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們帶著機械離開之後,羅楓來到哈德的面前,看了他幾眼,發現這個所為的部長還真的是如姬莉描述的那樣面目可憎,搖了搖頭:「嘖嘖,簡直就是一頭豬,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還妄想玩姐妹雙飛!」

「可惡,你……」哈德氣得渾身發抖,這是他最忌諱的事。

這時姬雪也反應過來了:「羅楓,你和姬莉來這裡做什麼!」

羅楓轉向她,淡淡地道:「幫姬雪找你,跟我們回去吧!」

姬雪怒道:「我不回去,但是,你們立刻出去,我的事,用不著你這個外人管!」

羅楓和姬莉的闖入,讓她暫時保住了清白,卻也讓事情變得難以收拾了。

「啪!」

一記耳光,落到姬雪的臉上,雖然沒有很用力,但也讓姬雪懵了。

因為,她被羅楓扇了一掌。

姬莉和哈德,也都愕然。

羅楓從來沒打過女人,但現在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打醒姬雪,冷冷地道:「我確實管不了,但我可以幫姬莉管,姬雪,如果你繼續糊塗下去的話,我不介意再多扇幾掌的。」

不由分說,他拖著姬雪的手,就往辦公室外走去,姬莉也隨即跟上。

三人很快消失了,哈德卻是氣得臉色鐵青。

煮熟了的鴨子,都能飛走!

那個該死的人族是什麼來頭?

不過,他已經激怒本部長了,就算那個娜迦再次回來,跪在地上求我,連她的妹妹搭上也沒有用。

娜迦族,就等著被那些醜陋而兇殘的沼澤人給滅掉吧!

也許是被羅楓的那掌給扇懵了,直到走出機械維護分部大門,姬雪才如夢初醒,甩脫了羅楓的手:「羅楓,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麼?」

哈德肯定被氣死了,絕對不會再願意幫自己。

而且,就算自己湊夠了足夠的錢,他恐怕也會想方設法刁難,不給自己修理和維護那批機械。

完了,一切都完了!

羅楓淡淡地道:「當然知道!」

姬雪大聲道:「知道你們還要闖進來,你以為你在救我嗎,你害了我們整個娜迦族,姬莉天真無知也就算了,你竟然也跟著她鬧!」

媽的,這個女人,還真的有病,找抽啊!

羅楓忍不住狠狠地在心底罵了一句,不置可否地道:「呵呵,是嗎?你認為,哈德會真心幫你?」

姬雪道:「就算他不是真心的,至少他貪圖得到我,還是會幫我。」

「他貪圖的,可不是你一個人,還有姬莉!」羅楓面無表情地道:「當他把你玩弄厭倦了的時候,以那個豬頭的醜陋心腸和好色,絕對會再次要挾,把魔爪再伸向姬莉,甚至是你的其他女族人,到時,你是不是要將姬莉和其他女族人,也一併給出賣了?」

羅楓的話,猶如一盆冷水,姬雪頓時被質問得語塞。

羅楓說得沒錯,哈德絕對是那樣的人,他的**,不會因為得到了自己而滿足。

他曾經和自己說過,他有很多女人。

這些女人,都是他的玩物而已,就算自己再美麗,他遲早還是會盯上心的目標的。

原先,姬雪以為,犧牲了自己,就能夠拯救姬莉,拯救所有的族人。但是,如今的姬雪才發現,這些,原來都只是她的自欺欺人而已。

心中的信念轟然崩塌,沒有再反駁,姬雪頹然道:「那我該怎麼辦。」

羅楓問道:「你們的死對頭,是那些沼澤人吧,我聽說,他們是無法長期離開沼澤地帶的,難道你們就不能舉族遷徙,換一個新的地方生活嗎?」 「這是不行的,羅楓大哥!」姬莉代替姐姐做了回答:「娜迦族同樣對環境的適應性極差,甚至不如沼澤人,至少那些沼澤人隨便找個沼澤都能活下去。可是,我們娜迦族,換了一個新環境的話,如果是十天半月還好,再久一些,就會漸漸患病,所以我們祖輩都生活在這裡,從來沒有換過地方。在和沼澤人的戰爭爆發后,我們的族人也考慮過遷徙的可能性,可是派出去的人找了許多的地方,都沒發現合適的環境,最後只能作罷。」

「哦,原來是這樣啊。」羅楓頓了一下:「那唯一的,能夠徹底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幹掉所有的沼澤人了!」

