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23 日 - By :

你與“詩和遠方”隻差一部 無與倫比的音樂劇

你與“詩和遠方”隻差一部 無與倫比的音樂劇

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

你與“詩和遠方”隻差一部

無與倫比的音樂劇

音樂劇加西莫多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你知道全世界最賺錢的音樂劇是哪一部麼?

改編自迪士尼同名動畫電影的音樂劇《獅子王》,自1997年在紐約首演以來,獲獎無數,常演不衰,迄今已在全球20多個國傢上演,超過8500萬人觀看瞭這部劇,票房總收入高達72億美元,比7部《星球大戰》系列電影收入的總和還多,並超過瞭歷史上任何一部電影、舞臺類演出,成為“全世界最賺錢的音樂劇”,上演至今一直獨領風騷。

音樂劇加西莫多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百老匯版本《獅子王》劇照)

音樂劇加西莫多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是什麼讓這個如此簡單的故事獲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近些年動畫電影的發展,3D技術日精月益,故事也越發復雜精巧,觀眾們在觀影過程中獲得瞭更多情節刺激的同時,這些制作精良的動畫片所探討的諸多現實問題也越發細微深入,引領瞭一波又一波觀影熱潮。然而,如果我們細細思索不難發現:盡管好作品層出不窮,但在人們的內心深處,被奉為經典之作的動畫片卻一直是當年如《獅子王》這樣簡單而單純的作品,甚至時隔多年,我們依舊能夠哼唱出其中的經典歌曲。這是為什麼呢?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剛開始這個故事隻有4頁紙長,和現在我們看到的版本有諸多不同。”

電影版也是音樂劇版《獅子王》的制作人托馬斯·舒馬赫說《獅子王》的故事原本更加簡單,但他並不認為《獅子王》成為最風靡全球的動畫片是個意外,盡管美國商界有一句名言“你不能制造成功”。《獅子王》的成功並非刻意為之,卻又理所當然。

托馬斯認為,這裡面有個重要的原因:它不是美國化的故事,不是一個歐洲故事或亞洲故事,而是一個全球性的故事。細看片中的獅子,人們會看到“人”的一面:父子、母親、成長、生命等等。當他為瞭制作這部關於獅子的電影去研究真實獅子的習性時,發現獅子大部分時間就是整整一天在睡覺。它們不唱歌、沒什麼朋友,就是整天睡覺。沒朋友的原因是他們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回去睡覺的路上。所以電影《獅子王》的成功不在於獅子,而在於透過獅子所反映出的人性。

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現實生活中的的獅子和《獅子王》動畫片中的獅子)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冰血暴 美劇 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

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百老匯版本《獅子王》劇照)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獅子王》之所以獲得如此空前的成功,且是電影、音樂劇兩次的成功,還不僅僅是因為這一點。那麼究竟還有哪些其他原因使得這個簡單的故事一再贏得全球觀眾的認可呢?帶著這份疑問,筆者赴紐約觀看瞭這部被譽為“百老匯驕傲”的音樂劇,並見到瞭導演茱莉·泰默本人,從而獲得瞭答案——“同樣的情節,同樣的音樂,為什麼會吸引人們一看再看,看過電影還要再看音樂劇?

茱莉·泰默當初在接到制片人的電話,邀請她把這個傢喻戶曉經典故事改編成音樂劇的時候,她表示自己還沒有看過這部動畫片。“恐怕我當時是全美唯一還沒看過這部動畫片的人吧。”而在看完動畫片後,她興奮不已:“如果能把這些獸群狂奔的景象呈現在舞臺上將會非常精彩,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茱莉·泰默接受現場采訪)

改編一部傢喻戶曉的經典動畫片,將大傢早已耳熟能詳的故事,從大熒幕搬到舞臺上,這樣一個過程,對許多不瞭解舞臺劇或者不夠專業的舞臺從業者而言,可能隻是簡單的故事搬運工作——讓演員上臺演一遍就好瞭嘛!確實,我們國內近些年上演過太多這樣粗制濫造的音樂劇,有專業人士曾將這些作品戲稱為“配瞭音樂的小品”,觀眾們從這樣的作品中絲毫領略不到音樂劇的獨特魅力。

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而對泰默來說,從電影到音樂劇,這是一種全新藝術形式的再創作,於是“怎麼在視覺上對故事進行舞臺式的呈現” 便成瞭茱莉·泰默最重視的部分。她希望用一種非常純粹的舞臺表演和戲劇手段來呈現這個故事,而不是像電視劇或者電影改編那樣僅僅是把相同的故事再講一遍而已。

