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一間房門的門口,裏面就響起了一道道的哭喊聲,這房門也沒關的,劉致澤一行人直接走了進去。

此刻在客廳的沙發上,木園臉色慘白,緊閉着雙眼,已經徹底的停止了呼吸,而在一旁則是木園的老婆,正在哭泣。

先婚後愛:甜蜜過招36式 “少爺,那隻鬼還沒走。”周復生看了一眼房間內就開口說了起來。

臥槽!!路起和南宮劍聞言臉色一變,下意識的,一人抓住了劉致澤的一隻手,生怕那鬼會弄死他們似得。

“特麼的,你們幹嘛?”劉致澤甩掉了這兩人,鬼都還沒出來就已經怕成了這樣,要是鬼出來了,那還得了。

“啊……”忽然,一聲慘叫聲響起,那正在哭泣的婦人,直接向着一間房跑去,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一股狂暴的陰氣從中冒了出來。

劉致澤一驚,趕忙跑了過去,就看到一個十來歲大的孩子,此刻雙腿正露在窗戶外面,而他的雙手則是死死的抓着那窗戶。

在那孩子的上空中還有着一個面目猙獰的少女正冷笑着,她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被木園害死的女生。

“兒子。”那婦人大叫一聲,直接向着那孩子而去,然而這時,那漂浮在空中的女孩右手一揮,那婦人雙腿一軟,直接撞在了牆壁上,發出了一聲慘叫就昏迷了過去。

“哈哈……木園,你看到了嗎?這你的兒子馬上就要來陪你了,你是不是應該很高興啊。”那面目猙獰的少女仰天大笑,像是瘋了似得。

說完,她慢慢的伸出了手,直接向着那孩子的雙腿扯去。

“喂,那個誰,好巧啊,又碰到你了。”那面目猙獰的少女剛剛碰到了孩子的腿,這時候,一道聲音就響在了她的腦海中。

她擡頭看向了劉致澤,那面目猙獰的臉色頓時一變,一把抓住了那孩子的雙腿,一用力,那孩子直接向着樓下掉去了。

“啊……”那孩子慘叫一聲,劉致澤臉色大變,鬥移步運轉起來,一把飛出了窗戶,直接向着那孩子而去,“老周,攔住她。”

說完,劉致澤的身體就已經直接從樓上掉了下去,在他下降的時候,他聽到了一聲大喝聲響起,周復生一把拋出了一張金色符咒,念起了咒語,直接把那女鬼困在了其中。

還好,劉致澤使用鬥移步的速度比較快,等到快要落地的時候,他一把摟住了那孩子,那孩子已經昏迷了過去,劉致澤一伸手,一掌拍在了地面上,整個人倒飛了起來,鬥移步運轉,他直接從空調機上又飛回了十樓。

臥槽!!與此同時,在劉致澤飛回十樓的時候,樓下正好有着一個金髮碧眼的少女看到了這一幕。

“ohmygod,又是這位華夏的神,他好強,好厲害,果然不虧是最神祕最強大的東方神。”外國少女震驚的說道,她趕忙進入了房子內,直接向着電梯而去。

其實不僅僅是那位外國少女震驚,哪怕是路起南宮劍趙龍關瞳都是目瞪狗呆的,他們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那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不過趙龍關瞳一行人的話還算好的,他們畢竟也不是第一次見到劉致澤使用鬥移步了,只是南宮劍就震驚的不得了了。

看到劉致澤飛了回來,南宮劍震驚的叫道“特麼的,澤哥,你開掛了吧?”

