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瑾眸色深稠,「乖,在我身邊,沒有人敢要了你的命。」

宋伊一,「……」

說的不是別人,是四爺您本尊好嗎?

天天面對他,命還有嗎?魂都快沒有了!

傅瑾捏住她的耳朵,指腹輕輕捻揉,「以後不許再提這兩個字。」

宋伊一,「……」

救命呀,誰能救救她!

咬了咬唇,讓疼痛保持理智,「四爺,我和別的男人生過一個孩子,叫小九,確定不介意?」

傅瑾看著宋伊一,眸色幽黑。

宋伊一想了想,豁出去了,再不自救真的要死了,不但會拜倒在他男色下,萬一她能懷上他的孩子,還可能心甘情願地生了一胎又一胎,淪為傅家的生育機器。

「四爺,不離婚也可以,你幫我找到小九,以後視為己出,我保證不會偏頗,對小九和小睫毛精一樣疼愛。」 傅瑾眉頭攏緊,「小九?」

宋伊一拚命地點頭。

快嫌棄她,將她凈身出戶,她一分錢都不要,只想離婚保命!

傅瑾看向宋伊一,睡鳳眸直視她,「好。」

宋伊一,「……」

傅瑾,你是男人嗎?是豪門貴公子嗎?

您這樣的身份,這麼喪權辱國的不平等協議,真的可以接受?

不科學,太不科學了!

傅瑾低聲問,「還有嗎?」

宋伊一,「沒有了!」

傅瑾放開她的耳朵,抬手,輕揉頸部的傷痕。

宋伊一看了一眼,主動招了,「是…是我的掐的。」

傅瑾看她。

周圍氧氣實在稀薄,宋伊一求生欲很濃地深吸了好幾口氣,「我做了一個噩夢,當時有點不受控制,做了一些……」

她不知道怎麼說,訕訕的,臉紅。

「噩夢?」傅瑾輕按喉結,一字一頓地問。

宋伊一,「是。」

傅瑾,「什麼噩夢?」

宋伊一想了想,抬頭看向傅瑾,將那些噩夢複述了一遍。

整個過程,頭痛的厲害,臉色岑白,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說到最後,抱住了頭,呼吸一陣陣困難。

傅瑾看著,按了按眉峰,觀察她的反應。

等了一陣,走過去,捏住她的手,將她整個人攏在懷裡,「沒事了,只是一個噩夢。」

眸色卻寒戾的可怕。

所以,在他沉睡的這段時間,有人上跳下竄?

如果她真的成功地弄死了他,只怕渾身長滿嘴都說不清楚了。

而且,她也確實以為是自己動的手。

宋伊一,「我頭痛。」電子書屋

傅瑾騰出一隻手,送入薄唇,咬破,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另一隻是手捏住她的臉骨抬起來,「張嘴。」

宋伊一疼的難受,沒有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感覺到喉嚨里一股甜腥味,僵住。

片刻后,頭痛竟然莫名其妙地緩解了不少。

她才看清楚他剛才幹什麼!

上一次是小睫毛精,這一次是他……

他們的血對她有用?

她已經無法用正常的邏輯思考這件事了,他們父子本來是在邏輯之外。

傅瑾低聲問,「好點了?」

宋伊一,「好多了。」

傅瑾低聲問,「想起噩夢就會頭痛?」

宋伊一點了點頭,「是。」

傅瑾修長的手指摩挲著她的臉骨,沒有出聲,臉色卻很駭人。

宋伊一,「你…你知道怎麼回事?」

傅瑾低頭,看向她,「只能猜到大概。」

宋伊一,「有些奇怪,我說我當時有點中邪一樣,你信嗎?」

傅瑾凝視著她,「信。」

宋伊一,「……」

頭痛已經不知不覺地消失了,這一刻,心跳突然慢了一拍。

他說他信!

傅瑾低聲問,「傅小宋額頭上的傷也是這麼來的?」

宋伊一垂下了腦袋,像鴕鳥一樣,聲音很小,「是。」

說起來她就自責。

傅瑾長指挑起她的下頜骨,「以後好好疼愛他,補償他就是了,還有我。」

宋伊一,「……」

補償小睫毛精,她有!

可是他,她…她怎麼補償?

傅瑾睡鳳眸沉黑地凝視著她,「傅小宋每一次治療,用的是我的血。」 宋伊一僵住。

所以那個噩夢真的是假的?

