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正在分心搜索,當危險來臨之際,再次啟動光盾。但是,這一次終究是慢了一步,有兩彈子彈在光盾升起之前,已成功地鑽地了他的身體,一顆射中肩膀,一顆射中大腿。

高速旋轉的子彈,產生著強烈的爆炸,咬中目標之後,就變得兇殘無比,將敵人的大腿生生炸斷,將肩膀也爆塌了。

保羅痛苦地大叫一聲,單腿用力蹬地,竟悍然撞碎一面牆,衝進另外一個房間之中,把身體狠狠地躲在障礙物後邊,快速吟唱起來。

一道聖潔的白光閃過,肩膀和大腿的傷口竟馬上開始癒合,鮮血已止停往外噴射。

但是,佟童他們的狙擊陣哪能如此輕鬆就被躲開得了的?佟童冷靜地喊道:「他已受傷了,繼續射擊。」

又是數輪齊射,子彈全都擊中敵人。

保羅吃了一回大虧,再也不收回光盾,雖然被擊中,卻沒有再受傷害,竟然硬頂著子彈,快速思考著應對辦法。

佟童他們見保羅不再移動,當然不會放過良機,子彈密集地傾泄過來,沒多久功夫,光盾就弱了幾分。

保羅心中發苦,這種攻擊真的太厲害了,簡直無窮無盡。

軒轅缺和佟昊在宿舍的地下,悄悄地升出一少許,將腦袋顯了出來,打量了一下位置,兩人對視一眼,又潛了下去,稍稍移動了一下,準確地來到保羅身下。

軒轅缺大手伸出,狠狠地抓住保羅沒有受傷的大腿,猛地往下用力一拉,將保羅的一半身體拉進了黃金糞桶,另外一隻手準確地抓住保羅一直捧在掌中的羽毛,竟搶了過來。

他心中大喜,急忙拉出系統,大喊道:「趕緊給我收了。」

系統這一次沒有任何廢話,一下子就將羽毛收走。

保羅被突然襲擊,下半身被拉入地下,心中難免慌亂,分神之下,卻又發現聖物消失不見,而且聯繫和感應被強行切斷,如同被雷擊一般,張口就吐出心血,已受創不小。

他心中大急,剛想掙扎,卻感應到那神秘的攻擊又來了,趕緊發出光盾,又擋了幾下。

軒轅缺收走羽毛后,心中大定,握著對方的大腿,卻再也不鬆手,運起和氣殘笈,五色氣漩和元氣快速運轉起來,瘋狂地吞噬著敵人的能量。

保羅察覺體內光之力在快速消失,大吃一驚,拚命運起龐大的能量,想要將大腿抽出地面。誰知道,他用力摧動光之力,卻反而加快了輸出,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佟童他們見保羅趴在地上,一臉驚恐萬狀,知道軒轅缺他們已經得手,馬上停止射擊,收好狙擊槍,收拾了一下掩體,將所有痕迹都清除后,悄然離去,紛紛進入其他掩體。

軒轅缺的元氣吞噬起來,是非常恐怖和瘋狂的,很快就將保羅那強大而雄厚的能量全都吸走,最後,將已成為人乾的保羅拖入地底,一巴掌將他的腦袋打碎后,就扔在這地底深處。

佟昊默契地再次潛行,衝出數百里遠,這才鑽出地面。

軒轅缺馬上招來飄渺峰,在掌門洞府前,盤膝坐下,開始煉化剛剛得到的新型能量。 ?保羅那雄厚的能量進入了軒轅缺的體內,經脈竟然被填滿了,可見他的能量究竟有多龐大。

軒轅缺急忙運起了和氣殘笈,元氣強悍出現,從丹田開台,氣勢洶洶地朝各種經脈中掃蕩而來,個頭雖然很小,卻有一股捨我其誰的氣勢,一路上摧枯拉朽,將新來的能量一路追趕,並一路吞噬。

元氣此時對這種能量已不再陌生,在前不久,它還剛剛吞噬過佐治的一絲能量,此時,已有應對辦法,吞噬起來也是極為順手。

看似龐大的能量在元氣的壓迫下,快速縮為一團,如同太陽一樣,散發著強烈的光芒,說不出的神聖,品相也非常好,不過,此時卻有一絲害怕,正在顫慄著。

元氣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客氣,衝上去,吃大口就將它完全吞噬了,然後,在經脈中緩緩流動,運行了一個大周天之後,快速注入五色氣漩之中。