「這很難!」姬雪嘆了一口氣:「就算我們的力量比沼澤人更強,但是他們戰敗之後,就會立刻退回沼澤深處,而我們娜迦族,還有那些機械,都不善於在沼澤下戰鬥,只能看著他們逃走,始終無法根除,而沼澤人在沼澤下休眠一段時間之後,就算某些傷勢很重,只剩下一口氣的,也能夠得到恢復。然而我們娜迦族卻沒有這種能力,所以戰力不斷地被削弱,最後不得不藉助機械。但是,現在連機械也都沒有足夠的錢修理的話,我們就真的很艱難了。所以,羅楓,雖然我很感激你救過我們,但卻不希望你來我們部落,或許我們已經窮途末路了,沼澤人一旦捲土重來的話,會連你也都牽連進去。如果有什麼得罪之處的話,在這裡向你道歉了。」

嗯,這個女人,倒也不是那麼無禮,原來也是為了我而考慮呢。

這樣的話,就更要幫幫她們了。

幾百萬金幣,羅楓也拿得出來,不過,現在已經得罪了那個胖子部長,就算有錢,他也會找其他理由拒絕修理的。

況且,即使機器這次真的修好了,下次呢,再下次呢?始終是治標不治本。

羅楓沉吟了一會:「這事我是管定了,聽著,這不是為了你,姬雪,而是為了姬莉,先回娜迦族,再慢慢商議吧!」

娜迦部落距鋼鐵城並不是很遠,也就半天的路程,因為情況比較緊急了,所以羅楓連夜帶著姬雪兩女出發,到了午夜就已經到了。

部落座落在一個大水湖之側,湖泊很大,然而卻是有些乾枯,水量並不是很多。

娜迦族就在這個湖中養殖珍珠,但它們並不生活在水中,而是岸邊,建築比較原生態,有點像兔妖族的木屋。

「姬雪族長回來了,姬雪族長回來了!」

姬雪和姬莉剛剛露面,族人就奔走相告。

因為娜迦們都知道姬雪的鋼鐵城之行,關係著他們的生死存亡。

同時,眾人愕然地發現,姬雪姐妹的身邊,竟然跟著一個人族。

娜迦族的客人很少,尤其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們為了迎接和沼澤人之戰忙得焦頭爛額,可沒空接待客人。

不過,在水晶冰原同行的娜迦,則認出了羅楓。

「咦,是那位人族的朋友!」

「你認識他嗎?」

「是的,我們在從水晶冰原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危險,遇到這位人族的朋友,在他的幫助下消滅了冰怪,是個很厲害的人呢!」

「不過,自從離開冰原之後,他就離隊了,現在怎麼會跟著姬雪族長和姬莉回來呢?」

「……」

比起羅楓,娜迦們更為關心的,是姬雪此行的結果。

一位娜迦長者問道:「姬雪族長,這次你去鋼鐵城申請機械的修理,一切還順利嗎?」

姬雪嘆了一口氣:「我們……被拒絕了!」

頓時,一片的沉默。

過了半晌,娜迦長者才問道:「我們不是已經準備好足夠的錢了嗎,為什麼會被拒絕?」

「鋼鐵城機械維護分部的芬妮部長調離了,新上任的部長是個非常無恥的人,他獅子大開口,提出了兩倍多的修理費用!」

眾娜迦頓時嘩然。

「就算再怎麼樣,修理價值也可能提高到兩倍以上啊,這分明就是敲竹杠!」

「那個新部長,未免也太可惡了!」

「就算是換了人,機械族也不能這麼言而無信,坐地起價啊!」

「……」

娜迦長者又道:「現在我們確實很需要那批機械,就算對方獅子大開口,我們也認了,至少度過這次的難關再說,姬雪族長,你有沒有提議先欠著一部分錢,畢竟我們和機械族打交道已經有好幾年,就算是欠上一些,那個部長也應該會答應的吧。」

