是早就見識過,所以現在他可以事先就洞察這些武者出手的跡象,同時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應對。

再怎麼說白風的實力也在這些人之上。

陡然襲來,三百山之力彷彿化作了一隻擎天大手從天落下。

「散開。」一聲疾呼,九位搬山境後期武者身若雷霆,迅速閃避。

白風冷然一笑,不為所動,三百山之力頓時改變了方向奔向了武城,既然這些人速度太快無法被鎮壓下來那就對這座城池出手。

似乎察覺到了他的意圖,有武者臉色驟變道:「糟糕,此人要對我們武城出手,不能躲避了,要不然的話武城要遭殃了。」

其他武者頓時一咬牙迅速的奔向武城的方向自己的勁氣宣洩而出形成了一股夾帶著雷霆之力的風暴迎上了這三百山之力。

兩股力量碰撞顯然是白風落了下風,僅僅一個照面他的三百山之力就已經被擊潰了,而後餘威不減滾滾襲來。

對於這樣的攻擊白風沒有耗費力量去硬抗,而是迅速的閃避,同時用護身罡氣抵擋這餘威。

靠著金剛身和強大的護身罡氣這樣散漫的攻擊沒有辦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九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一起使用地煞驚雷拳這實力的確讓我都感到棘手,如果不是他們忌憚我的地煞六識斷魂法,不敢貿然的靠近我,只怕誰勝誰負還不知道。」白風心中暗道。

武家有這樣的一隊武者坐鎮在三川郡內的確算得上是屹立不倒,除了顯化境的強者之外沒有人會是這樣的一隊人馬的對手。

縱然是白風也不得不承認愧之不如。

九位武者彼此配合,命令一下立刻共進共退,根本不給人一一擊破的機會。

「白風,不需要我出手么?只要我一動手這幾個人頃刻之間就能被鎮壓,到時候便任你宰割。」天空之上,不起眼的雲霧之中,香香的聲音傳到了耳旁。

白風說道:「不用,雖然我拿不下這幾個人,但也只是現在而已,這些人的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久的,耗下去的話勝者只會是我,你繼續盯著附近吧,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拿你試問,多替我照看一下彩兒,我不想她有危險。」

「看不出來你還是很關心你那個小妾的。」香香說道。

「這是自然,難不成和你一樣只想著自己,從來不在乎別人?反覆背叛之後你又能得到什麼。」白風平靜的回了句。

香香忍不住抱怨了一句:「還不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壞了我的事情我的計劃就成功了,現在我不得不屈服與你,為你效力。」

「我害的?你想太多了,是你自己貪心造成的,我知道你心中有怨言,不過這時候你給我老老實實的收起來,莫要壞了我的事情。」白風說完之後便繼續沖向了武城。

香香見到白風沒有讓自己動手的意思也就熄了念頭,她不過是想表現一番,展現自己的作用,好為之前的事情贖罪,哪知道白風毫不領情。

白風和這武家的幾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相互交手,彼此之間也是且戰且退,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是目前看來是白風落了下風。

這幾個人的聯手的實力還是很可怕的。

可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

鏖戰片刻之後,那在周圍肆虐呼嘯的雷霆之力開始迅速的衰減了下去。

「不妙,我們的地煞驚雷全巔峰時期快要過去了,勁力已經開始潰散,這樣下去我們只怕是要輸了。」

「我們聯手之後此人雖然不是我們的對手,但是力量充沛的可怕,而且似乎像是煉體武者,肉身防禦力亦是驚人,再加上那詭異無比的武技,我們想要拿下他幾乎不太可能,一旦靠的太近連反手的時間都沒有就會昏死過去。」

「怎麼辦,怎麼辦?」

「沒別的辦法了,快,快去請族老出面。」

這些武者快速的交流著,同時一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一跺腳猛地抽身離去,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內就消失在了武城之中。

「碰~!」

終於,一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力量開始衰退,白風直接沖了過來地煞六識斷魂法使出。

斬身識!