五色氣漩也是來者不拒,將這些被壓縮被同化被精鍊過能量笑納了,個頭明顯變大了一些,色彩也更加明亮,看上去,實力和威力都有著不少的增加。

然而,好不容易變大的五色氣漩,多出來的那部分,卻突然消失不見了。

軒轅缺不由苦笑了一下,知道系統在作怪,更了解系統、小點點、體內世界,這幾個傢伙都是大胃王,些許元氣,根本不夠他們瓜分,這一切,還得靠自己不停地努力。

消化吸收完這些能量之後,軒轅缺馬上能過飄渺峰又回到了學院之中,眼看四周無人,他輕輕地說了一聲:「注意,繼續鎖定有聖物的西聖國高手。」

是!小夥伴們轟然應道,戰意極其高昂。

軒轅缺笑了笑,與佟昊對視一眼后,佟昊馬上心知肚明地拿出黃金糞桶,往來上一搗,就帶著兩人潛入地底,找准方向,就潛入了西聖國參賽者的宿舍區內。

十多個西聖國的高手們,正集中在詹姆斯的房間中。

詹姆斯正在大發雷霆:「該死,誰能告訴我,保羅上哪兒去了?」

希爾小心翼翼地說道:「尊敬的詹姆斯大人,我們感應不到保羅,他的氣息還停留在那個九筒廢物的宿舍中,但人卻不見了。」

大衛接著說道:「聖物的氣息也到此為止,再也感應不到了。」

詹姆斯憤怒地瞪著他們,說道:「你們在說廢話,誰不知道保羅和聖物都是在那兒消失的?我希望你們把他們找出來,偉大的西聖國不能沒有保羅,也不能沒有聖物。」

七件聖物一下子就有兩件失去了感應,甚至連保羅也不見了蹤影,不論人還是聖物,都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種事,在西聖國,在光明教派中的歷史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雖然說教派中,青年高手非常多,少年天才也非常多,但是,失蹤的人是保羅啊。

保羅是誰?保羅是這次前來參賽中隊員中的大腦,是指揮者,是樞紐,是靈魂,很多陣法和合擊,很多戰術,都是圍繞保羅制定的,但是,他卻失蹤了。就算帶來了數名替補隊員,雖然能頂上去,但作用卻要小很多。

更關鍵的是,聖物不見了。

西聖國以及教派之所有突然有了極大的雄心,正是有了一套完整的聖物,七件聖物在一起,威力齊天,就算面對七百個、七千個,甚至七萬個九萬高手,也可以輕鬆迎戰,並且戰之能勝。

但是,現在一下子少了兩件,失去了感應,意味著真的失去了,聖物再也不成套,威力銳減,從萬人敵一下子變成了只能提高單兵戰鬥力的單一法寶。

佐治誠惶誠恐地說道:「尊敬的老師,我們的比賽怎麼辦?」

詹姆斯大眼一瞪,說道:「比什麼賽啊,給我把聖物找回來。」

聖物不成套的話,他們就算拿到比賽冠軍又如何?西聖國註定不能成功實現當世界霸主的雄心,光明神王的光輝也註定不能普照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

