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寧沉默了許久,才出聲,「老四一怒之下,讓秦家徹底從南蘇市消失了,怎麼是很喜歡她,她以後就是傅家的女主人。」

阮雲,「我當然明白。」

……

三天後管家小說

宋伊一醒了,一睜開眼睛,看到了額頭上貼的紗布,坐起來,心疼地蹙了蹙眉頭,「你的額頭……」

突然,她想起了那個噩夢,還有……

她僵在那裡。

傅小宋擔心地看著她,「伊一,你怎麼了?」

過分柔軟溫暖的聲音,卻讓她心裡更加難受!

那隻不過是個噩夢,她竟然因為一個噩夢,失去了理智,傷了小睫毛精。

至於夢裡的事,實在有些奇怪!

就像故意引導她一樣。

她是成年人,不至於把一個噩夢當成了事實。

愧疚地看著傅小宋,「是不是我把你撞傷的?」

傅小宋愣了愣,看著她,沒有想到伊一還記著,委屈地癟了癟嘴,「沒關係,我已經不疼了,也原諒你了。」

宋伊一親了一下他貼著紗布的位置,「對不起。」

傅小宋,「嗯,我接受你的道歉。」

宋伊一再想到夢裡的畫面,蹙了蹙眉頭,有些頭痛,「我當時是不是很恐怖?」

傅小宋搖了搖頭,「還好,伊一,你做了噩夢,可能是夢遊了。」

夢遊?

她感覺不像。

但也說不清是怎麼回事。

傅小宋看著宋伊一,「伊一,一會兒我讓我太爺爺和太奶奶幫你查查小九的事,等爹地醒了,也讓他幫忙查查,你不要擔心他。」

宋伊一有些失神,「好。」

夢裡的畫面,在腦海里回蕩。

她突然頭痛的厲害,要裂開了一樣,只是瞬間,額頭上冒出一大顆一大顆的汗。 傅小宋嚇到了,「伊一,你怎麼了?」

宋伊一怕自己又不小心會傷害到小睫毛精,「你…你離我遠一點。」

傅小宋聽了,眼神都黯淡了。

伊一不喜歡他了嗎?

嫌棄他了嗎?

宋伊一深呼吸,努力什麼都不想,腦子放空,好一陣才頭痛漸漸緩解了。

她輕喘了一口氣,睜開眼睛,看到小睫毛精在一邊很受傷的模樣,心口蟄疼的厲害,「怎麼了?」

傅小宋抿了抿小嘴巴,「沒什麼了,你不難受就好了。」

宋伊一蹙眉,心口疼的更厲害了,渾身冷汗漣漣,「給后媽笑一個。」

傅小宋勉強笑了一個。

宋伊一疼的心口一抽一抽的,「過來,讓我抱抱。」

怎麼回事?

看小睫毛精不開心,她就難受,不舒服。

傅小宋慢吞吞地挪過來。

宋伊一將她抱在懷裡,輕聲問,「為什麼不開心?」

傅小宋靠在她懷裡,小聲嘀咕,「我還以為你不喜歡我了呢……」

他聲音小了又小,兩隻小手輕輕地揪著宋伊一身上的衣服,委屈,好委屈。

宋伊一輕聲道,「哪有,我喜歡小睫毛精,一直喜歡。」

傅小宋眼神都亮了,「真的嗎?」

宋伊一,「嗯,真的。」

她捧著傅小宋的小俊臉,親了一下。

傅小宋心情瞬間愉悅了,「媽咪,我也愛你,永遠愛你。」

宋伊一看著小睫毛精開心的模樣,心口居然真的不疼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發現自己身上接二連三發生了各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傅小宋,「伊一,媽咪,你現在還難受嗎?」

宋伊一搖了搖頭,「不難受了。」

她看向一邊的傅瑾,神色複雜,「你爹地還沒有醒?」ok小說吧

傅小宋,「嗯,還沒有。」

宋伊一想到自己要殺了他,手有點發軟。

低頭,看自己的手,攥著他的脖子,差點掐死了他,要不是小睫毛精……

她都記得很清晰!

可是那時候為什麼會失去理智呢?

正出神,敲門聲響起。

傅小宋連忙去開門。

聶奕進來,看向宋伊一,「醒了?」

宋伊一應了一聲,「聶師兄,你還在墅園。」

聶奕,「嗯,傅小宋說你剛才頭痛。」

宋伊一點了點頭。

現在又有些頭痛,她努力不想那個夢裡的事,會感覺好一點。

聶奕皺眉,「還有什麼癥狀?」

宋伊一想了想,看了一眼傅小宋,「剛才他不開心,我就心口疼,特別疼,疼的很厲害。」

傅小宋不可思議地看向她。

婚淺情深:前夫,請滾遠點 這…這是怎麼回事?

