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外面這一番裹亂,沖淡了她心中的糾結,咬着嘴脣,又開始小心翼翼的搗鼓起來。

“不管了,大不了回頭被老師罵一頓,反正我常常捱罵!”

這樣一想禁不由笑了起來,有種偷偷幹壞事的感覺。

……

不說殷冠楠這邊如何。

卻說阿當這這邊早有各方暗探都在盯着,其中自然也包括唐思如等人,所以他這邊一動,其他各方里面就都曉得了。

趙信也在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

不過卻沒有絲毫擔憂,反而哈哈一笑,對南珞瓔道:“珞瓔不是愁着阿當會依行轅防禦嗎,現在好了,他已經出來了。”

“全靠陛下妙計。”

南珞瓔早就在等這一刻了,聞言人已經站了起來,顯得有些興奮。

趙勉和趙琬聽說,隱約已經猜到趙信忽然到來,一半是爲了收拾他們,一半怕也是故意以自身爲誘餌,引誘趙當出營。

解除對方的地利優勢。

只是看趙信的意思居然是要南珞瓔來統兵作戰,心中不由得有些驚訝。

不過卻也不好說什麼,只是不知真假的擔憂道:“可惜,趙當這來的有些太快了,錢先生他們都還沒來得及趕回來!”

趙信呵呵一笑看了兩人一眼,心中也不知道,這兩人的憂心有幾分真假。

怕是表面憂心,心裏正幸災樂禍吧。

不過趙信也無所謂,微微一笑道:“無妨,我命他們去招攬那些豪強本來就不是爲了對付阿當,只是爲了確保這些人不會被躲在暗處的阿賀所用罷了。” “阿賀?”

趙琬不由得一怔,隨即訝異的道:“齊王世子趙賀,他不是已經離開了嗎?”

“你看見了?”

趙信笑着反問道。

“當……”

趙琬本來想說當然,但是剛一開口,便噎住了,因爲他立刻就意識到,他們只是看見有一些人走了,但趙賀在不在其中。

那些人是不是趙賀的全部力量?


那些人出了大荒城之後去了哪裏,有沒有返回來,他們卻一無所知。

另一邊趙勉等人同樣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心中不由得一陣震動。

他自以爲見事明白,在這件事上卻也沒想到這一層。

“陛下是不是有些想多了。”

趙琬還是有些不相信。

趙信呵呵一笑,“無妨,想多一點,總比想少了好。”

說着又對南珞瓔道:“你小叔應該已經快到了,要是再不到,朕就要治他誤期了!”

南珞瓔聞言躬身道:“小叔已經到了,只是怕過早暴露會壞事,所以只是用我南家的暗號和臣聯絡了。

是臣失誤,沒有及時向陛下稟報!”

此時南珞瓔乃是將帥,所以才用臣來自稱,以示鄭重,趙信早就習慣了她這種作風。

旁邊趙琬和趙勉卻覺得有些怪怪的,一個女子,還是皇帝的未婚妻,居然不稱妾,而稱臣,真有意思。

不過這個念頭他們也只是一帶而過。

更讓他們在意的是,兩人口中的“小叔”,南無憂居然要再城中?

忽然想到趙信身邊不僅有南珞瓔,還有曹子爍,那麼再多一個南無憂好像沒有什麼奇怪。

只是不知道南家到底有多少人在?


卻聽趙信:“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過來,到這個時候也沒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好。”

南珞瓔聞言走到窗口打出一個信號,很快不遠處的一條街巷中便有了迴應。

緊接着,便見有一隊人馬從那街巷中走了出來。

趙勉和趙琬遠遠望去,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爲那些人不像是南家人。

只是兩人也不方便到窗口去看,所以有點看不清,等那些人到了樓下,更加因爲角度的原因看不見了。

直到三樓樓梯處響起了腳步聲,很快來到雅間門口。

緊接着門外響起一個聲音,“啓稟陛下,臣南無憂前來複命!”

“請進!”

趙信開口道。

“喏。”

門外南無憂應喏一聲,隨即挑簾而入。



在他身後還跟着幾個人,一共三女兩男,打扮居然都是土人服飾。

趙琬和趙勉心中詫異。

南無憂帶來的人居然是土人?

