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之前,她給妞妞打了電話。妞妞知道她來了,在電話里一直念叨,等她來了,一定要去安家看她。

葉簡汐答應了妞妞,不好食言。

「去。要從王家人手裡把孩子要回來,僅憑慕家把握不大,所以我打算跟安家聯手。」

「會不會太麻煩他們了?」葉簡汐有些擔心,上次她來帝都,安老爺子和安墨卿的身體狀況明顯不好,要同王家爭鬥,要耗費不少心力,不知道安老爺子和安墨卿的身體能不能撐得住。

「安爺爺已經答應了。」

慕洛琛道。

「既然安爺爺都答應了,那就一起合作吧。」葉簡汐放了心,趴在沙發上,不再言語。

慕洛琛繼續給她按摩。

過了幾分鐘,聽到她微鼾聲,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俯首望著她恬靜的睡顏,慕洛琛伸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臉。

然後拿了一張薄毯,蓋在了她身上。

*****

安家。

王景炎剛從外面回來,便得到消息——慕洛琛和葉簡汐到帝都了。

他臉上的笑容不由得淡了一些,沒想到慕洛琛和葉簡汐會這麼快來帝。上次他跟容家斗,慕洛琛給他的屈辱,他可記得清清楚楚。

現在到了他的地盤上,他要把這些屈辱,加倍的奉還給慕洛琛!

王景炎想到這,加快步子向著花園走。

到了梅園跟前,遠遠的看到顧明珠在陪著母親,在雪地里飲茶賞梅。

王景炎臉上恢復了笑容,走到顧明珠身邊,說:「我在公司里忙,你跟媽倒是有興緻,在這裡喝茶。」

「怎麼?你工作,還要我們陪著你一起不成?」

侯佩雲趣了他一眼,道。

「不敢,不敢,我怎麼敢勞煩我們家兩位大美人。」

王景炎嬉皮笑臉。

侯佩雲咯咯的笑著起身,點了點他的額頭說:「就你油嘴滑舌,好了,我也不耽誤你們小兩口獨處了,等下還有會議要開,先走了。」

王景炎看著母親離開,親密的摟著顧明珠。

顧明珠厭惡的皺眉,推開他湊到自己跟前的臉,「離我遠點!」

王景炎被她推開,一點也沒生氣的意思,樂呵呵的走到她對面坐下,說:「珠珠兒,你就算再怎麼厭惡我,咱們倆的婚事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現在溫如意死了,容子澈雖然寡著,你再怎麼喜歡他,肖想他,也把那心思給我收斂了,好好做王家的孫媳婦。」

顧明珠冷著臉,說:「我已經跟你說了,我跟容子澈不會再有任何瓜葛,這話我不會再說第二遍。」

王景炎眯著眼睛,笑道:「生氣了?」

顧明珠不理會他。

王景炎腆著臉:「好了,我也就是那麼一說。哪個男人都不喜歡頭頂一片綠草不是?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別跟我生氣了。」倒了杯茶,推到她跟前,「我跟你說一件好事,葉簡汐和慕洛琛來帝都了。」

顧明珠沒去碰他倒的那杯茶,冰冷的臉說:「他們來帝都,跟你有什麼關係?」

「怎麼跟我沒關係,難道你忘記他們幫容子澈的事情了?」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我不想再提,你也別去找他們的麻煩。」顧明珠懨懨道。 第1070章幸福的家庭大都一個樣

王景炎睜大了眼睛,像看到外星人般盯著她:「呦~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竟然說,不要去找慕家人的麻煩。以前是誰跟我說,要置他們於死地的?」

「你也知道是以前?」顧明珠受不了他的陰陽怪氣,「王景炎,我來帝都這邊,只是為了跟你結婚。你在外面愛怎麼玩,在家裡愛怎麼斗,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沒關係。你別想牽扯上我,也別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潑,否則惹到了我,小心我鬧得你們王家家宅不寧!」

顧明珠把話說完,起身就走。

但在她走了沒幾步,王景炎霍地起身,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讓你走了嗎?」

「王景炎,你想對我動手?」顧明珠面露惱色。

「我就是動手了,你能拿我怎麼樣?」王景炎目光陰鷙。

顧明珠張口欲說話。

王景炎卻先她一步,堵住了她的話頭:「別說你想悔婚。珠珠兒,你來帝都之前,想任性解除婚約,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現在兩家已經宣布了婚期,整個帝都和A市的人都知道了我們要結婚。你若是在這個時候悔婚,就是置兩家的顏面於不顧。到時候,惹惱了我爺爺,你應該知道,這對顧家意味著什麼。」

顧明珠聞言,心頭的厭惡更甚。

她早知道王景炎為人卑鄙無恥,卻沒想到他暴露的這麼早!

