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菁菁氣的渾身顫抖。片刻,她又莞爾一笑。

把遮陽用的紗帽摘了下來。

一頭俏皮的短髮,一張秀美絕倫的容顏。

潘達大叔卻氣的不行了。

“你摘帽子做什麼?”

“你不是說脫衣服嘛,我帽子也是衣服的一種!”菁菁俏皮的吐了吐香舌。

“好,下次再答不上來,女的就要脫光光,男的要捱揍!”潘達大叔下了新規則。


“哎呦”

“啊”

“啊哦”

悽慘的叫聲輪番從陳一生等五個男的身上響起!

由於潘達大叔直接規定了女孩子答不上來,脫光的規則,安萌三個是不敢答了。

陳一生他們輪番上去作答。

潘達大叔心中那個氣啊,答不上來,下了死手打。

幾個人躲也躲不掉,拼着命咬牙挨着。

一頓子哇亂叫。

安萌她們幾個也是看在眼裏,幫不上忙。

打累了,也過完癮了。

潘達大叔要收場了。

“這是最後一題,再答不上來,你們統統要死!”潘達大叔眼珠子滴溜溜轉。

衆人心中也是一緊。

關鍵的時刻來了。

“什麼東西早上四條腿走路,中午兩條走路,晚上三條腿走路?”

“這輩子全指望這謎語活着了,我數到十,你們要是答不上來,休怪我發飆!”潘達大叔掰起粗大的指頭。

自顧自數了起來。

“一”


“二”

“三”

“……”

“九”

“等等,我知道答案!”碧利斯站了出來。

“快回答!”潘達大叔看着眼前的狐族美女,彷彿等着看衣服裏面的春光。

“答案就是人,人在小時候手腳並用在地上爬,成年了兩條腿走路,老了就要拄着柺杖,三條腿走路了!”碧利斯解釋道。

大家將信將疑的看着潘達大叔,全神戒備!

生怕他發飆。

潘達大叔佇立良久,哀嘆一聲。

“你答對了!”

衆人一陣興奮的歡呼。

接下來,

都期待的望着潘達大叔,希望他遵守承諾,交出火之心。

“你們是要這個嗎?”潘達大叔從懷中掏出一顆火紅透亮的石頭。

“這就是火之心?”衆人一致驚歎的問道。

“是的,這就是修真界的人們發瘋一般尋找,逼得我躲在這迷津的火之心!”潘達大叔說道。

“請潘達大叔履行承諾,將火之心交給我們!”陳一生說道。

“哈哈哈,猜謎本來就是娛樂大衆,當不得真!”潘達大叔“豪爽”的笑道。

衆人萬萬沒有想到潘達這個傢伙會出爾反爾。

而衆人又不能把事情搞僵。

“既然大叔你這麼愛猜謎玩兒,想來是猜謎高手了吧!”洗晨風說道。

“當然,試問天下,還沒有誰的猜謎水平高過我!”潘達大叔得意的說道。

“那好,我們也考一考大叔,我出個謎題,大叔如果能答對了,我們不要火之心。如果答不出來,我們也不要火之心,請大叔放我們離開此地就行!”洗晨風是看出來了,這個潘達大叔躲在這裏,不知多少歲月,這純粹是想拿大家逗樂開涮,然後就除掉啊。

“好,我答應你!”潘達大叔說道。

陳一生他們也突然明白了現在形勢兇險,硬拼大家不是對手,當務之急是逃走,然後再想辦法。

“請問,你爸爸對你好還是媽媽對你好?”洗晨風問道。

這下,不僅是潘達大叔吃了一驚,陳一生他們也愣怔了。

這個問題,不知困擾東華國多少懵懂兒童啊。

每個人仔細想一下,都會有那種被一大堆人圍着,被詢問回答“爸爸好還是媽媽好”的問題。

這個問道可是真難回答啊。

同時好?

大家會讓你一定要選擇一個。

選爸爸?


心裏對不住媽媽。

選媽媽?