劉致澤都懶得看他了,輕輕的把那孩子放在了牀上,他才擡起頭,看向了天空中那個被老周困住的少女鬼魂。

“又是你這個王八蛋,爲什麼你總要來破壞我的好事?”那鬼魂少女看着劉致澤震驚的說道。

現在她的四周都有着一層金色的光罩,她只要一碰就會被燙,所以她都不敢去觸碰光罩了。

而在她的頭頂則是漂浮着一張符咒,源源不斷的再給那光罩傳送着力量。

劉致澤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但他吐出了一個菸圈之後才慢悠悠的說道“小妹妹,說話要經過大腦,澤哥可沒有破壞你的好事,反而是你,無論做人做鬼都應該要懂得知足常樂,你既然已經報了仇,爲什麼又還要害別人的兒子呢?” “難道我就不是孩子了嗎?我才十七歲,卻被木園耍的團團轉,最後不得已之下只能選擇跳樓,難道我就有錯嗎?”

萬小琴聽到劉致澤的話,直接怒吼了起來,算起來的話,她也算是很冤,原本是大好青春,卻被木園毀的個一乾二淨。

非但如此,自己的清白都被木園奪走了,相信只要是個女生都會選擇這條路的吧!因爲她已經沒有臉再活下去了。

劉致澤沉默了,其實萬小琴說的也沒錯,她也只是受害人罷了,罪魁禍首反而是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木園。

不過劉致澤也是急需要這隻鬼魂,就算她說的天花亂墜,自己也不可能放手的。

“唉,冤冤相報何時了。”劉致澤嘆息一聲,一臉的惆悵,裝模做樣的,如果是別人惹了他,估計他都會直接滅別人的全家了。

“你少惺惺作態了,要殺要剮隨便你,反正如今我大仇得報,也已經無憾了。”萬小琴冷哼一聲,身上的陰氣四濺,卻是都離不開那個金色的光罩。

“少爺。”忽然,周復生開口,他看了一眼萬小琴,繼續道“少爺,要不就讓我超度一下她吧!讓他去地府報道。”

“開特麼什麼國際玩笑。”劉致澤反駁道,要是超度了這萬小琴,那自己的第一百隻鬼去哪裏找啊?

臥槽!!周復生關瞳趙龍以及南宮劍都是一驚,他們震驚的看着劉致澤,完全沒有搞懂劉致澤這是什麼意思,老周都想要超度別人了,你爲什麼又不肯放手呢?

只是他們哪知道劉致澤此刻有多糾結啊,要是放了萬小琴,再尋找其他的鬼魂可就有些難了喔,但要不放,自己又有些於心不忍,所以對於他來說也很爲難啊。

“人心到底是有多可怕,我現在算是體會到了,先是木園後有你,你會遭到報應的。”萬小琴冷冷的瞪着劉致澤說道。

劉致澤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衆人也是一驚,同時看向萬小琴。

他們都想要痛罵萬小琴一頓了,難道你丫的沒看到他已經在糾結了嗎?現在被你這麼一說,你絕對死定了。

“會遭到報應嗎?只是澤哥不信,萬小琴,你因爲殺害木園,更想害死木園之子,罪大惡極,本王爺現在就替天行道。”劉致澤冷笑一聲,右手一甩,一張卷軸直接飛了出去向着萬小琴的頭頂而去。

他掐起了指訣,念起了咒語,那捲軸慢慢的被打開,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哪怕是萬小琴都已經閉上了眼睛,等待着魂飛魄散了。

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的右手一抓,那捲軸快速的合了起來,掉落在了他的手中。

劉致澤嘆息一聲,道“罷了,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周,送她一程吧。”

周復生一行人都是一怔,有些沒有搞清楚什麼狀況,不過看到劉致澤已經轉身了,他們也知道萬小琴已經是安全了。

萬小琴聽到劉致澤的話也是一愣,她有些驚訝的看着劉致澤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而周復生站了出來,掐起了指訣,念起了咒語,隨着周復生的咒語唸完,那光罩慢慢的散去,萬小琴算是恢復自由身了。

這時,那周復生身上飄出了一張符咒,直接向着萬小琴而去,一把包裹住了萬小琴的身體就消失不見了。

看着那符咒消失,周復生才鬆了一口氣,不過他也知道,萬小琴殺了木園,估計就算到了地府,也要受到十八層地獄之苦,唯一的好處就是不會魂飛魄散罷了。

“少爺,她走了。”周復生看着劉致澤的背影說道。

劉致澤仰起頭,嘆息一聲,道“澤哥終究還是不夠心狠吶。”

