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說的卻是芷筠這一場戰鬥,她的對手,居然是先天四級的,最開始,對方已經發現了她們幾人的打法,全是打得近身戰,完全將自己的優勢克制住沒有發揮的餘地。

所以他一上來就拉開了和芷筠的距離,眾人看到這裡都會忍不住說一句mmp,byl之類的問候語。

確實,你一個先天四級,對上個後天九級的,一上來還要跑那麼遠,你到底要不要點兒碧蓮了!

這下,芷筠打得可是格外的吃力,身上也像婉笑一樣,到處都是傷痕!!

那素凈的衣袍之上暈染開來的血花,猶如緋色的曼陀羅,迎合著她那清冷如仙的氣質,這時的她顯得異常的魅惑撩人,而又冷傲如誤入凡塵的仙子,完全讓人不敢升起絲毫褻瀆的心思來。

突然,芷筠福至心靈,不在試著同他做近身戰的打算,而是學著他們這裡的作戰方式,將靈力在手心裡凝聚起來,也試著向對方打過去。

對方一直防著芷筠會突然衝過去和他近身對戰,就因為芷筠戰術突然的改變,對方一時不查,竟然被芷筠打中手臂。

使得他想要想要及時回防都沒有反應過來,就又被芷筠輕易的靠近,又是之前的軍體拳,防狼術,幾下就又被芷筠撂倒在地!

就在芷筠她們只四個人就完虐對方五人之後,她們代表的刺心閣順利的進階前四強。

而有了這幾場戰鬥,這些天翹首觀望的另外三大勢力,對於她們的實力有了初步的認識。

接下來肯定就會針對性的做出相應的對策,使得他們接下來的戰鬥就不會這麼輕鬆了!

「它這是被我們激怒了,進入狂暴狀態了吧!我可聽說了,如果不能儘快的將它安撫或者是制服。它就會一直陷入無盡的殺戮當中。」 而有了這幾場戰鬥,這些天翹首觀望的另外三大勢力,對於她們的實力有了初步的認識。

接下來肯定就會針對性的做出相應的對策,使得他們接下來的戰鬥就不會這麼輕鬆了!

因為比賽過後彼此都有消耗,比賽會分三天進行:第一天,決出前四強。

第二天,決出前二強。

第三天,決出總冠軍。

對於這次的對戰,幾人都發現了目前他們的不足之處。

「幫主,我們能不能學習下那些能遠距離攻擊的方法,不然,之後對戰的時候,只能近戰的我們會像今天一樣很被動的。」

紫語,雅雅看著受了重傷被帶回來的婉笑和芷筠,既氣憤又心疼。

隨即向酸奶幫主問道,聽那口氣,好像就巴不得馬上就學會那些方法,然後馬上就去找他們算賬似得。

「不急,你們帶著受傷的她們先去溫泉泡泡,那裡面靈氣濃郁會加快傷口的癒合!等出了溫泉再來此處找我!」說完向著雅雅她們示意看向他們所在之處的右側!

在那邊,除了一片長滿了綠色植被藤蔓的高聳著的石壁外並沒有什麼東西。

但是雅雅她們完全沒有懷疑,既然慕辰那麼相信他們,而且對於三天前,他們對於自己幾人的維護,也能令她們給出相應的信任!

「知道了,請稍等!」說著紫語她們就一起進了溫泉去修練了。

說是先讓婉笑芷筠療傷,但又何嘗不是讓她們在那靈氣濃郁的地方,抓緊時間趕緊的提升自身的實力呢!

所以對於這麼不求回報的付出,雅雅她們已經不能用謝謝來表達他們內心的感激,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吧!

溫泉除了第一次泡著的效果最好之後,再次泡也就沒有了第一次泡的時候,那種將要飄起來的感覺。

但是,就這樣也比在外面的時候,吸收到的靈氣更加濃郁。

幾個人幾乎同時都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後天境的巔峰,但是任他們如何在努力吸收靈氣,也不能突破先天。

看來在在這裡也沒不會有什麼收穫了,幾人互相看了看,然後默契的點一點頭,就一起出了溫泉去那片石壁找幫主去了!

