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低着頭繼續分析道。

“駒沒那個腦子,加上你是外來的,不出意外的話,你和應認識,這樣就說通了,你們四個組隊了。”

來人擡起頭,盯着昆羽,一字一頓道。

“應,你,駒和貓臉,你們應該是一起的。”

手中的吃食微微一頓,昆羽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來人敲了敲腦袋,隨後又低下頭,自言自語道。

“如果是你們四個組隊,那就有一個問題,權限不夠,你們沒法接觸到世界核心,那你們是怎麼去搶呢?”

摩挲了一下下巴,腦袋上一抹蔚藍的光暈閃過,似是能量波動。

“那得分析下爲什麼要拉你進隊伍了。”

“你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呢?”

“根據天眼記錄,你進出深淵時間間隔很久,根據門樓的記錄,你第一次來是爲了參加試煉。”

“但試煉結束很久你依然沒有離開深淵。”

“是什麼原因沒有離開深淵?”

“試煉結束,你會獲得獎勵,但獎勵會觸及到某些人的利益。”

“天眼記錄,雷祖座下第一謀士有寶庫的權限,正好這次試煉是以雷祖的名義舉行的。”


“那這麼就說通了,你獲得獎勵必然會觸及這個謀士的利益。”

“那這個謀士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呢?”


“他好像有重獄的祕密權限。”

“對他來說,殺了你是不可能的,那就只有找個地方把你關起來,這樣他的貪墨就不會被發現。”

“對外也可以說你得到了獎勵,自己不打招呼回去了。”

“重獄?好像是和世界核心在一個空間中的。”

眼中光芒一亮,來人用力的一拍手,哈哈一笑。

“我知道了,你們接觸世界核心的方法應該就是你先進重獄,然後通過特殊的傳送手段,將他們都帶進去。”


昆羽輕輕的放下手中的吃食,面色依然不變,只是眼中精光不可遏制的向外溢散。

他終於知道,這個被貓臉如此忌憚的究竟是個什麼人物。

對抗惡魔總裁

要知道在深淵中,昆羽進入重獄,算上應,也才五個人知道。

其中有一個應該已經被處理掉了。

而剩下這四個無論如何都不會跟他說的。

這推力能力堪稱恐怖。

昆羽點了點桌子,淡淡的問道。

“你說這麼多是想顯擺一下你的能力麼?”

來人微微搖了搖頭,笑着說道。

“並不是,我只是先給你展示一下我的能力,這樣在接下來的合作中,彼此才能更加信任。”

“合作?我並沒有想和你合作。”

“你會的,別急,先聽我說。”

來人擺了擺手,示意昆羽先聽他說完。

“首先,我要和你說一件事,關於這場爭奪,官方已經出面進行組織了。”

“所以,你們所謂的偷偷潛入,完全沒必要,你們廢了半天勁,到最後發現其他團隊已經在裏面了,那多憋屈啊。”

“你放心,這點你是外人裏第一個知道的,應就算渠道通天也不會知道。”

昆羽挑了挑眉,有些不信。

來人不好意思的一撓頭,解釋道。

“因爲設計這次爭奪的正是我,所以,除非我在夢中說出來,否則,你就是第一個知道的外人。”

昆羽微微坐直了身子,神情開始嚴肅了起來。


“其次,你們這個團隊,肯定奪不了任何一份殘片。”

“爲什麼這麼說呢?”

“一個團隊,四個人,對應四個勢力,每個身上都有自己的祕密,是不可能精誠合作的。”

“我雖然不知道你要這個殘片有什麼用,但簡單的推理還是會做的,你無非就是內在和外在兩用。”

“世界殘片有兩個功用,一個是作爲溝通這個世界的渠道,是獲取這個世界認可進而打開成皇之路的最便捷的開關。”

“第二,就是用來填補涉及到世界層面的損傷。”

“既然你到過重獄,我猜你一定見到了老樹精,他的特殊能力我早有耳聞。”

“我大膽猜測一下,老樹精有可能給你構建了一個幻境,不過應該是材料缺乏並不完整,所以這個殘片,正好可以彌補空缺。”

微微低頭,昆羽強忍着將紅刀召喚出來。

他不敢再讓對方分析下去了,再分析下去搞不好連昆羽最終祕密都能被分析出來。

這是怪物吧。

好在分析道這裏,對方自覺的停嘴了,轉而道。

“先不管你用來幹嘛,你想得到殘片是事實。”

昆羽表情終於發生變化,一點頭,他想看看對方到底想幹嘛。

“那就好了,我們兩的利益一致,所以我們可以合作了。” 來人整理了一下思路,開口道。

“我的最終目的就是得到一塊殘片,但你我合作,你可以至少得到七塊殘片,所以怎麼算你都不虧。”

昆羽擡眼認真看了他一眼,好奇的問答。

“爲什麼選我合作?”

別讓貧窮限制了夢想 。”

“有什麼區別的麼?”

“區別大了。”

“深淵生物是沒法脫離掌控的,哪怕他身在外,也會被監控,就像我說的,深淵不存在祕密。”

“如果你說的是以印記來算的話,我其實也有。”

御仙氏

“那只是一些自以爲是的生物研究出來的,算不得什麼深淵印記。”

“你應該知道,深淵其實也是一個衍生世界,而在這個世界中有一個規則,只要在深淵中出生的生物都會被深淵標記。”

“這個印記是無法抹除的,任何深淵生物都要遵從深淵的規則行事。”

“而你不是,你的行爲不受深淵的規則約束,對比起其他人來說,你是我計劃最合適的選擇。”

沒想到這裏面還涉及到這麼多門道,昆羽一時也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不是真的。

好在,這些和最終目的沒有衝突。

等昆羽稍微反應一下,來人繼續說道。

“說回來,我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在搶奪開始前,我會給你開一個後門,你進去拿走放在預定地方的殘片就行。”

“我拿走了,那剩下人怎麼辦?”

“世界殘片到底有多少,除了我和少數幾個高層,其他人並不知道,我隱藏的那一部分只是很少的一點,並不影響最終的爭奪。”

昆羽點了點頭。

“要我怎麼做?”

“還是和你原計劃一樣,先進到世界核心所在的空間,到時候我會聯繫你,你按照提示向前走就行。”

昆羽微微一笑,伸出了手。

對面愣了一下,猶豫的伸出了手。

用力一握,昆羽輕笑道。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站起身,周邊的能量罩撤除,兩人背道而馳。

向前走了兩步,昆羽側頭瞥了眼身後。

對方正不着痕跡的將手在身上擦了擦。

收回視線,眼中光芒閃過,輕哼一聲走了回去。

剛一進門,旬就惦着個貓臉湊了過來。

“你沒事吧,怎麼用了這麼久?”

昆羽搖了搖頭。

“差點被追上,換了三次外形才擺脫,不過對方應該已經知道我們了,最少知道我們有四個。”

旬一滯,瞳孔微微擴大,眉頭用力的皺了起來,一言不發的轉身向屋裏走去。

昆羽回身關好門,跟着走進了屋裏。

駒和應已經坐在屋子裏了。

看着貓臉陰沉的走回來,同時直起了身。

貓臉沉着臉說道。

“麻煩了,被發現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