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那個叫瓦,但是不能燒成平直的,平直的用來做瓷磚可以,瓦要燒成波浪的,這樣兩兩疊加不至於漏雨。”雲飛解釋道。

“哦~”陶然又陷入沉思,過了一會兒,“掌櫃的,瓷磚是什麼?”還真是好學啊啊,不懂就問。

“哦,瓷磚啊,就是用瓷器做的磚,比磚頭要薄得多,這樣貼在牆上或地上多美觀啊”雲飛也有些嚮往,但是這些事急不來的。

陶然也陷入了暢想中,以前就聽過雲飛說的瓷器是怎樣怎樣,那要是貼在牆上……額滴個神呀…..

無傷迷迷糊糊的,聽也聽不懂,話也插不上,毫無存在感……

三個人來到屋子裏面看了一番,然後就出來了,找來柴火,在外面點了一堆篝火,雲飛也不準備回客棧了,今晚就陪着這兩人。三人圍坐在篝火邊上,吃着雲飛從車上拿下來的乾糧,說着話。

“掌櫃的,你家是做什麼的?爲什麼你這麼才華橫溢?”陶然這個學術型人才居然也會拍馬屁了,當然,陶然是很自然說的,但是越是這樣,這馬屁效果越好……

“家?呵呵”雲飛苦笑,“我沒有家,雲來客棧就是我的家…”雲飛的思緒準備開始飄飛了…不過又被人拽了回來。

“哦,那跟我說說水泥、瓦,還有瓷器吧”好麼,原來陶然根本不關心雲飛有沒有家的,只是爲了搭訕隨便說說而已,就像色狼見到美女說,美女,吃了嗎?一樣一樣的….

“要說這水泥啊,可真是個好東西,這是蓋高樓的必須品,水泥之前不叫水泥,叫石灰,你有點明白了吧,是的,就是用石頭渣什麼的燒製而成,怎麼做,用什麼石頭我也不知道,但是石灰有個特點,那就是遇到水會發熱,所以以後你搞出石灰了,拿水測試下就知道了”雲飛說道。

“但是有什麼用呢?怎麼來蓋房子呢?”陶然說道。

“石灰加沙子再混合一定量的誰,基本就是水泥了,水泥有很強的粘合力,比稀泥強很多,而且凝固以後很堅固。將水泥和碎石混合,那就是混凝土了,這個更厲害,將水泥與碎石攪拌成流體,然後澆灌到已經用四塊木板圍合的空當當中,中間插上幾根鋼筋,那堅固程度,大炮都很難轟爛。”雲飛自顧自地說着。

“嗯…..鋼筋是什麼?還有大炮…”陶然就像一個好奇的乖寶寶。

“鋼筋?就是指頭粗細的鐵絲,當然粗細根據房屋結構可做調整,至於大炮?….你還小,等你長大就知道了…..”雲飛敷衍道。


“我還小?我比你大多了好吧?既然你不說就算了”陶然心裏暗想,然後問道:“那再說說瓷器!”

“然啊~~你從小是不是要聽着你娘說故事纔會睡覺啊?”雲飛‘慈祥’地說道。

“啊,是啊,怎麼了?”陶然不明所以。

“可是我不是你娘啊,這都多晚了,你還要聽我講故事,我自己都困了,你怎麼還不睡覺啊……”雲飛打個哈欠說道。 他看到楊恆點頭之後,嘆道:「乾豐堡實力大減,即使我們拍賣行願意幫忙,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把風海派和奇謨宗拿下來啊。到時候可能會出現很大的傷亡。」

「你們只要幫忙把他們的至聖境界和至尊境巔峰修士攔下來就可以了,加上還有興業宗的幫忙,要對付奇謨宗和風海派,不會有什麼問題。」楊恆回道。

明旭尊者聽到興業宗也會幫忙,表情變得慎重起來,猶豫一下之後才點頭回道:「這件事我要請示一下,可能要幾天的時間。」

「那我就等你的消息。如果你們拍賣行有什麼仙草,可以賣一點給我,我要準備煉製仙丹了。」楊恆突然回道。

「你已經是一名煉丹仙師了?」明旭尊者站起來,驚訝地問道。

「差不多了。我先走了,你有了消息就趕緊通知我吧。時間不等人。」楊恆說完就從拍賣行里出來,朝著興業宗走去。

他上次在無名島得到了不少九級靈草,並且全部煉製成了丹藥,使得他煉丹的水平越來越高。不過離煉丹仙師還有很大的差距。

他之所以跟明旭尊者說快要成為煉丹仙師,主要是給自己增加一點分量。


如果他僅僅是一個九級煉丹宗師,對方還不一定會答應他的要求。

但是一個煉丹仙師就不同了,地位比一個一般的至聖境界修士還要高。他肯定拍賣行會答應他的要求。

他之所以答應加入拍賣行,除了要對方幫他,主要的還是想進入拍賣行內部查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蛛絲馬跡。

