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虜們顯然沒有想到,島上窮凶極惡,冷血無情的「妖物」首領,居然是一個大活人。

不,未必是大活人。有想象力豐富的俘虜,懷疑王超可能是一頭修成了人形的大妖怪。只是不敢把心中的懷疑說出來罷了。

王超卻是沒有理會俘虜們的震驚和不安,他威嚴地掃視了俘虜們一眼,大聲說道:「這座島,是我的領地!你們擅闖本主宰的領地,統統犯下了死罪!」

王超原本不懂這個世界的語言。不過,母巢在提取了葉凡的記憶后,已經通過葉凡的記憶,破譯了本世界的語言。並通過精神傳輸的方式,使王超瞬間學會了本世界語言。

雖然王超的發音,還有點生澀,但已經能夠準確無誤地向俘虜們傳達他的意思了。

這四十幾個俘虜,被關押在這山谷中,一天一夜都沒人理會,只有大群迅猛獸監督著他們。而迅猛獸顯然不懂得什麼叫優待俘虜,主宰沒有吩咐,它們也不會主動給俘虜送上食物和水。

俘虜們經過一場惡戰,被俘后擔驚受怕,不知未來命運如何,惶惶不安。入夜後,想到周圍有大群妖物徘徊,全都無法入睡。又一天一夜水米未進,饑渴交加,本就瀕臨崩潰邊緣。

現在被王超一嚇,大部分俘虜都慌亂起來。膽小的已經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那持斧大漢最是鎮定,對著王超抱拳一揖,沉聲說道:「主宰大人,我等擅闖貴領地,觸犯大人權威,自知有罪。但罪魁禍首,乃是那仙師葉凡。我等不過是被其威逼脅迫,身不由己的可憐人。還望主宰大人大慈大悲,放我們這些可憐人一馬。」

見王超不動聲色,這大漢又道:「只要主宰大人肯放過我們,我們甘受大人驅策!」


王超這才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只要你們肯替本主宰做事,本主宰當然不會殺你們。你,叫什麼名字?」

那持斧大漢道:「在下秦闊海!」

王超道:「好,從今天開始,你秦闊海就是俘虜們的首領了。這條山谷,就是你們的居住地。等下會將你們的武器、工具交還給你們,自己伐木建營。食水也自己去找。本主宰允許你們從這條山谷,一直活動到大船擱淺的海邊。至於其餘地方,都不得擅闖。否則殺無赦!」

他指了指空中飄浮著的大量宿主,說道:「別妄想著逃走或者進入不該進入的地方。天上那些大傢伙,都是本主宰的眼睛。你們的一舉一動,全都無所遁形。都聽明白了嗎?」

「是!」俘虜們聽說可以活下來,全都鬆了口氣。不管心裡有什麼異樣的想法,這會兒都是忙不迭地應是。

王超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今天天色已晚,本主宰就不多做吩咐了。等下你們自己安排食宿事宜。秦闊海,你把所有人的名字、才能統計一下,明天交給我。」

待秦闊海應下后,王超便揚長而去。他一走,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鬆了口氣,面面相覷一陣,眼中都流露出劫後餘生的慶幸。…。

沒過多久,大群迅猛獸便給他們送來了武器和工具。拿回武器和工具的俘虜們,也沒敢動逃跑的念頭,老老實實在秦闊海安排下,分成幾個小組,或者伐木紮營,或者獵取食物,或者去海邊尋找海味。

俘虜們為了生存努力時,王超已經回到了母巢之中。

此時,母巢已經在整合葉凡的記憶資料后,開發出了強化蟲族兵種的辦法。

葉凡的修真功法,連王超都無法自己修鍊,蟲子們更不可能學會。不過葉凡對金系靈氣的利用方式,具備很大的參考和借鑒價值。

消化了葉凡處得來的資料,母巢再次利用金系能量,新孵化出來的迅猛獸和刺蛇、宿主,外表的甲殼,統統變成了暗金色。雖然蟲子們的長相仍然猙獰可怕,可是那種暗金色的外殼,使蟲子們多了一種神秘威嚴的感覺。

暗金色的外殼當然不是虛有其表。所有的新孵化出來的蟲子,防禦力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王超親自進行試驗,以破體無形劍氣攻擊迅猛獸,發現需要足足三道無形劍氣,打在同一部位,才能破開迅猛獸的外殼。而宿主的防禦力更強,需要六道劍氣打在同一部位,才能對宿主造成傷害。