明顯馬上就要抓夠一百隻鬼魂了,就能見到傳說中的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蟬了,結果自己把機會給推了出去。

“少爺的心還是很善良的。”周復生笑了笑說道。

就在周復生話語剛落,窗戶忽然飛回來了一道金色光芒,剛剛被送走的符咒又飛了回來,不僅如此,那萬小琴更是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臥槽!!”看到萬小琴,衆人被嚇了一跳,震驚的看着萬小琴,就聽周復生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萬小琴也是一臉的懵逼,她那慘白的臉色毫無血絲,明明是一張很漂亮的臉蛋,現在看起來卻是異常的恐怖。

“我……我,我到了鬼門關,可是守門的鬼差不肯讓我進去。”萬小琴尷尬的說道。

甚至連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眼看着就要進入鬼門關了,結果卻被兩個鬼差給攔了下來,說是她還不夠資格進入鬼門關。

“什麼?”劉致澤一行人紛紛一驚,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爲什麼會有鬼差攔截萬小琴的去路?這特麼的就有些尷尬了。

當然了,最爲尷尬的還是周復生,他雖然道行不高,但好歹也是道門中人,地府的鬼差見到了也需要打聲招呼的人,但是他安排的萬小琴卻是進不去鬼門關。

劉致澤疑惑的看向了周復生,周復生一臉的無奈聳了聳肩,他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啊。

“主公,既然她進不去鬼門關,那你就把他收了吧!”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收了她?剛剛都說放過別人了,現在又收別人,會不會有點不搖碧蓮啊?”劉致澤思考了起來。

“主公,你想什麼呢?她進不去鬼門關必然有理由的,在下的意思是,讓你利用鬼縛術把她收做鬼僕。”孫乾明白了劉致澤的想法後繼續說了起來。

“孫乾,你特麼開玩笑吧?這麼弱的一個小鬼,你讓澤哥收她做鬼僕?”劉致澤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萬小琴不是一般的弱,從剛剛她打不破周復生的符咒,劉致澤就知道了,這貨最多也就是會飛而已,其他的什麼本事都沒有,這麼弱的鬼魂自己收來也沒用啊。

“主公,現在或許是這樣,說不定以後會不一樣呢?”孫乾嘿嘿的笑道,像是話裏有話似得。

劉致澤點了點頭,擡起頭看向了萬小琴,此刻的萬小琴身穿白色連衣裙,雖然臉色慘白恐怖了一些,但是不可否認,身材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只有十幾歲,但是卻擁有着傲人的雙峯。

“萬小琴,你一直在外面做孤魂野鬼也不是個辦法,要不你就成爲本王爺的鬼僕吧,以後跟在本王爺的身邊,等到有一日你可以進行輪迴了,你再離開如何?” 臥槽!!衆人震驚的看向了劉致澤,剛剛還一個勁的要收了別人,現在怎麼轉性了?還想要收別人做鬼僕?這怎麼看都很假。

萬小琴聽到了劉致澤的話,她擡起了那雙大眼睛,不過卻全部是眼白,看着有些恐怖。

她盯了劉致澤一會,過了兩分鐘,她才一把跪倒在了地上,道“懇求大人收我爲鬼僕。”

其實要她給劉致澤當鬼僕,她也是不想的好吧,首先劉致澤和自己是校友,而且年紀也是一般大,雖然現在陰陽相隔了,但是卻也沒什麼,可是要自己給他當鬼僕那可就有些不爽了。

鬼僕鬼僕,就是他的僕人而已,這個很好理解的,哪怕是萬小琴沒有接觸過陰陽界的事情,也都能明白鬼僕的意思。

“澤哥,等會,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想做什麼壞事?”南宮劍走了過來,帶着淫蕩的笑容說道。