詹姆斯真的急怒攻心。

其他人也不好受。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希爾說道:「我去。」

詹姆斯疑惑地看著他,說道:「那人曾一招將你擊敗,你有把握嗎?」

希爾的臉馬上就漲紅起來,大聲說道:「詹姆斯大人,那九筒廢物是偷襲,是可恥地偷襲,這一次,我要將這個異教徒凈化了。」

詹姆斯點了點頭,說道:「你的任務不是殺人,是要找回聖物。」

希爾驀然清醒,急忙點頭說道:「是,尊敬的詹姆斯大人。」

希爾戰意高昂地走了出去,從懷裡掏出一把小劍,恭敬地捧在手中,一路龍行虎步,氣勢駭人,一副生人莫近的樣子。

他手中那把小劍,看上去毫不起眼,只有手指長短,又輕又薄,甚至不如一把水果刀有份量,小劍通體銀白,有光芒在緩緩流淌。

希爾每走幾步,小劍中就有流質般的能量湧入他的體內,氣勢隨之上揚,來到軒轅缺的宿舍前,他已被一團明晃晃的光芒包圍著。

校園內風景如畫的小道上,有無數學生在流連忘返,看到氣勢洶洶的希爾一路朝軒轅缺的宿舍中殺去,紛紛跑上去看熱鬧。

希爾對其他學員不理不踩,幾步走到門前,使勁擂著門,大聲喊道:「九筒廢物,我要挑戰你。」

他身後,已聚集了上百位學生,有一個學生說道:「這黃毛怪不是被軒轅缺踢爆蛋蛋了嗎?咋又來了?被踢上癮了?」

另一個學生說道:「看他走路的樣子,好像蛋蛋已沒有問題了!」

又有學生接過話題,說道:「不能好這麼快吧?是不是被切了?」

還有一個學生說道:「有可能切了,你看,他走路是一扭一跳的,越看越像個娘們兒!」

希爾聽了,身子晃了一下,差點就摔倒了,但他卻牢牢記住自己的任務,咬牙切齒地擂著門,繼續大聲喊道:「我要挑戰,我要挑戰。」

那群學生嘆息道:「你聽,他有多大的委屈啊,這幽願啊……肯定是切了。」

然而,不論外邊如何喧囂,軒轅缺的屋子裡,卻沒有任何迴音。 ?一個學生疑惑地說道:「莫非軒轅缺不敢應戰?」

另外一個學生飛起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罵道:「扯淡,哪有不敢應戰的?他能一招搞定黃毛怪一次,就能搞定第二次,第三次……」

希樂聽了,不由自主地夾緊了雙腿,扭著屁股,更加使勁地擂著大門。

學生們轟然大笑,說道:「多像受氣的小媳婦啊,你看,那大屁股扭得……」

軒轅缺此時根本不在宿舍中,而是靜靜地潛在大衛的房間,悄悄地把頭鑽出地面,躲在床腳,等待著良機。

大衛長相極其周正,身材完美,臉蛋稜角分明,鼻子挺拔,眼睛炯炯有神,一次飄逸的金髮帶著一點自然卷,隨意地披在肩上,這種俊美,是不分人種不分國界的,無論什麼女子見到他,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不自覺地擺出最美好的一面,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大衛卻非常自律,與淫蕩而混亂的同胞相比,他生活作風非常好,明明可以靠臉蛋吃飯,他卻選擇了靠實力說話。

大衛是一個苦修光明修士。

苦修光明修士,在光明教派中,基數非常大,通常都是一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貧困大眾,他們在修鍊的時候,沒有吃的,沒有穿的,沒有裝備,沒有場所,甚至,根本沒有專門的修鍊時間。他們分佈在社會各個角落,吃著最差的飲食,穿著破爛的衣裳,拿著最簡陋的工具,干著最苦的活計。

他們是搬運工,是清潔工,是車夫,是苦力,他們的修鍊方式,就是吃盡人間一切苦難,與平常大眾不同的是,他們又是心誌異常堅毅之輩,無論有多苦,都不會抱怨,他們的心中,永遠有著狂熱的信仰,光明神王就是他們的一切。

吃苦,是修鍊。

受罪,是修鍊。

受累受餓,也是修鍊。

然而,他們又憤世嫉俗,見不得一切異教徒,隨時都要以為偉大的光明神王獻身,為它驅逐和清除異端。

苦修修士通常是炮灰,很少有人能修成大道,有人甚至一生都不能感受到光元素,不能修鍊出任何法術和神通。但是,只要有能修鍊成功,就一定是集大成者,能力、心智、信仰、虔誠,都遠比其他修士來得更厲害,更純粹,這樣的人只要一出現,往往能獲得教派的重視和重用。

大衛就苦修集大成者,戰鬥力,在西聖國參賽選手中,排在第一位,更厲害的是,他居然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得到了聖物的垂青,一柄兩米長的權杖認可了他。

現在,大衛靜靜地坐在宿舍的地板上。

宿舍里有床,有椅子,有桌子,有精美的食物,但是,大衛就像瞎子一樣,根本不看它們一眼,而是端坐在地上,權杖橫在雙腿上,手中拿著一塊發黑的麵包,面無表情地啃咬著,每吃下一口,就要虔誠地說一聲:「感謝光明神王賜我食物。」

一塊小小的麵包,他竟吃了差不多半小時,這才算是吃好了。他甚至小心翼翼地撿起掉在地上的麵包屑,又送入嘴中。

進食完畢,他依然坐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詞,仔細一聽,竟是在向光明神王述說自己的各種罪狀,認真懺悔。

又弄了半天,他才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懷中緊緊抱著權杖,呼吸變得極為悠長,根本不知道他是在睡覺還是在修鍊。

軒轅缺和佟昊看了,不由得對此人心生佩服,這人的天賦之高,難以想像,卻偏偏還非常努力,給自己製造著極端的修鍊條件和環境,打磨信仰和心性,說實在的,這樣的人不成功,完全算是老天瞎了夠眼。

然而,他偏偏是敵人。

真是造化弄人啊。

軒轅缺無奈地搖了搖頭,既然是敵人,那就沒啥可說的!他伸手悄悄地在通話器上彈了三下。

進攻!

