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雲對於煉丹這份職業,內心頓時充滿了深深的敬佩。 不過幸好他有系統傍身,有百分百成功率和靈丹高品質的保障,不僅不會虧錢,還能賺個六成左右。

第一顆補靈丹煉製成功,傅雲休息片刻,與陳曦兮溫存了一會兒,便立即馬不停蹄地繼續煉製起來。

時間就是靈石,效率就是靈田,容不得半點懈怠啊!


陳曦兮也沒閒着,立即根據他的要求去公會物資處用啓動資金購買補靈丹的材料。

爲了穩妥起見,傅雲並沒有將全部四千多靈石都一下子砸進去,而是先買了兩天的材料量。


每天按煉丹六個時辰也就是十二小時計算,每小時修煉五顆,一天下來就是六十顆,兩天也就是一百二十顆補靈丹。

聽到陳曦兮要購買如此大量的材料,物資處的服務生都嚇了一跳。

妻不再來,霸道總裁極致愛

所以對於服務生來說,他們買給誰都是賣,早點賣完還能早點收工休息了。

傅雲簡單計算了下,如果自己煉製出來的每顆補靈丹都是無瑕級別的,那麼一小時的收益就是九十五靈石左右,一天下來就有一千一百多塊了。

對於這個數字,傅雲還是比較滿意的。即便靈丹品質上有所浮動,至少一千以上是穩穩滴。

美中不足的是,由於煉丹材料並不是出自空間,所以自己煉製的這些靈丹都不會增加“靈丹製作”經驗。

感覺自己虧了一個億啊!

傅雲暗歎一聲,立即讓陳曦兮帶着靈幣去到西河商肆的沈記靈植館,把沈逸羣那邊所有與補靈丹有關的靈植種子全部買下來。

用靈幣買靈植種子,拿到空間的靈田裏種出來,再用來煉製補靈丹賣掉換成靈石,這樣就能同時增加“靈植培育”和“靈丹製作”兩項技能經驗,還能省下原本購買煉丹材料的那份靈石。

對於自己的精打細算,傅雲越想越是得意。

等陳曦兮從外面回來時已是中午時分,傅雲煉製了十五顆補靈丹。

“娘子,我們先去吃飯吧!”

傅雲牽起陳曦兮的手,便推門走了出去。

一出門,便看到周超一動不動地杵在那裏,彷彿一尊雕像。

不過相較先前,他顯然捯飭了一番,換了件乾淨的衣裳,至少看上去不像個流浪漢了。

傅雲奇道:“你不是離家出走了嘛?上哪兒換的衣服?”

周超翻了個白眼:“我去周挺那邊借的,反正我們身材差不多。”

借的……

估計這一借就沒有還的時候了。

傅雲不禁暗暗爲可憐的周挺默哀。

他看了下時間,自己的確是比說好的時間早出來了快一炷香的時間,沒想到還是沒躲過周超。

倒不是他摳門,而是不想和陳曦兮吃飯的時候還帶着別人,上哪兒蹭飯不好非得和一對戀人一起吃飯,多彆扭啊!

不過周超顯然是個鋼鐵直男,根本就沒有這個覺悟,連連催促着:“快走快走!我都快餓得走不動路了!”

傅雲內心怒吼着:你這副急吼吼衝在前面的樣子,哪裏像是走不動路了?

最後,他們還是去了富貴坊。

剛一坐下,周超便對着小二揮了揮手:“你們店裏排名前二十的菜,每樣上一份!再來一大通靈米飯!”

傅雲一臉黑線:我請你吃飯,爲什麼你還能這麼囂張!

他上下打量了下週超竹竿般的身材,一臉質疑道:“你點了這麼多,吃得了嗎?浪費糧食是可恥的,你知道嗎?”

周超拍了拍胸口,大大咧咧道:“放心吧,吃不完我會打包的,可以頂好幾頓了!”

傅雲張大了嘴:“你咋混得這麼慘了?”

被他這麼一說,周超頓時潸然淚下:“我都好幾天沒吃飽飯了,都靠公會餐館大娘接濟些賣不掉的菜給我,纔沒餓死。”

“……那你回家不就好了嘛!”

周超一扭頭:“哼!他們竟然說我的煉丹天賦不如周挺,我不當上二品煉丹師,絕不回家!”

傅雲不禁汗顏。

“山城四少”裏怎麼會有這般愛崗敬業的好青年的?

“行吧,你愛咋滴咋滴,”傅雲擺了擺手,“不過有一點我要和你說清楚,我現在手頭也不富裕,今天算我請客,下次再吃飯的話我們得湊份子。”

剛說完,周超便撲上去一把抱着他的大腿,大聲哭喊道:“兄弟,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之前你被家主追打的時候,我可是替你擋過一掌的,那掌差點就把我直接拍死了,說起來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傅雲臉色大變,連忙捂着他的嘴:“行了行了!我算怕了你了,吃飯帶着你就是了,你別喊了!”

他們坐的雖然是樓上包廂,但可沒什麼隔音設施,周超這麼一嗓子下去,非得把整層的客人都喊來看熱鬧不可!

他也知道周超是故意這麼喊的,但自己偏偏還就沒法不答應他,不然一羣不明真相的吃瓜羣衆烏泱泱一片,自己倒是無所謂,可陳曦兮可就遭殃了!

將周超拉起來推回座位,補了一句:“不過有一點得說清楚,以後點菜得由我來!”

傅雲倒不是看重那幾個錢,只是對周超這種吃完還要兜着走的作派非常不滿。

我又不是你冤家,犯得着這麼誇張嗎?