“澤哥能做什麼壞事啊,滾犢子。”劉致澤苦笑一聲,也就這南宮劍,想法這麼齷齪,其實自己還真的什麼都沒想,要不是自己答應放過她,不然自己早就收她了。

說完,劉致澤就伸出了手,念起了咒語,鬼縛術還是不久前纔得到的,他這也是第一次使用。

慢慢的,就看劉致澤手上冒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直接向着萬小琴的額頭而去,當他的手放在萬小琴額頭的時候,萬小琴的臉色一變,卻也沒有什麼動作。

三秒鐘後,劉致澤就鬆開了自己的手,當他的手離開之後,萬小琴的身體也就跟着消失了,她已經去心塔內了。

現在的萬小琴已經徹底的變成了劉致澤的鬼僕,所以自然也就進入了心塔。

劉致澤的右手白色光芒一閃,緊跟着恢復了正常,他看着自己的手苦笑一聲,明明就差那麼一隻鬼魂了,結果到現在都還沒有搞定,反而是多了一個鬼僕。

“ohmygod,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東方的仙術。”忽然,一道驚呼聲響在了衆人的腦海中。

衆人轉頭看去,那個外國妹紙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房間門口,正好看到劉致澤的手上發着光。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牛次澤,我要拜你爲師,求求你教我神奇的仙術好嗎?”那外國妹紙直接衝了過來,就跪倒在了劉致澤的面前,那虔誠的樣子,劉致澤一點都不懷疑她的用心。

“臥槽!!什麼鬼呀?”劉致澤疑惑的看了周復生幾人一眼,幾人聳了聳肩直接就離開了,只留下路起站在原地傻愣傻愣的。

“喂,我說妹紙,你怎麼追到了這裏?”劉致澤疑惑的問道。

“強大的仙人啊,求求你教我仙術,我願意拜你爲師啊。”那外國妹紙說完,還對着劉致澤又跪又叩的,別提有多用心了。

臥槽!!劉致澤趕忙讓出了一個地方,他可不想平白無故的承受別人這麼大的禮。

他苦笑道“這位妹紙,你是不是腦袋讓門夾了?澤哥可不會什麼仙術。”說完,劉致澤直接就向着大門外走去了。

“ohmygod,仙人,你別走,你還沒有收我爲徒呢?”那外國妹紙直接衝了過來,一把抓住了劉致澤的雙腿。

劉致澤實在是無言以對了,當即使用鬥移步,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哦,這就是神奇的東方仙術嗎?真的是太神奇了。”外國妹紙一臉的震撼,剛剛劉致澤還在自己面前,可是現在卻是直接消失不見了,她忍不住再次驚呼了起來。

可是等她回過神來,劉致澤一行人早就已經不知所蹤了。

來到樓下,劉致澤剛剛下了電梯,就看見周復生關瞳趙龍南宮劍正面帶微笑的看着他。

“笑什麼笑,該幹嘛幹嘛去,澤哥回去睡覺了。”劉致澤瞪了他們一眼,現在的時間也不早了,都快九點了,劉致澤也想回去休息了。

“少爺,先別回去休息,我有個地方想帶你去看看。”周復生開口問道。

“哦?好玩嗎?”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非常的好玩喲。”周復生擠眉弄眼的,好像是在說你懂得一樣。

“那還等什麼,走吧。”劉致澤嘿嘿一笑的說道。

很快的,周復生就把車子開了過來,關瞳趙龍以及南宮劍都要去,一下子就把周復生的車子給坐滿了。

周復生開着車子,在鳳林市轉悠了起來,足足繞了一個半小時,才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當劉致澤下車之後,下巴差點沒有被震驚掉。

原來老周說的好地方,就是所謂的拍賣行。

“我靠!!老周,這就是你所謂的好地方?”南宮劍大叫了起來,還以爲這老週轉性了,要帶自己幾人去爽一番,結果哪知道竟然是到了拍賣行。

“對啊,這裏就是好地方,這裏面有着各種各樣的人,他們都是來自各地的,同樣的,他們也會在裏面拍賣不少好東西,要是被我們拍到了那可就好了。”老周嘿嘿的笑道。

看着周復生的樣子,劉致澤才知道自己是大錯特錯了,這老周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轉性了,也怪自己太相信他了,不過既然來了,也不能空手離去,畢竟這裏可是第一次來。