楊恆本來打算到興業宗找佳至尊者要求興業宗履行諾言,見到的卻是興業宗的宗主天泰尊者。

不過見到天泰尊者也好,對方不需要向誰請示。楊恆開門見山:「我上次幫興業宗參加宗門挑戰賽。現在該是你們履行諾言的時候了。」

「我早就猜到你會過來找我們了。」天泰尊者語氣一轉,說道:「但是我們興業宗想要對付風海派和奇謨宗的至聖境界修士,那是不可能的…」

楊恆還沒等對方說完,直接打斷對方的話,說道:「不止還有你們,拍賣行的人也會幫忙。三個勢力加在一起對付他們,根本不會有什麼問題。」

「你居然請動了拍賣行幫你?」天泰尊者眼神一凝,有些不相信楊恆的話。

「這件事關係到我自己的性命,不可能會騙你。準確來說,拍賣行幫了我這次,我就算是加入拍賣行了。你們興業宗不會不履行上次答應我的事吧?」楊恆淡然問道。

天泰尊者不僅臉色變得凝重,眼神也變得深邃起來。良久之後才點了點頭,回道:「我們開始是怎麼答應你的現在就怎麼做。你打算怎麼動手?」

「我不知道你們這幾個勢力到底有多少至聖境界的修士,如果你不想你們的人出現大的傷亡,最好是多派點人。風海派和奇謨宗什麼時候對乾豐堡動手,你們也什麼時候動手。」楊恆緩緩說道。

「好!」天泰尊者慎重地點了點頭。

楊恆離開興業宗回到客棧,看到鳳冶尊者正在等著他,對他問道:「有沒有打聽到我爹的消息?」

「哪能這麼容易就能打聽到。他暫時肯定不會有事,等以後有機會看看能不能把他救出來。」楊恆回道。

鳳冶尊者心裡雖急,但也知道這件事不能輕舉妄動,只能等機會。

第二天,明旭尊者找上門來,答應了楊恆的要求,和楊恆一起對付風海派和奇謨宗。

楊恆跟明旭尊者商議了一下,匆匆離開明祥城,朝著乾豐堡趕去。

他來到潘緲城的時候,看到街上已經空無一人,彷彿成了一片死城。

「沒這麼誇張吧?難道乾豐堡就一定被滅了么?」楊恆小聲嘀咕道。

「以前還這麼繁華,現在就變成這個樣子了,真想不到。」鳳冶尊者朝著楊恆問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乾豐堡的人不會也逃了吧?」

