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小宋,「媽咪,睡火蓮看著要開了。」

宋伊一,「是。」

洛以淵,「睡火蓮和姐姐一樣好看。」

宋伊一看向他們,「先別動房間里的其他東西,等他回來。」

傅小宋,「好噠,媽咪。」

洛以淵,「好的,姐姐。」

三個人出了小茅屋,坐在外面的草坪上,曬太陽。

今天的陽光很好,暖融融的,很舒服。

傅小宋,「媽咪,太陽是真的還是假的?」

宋伊一,「這個……」

她揉了揉傅小宋的小腦袋,「還是等你爹地回來問他吧。」

傅小宋點了點頭,看向洛以淵,「你說你姐夫是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爹地?」

洛以淵很虔誠很認真地出聲,「嗯,最好的。」 宋伊一,「……」

這舅舅和外甥兩個人一個敢吹一個敢捧,真夠可以的!

傅小宋,「世界第一好的爹地。」

洛以淵,「嗯。」

宋伊一在旁邊輕輕地咳嗽了一聲,「之前是誰老在背地裡說他爹地壞話的?」

傅小宋聽了鼓了鼓腮幫子,「那是我年紀小的時候,年紀小不懂事。」

洛以淵,「小九好可愛。」

宋伊一,「……」

一個無腦吹,一個無腦誇。

特別是小淵,一副寵外甥狂魔的架勢,無底線的那種。

幺女長樂 沒有一會兒,就看到了傅瑾回來了,手裡拿著好幾根木叉,每個叉子上都插了一條魚。

老婆,別不要我! 這裡有魚?

傅瑾低聲道,「先拿著,我去找一些東西生火。」

宋伊一應了一聲,和傅小宋、洛以淵一起上前拿著。

傅瑾又出去了,過了一陣,抱了很多木柴回來,架在旁邊,摸到打火機,點燃生火。

沒有一會兒,火堆燃氣來,燒的很旺。

傅瑾低聲道,「來烤魚了。」

傅小宋和洛以淵圍了上來。

傅瑾從宋伊一手裡拿過好幾根木叉,將魚的一面架在火上烤。

洛以淵也有模有樣。

宋伊一和傅小宋不太會,悄悄地看著他們學習。

沒有一會兒,聞到了焦味。

傅小宋連忙翻了翻叉子,悄悄地看了一眼旁邊小舅舅的魚,考的焦黃焦黃的,很美味的樣子。

再看自己的,一面黑乎乎的!

呃,小舅舅烤魚倒是蠻厲害的。

悄悄地看爹地的,比小舅舅的還要優秀,再看媽咪的,比他好不到哪裡去……

他果然是媽咪的親兒子!

嗯,媽咪沒有廚藝天賦應該是事實,看起來他也沒有,一定是遺傳了媽咪,沒有遺傳到爹地的。

傅瑾瞥了一眼傅小宋。

傅小宋收回小眼神,發現自己的魚著火了!

手忙腳亂,不知道怎麼撲滅,扔在旁邊的草地上,踩了兩腳。

傅瑾,「……」

兒子智商感人,有點發愁。

他動了動木叉,又翻了翻。

宋伊一,「……」

兒子好可愛,怎麼辦?

洛以淵忍不住輕笑了一聲,小九這麼可愛,好喜歡怎麼辦?

他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外甥。

傅小宋黑了臉,默默地沒有出聲,拿了一個新的木叉,上面還有一條沒有烤的魚,重新烤。

雖然格外小心翼翼,最後還是烤糊了。

洛以淵,「小九,你吃的我,我吃你烤的。」

傅小宋要面子,「不要,我吃我自己的,我喜歡吃烤焦一點的。」

宋伊一看了一眼自己烤的,好不到哪裡去,沒給傅小宋,覬覦地看了一眼傅瑾手裡的魚。

傅瑾低聲道,「我想吃你親手烤得魚。」

宋伊一「哦」了一聲,將自己烤的兩條魚遞給了傅瑾。

傅瑾接過,將自己手裡的兩條給了宋伊一。

宋伊一,「老公,你好厲害。」

「真好吃,小九來嘗嘗爹地烤的。」

傅小宋悄悄地看了一眼,「不要,我有呢,媽咪,你自己吃吧。」

爹地烤的魚,饞死隔壁小孩子的那種!

