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指了指覃北,說:「這人一直說是您家的親戚,我剛才一個不留神,他就進來了,我找了好久才找到,您看這……」 「我們和他沒關係,以後,一定不要放他進門,謝謝!」顧小野雙臂環胸,冷冷看著覃北,冷哼一聲,轉身就朝家裡走。

這大半夜的,這麼上門來,虧他這麼講體面的人做的出來的。

這男人,怎麼越長越幼稚了呢?

也沒管外面的兩個人什麼反應,顧小野將家裡的阿姨和她老公往家裡一拉,砰的一下,關上門,轉身就上樓去了。

從那之後,覃北消失了一段時間,再回來,不知道是怎麼得到林霄的電話,讓林霄通知她,下了班去附近的餐廳談一談。

這之前,李璟生找顧小野談過一次,內容也很簡單,問她的意思,是願意給孩子找一個新爸爸,還是要親生爸爸,無論哪種他都支持。

顧小野的態度一直不明確,所以李璟生也並不確定她的想法,只能拿這種二選一的方式來試探。

果然,李璟生這麼一說,顧小野的臉就垮下來了,她的眉頭深深皺起,不解的望著自己的親哥哥,心裡沒來由的慌了一下。

「你也為他說情?」顧小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一直對覃北恨之入骨的哥哥,這個時候也轉了態度呢?到底是因為他們太過仁慈才會相信他能重新對她好的鬼話,還是因為自己真的心太狠,連兩個嗷嗷待哺的小孩子都要限制不能見自己爸爸一面?

「他沒那麼大的面子,我只是心疼我的兩個外甥。」李璟生淡淡說道,他知道,說完這些,顧小野大概要對他失望的,可,有些事情不面對也不比面對輕鬆,他能看得出來顧小野對覃北的執念和感情,自然知道未來可能都沒人能走進她的心,他不情願她帶著兩個孩子孤獨終老……

更何況,合作了這麼多次,他越來越覺得,覃北其實也不如之前他所想的那樣,沒有擔當和作為。

至於他怎麼也要逼著小野和他分手這件事情,李璟生知道實情后,坦然了許多……

「恩,心疼你外甥就把我往火坑裡推么?」顧小野忽然笑了起來。

腦子裡浮現出剛剛林霄跟她說的話,怎麼想怎麼覺得這兩個人一定是約好了的,以為在她耳邊瘋狂轟炸就能得到她的轉變?好笑。

「你多久沒照鏡子了?你看沒看過你現在這樣子?整天悶悶不樂的,好看的五官全都沒有神采,你覺得孩子看到你會高興還是難過?如果我沒猜錯,一切根源就是覃北,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逃避而不是去解決呢?」

「我怎麼解決呢?!」顧小野大聲說道,忽然就哭起來,「我去解決,人家要離婚,我跪下來求他不離婚,人家要和另外的女人訂婚,我去鬧訂婚,要結婚,我帶著孩子一起去鬧嗎?」

「我不希望自己這麼狼狽,更不希望沒有尊嚴。做選擇的從來都不是我,你明白嗎?為什麼現在,你們個個都來指責我呢!」顧小野邊說邊抽泣著,心裡的難受根本沒辦法表達出來,哽在胸前,難受的要命……

如今,覃北又找到林霄做說客,讓她去見他。

她真搞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想幹什麼?她糾纏的時候,他冷漠,她不糾纏了,他反倒來糾纏她!