「沒有,我能感覺到小翼。他們應該都在宗門裡。我們先過去看看。」楊恆說完朝著乾豐堡的方向走去。


他們來到乾豐堡外面的時候,整個山門外面看到不到一個人影,而且乾豐堡也已經啟動了護宗大陣。

「這個陣法要比明玉宗的那個陣法厲害不少。中州的這些宗門底蘊果然很深。」楊恆心中暗嘆,在陣法外面停了下來。

「你們是什麼人?來我們乾豐堡幹什麼?」突然從陣法裡面傳出一道呵斥聲。

「我來找人,你們把陣法撤了讓我進去吧!」楊恆大聲回道。

「你趕緊走吧。我們乾豐堡現在不能進出!」陣法的人回道。

「小翼他們也不能出來,那我們該怎麼辦?」鳳冶尊者對楊恆問道。

「找個地方等等吧。我們也不一定要進去,只要小翼他們沒事就行了。等風海派和奇謨宗的人來了再說。」楊恆說著就朝著旁邊的一個山頭走去。

以我餘生,來愛你 ,足足有一百多個。

這些修士中一大部分都是他認識的,就是風海派和奇謨宗的修士。

怎麼來的這麼巧!楊恆小聲驚呼道,心裡也有些焦急。

如果乾豐堡的不把陣法撤掉,那奇謨宗和風海派第一個要殺的人肯定會是他。

「怎麼辦?」鳳冶尊者嬌容失色,驚聲問道。

「你先進入我的空間法寶。」楊恆催促道。

「那你一個人怎麼辦?他們這麼多人,你能逃得了嗎?」鳳冶尊者焦急地問道。

「你留在這裡我就能逃掉了?到時候我還要分心來照顧你。快點,沒時間了。」楊恆的語氣也越來越急。

鳳冶尊者聽完也沒有再堅持,馬上就放棄抵抗,讓楊恆把她收進了四極寶殿。


楊恆看到四面八方都有人影飛來,知道已經逃不掉了,再次對著陣法里的人喝道:「我是來幫你們的,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把陣法撤掉讓我進去。」

「你能幫我們?你是在開玩笑嗎?」陣法里的人哂笑道。

王八蛋!楊恆咬牙切齒地罵道,把貫虹劍祭出來,看著前面那些在他眼裡不斷放大的人影。

乾豐堡不讓他進去,他現在只能試著能不能拖到拍賣行的興業宗的幫手過來。 第二天一大早,雲飛三人早早起來,不過陶然除外,這小子根本就沒睡覺。雲飛昨晚在陶然強烈要求下,又說了一些關於瓷器的事,又在地上畫了瓦片的形狀,陶然這小子想了一宿。

“磚頭已經研製成功了,暫時也沒什麼活了,咱們先回客棧吧?”雲飛建議道。

“啊??不!掌櫃的,你把車上的乾糧都給我吧,我再想想。”陶然說道。

就這麼的,雲飛帶着無傷回去了,把無傷交給阿福,又去集市找來石達開,買了材料,又回到陶窯,可是陶然卻不見蹤影,雲飛也沒多想,相信陶然不會跑的。

“這就是你說的材料?”石達開圍着三間房子左看右看。

“嗯,只是其中之一,還有幾種正在研究,今天找你來是做幾扇門窗.”雲飛說道。

“哦?只是其中之一就這麼漂亮?嗯,好結實啊”石達開說着,還有手捶了捶牆面。

直到石達開把門窗都做完了,也不見陶然回來,雲飛也沒等他,直接回客棧。那麼大的人了,還用像看小孩子那麼看着嗎。

秋去冬來,雖然沒有下過雪,但是天氣已經有些冷了。期間雲飛跑了幾趟臨海城,螃蟹大賣,但是到冬天螃蟹就少了,而且還小了,最近已經不賣了,雲飛也去了一次白雲觀,白拓還是不見人影,雲飛希望過年的時候白拓能夠回來。陳掌櫃的錢也已經還清了,雲飛也被陳掌櫃一頓好誇,還感謝雲飛爲陳月如做的衣服,說是很好看。

鐵匠鋪,雲飛跟鐵匠鋪掌櫃坐在一起。

“這個能不能做出來?一定要注意防鏽!”雲飛說道。

“可以,不過我得新做一個模子,加上材料要不少銀子,可能比你重新建個客棧花的錢都多,你確認要做嗎?”鐵匠鋪掌櫃說道。

“做,當然要做,既然可以做,那麼咱們再說說鍋爐的事”雲飛說道,“鍋爐鍋爐,就是上面是鍋,下面是爐子,但是都得密封起來,上面留加水孔和透氣孔,下面留加煤扣和掏煤灰口,不難吧?”

“應該是不難,我嘗試着做做看”鐵匠鋪掌櫃想了一會說道。

“嗯,那要多久能做完?大概需要多少銀子?”雲飛問道。

“大概怎麼也得十天半個月吧,至於銀子少說也得兩千兩,畢竟你要做幾十片暖氣片,還有管道,哦哦,還有鍋爐,兩千兩估計是不夠的……”鐵匠鋪掌櫃心說,真是敗家!