唉,好想吃,唉,面子也很重要。

宋伊一咬了一口,不燙,將另一條魚伸到了傅小宋旁邊,「那小嘗一口。」咚咚小說

傅小宋抿了抿嘴巴,很矜持地咬了一小口。

都是一樣的魚,一樣的火,又沒有帶調料,爹地烤得怎麼那麼好吃,自己烤得那麼挫!

宋伊一,「給你吧。」

傅小宋糾結了幾秒鐘,伸手接過,美滋滋地吃起來。

然後洛以淵大忍著,沒笑,看向傅小宋,「我吃得少,一條就夠了,這一條給你吧。」

傅小宋瞅了一眼,「那好吧。」

他接過,吃完兩條魚,小肚子都圓了,輕輕地揉了揉肚子,很滿足。

傅瑾站起來,離開了一陣,回來的時候,手裡兜了很多野果子,每個人分了幾個。

傅小宋,「謝謝爹地。」

洛以淵,「謝謝姐夫。」

宋伊一接過野果子,吃了一口,香味馥郁,特別好吃。

她看向傅瑾,「你對這裡很熟悉?」

傅瑾低聲道,「嗯,熟到可以畫一張地圖出來。」

宋伊一,「……」

老公果然超厲害的,心裡有一股不一樣的滋味。

傅瑾抬頭,看了一眼太陽。

沒有多久,太陽就暗了,只是轉瞬的功夫,整個空間陷入了黑夜。

今天晚上沒有月亮,很黑。

傅瑾低聲道,「回到屋子去吧,準備睡覺。」

傅小宋,「嗯呢,爹地。」

儼然一個聽話的乖寶寶。

洛以淵跟上了傅小宋。

進了小茅屋,一團黑。

傅瑾點了蠟燭,照的屋子裡通明,低聲問,「小淵,那把琴用著順手?」

洛以淵,「很順手。」

傅瑾低聲道,「那以後就用它吧。」

話音落了的瞬間,桌子上古琴突然變小了,變成了小小的一塊,玉佩一樣大小。

傅瑾找到一根紅線,穿上,看向洛以淵,「過來。」

洛以淵走過去。

傅瑾系在他脖子上。

洛以淵低頭看了一眼,摸了摸,現在看著,就像一塊很普通的木雕琴掛件一樣。

傅瑾,「滴一滴你的血。」

洛以淵應了一聲,自己咬破手指,疼的皺眉,將指尖放到了木琴上面。

血落在木琴上的瞬間,聽到「錚」地一聲琴鳴,不見了痕迹,但是琴渾身多了一層淡淡的光暈。

過了幾秒鐘,光暈不見了,看起來又再普通不過。

傅小宋看著,「爹地,琴是認主了嗎?」

傅瑾,「嗯。」

傅小宋「哦」了一聲,點了點頭。

這個木琴看著很厲害的樣子,以後小舅舅用它,會變得更厲害吧?

不過,更麻煩的是今天晚上怎麼睡覺。

就那麼小的一張床,睡不下去他們四個人,只能睡兩個人。

傅瑾低聲道,「傅小宋睡床上,我們其他人打地鋪。」

傅小宋聽了,愣了愣,看向爹地。

為什麼他睡床上?

爹地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吧?

傅瑾低聲道,「去吧,睡床上。」

傅小宋看了一眼床上的小桌几和桌几上棋。

他走過去,想把桌子挪開,根本挪不動。

這……

怎麼感覺就像長在上面一樣!

天價萌寶:億萬爹地霸道寵 回頭看爹地。

傅瑾低聲道,「沒事,就那麼睡吧,你一個人睡的下。」 傅小宋「哦」了一聲,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卻乖乖地聽話,爬上了床。

有點擠,剛好能睡下。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繡花被子,還蠻好看的,扯了扯,蓋上,便覺得困意襲來,打了一個哈欠,看向洛以淵、傅瑾和宋伊一,「那我睡……」

話還沒有說完,長密的睫毛覆下,閉上了眼睛,已經睡著了。

洛以淵,「……」

好不正常!

他看向傅瑾。

姐夫看著一點都不意外的樣子,他鬆了一口氣,安心了。

看姐姐,和他差不多,一樣的心情吧?

宋伊一聽到傅小宋的輕鼾聲,又看了一眼傅瑾。

傅瑾聲音壓的很低,輕聲問她,「困了么?」

宋伊一,「還不困。」

然後,她就看到了床頭兩端的床幔自動放下,很輕地「嘩」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