她想,見與不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說清楚講明白,以免日後還要受到這樣的糾纏。

顧小野按著地址導航,這才發現,竟然是上次和林霄一起吃飯的餐廳。

她站在門口向里看了一會兒,忽然就聽到背後響起一道低沉的男音,「走吧,進去吃飯。」

顧小野一扭頭就看見覃北站在她的正後方,就在她轉頭的瞬間,覃北長臂一勾就將她勾入懷中,顧小野緊張的忘記了呼吸,鼻腔里滿是覃北身上讓人熟悉的味道。

顧小野懵了一瞬,立刻將他推開,站到稍遠的位子警惕地看著他。

覃北無趣的笑了笑,沒再說話,徑直朝著餐廳里的包間走去……

顧小野半信半疑地跟著,原以為只有兩個人,沒想到,跟著到了包間門前,一推開門,孩子和李璟生林霄全在。

她愣在門口好半天,聽到睿睿和笑笑一個勁兒爭相叫媽媽,這才反應過來,臉色很不好地走進門……

這群人到底要搞什麼,顧小野心裡大概有個底了。

她坐到林霄身邊,林霄沖她尷尬笑了笑,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李總說見客戶,結果來了這裡。」

顧小野聞言看了一眼李璟生,再看看覃北,她就開口:「既然大家都在,你就把事情說清楚,一次解決好了,誰都不欠誰的。」

「我想和你復婚,下個星期辦婚禮。」覃北認真地說。

「你想?我還想立刻起身走人呢!」顧小野白眼恨不得翻到天上去,嗤笑一聲,對李璟生道:「李總,您看到了吧,他哪裡是想挽回?就這麼通知我,也不管我的意願與否,這叫想挽回?」

「話不是這麼說,有些事情女人還是太優柔寡斷,男人決定也是好事。」李璟生淡淡一笑,表示不贊同。

「呵,沒想到你也是直男癌!」顧小野說完,同情地望向林霄,說:「直男癌可千萬惹不得,不然就是我這樣的下場,知道么?」

正在發獃的林霄忽然怔了一下,還沒等她回話,人就被李璟生拉過去,「離她遠點,別被她傳染了傻氣!」

邊說著,李璟生甚至將笑笑也抱了過去,笑眯眯地問笑笑:「笑~你說你媽媽是不是傻?」

「媽媽不傻。」笑笑護著顧小野,顧小野的心頭沒來由的一暖,伸手就要去奪笑笑過來,然而懷裡已經有一個睿睿了,怎麼搶得過李璟生。

她笑著看笑笑,誇獎道:「笑笑真是好孩子,你舅舅才是個大傻子呢!」

笑笑重重點一下頭,小大人一樣叉著腰,嚴肅地對李璟生道:「舅舅不和林姨在一起,舅舅就是大傻子!」

話音剛落,林霄就飛快地瞄了李璟生一眼,觀察他的表情。只見李璟生臉都黑了,他咬牙切齒,用大人才懂的語氣喊了聲:「顧小野,你給我等著!」

顧小野得意地沖他吐舌頭,只是一轉眼眼神飄到覃北身上,臉色瞬間就不好了。

她抱著睿睿,站起身就想走,覃北卻攔住她,對身後的兩個人說:「你們該走了吧。」

顧小野有些驚訝,回身就看起來兩個人站起來,李璟生抱著笑笑,而林霄則上前來,要帶睿睿走。

睿睿吃飽了有點困,這會兒正趴在顧小野的肩膀上眯眯眼,被林霄接過去也只是微微蹙眉,癟了一下嘴就繼續沉沉睡過去了。

顧小野不解地看著林霄,林霄就解釋道:「剛剛李總帶笑笑和睿睿出來吃飯,一個人照顧不過來,我跟著一起來的。」

也就是說,李璟生和林霄不是覃北請來的?

顧小野再次愣了愣神,看向覃北,後者的臉色依舊陰沉著,只有對上孩子的時候才會微微笑一下,最後,他分別在兩個孩子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這才重新回到包廂里。

顧小野還愣在門口,林霄推了她一下,提醒道:「好好談,孩子還是需要一個健全的家庭,你看睿睿和笑笑這麼可愛不說,可他們心裡懂的,相信我。」

林霄的話在顧小野的腦海里縈繞了許久,直到重新坐下來,服務生開始上菜,她才回過神來。

她望著對面安安靜靜的優雅高貴的男人,覺得有點陌生。

他們之間,真的還能回到從前的樣子么?