當然在此之前,芷筠和婉笑已經將壞的不成型的衣服換掉了!

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幫主正在石壁下等著他們。

「幫主」

「幫主,久等了!」

「幫主,可不可以問你個問題?」雅雅古靈精怪的不知道又在發什麼主意!

「問吧!知無不言!」

「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啊?不可能就叫酸奶吧?這樣我都不知道該咋稱呼你了,喊酸奶吧!有點兒不對勁,喊幫主又顯得生分了!」說罷,自顧自的鬱悶著呢,好像真的很糾結苦惱似得。

「如果一定要有個稱呼,那就莫忘吧!」

「酸奶,莫忘,莫忘酸奶,意思是走哪兒也不要忘了拿酸奶嗎?沒想到你居然也是個吃貨啊!」

雅雅可是標準的吃貨,啥啥都能和吃的聯繫上。

眾人聽了她的話,齊齊的額頭上落下三根寬麵條,頭頂還有一隻烏鴉嘎嘎嘎的飛過!!!

「好了,不鬧了,適當的放鬆心情,也是有利於你們的修行的!現在跟我一起過來吧!只要把靈氣注入一些到這個小牌牌里就可以了!」 「好了,不鬧了,適當的放鬆心情,也是有利於你們的修行的!現在跟我一起過來吧!只要把靈氣注入一些到這個小牌牌里就可以了!」

莫忘酸奶一邊給他們每個人一個小牌牌一邊兒說著就要往石壁上撞過去。

「喂,莫忘危險,那是石壁!」雅雅這標準的吃貨,可是見不得酸奶被撒一地,趕忙就跑過去想要拉住他。

可拉是拉住了,但是他的半邊身子已經沒入了石壁當中。

就算他們幾人從現代世界到了這可以修鍊的玄幻世界,但是這詭異的一幕,還是令他們震驚。

「我去,這樣也可以?我也來試試!」華少這下來了興趣。聽了莫忘酸奶的話,用自身靈氣注入小牌牌,就抬腳往石壁走去。

當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石壁的時候,整個石壁就像是水波一樣漾起波紋,然後他就能整個人毫無阻礙的穿行過去。

「這個好玩兒,你們也來試試!這裡面沒有危險的!」

這華少看似在皮,但是,他卻是先他們一步給他們探路,這是他獨特的行事風格!

得了華少的回復,深哥朝著眾人點點頭才帶著他們一起進入到裡面去。幾人進到這裡面,看到的就是一片湖泊出現在他們面前。而後面,則是一大片的森林……

「好了,我們到了,這裡就是我們幫會裡的試煉地。每天都會有一次開放的機會,你們可以自己過來這裡找這裡的靈獸練手…好方便你們提升磨練攻擊招式!」

「呃…我們是隨便找哪頭靈獸都可以練嗎?」

「以你們的實力,建議你們就在外圍活動就好了,這裡就好像一個圓形,整個分成五大部分,實力越強,就可以越靠近中心的地方…內環!」

白公子很是耐心的跟他們講解了一下試煉窟的基本規則。

「對了,還有,這裡有三種組合武技,你們每個人都先選擇一個修鍊,你們如果覺得自己適合哪種武技就修鍊哪個?