聶奕也愣住了,是因為她喝了傅小宋的幾滴血?

他看向傅小宋,「現在開心嗎?」

傅小宋,「挺開心的。」

聶奕低聲道,「想想你爹地,現在躺在那裡沒有一點自保能力,隨便來個人能殺了他。」

傅小宋黑了臉,「聶奕哥,你怎麼說話這麼不好聽呢?」

聶奕,「事實如此。」

傅小宋,「……」

就算是事實,也沒必要說出來吧?

要是爹地好好的,我需要套近乎欠人情把你留在家裡嗎?

還讓你有機會靠近我家伊一!

【求求求推薦票】 還讓你有機會靠近我家伊一!

心裡雖然偷偷吐槽,心情卻跟著鬱悶了起來,擔心地看了一眼傅瑾。

如果爹地不是輸了那麼多血給他,現在不會這樣!

眉頭,不知不覺地皺成了兩個毛毛蟲。

聶奕掃了一眼他的模樣,看向宋伊一。

宋伊一站在那裡,心口密密匝匝地痛,不舒服。

聶奕,「有反應?」

宋伊一點了點頭。

聶奕低聲道,「大概你吃了他幾滴血的緣故吧。」

宋伊一僵住,看向傅小宋。

這…這是什麼回事!

怎麼說的她…她像是吸血鬼一樣,她不是,真的不是。

傅小宋回頭看向聶奕,黑了臉,「誰讓你告訴伊一的。」

聶奕揉了揉鬢角,「做好事還不想留名?」

他移開視線,看向宋伊一,「你之前做過一個噩夢,我懷疑不太正常,你應該接觸過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宋伊一蹙眉。

不太乾淨的東西?

她突然想到了那張照片,可是那是小九的照片不可能是不幹凈的東西!

她看向聶奕,搖了搖頭,有些頭痛,夢裡的畫面在腦海里清晰起來,整個人都煩躁起來。

聶奕,「傅小宋的血救了你。」

宋伊一側眸看向傅小宋,看著稚嫩溫暖的小臉,心裡突然暖融融的,頭痛緩解了不少。

傅小宋抿唇一笑,「伊一,沒關係的,你看我,有的是血,就給你喝了三滴,我數了。」

「扎破手指?」

「嗯。」400小說

宋伊一心疼不已,看著他頭上的紗布,越發心裡過意不去了,「你不是怕疼嗎?」

傅小宋一笑,「因為你,就不怕了呀。」

宋伊一無法出聲,只是走過去,將他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多麼讓人心疼的孩子,她居然失去理智的時候傷到了他。

傅小宋氣喘吁吁,「伊一,你勒的太緊,我都透不過氣來了。」

宋伊一鬆開了一些力氣,低頭看他,「我宋伊一,和傅小宋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傷害他一根頭髮,要是……」

傅小宋小手掩住了她的嘴巴,「算了,不要說了。」

大概他是烏鴉嘴,聽聶奕說爹地也是,要是伊一說了什麼話烏鴉嘴了她自己怎麼辦?

宋伊一親了一下他的小手,握在手心裡。

聶奕在旁邊看著,皺眉。

小傢伙和宋伊一的感情是不是有些過了?

完全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面。

說起來,到現在還沒有知道傅小宋的親生母親是什麼人,宋伊一?

有可能嗎?

他看了一眼宋伊一,眸光又停留在床上沉睡的傅瑾身上,凝望了許久。

傅小宋看向聶奕,「聶奕哥,你有沒有看出來伊一到底怎麼了?」

聶奕看向傅小宋和宋伊一,「暫時不能確定。」

傅小宋看宋伊一舒服了,目光落在聶奕身上,「那辛苦聶奕哥了,你快去休息,用早餐吧。」

聶奕皺眉看向傅小宋。

過河就拆橋?

傅小宋看著他,一臉為他打算的真摯。

聶奕沒有說什麼,出了門。

傅小宋鬆了一口氣,這幾天,操心都要操出老繭了。

他看向宋伊一,「我們兩個在卧室陪爹地吧,讓張阿姨送早餐上來。」 吃過早餐,宋伊一抱著傅小宋給他講故事。

傅小宋爬在床上,兩條腿翹著,在空中晃來晃去,兩隻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宋伊一,一臉的天真無邪,「伊一,你講故事的聲音真好聽,我突然有點後悔把你讓給爹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