雖然才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她卻只覺得好像過了一兩年。

包廂里的服務員已經退了出去,覃北就坐在她的對面,輕輕給她夾菜,柔聲道:「吃點飯,不急,事情很長,我得慢慢說。」

顧小野詫異地看他一眼,沒什麼胃口,悶著沒做聲。

人有時候就是很奇怪,當對方橫的時候,你可以大聲和他吵和他理論,可當對方心平氣和或者語氣稍冷淡一點,你反倒會不知道該怎麼自處才好。

顧小野現在就陷入了這種僵局裡。

她不好意思對覃北發火,當然,她更不可能對他笑。

見她不動筷子,覃北並沒有強求什麼,而是開始說最近發生的事情。

那麼多,那麼雜,那麼長……

顧小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聽下來的。

他們在包廂里坐了整整四個小時,從天黑聊到了深夜。

覃北說,當時覃老爺子得到了證據,證明他和她是兄妹關係,兩個人在一起是有違人倫,如果叫外人知道了,社會上的輿論,人言可畏足以讓孩子和他全部都被毀掉。可他想到的,只有護她和孩子周全就行。

覃北說,和喬安訂婚是下下策,而且他並沒有出席訂婚典禮,當時報紙上登的照片不過是覃老爺子找人P上去的,他當時就在李家老宅的門口,要進門,卻怎麼也進不了門。

覃北說,喬安家裡出了一些事,錦豐也有責任,情況緊急,如果當時不出手幫忙,喬家和覃家,都會倒下,所以他出國了很長時間忍著沒去找她……

顧小野默默聽著,腦子裡嗡嗡作響。

她很想問,為什麼發生了事情他什麼也不說,以為這樣就是對她好?這不是直男癌是什麼?

她還想問他,如果真的很喬安沒什麼,那麼她給他那麼多機會,他完全可以告訴她,他為什麼不告訴她?難道他以為將所有的痛苦都自己扛是件很自豪的事情么?她一定要感激涕零地原諒他么?

這苦盼已久的解釋,對於顧小野來說,不但沒有減輕她心裡的不適,相反,她更加覺得自己在覃北眼裡的角色就是一個只會站在他背後安穩享樂的女人。

她沒辦法接受,她也不願意再做那樣的人。

最後,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到家裡的,只知道,那後來,自己生了一場大病,足足在家躺了半個月,重新回到李氏的時候,李璟生已經不怎麼來上班了。

這天中午,顧小野依舊和林霄一起去食堂里吃飯,口袋裡的手機忽然就響了。

是覃北住院了。

電話那頭的女聲很熟悉,她還沒開口問,那邊就先說了,自己是誰,果然,陪在他身邊的人,是喬安。

顧小野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怒火,一下子就爆發了。

她沖著電話那頭的人大吼:「他和我沒關係,是死是活和我無關,不要再來煩我!」說完就掛斷電話,想了想覺得心裡還是難受,直接關了機,一旁的林霄都被她的舉動嚇到了。

直到端著餐盤坐下來,她才小心翼翼地問顧小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兩人還沒講幾句,林霄的手機就急促的響起來,來電顯示竟然是李璟生,她忙接起來,不一會兒,她就收拾了碗筷,對顧小野說:「李總的助手打電話來說,覃總出事了,正在搶救。」

話音剛落,本還一如既往淡定的顧小野就有些不淡定了,只是她仍舊穩著沒動,挑挑眉道:「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可他是被你的小姨夫徐志森刺傷的,聽說他剛從監獄里放出來,誰知道就找到覃總……」林霄說著,表情有些急,心裡更急,腦子裡反覆想,小野不會是這麼無情的人啊,單從她大雨天的給樓下的拾荒漢送傘就能看出來,可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她……