她看著傅瑾,四目相對,眼神糾纏了許久。

傅瑾勾唇一笑,「等我查清楚,你給的補償夠了,給你一個驚喜。」

驚喜?

能有什麼讓他驚喜的嗎?

不過他的笑,也太蘇了吧?

這是什麼神仙老公!

傅瑾薄唇覆上的唇,一陣蹉跎,輕咬了一口,「我很期待以後的夫妻生活。」

宋伊一,「……」

聽到沖馬桶的聲音,他放開了宋伊一。

傅小宋一出來,看到宋伊一,「伊一,你穿這身衣服就是一個大可愛。」

傅瑾聽了,瞥了一眼,「嗯,大可愛。」

停頓了幾秒,他低頭看向傅小宋,「伊一是你叫的嗎?以後改口叫媽咪。」

傅小宋,「哦!」

爹地一醒來就這麼專橫,真的好嗎?

傅瑾活動手腕,「走吧,我有點餓了。」

傅小宋看了一眼,搶先牽了宋伊一的手。

傅瑾懶懶地看了一眼,牽了他的手,跟在後面出了門。

三個人到一樓的時候,「砰」「砰」「砰」一片杯子落地破碎的聲音。

傅家老爺子和傅家三爺紅了眼睛,「阿瑾,你醒了。」

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沒法出聲,一時間嗓子哽噎的厲害,悄悄地摸了摸眼淚。

夜司琛和霍賜,「……」

醒了就醒了,下樓就下樓,穿親子裝是怎麼回事?

傅大美人還是人嗎?才醒就開始虐殺單身狗了!

沒有人性!

聶奕坐在那裡,僵硬地看向傅瑾、宋伊一和傅小宋。

傅瑾目光落在聶奕身上,「這幾天,謝謝聶少了。」筆趣閣

聶奕淡漠地出聲,「還人情而已。」

夜司琛和霍賜,「……」

什麼人情?

他們怎麼不知道!

傅瑾看向聞聲而來已經熱淚盈眶的張阿姨,低聲道,「準備午餐吧。」

張阿姨,「是,四爺,我這就去準備!」

想到四爺愛吃黑色的錦鯉,擦了一把眼淚問,「四爺,要不要我去湖裡撈一條黑色的錦鯉?」

傅瑾瞥了一眼宋伊一,「不用了。」

張阿姨應了一聲,去了廚房。

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已經湊了過來,拉著他噓寒問暖,「阿瑾,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你脖子的傷痕是怎麼回事?」

「阿瑾,你看著瘦了。」

「怎麼臉色還是這麼憔悴呢。」

「阿瑾,你嚇死媽了。」

傅瑾等了一陣,等他們說完了,輕聲道,「我挺好的,奶奶,媽,你們做沙發那邊去吧,圍著我,我有點頭暈。」

傅家老太太和三夫人一聽,連忙回了原來坐得位置。

傅瑾看了一眼,沒地坐了,看向傅家老爺子,「爺爺,傅琛呢?」

宋伊一去換衣服的時候,傅小宋和他說了不少事。

他已經知道了大概。

傅家老爺子和老太太面面相覷,有種感覺傅琛那混賬小子一定是做了什麼。

難道和那些襲擊墅園的人有關係?

如果是這樣……

傅家老爺子和老太太的臉色越來越冷了,沒有了一絲溫度。

傅家三爺和三夫人,「……」

以前他們疼傅琛,如果他真的做了什麼,這孩子也太讓人失望了!

傅瑾低聲道,「爺爺,讓他來一趟墅園,我大伯和大嬸、大哥和大嫂一起吧。」

【卑微作者,跪求推薦票,顯示不正常的是因為屏蔽了一章,改了放不出來,修改重發了,大家清除一下緩存就正常了,qq瀏覽器那邊設置裡面清除小說臨時緩存】 傅瑾低聲道,「爺爺,讓他來一趟墅園,我大伯和大嬸、大哥和大嫂一起吧。」

傅家老爺子神色肅穆,「好,我和他們說。」

傅家老太太臉色很沉,手指不停地摩挲著手腕上的翡翠手鐲,「這個傅琛!」

那天晚上,傅琛要和伊一說幾句話。

大概就那點時間,作死了吧?

她抬頭,目光落在宋伊一身上,很溫和地出聲,「伊一過來。」

宋伊一,「奶奶。」

她走過去。

傅家老太太捏住她的手,抬手輕輕地撫摸,「伊一,傅琛那孩子不懂事,我和你爺爺一定給他長一個記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