說到這個,姬雪就心中有氣,咬牙切齒地道:「他答應了,但是提出了一些非常非常過分的條件!」

連用了兩個非常,而且從她的神態,許多人大抵也可以得知那個機械族會提什麼要求,頓時破口大罵起來。

「他怎麼能夠這樣,那個新部長簡直就是人渣!」

「無恥,下作,毫無道德!」

「這個人,會不得好死的!」

「……」

舉手讓眾人安靜了下來,姬雪又道:「這個人非常卑鄙,我不覺得他會真心幫助我們,而且,他以後還可能還會對其他女族人下手,所以我拒絕了!」

「姬雪族長,就應該這樣做,我支持你,就算沒有那批機械,我們也會奮力抵抗,就算因此而死在沼澤人手上,我也絕不後悔!」

「姬雪族長,我也支持你,如果娜迦族需要族長你那樣做才能活下去的話,我們活得還有什麼意思!」

「沒錯,讓那個新部長去死吧!」

「……」

姬雪很欣慰,至少,她有一群寧願自己失去生命,也不願見到自己受玷污的好族人。

和族人說了鋼鐵城之行的結果,雖然這個消息很糟糕,但娜迦族還是積極備戰,而姬雪就和羅楓則邊走邊談。

除了死戰之外,娜迦族唯一能夠依仗的人,就只有他了。

但是,姬雪也沒抱太大的希望,畢竟,羅楓就算很強,也只有一人而已。

而現在,她們面對的,是族群之戰,一個人的力量,畢竟還是很有限的,除非他是超級強者,才可能以個人之力扭轉乾坤。但是,羅楓顯然還沒達到那個境界。

娜迦族是個很小的族群,也就兩千多人而已,絕大多數的人都擁有戰力,但是,姬雪已經幾乎是其中的最強者。

根據娜迦族的數量和個人能力,羅楓大體也可以判斷出那些沼澤人的力量怎麼樣了。

如果夜月(九尾妖狐)還在我身邊的話,那就好了,她一個人就能夠幫娜迦族解決這個問題,可惜,她已經回了奇迹世界。

在這裡,我也找不到其他的朋友,只能靠自己幫她們了。

羅楓當然不會自負到以為憑自己如今的力量,就能夠拯救得了娜迦族。

不過,除了領域階的全系鬥氣之外,他還有些其他的東西,一些他從來都未曾使用過的東西。

姬雪還在和羅楓說著現在娜迦族的資本:「那些機械,現在能用的已經不多了,而且有些勉強可用的,在戰鬥中隨時都可能報銷!」

羅楓微微一笑:「讓那些該死的機械見鬼去吧!」

姬雪愕然:「什麼?」

羅楓手一翻,掌心中就多了把戰弩,遞給姬雪:「雖然這個沒有機械好用,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們比機械耐用!」

姬雪接了過來,發現那戰弩並非一般的弩,它散發著微弱的能量波動。

「這是……魔能弩!」

魔能弩是以附魔材料製造,用晶核能源發出射擊的戰弩,即使是較為弱小的人,只要有足夠的力量拉開魔能弩,也能夠打出強大的能量箭,是一種很有用的武器。

只是,這東東可不便宜。

羅楓點了點頭:「是的,魔能弩!」

在群戰中,魔能弩的作用自然是不言而喻,但姬雪更關心的,是另外一個問題:「你手上有多少把?」

羅楓笑道:「應該足夠你們族人人手一把的。」

這批魔能弩,是他從風族領主手中得到的。

那風族領主野心勃勃,大肆收購裝備,打算擴大卡曼自由貿易區的規模,然而他的團隊兵力還沒有招募好,就遇到了羅楓和九尾妖狐,被擊殺,然後這些魔能弩自然也不會浪費,就落到了羅楓的手上。

如果有了人手一張的魔能弩,娜迦族的戰力立刻就能大增。

姬雪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驚喜地道:「你確定嗎?」

羅楓很是肯定地道:「就算不能全數武裝,至少也可以武裝九成!」

「全部或九成?」姬雪更是高興了。

魔能弩自然是不能和機械相比的,不過,她們手中的機械可沒有這麼多。

就算是九成的魔能弩,對於娜迦族戰力的提升,也已經遠遠地超出了那批破舊的機械了,即使是全新的機械,也都比不上。

羅楓似是想起了什麼:「哦,對了,除了魔能弩之外,還有這個。」

手一番,掌心又多了副鎧甲。

同樣散發著魔力波動,由附魔材料打造,這是魔能鎧甲,穿上之後,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加強防禦力。

防禦,正是娜迦族的短板,如果能夠補上這點的話,戰力又將再次提升不少。 姬雪很是激動,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難道,這些鎧甲也……」

羅楓笑道:「沒錯,也很多,就算不能武裝全部的族人,也能達到九成。」

這就是他個人能力之外的東西,有時候,足夠多的精良裝備,也能夠改變一場戰爭的結果。

姬莉高興地道:「太好了,羅楓大哥,如果有這些武器和鎧甲的話,我們就能度過這次的難關。」

她們手中的錢不夠修理機械,但可以買足夠多的晶核了。

羅楓認真道:「度過一次的難關不算怎麼樣,你們應該有著更大的目標!」

兩女嬌軀一顫,她們都明白,羅楓說的那個更大的目標是什麼。

把一直糾纏著自己的沼澤人,徹底地剷除掉。

「和我說說吧,那些沼澤人的事,更詳細一點!」羅楓的口氣很平靜,然而卻是讓姬雪姐妹生出這個年輕的人族無所不能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