林霄嘆了一聲,放下手裡的餐盤,朝著不遠處的保潔阿姨招招手示意她過來幫忙收餐具,自己則走到顧小野的身邊,不由分說地將她從座位上拉起來,「走吧,再不走可能就來不及了。」

她絲毫不給小野猶豫的機會,拉著她直奔電梯而去,下了樓,站在路邊打車直奔醫院。

覃北身上被刺了四刀,刀刀都是沖著致命點去的,所以這會兒醫院裡早就忙得不可開交了。好點兒的醫生和護士都被派去VIP手術室,李璟生和他老師主刀,其他醫生負責縫合和其他事宜,似乎這家醫院的核心力量都到了現場。

顧小野跟著林霄上樓,在醫院的長廊上,一眼就看到了喬安…… 雖然一開始就知道喬安在醫院,可咋一看到喬安為了覃北一臉擔憂的樣子,顧小野卻心裡有些酸酸的。

不對,明明是她不要覃北的,為什麼要酸?她在酸什麼?

顧小野擺擺頭,強迫自己不那麼情緒化,跟著林霄上前。

聽著林霄和對方打招呼,顧小野卻興趣寥寥,只顧著手術室里的情況,一雙眼睛盯著手術室上亮得刺眼的燈,不知不覺就眼眶發熱起來。

她在傷心嗎?她不想承認自己是在為覃北擔心,更不想承認,她其實很想來,只是因為心裡已經把喬安當成了假想敵,所以才如此的憎惡,不肯來。

一切都這麼明顯,可她就是不肯承認的。

手術已經持續了八個小時,她也在門口站了八個小時。

這期間,林霄買了晚餐回來招呼她和喬安吃飯,她都沒去。

看著喬安因為覃北的事情顯得十分凌亂的模樣,她打心裡覺得,如果事實真是覃北說的那樣,那麼喬安就算是一個非常講義氣的朋友了。

有些愧疚哽在胸口,她卻沒心思去辯解,只等著裡面的人出來,盼著能有一個人出來說一說裡面的情況。

就在這時,喬安上前來,站到了她的身旁。

喬安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讓人略感煩躁的心能徹底的靜下來。

「他說,他希望你能原諒他之前所做的一切,他說,如果他醒不來,他希望你能忘記他給孩子再找一個爸爸。」

「他其實……很愛你。」

不知道是因為顧小野太久沒聽到喬安說話,還是因為那是她不肯承認又真實存在的事實。

她莫名有點後悔,怎麼當時沒有和覃北說清楚,她不怪他了。

如果覃北真的醒不來了,那這輩子,她該向誰說去?

想著想著,她剛剛收住的眼淚又開始大顆大顆往下掉,喬安見了也沒安慰,直接靠到她的身邊,輕輕拍著她的肩膀。

李璟生出來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汗和少量的血,他也不管,直接朝著顧小野走過去,見她在哭,也沒向以往那樣嘲諷,只是淡淡地說了聲:「放心吧,手術成功,人救回來了。」

顧小野本低著頭,聽到這話,立刻抬頭看他,紅腫起來的眼睛滿含著期待,像是在問:真的嗎?

李璟生也不賣關子,「血止住了,該縫合的也縫合了,其他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顧小野愣了好半晌,才輕輕吐出來一聲「謝謝」,眼看著就要撲到李璟生的懷裡哭,被林霄拉住了。

她是哭傻了,李璟生的手術服上那麼多的血漬,她竟然都敢往上撲!林霄無奈地搖搖頭,總算可以拉著她坐下來了。

顧小野早就承受不住了,完全是靠著意志力站了這麼久,這會兒被林霄扯著坐下來才發現膝蓋早就不是自己的膝蓋了,彎都沒辦法彎,一不小心碰到就疼得整個人直抽氣。

又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覃北被人從手術室里推出來,臉色慘白的樣子,實在看不出他還活著。