想讓她聽命於他?妄想。

顧明珠咬著牙,把心頭的怒火和厭惡一點點的逼回:「你到底想怎樣?」

「我沒想怎樣,只想要慕洛琛付出代價。」王景炎以為顧明珠妥協,臉上掛了抹得逞的笑容。

「你想對付慕洛琛就去對付,我不會幫你做任何事情。」

顧明珠冷聲道。

王景炎只當沒聽到她的話,自顧自道:「我聽說,你同沈家的曾孫女沈瑤挺親近,這次他們來是住在沈家。作為朋友,你應該去看看沈瑤。」

「我不去……」

「就定在明天如何?」

王景炎擅自做了決定。

顧明珠幾次開口反駁他的話,都被忽略了過去,心頭越發的冷。他真當把她帶到帝都,宣布了婚訊,就能掌控她了?別說只是宣布了婚訊,就是結了婚,她想毀了這樁婚事,照樣有辦法!

顧明珠盯著王景炎一會兒,緩了聲音說:「好。」

「珠珠兒,這才聽話。」

王景炎親昵的摸了摸顧明珠的腦袋。

顧明珠嫌惡的避開。

心裡暗自開始打主意,擺脫王景炎此人。王景炎當初幫了顧家,他若是肯跟她相安無事,她可以接受這段婚姻,把顧家給他做幫襯。可既然王景炎不僅貪圖顧家,還想拿她當槍使,那就別怪她翻臉!

*******

葉簡汐一覺睡醒,已經下午四點多。

因為和安家的人約好了,她只能匆匆忙忙收拾了一番,同慕洛琛趕往安家。

到了安家,剛從車上下來。

妞妞就像個小炮彈似的,衝到了葉簡汐懷裡。

半年的時間沒見,小丫頭長高了不少,力氣也大了挺多,葉簡汐被她撞的差點站不穩。彎下腰把妞妞抱起來,說:「妞妞,想姨姨了沒?」

「想了!姨姨都不來看我……」

妞妞撅著嘴巴撒嬌。

「姨姨之前有事情,這不是來了嗎?」

葉簡汐哄道。

「那這次姨姨來帝都這邊,要多陪陪我。」

「好。」

葉簡汐應下,扭頭看向安墨卿和景颯颯。

待看清楚了兩人,葉簡汐愣了下。以前她看到的景颯颯都是蓄長發、戴著口罩,從不以真實面容示人。可這次景颯颯把口罩拿了下來,她的臉經過修復,不像之前那麼駭人。不過那麼嚴重的燒傷,再高超的修復師也無法達到百分之百修復,所以景颯颯臉上依然殘留的還有一些痕迹。景颯颯今天化了淡妝,將這些痕迹掩蓋了七七八八。看起來雖說不會達到令人驚艷的程度,但相較之前,真的已經好多了。

而站在景颯颯旁邊的安墨卿,兩頰泛著紅光,看起來相當健康。

不知道是之前安墨卿病重的形象給她留了太深的印象,還是安墨卿本來真的就有問題。葉簡汐看著他,總有他臉上那抹紅光像是……迴光返照。

心裡生出擔憂,可礙於這是幾人時隔那麼久,第一次見面。

葉簡汐也不好當面說什麼。

景颯颯注意到葉簡汐目光落在自己臉上,有些不自信,毀容的這麼多年,她被太多人打擊過,哪怕現在容貌恢復了一些,每當別人注意到自己的臉,還是忍不住緊張。

但景颯颯心裡清楚,葉簡汐沒有惡意。

於是,語氣溫婉的開口,請他們進去。

葉簡汐意識到自己失禮了,斂了目光,抱著妞妞跟她進去。

妞妞摟著葉簡汐的脖子,跟她說悄悄話。開始還問了天佑、天寶幾句,聽說他們在帝都這邊,過幾天會來跟她玩,放了心,開始跟葉簡汐說起家裡的事情。說的話,三兩句離不開爸爸媽媽。