心裏對不住爸爸。

聰明的孩子,直接無視,自己去一邊玩。

二等聰明的孩子,爸爸在場,就選爸爸,媽媽在場,就選媽媽。兩個人在場,都好都好。

笨蛋的熊孩子,剛好相反,害的自己捱上衆人嘲笑。

最笨蛋的熊孩子,直接爸爸媽媽都不好,然後巴拉巴拉爆料自己父母的短處。贏得衆人表面“表揚”,暗地嘲笑,換來父母責打。

陳一生他們可沒少受罪。

潘達大叔,族丁不旺,從小跟着爸爸媽媽長大,也沒個人問過他這個棘手的問題,一下子就把他問住了。 一時間,大家也都不說話,看潘達大叔急的抓耳撓腮的囧樣。

“快說,答案是什麼?”潘達大叔搖着洗晨風的膀子,急着問道。

“請您回答我們幾個問題,我纔可以告訴你答案!”洗晨風抓到了潘達大叔的癢處,不好好利用纔沒天理了。

“好,快問吧!”潘達大叔不耐煩的說道。 “請大叔講解一下這火之心的來歷!”洗晨風不愧有審問犯人的經歷。搞這種詢問有的是辦法。

潘達大叔見衆人也不再追究火之心了,心中也是有些輸了不好意思,便開始回答問題。

不知不覺間,已經是陳一生他們問,潘達大叔回答了。

潘達大叔想了一下。才說道:“這火之心其實也不是我之物品。而是我成年之後,歷練江湖,一次經過龍谷之時,從一條白龍處猜謎贏得!”

衆人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這傢伙這麼癡迷猜謎,原來是靠着這個技能贏了一個絕世寶貝啊。

“這火之心有什麼用呢?”洗晨風接着問道。

“用處大了,它來自修真界火源力的中心,裏面包含有充沛的火靈力,特別適合火靈力修者使用,是提升修爲,幫助渡劫的寶物!”

“那它適合你嗎?”洗晨風又問道。

“呃,這麼說吧,其實它不適合我的本源靈力,奈何我要渡劫,需要寶物提升修爲,只好勉強使用它。你們看到沒有?這寒潭直通北極寒源,我引來用於驅除火之心的熱力。而這竹林也全部都是清涼竹,也是用來驅除熱力的。即使這樣,這東西帶的時間長了,也難受啊!”潘達道出了自己的難處。

“那您爲什麼不放棄呢?”洗晨風問道。

“放棄?你以爲渡劫的寶物那麼好找的?你給我找到了,我立馬放棄這燙手的石頭!”潘達大叔生氣了,這些年輕人真是不知道渡劫的可怕。

等的就是你潘達這句話啊。

來之前,陳一生他們也商量了這種情況,看能不能用龍紋赤果交換,但是不能貿然行事啊,萬一潘達不講信義,他們就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現在,潘達有了這個意思,當然要試一試。

“你看這個這麼樣?”陳一生變戲法一樣,拿出一顆龍紋赤果。

晶瑩剔透的果子,龍紋宛若實質,散發着奇異的幽香。

“什麼?你竟然有這種東西?”潘達大叔激動了,快萬年了,他爲了渡劫,一直藏在這裏,天天琢磨謎語,自己都快把自己逼瘋了,現在,一個年輕修者竟然有這麼牛掰的渡劫聖物,讓他如何不激動?

“我潘達不是那種以大欺小的小人,我願意用手上的火之心,換你的龍紋赤果。”潘達大叔望眼欲穿。

“成交!”陳一生把龍紋赤果交給潘達。

潘達也如言把火之心交給了陳一生。

雙方各取所需。


雙贏!

都滿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互相防備的關係,

也親近了許多。

潘達大叔是個外向的妖獸,這麼多年的幽居,早把他悶壞了。

現在,和陳一生他們之間沒了利益衝突,一時之間,就開始像朋友一樣相談起來。

“大叔,給我們講講你的故事吧!”菁菁好奇的問道。

“哈哈哈,我嘛?我的故事沒什麼出彩的,自從我離開父母以後,就一直在外歷練,在江湖上混嘛,菸酒是必不可少的。我呢,就養成了抽菸喝酒的習慣。”潘達說完,指了指自己的大煙袋鍋子,拍了拍掛在腰上的大酒葫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