說完,劉致澤就直接向着裏面走去了,剛剛走進大門口,就看到兩個前臺妹紙走了過來,她們一個個的畫着濃妝,身穿着制服裝,看着也沒有多漂亮。

“幾位,請問有邀請函嗎?”一個妹紙笑嘻嘻的問道。

能夠來這裏的人,想必身份都是不簡單的,她們可不想因此而錯過了一個結識鑽石王老五的機會。

“邀請函?怎麼今天需要邀請函嗎?”周復生疑惑的問道,他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可是卻第一次聽說來拍賣行還需要預定的。

“是的。”那妹紙笑了笑,繼續道“今天這裏有一場大型拍賣會,是鮑家舉辦的,所以,今天來這裏的人都是需要邀請函的。”

“鮑家?”劉致澤一愣,看了周復生一眼,今天下午周復生才說過,鮑家張家以及司馬家都派人來到鳳林市了,沒想到這麼巧,就被自己碰上了。

“沒有邀請函,不過我們和你口中所謂的鮑家是朋友,不知道能不能行個方便讓我們進去呢?”劉致澤微微的笑道。

聽到劉致澤的話,那妹紙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今天能夠進入這裏的,都是鳳林市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且還是由鮑家親自邀請的,如果說這幾位沒有邀請函,那麼就只能說明,他們還不夠格讓鮑家重視。

吃你上癮:女人,你被捕了 那這麼一來的話,自己也就不需要給好臉色看了,再加上劉致澤站在最前面,又身穿那種地攤貨,她們更加看不起了。 在她們看來,劉致澤被這幾人圍的死死的,一看就是領頭人,結果領頭人都穿着地攤貨,就可以想象一下他們的身份了。

“幾位先生,如果你們沒有邀請函的話,那就請離開吧!今天的拍賣會不適合你們參加。”其中一個妹紙伸了伸手指向了門口說道。

“臥槽!!你特麼的幾個意思?看不起我們嗎?”劉致澤沒有說話,反而是南宮劍忍不住了,直接對着那妹紙怒吼了起來。

“看不看的起,難道你們心裏沒點逼數嗎?幾位先生,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否則的話,我就要叫保安了。”另外一個妹紙冷冷的說道。

“MMP,劍哥這個暴脾氣,今天劍哥就弄死你們信不信?”南宮劍挽起了衣袖憤怒的說道。

要是說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兩位美女,那自己也不會多說什麼,可是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兩個醜八怪,這可就讓南宮劍有些難以忍受了。

“賤人,別衝動。”關瞳苦笑一聲,趕忙抓住了南宮劍,劉致澤都沒有開口,你在這着什麼急啊,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啊。

“哼,沒素質。”兩個妹紙冷哼一聲的說道。

“我曰!!你們這兩個醜八怪夠了啊,別以爲劍哥好欺負。”南宮劍怒喝道。

“醜八怪?”兩個妹紙聞言頓時看了一眼手機內的自己,當即臉色一變,其中一個更是叉着腰指着南宮劍叫道“小子,你特麼的什麼眼神?你哪知狗眼看到本小姐醜了?”

女生果然都是愛美的動物,一聽到南宮劍說她們醜,二話沒說就直接罵了起來。

“滾開,擋住澤哥裝逼了。”那妹紙叉着腰站在了劉致澤的身旁,劉致澤點起了一支菸直接在她的腦袋上推了一下。

“啊……王八蛋,你竟然敢動手,保安,保安。”那妹紙臉色難看的瞪着劉致澤,兩個妹紙立刻對着對講機大叫了起來。

還沒一回的功夫,就有四五個保安從大門口處跑了進來。

“虧姐,怎麼了?”其中一個保安叫道。

“他們在這裏鬧事,還打人,把他們趕出去。”那兩個妹紙指着劉致澤一行人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