嘶~~,雲飛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但是也沒想到這麼費錢,原來這個世界的鐵是這麼貴的啊,不過還是要做。

十來天后,鐵匠鋪一個夥計來找雲飛,說是做好了,讓雲飛去看看。雲飛來到鐵匠鋪後院,看到各種暖氣配件放了半個院子。雲飛挨個看看。

“恩,刷成銀色的漆確實好看,可是能不能把暖氣片朝外的一面畫上圖案?這樣比較美觀。”雲飛精益求精地說道。

“畫是可以的,只要有銀子!找個畫師,以油漆爲顏料,在暖氣片上作畫,絕無問題。”鐵匠鋪掌櫃說道。

“哦…還是要錢啊….那先算了,過了年也許重新蓋房子,到時候再說吧。”雲飛說道,然後又說:“既然都做好了,咱們先在你這院子裏做下測試吧,免得安裝好了卻不好用,或者漏水。”

鐵匠鋪掌櫃叫上幾個夥計,在院子裏開始忙活開了,把管子接到暖氣片上,灌上水,看看漏不漏水,不過被雲飛打斷了,說是這樣試不出來,沒有壓力,最後找個大漏斗,管子另一端接到漏斗上,把漏斗放在高處,灌上水,暖氣片另一邊給堵住。師傅就是師傅,手藝沒得說,然後再試鍋爐,因爲沒有水泵,所以只能通過連通器的原理來控制,當然,鐵匠鋪掌櫃不懂,但是雲飛心裏有數,鍋爐的位置比較高,當水燒開後,打開閥門開始往暖氣片裏注水,暖氣管道是有迴路的,涼的水就會從迴路裏流出來,還可以用桶接着,然後倒進鍋爐裏繼續用,只不過這些東西得人工控制。

鐵匠鋪掌櫃驚呆了,夥計們傻眼了,還可以這樣的?這多省事啊,一個人就可以管很多房間的取暖,而且乾淨,重要的是效果肯定比爐子好。

第二天上午,雲飛找來石達開,準備安裝暖氣了,石達開負責在木牆上鑽孔,由於木製牆壁無法承受住那麼多暖氣的重量,所以暖氣片底下做了一些木頭架,嗯,就是落地式暖氣了。

客棧裏的夥計們都不知道掌櫃的在折騰什麼,反正知道是好東西,而且完後掌櫃的一定會說的,就都沒有打擾,雲飛,反而還幫忙擡擡暖氣片什麼的。

大堂上安裝了二十片暖氣片,南北各十個,然後其他房間,包括宿舍,每間至少兩片,管道連接起來,通往後院,雲飛把這個廂房拆了,用磚頭砌了一個比一層樓稍微高一些的平臺,就當做鍋爐房了。十幾個人很是費力地把鍋爐擡了上去,安裝完,接下來就是調試了,先放水,看看有沒有漏水的地方,有漏的,鐵匠鋪掌櫃就去處理,有木架不穩定的,石達開就去修整,發現沒什麼問題了,雲飛叫來李大嘴開始生火,大家都在鍋爐房裏看着。

李大嘴一邊燒火,一邊看着鍋爐,漸漸地就明白了鍋爐的工作原理,然後就想到自己的釀酒了。

“掌櫃的,能不能給我也定做一個鍋爐?額..小一點的就行”李大嘴問雲飛。

“哦?你要鍋爐幹什麼?給你燒炕啊?”雲飛不由笑道。

“不不不,我是想用鍋爐釀酒,你以前不是說過要蒸餾法嗎?我剛剛看到鍋爐燒的熱氣,到屋頂後就變成水珠了,這是不是就是你說的蒸餾?”李大嘴說道。

“我靠!又一個人才啊”雲飛心裏很震驚,平時李大嘴是很老實的一個人,沒想到還這麼有想法,必須的支持啊,“行!沒問題!等暖氣測試完了,你跟我去鐵匠鋪!”

李大嘴高興地裂開大嘴笑了。水也燒開了,開閘放水。這邊進熱水,那邊出涼水,衆人都覺得很神奇。看着這裏差不多了,雲飛就讓李大嘴在鍋爐房看着火,領着其他人來到大堂。

平時進出大堂大家都沒什麼感覺,可是這次進了大堂,就感覺到一股熱氣撲面而來,鐵匠鋪掌櫃急忙走到一片暖氣片前,伸手一摸,然後立即把手抽了回來,太燙了….

“掌櫃的,好熱啊~~”陳月如說道,現在外面的天氣溫度還是零上十多度呢,所以裏面燒了暖氣就會顯得熱。

“怎麼樣?這樣冬天你就可以穿裙子了吧?”雲飛笑着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