顧小野掛在眼角的眼淚就沒停歇過,眼見著人被推到了高級監護病房裡,她就貼在窗邊站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生怕一閉上眼睛,覃北就消失了一樣。

林霄陪著她,跟她一起站著,忽然感覺背後有腳步聲,一轉頭就見到換好衣服出來的李璟生。

李璟生正跟喬安說著覃北的病情,見那頭兩個小女人獃獃站著,下意識的降低了聲量,用只有喬安和他能聽到的聲音盡量簡潔地將覃北的病情說完,喬安聽完,轉頭看了一眼那兩個人,連過去的想法都沒有,直奔錦豐而去。

覃北是在酒店談生意出門時被刺傷的,當時周圍的人極多,拍照的更是數不盡數,這會兒網上大概已經傳遍了。

在送覃北來醫院的路上,祁東就直接打電話來問她情況了,她已經讓祁東盡量盯著公關部,正是錦豐轉型的關鍵時刻,如果這時候被人扒出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錦豐怕是就完了。

喬安走後,李璟生徑直朝著顧小野和林霄的方向走去,顧小野這時已經停止了哭泣,也不知道是哭不出來了,還是因為不那麼傷心了。

即便如此,李璟生還是沒忍住罵她道:「沒出息!」

不是很有種哪怕世界上男人都死光了也不原諒他的么?怎麼這會兒人家一躺下,立刻哭得跟個什麼似得?

他簡單地將覃北的傷講了一下,沒敢仔細描述,有點怕兩個女人受不了。說實在的,喬安看起來的確比自己妹妹優秀,如果不是因為兩個孩子,顧小野大概沒啥可以比得上喬安的,可關鍵是人家喬安沒有絲毫和她競爭的意思,不然,哪裡還有她鬧脾氣的份兒啊?

李璟生不由得對兩個孩子的未來感到擔憂,心中愈發堅定一定要讓兩個孩子呆在覃北身邊,如果可以,最好讓小野也回到覃北的身邊,不然,還指不定自己妹妹和自家爸爸怎麼折騰呢。

覃北還沒在病房裡躺一會兒,覃家老爺子就趕來了,一大行人,浩浩蕩蕩,眼見著病房門前的顧小野,立刻就讓身邊的人去把無關人員趕走。

在覃老爺子的眼裡,既然是顧小野的小姨夫,那就是顧小野的家人,顧小野的家人和他們家是仇人,那麼,顧小野便也是他們覃家的仇人,仇人相見自然分外眼紅,他沒出手打她,不過是看在李璟生拼盡全力搶救自己兒子的份上,不然……

然而,覃老爺子不計較,可覃南卻想計較,她趁著身邊的保鏢把顧小野架離開哥哥病房窗口,立刻就上前去推了顧小野一把,叉腰罵道:「都怪你這個喪門星!剋死了自己爸爸媽媽,現在還來克我哥,你趁早離我哥遠一點,別人我再見到你!」

顧小野一早就來了,滴米未進的,還哭了那麼久站了那麼久,這會讓覃南一推,毫不費力就坐到了地上,林霄見了,立刻要去扶她起來,卻被小野拒絕了。

她就坐在地上,眼角還掛著未乾的淚痕,抬眼沖覃南笑,越笑越大聲……

覃南覺得這女人大概是神經了,嘁了一聲,沒理睬,轉過身去扶著自己的爸爸,一起看病房裡的哥哥。

VIP病房並沒有設置探視時間的規定,這會兒,家裡的高級管家已經和院方的人溝通好,覃老爺子和覃南換好衣服就進了病房區。

顧小野這才從地上爬起來,林霄問她:「沒事兒吧?」

顧小野搖搖頭笑:「我能有什麼事,被刺的也不是我,是躺在裡面的那個人。」

林霄:「……」態度怎麼轉的這麼快呢?

她不明所以地想問顧小野進不進去看覃北,可一扭頭,就看到她已經朝著醫院出口的方向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