「退,我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見到傷亡出現,有武者連連急吼。

巔峰一過,敗像立刻就出現。

白風卻依然是龍精虎猛,他的天罡不滅斗戰法恢復能力驚人,戰鬥之中自身的勁氣亦是能源源不斷的恢復著,只要身上有足夠的血晶丹,所以拖得越久就對他越有利。

「你們走不掉了,都給我留下。」他目中精光閃動,雙臂一揮八道斬魂之力宛如無形的刀罡飛奔而出。

察覺到了危急的這幾位搬山境武者立刻想要逃避。

然而地煞驚雷拳的副作用開始出現了,一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身子有些僵硬頓時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這一失誤地煞六識斷魂法便準確無誤的斬中了他。

無聲無息,彷彿被人重重的打擊了一下後腦勺,雙目一閉直接昏死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不止是他一位,短短片刻時間之內就有三四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被斬去身識昏迷不醒,成為了一具任人宰割的屍體。

之前的十位武者此刻已經去掉六位,除了一位逃走之人就只剩下了兩位了。

餘下的兩位搬山境後期的武者也是戰力盡失,站在原地渾身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不是害怕,而是身體用力過度開始不聽使喚了。

「看來你們地煞驚雷拳的爆發是會透支身體的力量,也對,雷霆之力本身就負擔極重,沒有一副強悍的突破豈能抗住這樣兇猛的力量。」白風看出了端倪,但隨後卻是眼睛一亮,他們的肉身扛不住地煞驚雷拳的副作用,不代表自己扛不住。

金剛身的強大說不定能夠完全抵消這副作用,就算不行也能極大程度上延長地煞驚雷拳的爆發時間。

想到這裡,他的心頭不由炙熱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和我武家作對。」一位武家武者氣喘吁吁,臉色難看道。

白風說道:「我之前已經和你們說了,我是來報仇的,你們神武門做事太絕,惹下了多少仇家你們只怕已經數不清了。」

!! 神武門稱霸三川郡幾百年,的確惹下的不計其數的仇家,但是因為這勢力強大的緣故卻從來不怕被人尋仇報復,而且就算是報復也是報復神武門,反正神武門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武者,死了一批大不了再招收一批好了。

誰能想到今日卻被人順藤摸瓜,殺到武家來了。

「報仇么?那是神武門的事情,我們武家早已經脫離了神武門自立了。」這位武家的搬山境後期武者解釋道。

白風說道:「難道武天烈也脫離了你們武家?」

「武天烈!」聽到這個名字這兩位武者頓時臉色一變。

武天烈是武家有名的武道天才,而且地煞驚雷拳已經被他修鍊到了大成,實力也是強的可怕,擁有著顯化境後期的實力,這樣的人物足以笑傲三川郡了,除此之外武天烈不管是神武門的門主,還是武家的家主。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幾個月前卻莫名其妙的隕落在了先天宗的假庫之中。

這對武家來說是個致命的打擊。

可誰能想到這武天烈死了沒多久,就有仇家尋了上來,看這樣子還是當初武天烈留下的禍事。

若是武天烈沒死自然是不會在意此人的,但是現在看來…….

白風說道:「想要你們武家活下來今日就看你們武家有沒有這個實力阻止我了,不過你們這兩個人是不行了,換其他人來吧。」

沒有給他們再說下去的理由,隨手一揮。


已經無力躲避的這兩個武者立刻眼睛一翻直接昏死過去,顯然是被他斬去了身識。

「如果武家就只有這點實力,那今日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看了一眼武城的方向,白風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除了是要報仇之外另外一個原因是要讓武家的顯化境強者露頭。

可現在看來已經這般地步了武家還沒有顯化境界強者出來,這是很不合常理的。

或許這座武城之內並沒有顯化境強者坐鎮。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等了。」

白風微微吸了口氣,斬龍刀在手,一道淡金色的刀芒在其上凝聚。

一百山之力……兩百山之力……到最後已經足足五百山之力了,這力量已經超過了他的極限,因為這是斬龍刀的刀身之中我積累的力量。

之前斬殺了那個武統算是積累了一些力量,此刻可以全部爆發出來。

「嗡~!」

天地之間響起了一聲清鳴。

金色的刀芒懸挂蒼穹,宛如一座通天巨峰崩倒而下,落向了武城。

武城不大,和三川郡內的其他城池相比只有不到三成,白風這一刀若是斬下整座城池必定分崩離析,消失在這片地界上。

「我們武家今日要輸了么?」先前那位叫武景的武者驚恐的看著天上,他現在已經充分的看到了白風和自己這些武家武者的實力察覺,完全不是一個檔次,自己這點搬山境中期的武道實力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

可笑自己還以為能夠攔下這個敵人。

「逃不掉的,這樣可怕的一擊落下,根本避無可避。」他看著武城之內驚慌失措逃竄的武家的家眷,下人,奴僕,沒有去阻止,這些人實力微弱哪怕是被餘威席捲都得死去,想要逃跑活命簡直就是臆想。

然而武家的似乎今日並非滅亡之日,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聲長嘯從城內響起。

伴隨著長嘯聲響起,一道實質的雷電一閃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