刺蛇的防禦力稍弱一些,只能承受兩道劍氣的連擊。

除防禦力增強外,迅猛獸和刺蛇的攻擊力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迅猛獸的爪牙鋒利程度,咬合力都提升了足足數倍。

刺蛇噴吐的腐蝕毒液,腐蝕毒性雖然沒有增強,但擁有了高達兩公里的射程,以及更強的衝擊力、穿透力。

經過一番測試計算,母巢得出結論:葉凡的那種橢圓形金色能量護罩,在攻擊力大幅提升的迅猛獸攻擊下,三分鐘后就會崩潰。如果是遭刺蛇連續攻擊,則最多只能堅持兩分鐘。

個人實力大幅提升,手下的實力也躍升數倍,王超對這次的收穫,感到非常滿意。

晚上,王超一如既往地浸泡進金系能量液中,開始進行個人實力的強化。

從今晚開始,每晚用來對他進行強化的能量,將有七成繼續用於強化體質,剩下的三成,則用來強化破體無形劍氣。

強化的效果立竿見影。第二天一早,王超再試破體無形劍氣,發現劍氣的射程,增加了十米左右。穿透力、爆炸力也是增強了不少。

「看來,用不了多久,我的破體無形劍氣,威力就能提升到第一層了。到那個時候,單憑劍氣的威力,就能相當於真正的下品法器級飛劍。」

他心情愉悅地吃完早餐,再次前往俘虜營地。

一個晚上沒見,俘虜營地已經搭起了幾棟簡陋的木屋。秦闊海等俘虜們,正在木屋前吃著早餐,他們有從大船上取來的工具和調料,早餐遠比王超的豐盛美味。

「有熟食?」見到一口大鍋里煮著的海鮮湯,及一座烤架上烤著的大蟒蛇,王超心裡暗自後悔:「虧我早上又吃了一頓生食,早知道該來俘虜營混頓吃的了!」

俘虜們看到王超出現,馬上停下進食,畢恭畢敬地站了起來。

王超也不說話,徑直走到那口煮著海鮮湯的大鍋前,直接用勺子連舀起滾燙的海鮮湯,一口氣連喝了十幾勺。跟著又來到烤架前,空手撕下大塊蟒蛇肉,也不理會那能燙傷普通人喉嚨的高溫,張口就嚼。嚼完一塊,再撕一塊。直到把那條烤成金黃色的大蟒蛇吃下一小半,他才停了下來。…。

俘虜們被他餓死鬼投胎般的表現,驚得目瞪口呆。

王超絲毫沒有尷尬的意思,淡淡地說道:「秦闊海,昨晚吩咐你的事情辦好了沒有?」

秦闊海連忙跑回一棟木屋中,取來一份小冊子,雙手遞給王超。

王超接過小冊子,翻開一看,只見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跡寫著一個個人名以及才能。

王超對著名冊一個個點名,把每個人名都對上號后,說道:「秦闊海、薛林、羅威、牛大力,你們四個,帶上各自兵器,跟我來。其他人自由安排。」

那薛林,便是劍術精湛的瘦子,羅威乃是百步穿楊的神箭手,牛大力就是那雙臂各套九個銅環,體格最為魁梧的彪形大漢。

四人被王超點名后,面面相覷一陣,滿頭霧水的帶上兵器跟著王超去了。


直到天黑時,秦闊海四個,才回到了宿營地。

第二天,四人再次被王超喚走。第三天同樣如此。

但到了第四天,秦闊海四人,就再沒被王超單獨叫走了。

因為王超已經把他們的戰技,統統學到了手。甚至還青出於藍,不依賴體質,單憑戰技,就能同時對抗他們四人。

作為蟲族主宰,王超的精神力非常強大。而強大的精神力,使得王超擁有了驚人的學習能力。學習普通戰技,當然是進展飛快。

只可惜因為體質問題,這種強大的學習能力,無法用來修真。

四人的戰技中,對王超最有用的,當屬神箭手羅威的箭法。學到了那手箭法后,王超的無形劍氣,已經能在射程內百發百中。

隨著實力的日益提升,王超打算著,等到基地再壯大一些,能生產寄生蟲和坑道蟲了,就駕船出海,去東海的一個小島國考察一番。

據俘虜們交待,那個小島國,雖然有五十萬人口,風景優美,但沒有靈脈,所以沒有修真門派在那裡安家。只有少數破落的修真小家族,沒實力佔據有靈脈的島嶼,只好在那小島國苦捱。