佟童他們聽到信號后,馬上朝大衛展開射擊。

大衛的眼睛驀然睜開,輕蔑地笑了笑,手掌輕飄飄地拍出,在空中畫了一個圈,一道光盾突然出現在他四周。

空氣能子彈高速撲來,射在光盾上,一點作用都沒有起來,光盾甚至沒有一絲晃動。

真的比較厲害啊。軒轅缺暗暗朝大衛豎起了大姆指,此人的反應神速,果斷,能力超強,是一個非常好的對手啊。

佟昊的眼睛中,突然射出了狂熱的火焰,拎頭黃金糞桶的手,越來越用力。

軒轅缺當然明白佟昊的心思,輕輕地搖了搖頭。他們都互相明白對方的心意,都想出去痛快地打一架。

不過,現在的目標並不是打架,而是要搶奪對方的聖物,在沒有搶光之前,並不太適合現身。

佟童他們早就預料到空氣能子彈不會起作用,卻依然按計劃,拚命地射擊著,他們的目的,只是為了分散敵人的注意力,消耗對方的防禦能量。

子彈不停地撞在光盾上,發出砰砰砰的激烈響聲。

大衛雖然輕鬆地擋住了攻擊,心中卻甚是吃驚:這是什麼攻擊?為什麼沒有鬥氣和魔法的氣息?為什麼沒有看到暗器?

怎麼可以這麼快?

怎麼可以來得這麼多?

從哪裡來的?

疑惑越來越多,大衛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這種攻擊方式雖然威力不足,傷不了他,但他心中卻翻起了驚濤駭浪,如果這種方式對付其他人呢?整個西聖國有幾人能擋,整個教派有幾人能逃出生天?

這一招,該如何破?如果破不了,光明神王的光輝如何才能照耀到這片大地上?

作為苦修修士,大衛的心中全是光明神王,感覺到這種方式對光明大計有威脅,他馬上忘記了自己的安危。

必須消滅這樣的異端。

他慢慢地抓緊了權杖,將它豎起來,一頭朝天,一頭插在地上,完美的身材挺拔而立,大聲吟唱起來。

然而,大衛突然感覺不安,本能地要提起權杖,卻發現根本提不起來,而他的雙腳,也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纏住,使勁地往地下拉。

大衛驀然一驚,心神為之一亂,卻被兩顆子彈打中,額頭中了一槍,左胸中了一槍,鮮血爆出…… ?大衛頭部和胸部中槍,空氣能子彈強烈的旋轉造成猛烈的爆炸,將他的半邊腦袋擊碎,將胸口擊穿一個大洞。

大衛痛苦地大叫一聲。

權杖驀然發出一道明黃色的光芒,一瞬間就沖向他的傷口,腦袋很快雙長出了半邊,胸口大洞也立即恢復,看上去就像沒有受傷一樣。

大衛的精神有點萎靡不振,卻咬緊牙關,一手緊緊握住權杖,用力回奪,一手快速比劃,形成一個光盾,將他保護起來,無數子彈射在光盾上,卻再也無法將他擊傷。

佟童在瞄準器中觀察到這一幕,不由得驚訝地說道:「這是什麼怪物,腦袋掉了一半還能長回來?」

麻煩不服氣地扣動著扳機,一顆顆子彈快速撲了過去,一邊大叫:「管特么的是什麼怪物,打了再說。」

小夥伴們冷靜地開著槍,子彈不停地傾瀉而出。調戲說道:「這是一個很厲害的對手啊,真不想打死他,真想跟他光明正大的干一架。」

木頭跟著說道:「算我一個。」

佟童無奈地說道:「可是,我們現在不能暴露,現在的任務是搶他們的聖物,大家都看到了,那根拐棍兒厲害得很,這麼重的傷,都可以把人救回來,真的算得上肉白骨,活死人。」

小夥伴們一聽,都沉默不語,心中卻各自暗暗算計,要用什麼方式才能將對方搞死。單打獨鬥真的有把握嗎?

大衛差點被打死,凶性大發,狂吼一聲,使勁拔權杖,卻無論如何也拔不出來,而他的雙腿卻慢慢地向下沉去。

詹姆斯的宿舍離此不遠,早已聽見大衛的狂吼,眉頭一皺,卻又很快舒展開,大衛什麼都好,就是對自己要求太嚴格了,修鍊時,常常把自己稿得死去活來,這樣的慘叫聲,還算是正常一點的。

其他人顯然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儘管大衛搞出了不小的動靜,卻沒有同伴前來查看。這也怪不得同伴啊,曾經有一次,大衛修鍊時,也如此大喊大叫,痛苦異常,一位不知情的光明修士進入他的房間,意欲求援,卻被大衛三下五除二地打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