周超聞言,撇了撇嘴,不過沒再說什麼。


傅雲想了想,又補了一句:“還有,以後吃什麼也是我說了算!”

周超一聽立即跳起來了。

“我說你個雲少什麼時候變這麼摳搜搜的了?這富貴坊本來就是你家開的,你吃東西什麼時候付過錢了?”

一旁陳曦兮疑惑道:“咦?我和少爺之前來吃過兩次,他都按賬付錢的嘛!”

“曦兮妹子,你肯定是被他騙了,咱們這位雲少爲了泡妞可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

傅雲的臉頓時黑了。

當即一拍桌子:“周超,你再這樣抹黑我,信不信我們一拍兩散?”

“我開玩笑了!”周超當即變臉,諂笑道,“雲少最講義氣了!和朋友吃飯從來都是他請客!”

陳曦兮:“……” 雖然經過一番波折,不過最後他們還是飽餐了一頓。

周超看上去確實是餓壞了,那架勢根本不是在吃飯,而是在往嘴裏倒飯。

等三人吃完,他一個人的食量就頂了傅雲和陳曦兮的總和。

這還不算,吃飽喝足之後,他還真的將吃剩下的三個菜給打包了,不過倒是真的符合了傅雲“不許浪費糧食”的要求。

傅雲實在看不下去了,讓小三去後廚再給他多打包了兩份菜、一大份米飯,周超頓時感動涕零,看架勢如果不是陳曦兮在一旁,都要以身相許了。

傅雲在飯後閒聊中瞭解到,其實周超離家出走定居煉丹師公會後,周家第一時間就知道了,他爺爺周玉麟專程找到他,告訴他公會資源可以隨意使用由家裏掛單,只是在進階二品煉丹師之前,除了煉丹之外的其他食宿消費全部由他自行解決。

說到這些,周超不由露出憤慨之色。

在他看來,似乎是覺得自己被排擠了。

不過傅雲倒覺得恰恰相反,這一切正說明了周家對他的煉丹天賦是極爲看重的,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製造壓力,讓他更快成長起來。

而像周挺這樣的,看上去貌似非常得勢,實際上週家對他的期望應該並沒有這麼大,只是想用他來刺激下週超,讓他奮發圖強罷了。

不過,如果周超最後沒能拿出讓周家滿意的表現的話,那也不排除他們會將資源向周挺傾斜的可能性。

總之,機會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

對於此事傅雲只是隨便聽聽,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不過他倒是趁機提出讓周超幫他領些煉丹材料出來。

反正也不花他的錢,都是周家掛單,周超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吃完飯,三人便回到公會,各自進入煉丹室繼續開始各自的工作。

傅雲檢查了下陳曦兮買過來的靈植種子,不愧是傅家百花園的固定供應商,他需要的四個品種一應俱全,而且數量也不少,每種種子都有上百顆。

傅雲收起種子,藉口上廁所便離開煉丹室,找了個僻靜無人的角落,進入了空間。

小悠今天沒有躺着曬太陽,而是在四塊田的正中央佈置了一個聚靈陣法,非常規矩地修煉起來。

“開飯啦!開飯啦!”

傅雲沒管她,將富貴坊打包的飯菜往一旁的小桌上一放,便照顧自己的幾塊靈田去了。

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買買買!

上午讓陳曦兮購買了兩天的材料量,一共花去了四百八十靈石,自己預留一些用來支付近幾日的煉丹室租賃費用,傅雲盤算下來,自己可以用來兌換地塊的有三千六百靈石。

“兌換地塊,數量36!”

心念一動,眼前的濃霧立即消散了一些,露出了幾十塊靈氣繚繞的田地來。

傅雲觀察了一下,發現新出現的靈田是以原本四塊土地爲中心、逐步延展出去的。

加上一開始系統送的這塊田,他現在一共有四十塊田,其中三十六塊圍成了一個整齊的正方形,正方形的右側則多出了四塊田來。

傅雲立即將四種靈植種子種了下去,當然並不需要他真的做什麼撒種的動作,只要在腦海中下達指令就行了。

“青蓮葉、赤血花、靈焰百合、回靈草,每一種種到十塊靈田上,每塊田種滿十株。”

四十塊田上立即變戲法般的,抽出了一根根嫩芽。

以他目前的技能等階,這些低階靈植只要半天左右就可以全部成熟了。

到時候便能直接有一百份補靈丹的材料了。

不過他一天就要用掉六十份,不知道沈逸羣那裏能不能來得及供應。

“好了,收工。”

傅雲拍拍手,扭過頭見小悠還在專心修煉,也沒有打攪,直接便離開了空間。

回到煉丹室,傅雲繼續煉製補靈丹。

經過一下午的重複作業,他對系統技能的強悍又有了更深入的認識。

“靈丹製作”這個技能,能夠讓他輕鬆地掌握對應等階的靈丹煉製方法。而這裏的掌握,所產生的效果是直接作用於結果的,類似於因果律。

也就是說,只要他不睡着,煉製出來的靈丹80%是無瑕級的,另外20%則是完美級!

下午五個小時,他一共煉製了二十五顆補靈丹,二十顆無瑕級,五顆完美級。

相較上午三個小時的十四顆無瑕級、一顆完美級,表現要好了一些。

不過傅雲在煉製的過程中倒無感覺,他按部就班地完成每一道程序,感覺這完美級就更玩卡牌遊戲抽SSR似的,需要看臉。


不過反正是他計劃外的額外收入,所以傅雲並不是太在意,只要靈丹品質穩定在無瑕級以上就可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