那小島國既然沒有強大的修士,就正適合王超去考察。當然,他並不是想一開始就佔領那個島國。只是想在那裡建立一個前哨基地,搜集資源和情報。

再一個就是,島上人口是多了,可全都是五大三粗的老爺們,一個美女都沒有。

這讓王超非常不爽。

體質強大,精神充沛,造成的後果就是,王超現在很想要女人。

要不是出於一貫的謹慎或者說怕死,他真想現在就駕船出海,去那個小島國泡妞把妹了。

作出長期規劃后,王超就一邊強化提升個人實力,一邊安排基地的生產規劃,慢慢積蓄著實力。

……

(新人新書,生存不易,求點擊、推薦、收藏。)

.. 又一夜的強化結束了。

王超睜開眼睛,站起身來。包裹了他整夜的金色能量液緩緩退開,滲回地面的肉毯中。

王超豎起食指,意念一動。指尖之上,緩緩透出一道淡金色、半透明的光束,像是從指頭裡面長出來一般。

那光束看上去,竟隱隱有著劍的形狀。

「破體無形劍氣,第三層,圓滿了!」

看著指尖那道淡金色、半透明的劍形光束,王超嘴角挑起一抹滿意的笑。

他同時伸出兩手,叉開十指。除右手食指之外,其餘的九指指尖,也同時透出同樣的劍形光束。

破體無形劍氣,第三層大圓滿。十指可以同時發射劍氣,劍氣可以凝聚在指尖,引而不發。可在有形與無形之間,自如轉換。劍氣威力,相當於修真界中,上品法器級飛劍。

王超深吸口氣,收回十指上的劍氣,穿好衣服,走出了母巢。

母巢外面,正飄飛著鵝毛大雪。雪花落在基地中的菌毯上,便立刻被菌毯吸收,不留一絲痕迹。天空雖然飛雪漫天,可整個基地的氣溫,始終保持在二十攝氏度左右,溫暖宜人。

而菌毯覆蓋範圍之外的莽莽叢林,已是銀裝素裹,變成了雪的世界。

已是深冬時節。

距離王超降臨這座寶島,已過去了整整五個月。

主基地位於地表的面積,仍然只有五百平方公里。可在地面以下,隨著金系靈石的不斷開掘,已被工蜂挖出了一個個巨大的空洞,以及四通八達的地下網路。

大量的地下空洞層層相疊,以條條礦洞互相連接溝通,各個地下空間的面積加起來,已比整座島嶼還要龐大。

地下空洞及地下網路中,都鋪滿了菌毯,以及各種蟲族建築。

位於海島西岸的分基地,也通過地下網路,與主基地連接了起來。

到現在,地面上的基地面積,仍然僅有五百平方公里。可地面以下,層層疊疊的地下空洞中,菌毯鋪陳的總面積,已經超過了一萬平方公里。

在金系能量的作用下,所有的蟲族建築以及菌毯,全部轉化成了暗金色,看上去高貴華麗。如果忽略那些讓普通人毛骨悚然的細節的話,簡直就像是一座黃金之城。

陽光一照,就閃閃發光。若從天空俯瞰,能晃花人的眼睛。

基地擴張得很順利,母巢也在這五個月中,提升了好幾級。


現在,王超手下的蟲群,除了迅猛獸和刺蛇這兩種主戰兵種外,還增加了另外幾種兵種:

飛龍,蟲族的主力空軍兵種,有著一對巨大的肉翼,可以在空中快速飛行,噴吐孢子炸彈,攻擊方式十分噁心,同樣十分有效。

地刺,潛伏於地下的恐怖殺手。攻擊方式是從地下刺出大量鋒利異常的爪子,發動出其不意的偷襲。攻擊力異常強大,只是攻擊時無法移動,但用來防禦、偷襲無往不利。

爆炸蚊,又稱自爆蝙蝠,一種體型小巧的飛蟲,速度極快。唯一的攻擊方式就是衝上去自爆,乃是蟲族死士,殺傷力異常巨大。

皇后,一種重要的輔助型兵種。沒有物理攻擊能力,但可以誘捕、產卵、寄生,甚至還有侵佔感染目標建築的能力。

皇后的誘捕,就是吐出一張黏液大網,籠罩住敵人。可以使敵人如身陷泥潭之中,移動困難。

產卵這種能力,則類似於電影裡面的異形。把卵滲入活體目標的體內,卵吸收敵人身體營養而成長,最後破體而生,殺死宿主。…。

寄生則是生出小型寄生蟲,寄宿在目標身上,可以獲取目標視野,像是在目標身上裝了一個攝像頭一般。寄生蟲只要不被目標發現清除,就可以一輩子寄宿在目標身上。乃是一種相當有力的間諜能力。

