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蕭刖天不夠好,而是君月離給了他先入為主的印象。

事情,一轉三變。今日,終於迎來了玥兒與君月離的婚禮。

為人父母,最大的幸福,莫過於看到自己的兒女都有了歸宿。更好的,便是早點給他們生出來一個小蘿蔔頭。

這樣,他們的後半生就不會太過於無聊了。

高堂之上,坐在端木嘯天身旁的大雪王主血冽。他望著身前,端木玥與君月離的行禮。說不出口難過,還是高興的心情。

總之,他望著端木玥的人,心情很複雜。


但是,隨著司儀最後一聲:夫妻對拜!

當端木玥與君月離兩人,相視一笑,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對拜下去的時候?

不論是端木嘯天,還是血冽。高堂上的所有人,還有這大殿內的所有人,都露出了由心的祝福。

接下來便是前所未有的宴席,山珍海味,什麼都有。

至於端木玥?她早早的就被送入到了洞房中。

這洞房,正是端木玥的住所,丹峰頂端的宅院。

端木玥離去的時候,場面特別精彩。

只見一紅衣女子容貌傾城,腳下乘著長達十幾米的火鳳凰。鳳凰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十分的精美。一聲鳳鳴,萬獸臣服。

接著,第二隻冰鳳凰一飛衝天,與火鳳凰遙呼相應。 丹峰頂,新婚宅院。

「大哥,你真的要嫁給君月離那個男人了嗎?」端木玥剛坐下,一白色的毛絨物便直撲她的懷中。

那聲音,委屈的讓人不忍心聽下去。

貂爺如今眨著它那雙湖藍色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看著端木玥的人。

那雙眼睛彷彿會說話兒一般,看的人,不由的便軟下了心腸。

「婚禮都完成了,還在那麼多人的見證下。」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端木玥同樣用著無可奈何的眼神,望著懷中的小雪。

別說是它了,其他的那幾隻同樣的是悲戚的眼神兒啊。


這,都是什麼情況啊?

沒有成親之前?也沒有見它們一隻只的反對。如今,成親完畢了,都發難了?

當然,三獸是絕壁不會告訴端木玥的。它們之前,也有大聲的反對的!

但是,它們一個個的都被君月離給教訓了一頓!

那個男人,下手真的不是一般的狠!也不知道,它們是不是認錯人了。其實那個男人,是它們的殺父仇人!

所以,君月離幾乎是單方面打,它們就是承受的一方。

在如此強實力下,它們一個個的,屈服了,認輸了!

但是,它們那是違心的服輸啊,不是真誠實意的!

所以,它們現在來蠱惑端木玥了。它們,要蠱惑大哥帶上它們,去浪跡天涯!

它們的大哥還這麼的年輕,怎麼能夠這麼快就屬於別人呢?

大哥,是它們的,它們的,他們的!

「大哥,你說,我也很不錯的。為什麼你就不選擇我!」忽然,貂爺變為了人形。

因為他原本就是在端木玥的懷中的,所以變為人形后?他順勢就將端木玥給摟入了懷中。

姿勢,一點也不曖昧,看起來十分的和諧。

但是,偏偏就在這個點上?

原本,應該在下面敬酒的某男?剛剛好的出現在了房間的門口,一雙金眸陰兀的盯著屋內的一切!

貂爺一瞬間便注意到了君月離的存在!他,吞了吞口水。接著,瞬間變為了獸獸的狀態。躲在了端木玥的身後。

嗷嗷嗷,這裡非常嚴重的申明一下啊。貂爺它,可不是怕君月離這個男人的!

它,它只是有一點點的在意,這個男人會發飆而已。

「月離?」

端木玥見到突然出現在房門口的男人,也有些詫異。

「小雪,你們都下去吧。記得,多吃點好吃的。」端木玥在最後特別深意的看了一眼小雪,唇上是若有似無的笑意。

她都這說了,幾隻獸獸自然是麻利的跑路啊。

它們三,可都是接收到了君月離那個男人,嚴重警告的眼神!

嗚嗚,這個男人就知道威脅它們!在它們大哥的面前,那可是一個溫柔如水的人兒的!

果然,那個男人一定是人格分裂,人格分裂!

「小赤,你們出來了。」三獸一出房門,門外便是等待它們的赤冉與白染。還有,送端木玥來時,一直都在門外等待的紫譽。

紫譽不同於小赤它們,他來了之後,並沒有一同進屋。

用他的話來說,他可不願意去招惹君月離那個男人。

雖然只是短短的相處了一段時間,但是他知道,端木玥就是那個男人心中的神。

如果招惹了別人的神?那可不是好罷休的。

這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貂爺三獸可謂是體驗頗深。

那時的它們,無比的懊惱啊。為什麼當初,它們就沒有同紫譽一道呢?一道,在門外等候便好。

同時,也埋怨紫譽啊。你說,同時好哥們,他怎麼就不知道勸一勸它們呢?

「玥兒,小雪他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

君月離動作嫻熟的將端木玥攬入自己的懷中,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想著剛剛進來時,看到的那一幕,還有小雪口中說的話?