葉簡汐看的出來,她已經全心全意的接受了景颯颯。

這一點,倒讓她放心了不少。

*******

進了安家,葉簡汐問起安老爺子,得知安老爺子還沒回來。

四人坐在沙發上邊聊邊等安老爺子回來。

稍晚一些,安老爺子回來,家裡的廚子已經把晚飯做好,眾人一一落座。

安老爺子道:「天佑、天寶的事情,我已經去派人打探了王家的消息,孩子的確在他們家裡。不過他們沒把孩子明著擺到檯面上,咱們也不能跟王家去搶。」

「可王家不是傳出來消息了嗎?說下個月公開認讓天寶認祖歸宗。」

葉簡汐擔憂道,若是天寶認祖歸宗了,那他們想把天寶帶走,除非王家倒下了。

現在都到月底了,他們再沒其他行動,就沒什麼準備時間了。

安老爺子咳嗽了兩聲,說:「這個不怕,再過兩天,沈家不是舉辦沈瑤的成人禮嗎?我聽說安家,會在那個時候,安排天寶露面。只要孩子露面,咱們就有機會,把孩子奪回來。」

慕洛琛接話:「嗯,我也準備在那個時候下手。不過,這件事不能麻煩沈家,沈家開辦的宴會,在他們宴會上,王家丟了孩子,王家會因此針對他們。所以到時候,還得請安爺爺幫忙。」

「這個沒問題,墨卿最近沒什麼事情,他能幫你。」

安老爺子看向安墨卿。

安墨卿給景颯颯夾了一塊澳洲龍蝦,迎著眾人目光,說:「我定會竭力相助。」

這算是把事情敲定了,細節問題,慕洛琛則會和安墨卿私底下商量,用不著擺到飯桌上。

安老爺子端著酒杯,說:「好了,都吃飯吧。簡汐和洛琛好不容易來,嘗嘗我們家新來的廚子的手藝。」

餘下,是用餐時間。

*******

飯後,安老爺子身體不舒服,先回房間休息了。

慕洛琛則和安墨卿去了書房,商量具體的細節。

景颯颯帶著妞妞和葉簡汐,去安家附近的一處廣場隨便逛逛。

晚上七八點鐘,廣場上正是熱鬧的時候,人來人往,沸聲鼎天。葉簡汐想跟景颯颯說幾句話,廣場的氛圍有些吵鬧,便往廣場旁邊擺放冰燈的地方走。

透明的冰雕琢成蓮花的模樣,中間放置彩色的小燈珠,成千上萬個冰燈吊在常冬青上,景色頗美。

葉簡汐牽著妞妞,欣賞了一會兒,回頭看著神色略顯寂寥的景颯颯,問:「颯颯,你有煩心事?」

景颯颯搖了搖頭,頓了下,又點點頭。

葉簡汐沒出聲,等著她跟自己說實話。

景颯颯猶豫了下,把妞妞交給了傭人,讓她帶著妞妞去玩。妞妞不樂意,景颯颯說答應她吃糖葫蘆,小丫頭這才肯跟傭人一起走。

等妞妞走了,景颯颯眉宇間染了幾分憂愁,說:「爺爺和墨卿最近身子都不好,我有些擔心他們。」

「沒找醫生看嗎?」葉簡汐問。

「看了,醫生說,爺爺情況好一些,還能支撐個一年。可墨卿……他已是強弩之末,隨時都有可能去了。」景颯颯苦澀的挽了挽唇說,「我過去的幾年裡,日日夜夜盼他早死。如今他要死了,最後悔的人卻是我。」

葉簡汐心裡知道安墨卿的身體不好,所以聽景颯颯這麼說,並沒有感覺到震驚,只是惋惜。

「天佑和天寶的事情,我們不該麻煩你們……」

「簡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他現在身體狀況也就那樣了,做一些事情,反倒能讓他忘記痛苦。我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我貪心,想讓他多陪在我身邊一些日子。」景颯颯目光落在不遠處墊著腳尖,跟小販要糖葫蘆的妞妞身上。

「我不求一生一世,只求剩下的兩年時間,讓他陪著我。」

可這對她只是奢望罷了。

景颯颯微微的嘆息,側首再看向葉簡汐,盈盈的黑眸里,泛著水光:「現在妞妞還不知道這些。她跟墨卿、爺爺最親近,等他們走了,妞妞只怕要無依無靠,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

葉簡汐開口,想說不是還有你照顧妞妞嗎?

但話未說出口,腦中閃過之前醫生曾說過,景颯颯經過那場大火,身體也大不如前,即使細心調養,也活不了太長。

再仔細的回味景颯颯話,總覺得,她沒有求生的心。

當初景颯颯活下來,極大可能是因為抱著對安墨卿的恨意。

現在兩人的誤會解除,又得知安墨卿活不長久,景颯颯最後一絲執念也沒了……怕是想放棄妞妞,追隨安墨卿而去吧。

說捨不得妞妞,不正是這個意思嗎?

她怕安老爺子、安墨卿還有自己走了之後,妞妞一個孤女,在安家無依無靠。

葉簡汐心裡頓時不是滋味,想開解景颯颯,又不知從何說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