這四種新出現的兵種,全都經過了金系能量的強化。無論攻擊還是防禦,都比原始的兵種要強大數倍。好比爆炸蚊,自爆的威力,絲毫不遜於第一層圓滿的破體無形劍氣轟炸。

倘若再有實力跟葉凡不相上下的修士上島,王超有把握在一分鐘之內,只用爆炸蚊就將對方轟成碎片。

五個月的發展,王超掌控的蟲群,數量已經超過了五十萬。

如果這個世界只有凡人的話,以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那麼王超已經可以驅動他的大軍,佔領全世界,成為世界之王了。

可惜,這個世界上有修士這種超凡人類存在。

王超懷疑,不需要遇上多強大的存在,只要那個金丹老祖出手,他的五十萬大軍,就會灰飛煙滅。哪怕他的五十萬大軍,全是高效利用了金系能量的變異蟲族。

因為金丹級的修士,不需要藉助法寶,可以單憑肉身在空中飛行。而且攻擊距離非常遠。

至於具體能打多遠,葉凡的記憶中也沒有足夠翔實的資料。不過怎麼都比刺蛇的攻擊距離要遠。

想要獨霸東海,就必須能戰勝那金丹修士。

想要戰勝那金丹老祖,就必須得到更多的修士資料,搜集更多的修真能量利用方法。

以及,得到妖怪的基因。

這個世界是有妖怪的。飛禽走獸、蛇蟲鼠蟻,機緣巧合之下,都有可能成精成妖。

如果能得到妖怪的基因,將之納入蟲族的基因庫中……那麼,王超的蟲族,才能真正無畏於這個世界的強大修士!

所以,王超現在仍然保持著足夠的謹慎,沒有因為手下族群的擴大,就變得狂妄自大。

族群的擴大,也使得王超的精神力越發強大。現在他的精神力量,已經不僅僅局限於控制族群,已經能夠干涉物質世界。

他已經能夠念力移物,用精神力抓起兩百斤左右的石頭,投擲出十幾米遠。

當然,這還遠遠不夠強大。不過隨著族群數量的擴充,他遲早會達到以精神風暴,粉碎高山巨岳的境界。

為更好地控制俘虜,在生產出皇后之後,王超在所有的俘虜體內,全部植入了蟲卵和寄生蟲。

他直言不誨地告訴俘虜們,從此以後,俘虜們即使離開島嶼,遠在千萬里之外,他們的一舉一動,仍在自己的監控之下。一旦背叛,下場將會相當凄慘。

為增強說服力,王超用一條蟒蛇,給俘虜們現場演示了一下皇后蟲卵的威力。只見王超念頭一動,蟲卵立刻孵化。短短几秒鐘時間,就有一隻寄生蟲破體而出,而那蟒蛇的身體,則已經基本被吞噬成了空殼。

這血淋淋的示例,極大震懾了俘虜們。俘虜們把那種可怕的蟲卵,當成了某些邪門修士擅用的蠱蟲——皇后的產卵能力,也確實與邪門修士的蠱蟲十分相似——因此所有的俘虜,都再也不敢有絲毫異心。

當然,除了威嚇之外,王超也許下了甜頭。他承諾,只要俘虜們忠心耿耿為自己辦事,那麼他就能給予俘虜們從來不敢想象的榮華富貴。比如,作為一城之主,統治一座城市。而蟲卵也終生不會發作。…。

一邊是被蠱蟲噬盡內臟慘死,一邊是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俘虜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不言而喻。

例行巡視了一番基地,王超又來到俘虜營地,召來幾個航海老手,向他們詢問能否出海。


一位老水手恭敬地回答:「大人,每到深冬時節,東海上便不會再有颶風駭浪,海面也不會結冰,正是航海的好時節。」

王超又問:「那艘大船的狀況如何?」

一名船工上前回答:「回大人的話,小人等經常保養,大船船狀良好,隨時可以出海。」

王超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好,你們現在就開始做準備,三天後,我們就出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