他一顆心,就難以平靜。

果真如同俗語中所語嗎?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小雪那個傢伙,竟然覬覦他的娘子!

雖然,對於這個事實君月離早就知道了。但是,那只是類似親情的一種感情。所以,君月離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今日,他聽到了什麼?

小雪那傢伙,竟然誘拐他家娘子!還是他,剛剛才娶過門的娘子。

這傢伙,真的是三打不打,上房揭瓦了!

「月離,小雪只是說著玩玩的,你可千萬別當真。」

不當真?他的心中早已經當真完了。當然啦,君月離是不會這麼說的。只是不忿的點了點頭罷了。

他要在玥兒看不到的時候,好好的教育一下那傢伙不可。

不僅僅是小雪,其它那兩隻也需要深刻的教育一下。

不然,它們三個就無法深刻的明白。玥兒,已經是他娘子這個事實!

「對了,你怎麼上來了?」端木玥最詫異的是,他上來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宴席上,有她的大哥端木逸塵,還有蕭刖天兩人。他們兩個,說什麼也不會讓他,這麼容易上來的吧?

出去這兩個人,其他的人?難道,都沒有為難他的?

「娘子,我迫不及待的要上來。他們都笑我。」

但是,笑他,也是放他上來了。不是嗎?

更加確切的說,能夠阻攔他上來的人,真沒有幾個吧。

「迫不及待?」端木玥聽著君月離說這四個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可不是很美好。

「是啊,迫不及待了。」

他君月離,等了那麼長的時間。今日,終於要娶玥兒為妻了。

俗話說的好,越是到眼前了,心情就越是急切啊。

特別是,娶媳婦這樣的事情。那種心情,真的是一分一秒都不想要等待了。

「娘子,我上來的時候?爹囑咐了我一句話。」君月離說這句話的時候,深切的望著端木玥的人。

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說:快問我,快問我爹到底交代的什麼話?問我,我就告訴你啊。

端木玥望著他如此眼神?不問,真的不太好啊。

所以,她便問了。

只是,當君月離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端木玥小爺真的是後悔萬千啊!

該死的,這種時刻,真的不適合問這樣的問題啊!

君月離說:「爹交代,早點給他生出來一個乖孫子。」

「所以,娘子,我們今晚要努力!」 春宵一刻值千金,芙蓉帳暖度春宵。

隨著君月離那句:娘子,我們今晚要努力!他,折騰的端木玥一夜未眠。直到,晨曦之光高照?那個男人才捨得放開。

這個時候,端木玥真的是說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娘子,你辛苦了。」君月離在端木玥的唇上落下一吻,帶她一番沐浴后,摟著她沉沉的睡去了。

只是,這休息的時間還不到兩個時辰?他們的房門便被人敲響了!

「大哥,大哥!」

房門外,貂爺的嗓門大的嚇人。

端木玥感覺,她自己才剛剛閉上眼睛,有那麼一點睡意?貂爺的聲音便將她的意識重新拉醒了。

「大哥,不好了。快起來,我進去啦!」貂爺的聲音很急,堪稱十萬火急的事情。


接著,端木玥的腦中便響起了小雪的聲音。

「什麼?!」

端木玥瞬間便睜開了眼睛。接著,她一掀被子便要起身。

只是,她這一動?

乖乖的,她的腰啊!

端木玥一道犀利的目光,射向一旁的君月離!心中想著,該死的,這個男人看起來一副無害的模樣?昨晚,還真是夠狠的!

她的腰啊,這一動差點沒斷!

「君月離,抱著我趕快出去!」端木玥隱忍的說道。

新婚第二天就發生,她爹失蹤的消息!這還讓不讓人好好的生活了!

「娘子,今天我的腿,就是你的腿。」君月離公主抱著端木玥出了房間。一出來,得知了發生什麼事情?

他一雙金眸,陰暗了下來。

「大哥,爹他昨夜回房睡覺。說,不讓任何人跟著。接著第二天早上,大大哥去找他的時候,他的人就不見了!」

貂爺說著端木嘯天失蹤的經過,一堆的人急得團團轉了。

原本他們一發現端木嘯天不見了,是不想來打攪他們兩人的。

可是,他們足足找了兩個時辰,都沒有發現端木嘯天的人?

這下,亂了心的他們。迫不得已,才決定告訴新婚中的兩人。

「如果再不去上面?逸塵兄恐怕,凶多吉少。」院落中,大雪王主血冽望著抱著端木玥的君月離,還有他懷中的人。

說完這句話后?血冽再次遠目眺望,去看這真言宗內的風景了。


「上面?」端木玥一聽血冽的話,眉頭下意識的便皺了起來。

她的人看向君月離,卻在他的眼底看到了糾結與痛苦。緩緩的,君月離開口。有些事,既然終究都是會來的?

那麼,就讓他主動出擊吧。

「娘子,看來我們,無法再繼續待在這離天大陸了。爹他,可能是被抓到了威遠大陸。」

「比離天大陸,更高的一個位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