這裡還有相對應的武器,能夠大大的提升武技的威能。」

「這些武技是些什麼技能的?」芷筠是最理智的,也不想修鍊了半天才發現這些武技和自己不搭,在換。所以在一開始就問個清清楚楚的。

「這有三種武技,一種就是攻擊型組合武技,正面抗敵,配合各種靈劍攻擊,傷害值最高!適合直接對戰。

第二種,就是遠程攻擊組合型武技,配合靈力法杖使用,側面輔助,定身遠攻,無往不利。

第三種,就是逐夜組合技能,適合近身戰,配合飛刃雙刀使用,神出鬼沒,來個致命一擊!現在你們自己選吧!」

說罷,拿出幾個玉牌,放在幾人身前,任由他們自己選擇。

最先做出選擇的事芷筠和紫語。兩人均選擇了逸仙組合遠攻技能。

之後是深哥,華少,婉笑三人選了神武組合技能。這裡邊兒,最出乎意料的就是婉笑,看著軟萌萌噠一個妹子,卻選了個這麼猛的路子。

然後就是胡少,文風,雅雅,三人選了逐夜組合技能。

看著幾人都找好各自的組合技法后,白公子給出各自相應的攻擊靈器。

「現在你們都選好武技,可以去到森林裡試煉了。記住,可以待在試煉窟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不管你們在做什麼,都會給你們傳送回來。清楚了嗎?」 然後就是胡少,文風,雅雅,三人選了逐夜組合技能。

看著幾人都找好各自的組合技法后,白公子給出各自相應的攻擊靈器。

「現在你們都選好武技,可以去到森林裡試煉了。記住,可以待在試煉窟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不管你們在做什麼,都會給你們傳送回來。清楚了嗎?」

「好的,謝謝白公子,我們都知道了!」紫語這熱鬧氣氛的小可愛,真的是無孔不入啊!!

對於紫語的這份熱鬧活潑,幾人都表示非常樂意看到!

「好了,你們準備好了沒有?外圍分界線是在山腳,你們只要不到山腳下去就可以。」

「是的,白公子,那我們就先出發啦!」

因為只有一個小時,幾人就拿出平常訓練時的速度來,再加上靈氣的加持,速度又是一大提升…

風馳電掣的向著湖泊對岸的森林裡去了。

只是,等雅雅她們一進樹林,才感覺到這樹林實在是太安靜了,並不是沒有生物活動的那種寂靜,而是有生物存活,卻並不發出聲響的那種沉寂…

幾乎同時的,幾人就一起頓住了腳步。

「深哥」這時,文風突然開口了,平時的他通常不怎麼開口說話。

但是,他一開口,幾乎都是緊要關頭的時候,所以眾人對比非常重視。

只見他往後揚了揚手,示意大家後退隱蔽……這些指令,在他們軍區大院時,經常玩的遊戲。

所以,現在所有人都能輕鬆的理解他的意思,便悄悄地後退,隱藏在樹林草叢間…

就在他們隱藏好身影之後,沒一會兒就聽見沉重的腳步聲,徑直往這邊過來了!

隨著腳步慢慢的清晰,漸漸的,一個體型異常碩大,神俊威猛的類似於狼的紅棕色異獸,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內…

「這個異獸有先天八級實力,而且獸類幾乎都是近身拼殺的高手,所以近身戰並不現實,現在我們要怎麼做?」華少默默地向著眾人打了個手勢問到。

「神武技能正面強攻,逸仙技能側面輔助,逐夜技能伺機而動,最後關鍵時刻,一起來個一擊致命!」深哥沉默一會兒,就開始部署起戰略了。

大家聽了也是默默地點了點頭。既然來了這裡,就是來磨鍊白公子剛才交給的三種組合技能。如果遇到這種情況還要逃開,那還談什麼試煉,乾脆就不用來了。

決定好的幾人也是發狠了,他們有八個人呢?

之前一對一,也能幹掉一個先天三級的人。現在雖然這是一個異獸,戰鬥力大大的增加,但是它始終才先天八級的實力,幾人聯合,未必沒有一戰或者反敗的可能!

或許,在外界看來,後天九級,對上先天八級的異獸。

就算你人再多,那也毫無疑問的是螞蟻悍大象,毫無取勝的可能,而做這種決定的人,簡直就是瘋子!

但是,他們現在已經沒有退後的可能了。因為那隻異獸,好像是發現了他們的藏身之處,一直朝著這邊過來了!