其中居然還有一個少女,兩健壯的婦人,三個女人。

趙信等人自然認得,這三人正是跟着雲盼盼身邊的小藍和那兩個婦人。

只是這五人此時卻對他們怒目而視。

還不等南無憂開口,那小藍就用有些怪異,但卻十分悅耳的秦語質問道:“皇帝你說話不算話,不是說了要待我們土人好的嗎,怎麼你們秦人卻有殺我們土人?!”

衆人聞言臉色都不由一變,正要再次行禮覆命的南無憂也是臉色一變,連忙道:“小藍姑娘,不得無禮。”

趙信卻一擺手,示意不礙事。

然後呵呵一笑道:“你搞錯了,殺杭家堡土人的人不是秦人。”

“你說謊,杭家堡的人明明說是你們秦人殺光了他們的勇士,連杭老頭也丟了一隻胳膊,才逃出來。

還說你們秦人說話不算數!”

衆人終於意識到問題所在,不由得一皺眉,卻無法再呵斥這少女。

趙信卻再次搖搖頭道:“我沒有搞錯,那些人確實不是秦人,你是秦人,我是秦人,在座的也是秦人,但那些殺害杭家堡勇士的人不是。”

這話一說,不僅小藍一愣,連趙琬等人也是一愣。

甚至連南無憂都有些不知所云。

這些土人是秦人,趙當乃是趙氏子孫,大秦太祖血脈,反倒不是秦人了。

你這也太扯了。

當然是這趙琬等人的想法,小藍自然不可能有這麼複雜的想法,她只是很迷糊,怎麼自己成秦人了。

趙信卻微微一笑道:“還記得我之前和你們聖女說的話嗎?”

也不等小藍回答,便直接道:“朕說過,從此以後只要你們土人把自己當秦人,朕就會把你們土人也當秦人一樣對待,讓你們和秦人一樣生活。

所以只要你認可自己是秦人,你就是秦人。

只要你認可朕,你就是秦人。

相反,那些人他們並不認可朕這個大秦皇帝,他們自然也就不算秦人。

而且他們還殺害了我們的土人同胞,所以他們不是秦人,是秦賊!”

他這番話明顯就是偷換概念,趙琬和趙勉自然聽得出來,甚至前者忍不住撇嘴。

大秦什麼時候成了你一個人的大秦了?

但是這種時候他自然不能反駁,也不敢反駁。

而小藍則完全被他繞暈了,半天才迷糊的道:“你說的好像有道理,但是我聽不懂,我要回去問問聖女。”

聽到她這樣說,趙琬差點沒笑出聲來,心說,“你扯呀,你再扯,碰到這樣的,你也白瞎。”

趙信瞥了他一眼,隨即卻朝小藍笑道:“去問你們聖女是應該的,但是不着急。

等一下,你們給我幫個忙,把那些秦賊的頭顱割下來,你一併帶回去。”

小藍差點沒反應過來“秦賊”是誰,愣了一下,纔想到“秦賊”應該就是那些殺了杭家堡勇士的人。

不由遲疑了一下,然後道:“我和他們商量一下。”

“可以。”

趙信點頭應允。

小藍這才轉頭又和那兩個婦人和另外兩個壯漢,用土語一陣基裏哇啦。

一開始,那兩個壯漢很憤怒,但說到後面卻連連點頭,轉怒爲喜,還朝趙信不住豎大拇指。

趙信也不知道小藍是怎麼翻譯的,但看樣子效果還不錯,當即也不說話,只是微笑點頭。

果然片刻之後,小藍轉回頭道:“可以,金卡大叔和銀卡大叔說,那些秦賊的頭應該砍下了,我們會幫忙!”

這次輪到趙信一愣,嘴角不由自主的扯了扯,這名字厲害。

一個金卡一個銀卡,都是VIP啊,還有鑽石卡嗎?

而趙琬則忍不住目瞪口呆……我去這樣也行,這些土人也太好忽悠了吧? 趙信其實不會打仗,也不會治國,這一點他自己其實很清楚。

前世的他畢竟只是一個給資本打工的打工仔,連政治都沒接觸過,哪會這些,充其量也就是能在網上當一個鍵盤政治家。

當然,如果辦公室政治也算政治的話,那麼另當別論。

他其實只會一樣,那就是資本運作。

往往來來又半生 ,只要能被他借用,那就是他的力量。


當青雲洞小藍等人帶來的土人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南珞瓔驚訝的發現自己能夠指揮的人馬已經有一千多人了。

一千多人在大荒城這樣的地方已經算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了。

而且這個數量還在不斷的遞增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