「準備!逸仙金鸞倚鳳遠攻,控住,神武技狂神六道強攻,逐夜技往生無間輔助,出發,攻!」

在深哥的指令剛發下來,選擇了逸仙技能的芷筠和紫語,就同時發出金鸞倚鳳技能,將那異獸定在原地兩秒時間。

而深哥,華少,婉笑趁著這異獸被定住的一瞬,一起使出神武最強技能,神武六道。 出來而深哥,華少,婉笑趁著這異獸被定住的一瞬,一起使出神武最強技能,神武六道。

利用靈氣長劍,直接發出一道道兇猛的劍氣,直直的打在它的身體之上…

因為技能的不熟練,大家打出來的攻擊好像都打中了目標,但是最終因為他們的攻擊力不是很大,並沒能對那像狼一樣的火紅異獸造成多大的傷害…

在一輪攻擊結束之後,異獸輕易地掙開束縛,開始向著雅雅她們反攻而去…

為什麼異獸向著雅雅她們去呢?

那是因為雅雅她們剛才對著它使出了旋轉飛刀和來回穿梭兩個技能疊加,使得平常只能發揮出百分之五十的技能傷害,增加到了百分之八十的傷害值。

而在這一輪攻擊里,雅雅她們在對著它釋放技能之後,對它的傷害值是最高的,

其實他們這個傷害值高一些,也有一點根本的原因。

第一就是技能疊加之後技能傷害值提升;

第二就是他們因為近距離的發出攻擊,而她們全部的攻擊傷害值都被異獸承受了。

相比較於深哥他們的稍微遠一些的大範圍攻擊,能命中的幾率大大的增加。

但是到達異獸身上的傷害值就會相對應的減少一些;

所以,異獸是針對對方對於自身的傷害值來判定敵方對於自身的威脅程度高低,然後決定主動出擊的目標。

「雅雅,胡少,文風,危險,你們快躲開!」

眼見著那異獸揮動著巨爪,就要打中雅雅她們。

突然他們三個像是開了掛一樣,同時使出了第三技能,往生無間,使出此技能后幻影重重,而且還有兩秒無敵狀態。

他們三個很好的利用了第三技能的兩秒無敵狀態,扛下了異獸的攻擊……

而且,這一下還對它又造成了更大的傷害來,這下她們三個成功的拉住了這個異獸的憤怒值…使得它對著他們三個不斷的發起進攻。。。

雅雅她們也沒有辦法啊!誰想要它盯著打的…無語…

那邊,深哥芷筠她們也發現了問題所在,而現在他們要想想現在該怎麼樣做,才能將自己的攻擊全部疊加在它的身上。

「你們有誰注意了雅雅她們的動靜的,看沒看清剛才她們發出的技能?」深哥雖然是對著眾人問的,但是他的眼神卻直勾勾的盯著紫語,因為她和雅雅平常就很聊得來。

而深哥,華少,婉笑趁著這異獸被定住的一瞬,一起使出神武最強技能,神武六道。

利用靈氣長劍,直接發出一道道兇猛的劍氣,直直的打在它的身體之上…

因為技能的不熟練,大家打出來的攻擊好像都打中了目標,但是最終因為他們的攻擊力不是很大,並沒能對那像狼一樣的火紅異獸造成多大的傷害…

在一輪攻擊結束之後,異獸輕易地掙開束縛,開始向著雅雅她們反攻而去…

為什麼異獸向著雅雅她們去呢?

那是因為雅雅她們剛才對著它使出了旋轉飛刀和來回穿梭兩個技能疊加,使得平常只能發揮出百分之五十的技能傷害,增加到了百分之八十的傷害值。

而在這一輪攻擊里,雅雅她們在對著它釋放技能之後,對它的傷害值是最高的,

其實他們這個傷害值高一些,也有一點根本 只見之前同樣的技能疊加攻擊,這次的傷害值可就不是之前那樣的一點點了,而是傷害持續。

再加上另外三個人的輔助技能疊加,這下可是直接將異獸送回老家去了…

「這,這怎麼……」華少看著發了威的雅雅,居然被震驚的話都說不清楚了。

「雅雅,你們這是……剛才那麼大的動靜,原來你們是升級了啊!恭喜啊!真為你們高興呢!

本來芷筠是想問雅雅她為什麼會這麼厲害,剛才幾個人拼死拼活都拿那個異獸沒有辦法。

但是現在,雅雅她們只幾個組合技能打過去,那異獸就被搞定了……

然後她突然就想到了,她們之前在溫泉里都快要突破先天的事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