她有一句名言:最重要的並不是故事本身,而是如何把故事講出來。

也就是說,觀眾們走入劇場,真正欣賞的並非僅僅是情節推進的起承轉合,而是創作者通過施展一種全新的藝術魔法將一個故事重新激活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與其說觀眾們是在欣賞一部著名劇目的風采,不如說是劇目借由對一個故事的完美演繹,向觀眾展示出音樂劇這一獨特舞臺藝術的專屬魅力,從而使觀眾獲得在其他任何一種藝術形式裡無法獲得的絕妙體驗。

於是我們看到,音樂劇開場,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非洲大草原蘇醒瞭,萬獸群集,榮耀歡呼。泰默將寫意的、充滿想象力的佈景、人偶、雕塑和裝置道具巧妙地結合在一起,通過演員們的登場和音樂的奏響將它們一一激活。竹簡絲綢連綴而成的太陽在熟悉的《生生不息》的音樂聲中緩緩升起,頭戴動物面具手持道具的演員們紛紛登場,一頭身型龐大的大象忽然間從觀眾席的一側站立瞭起來,在喧囂的簇擁中走上舞臺。坐在與平面電影完全不同的三維劇院空間裡,觀眾們猶如身臨其境,非洲大草原的黎明響徹四方。

通過泰默開創的“雙重呈現”的概念,舞臺上的演員們使用面具和裝置道具扮演著各種不同的動物的角色,而這些面具裝置卻並不覆蓋人物的面部,有些甚至脫離人物的身體。有記者問泰默:這樣毫無遮攔地把演員和裝置一起暴露在舞臺上是這部劇的一大特色,這是出於怎樣的考量?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百老匯版本《獅子王》劇照)

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

泰默說她本人對木偶表演和面具表演有一些不那麼西方化的理解。比如在中國,有一些舞龍舞獅的表演也是通過人來操作,人們看龍獅,其實是在看舞者的功夫;在印尼和日本,他們的木偶戲,是通過人來操縱這些木偶,人們看的不僅是木偶,也是演員。於是她就有瞭這樣一種靈感,演員帶上這個動物面具在頭上,同時展露面部表情,所以觀眾同時欣賞到所呈現的動物以及演員面部的表情演繹,他們既有人類的一面,又有動物的一面,即被稱為“雙重呈現”的獨特創作理念。

一如托馬斯所說的,通過動物的故事反映出人性的縱深,並在戲劇中充分展現表演者精湛的表演技藝。

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

為瞭凸顯電影和戲劇的區別,音樂劇《獅子王》並沒有使用任何投影設備。即便是辛巴在星空中看到父親的身影這樣美輪美奐的一幕,也不例外。電影是二維的,而劇場是比任何一種三維都要更三維的設置,戲劇要回歸戲劇本身的力量才能真正完成它的使命。

“電影有很多隱匿的部分,比如武打場景的懸吊鋼索都被隱匿掉看不見;如果我看中國功夫片音樂劇加西莫多,看到有吊繩時我會很高興,我希望能夠看到沒有隱匿的鋼索。我們在劇場中不做任何隱匿,劇中用的鋼索大傢都會看到,是木偶戲的一部分。”

這樣的舞臺表現手法,目的是讓觀眾身臨其境、沉浸其中,借由觀看者的想象一同去完成這個故事,從而讓觀眾有充實圓滿的戲劇體驗。

“所以我們對這些事物的呈現,不是采用一種很直接的手段,而是更加富有詩意的方式。感受到它的神奇瞭,這就是戲劇的力量。”

作為一部不折不扣的音樂劇,《獅子王》的舞臺表演和它的音樂可以說是配合得相得益彰、天衣無縫,僅此一點,就將那些音樂僅僅作為故事點綴的戲劇作品甩出幾條街。我們可以借由回憶動畫版的《獅子王》觀影樂趣,就能夠明白這其中的奧妙。之前說為何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會被人們奉為經典一看再看,甚至每每回想起都會忍不住哼唱其中的歌曲?因為不管是電影版的《獅子王》還是音樂劇版的《獅子王》,其音樂都是量身定做,我們很難將故事裡的情景和音樂完全分離開欣賞,他們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隻要《生生不息》的音樂一經響起,我們腦海中立刻浮現草原上百獸齊聚生命輪回的景象,而看到彭彭、丁滿的登場,又自動哼唱起那首令人忍俊不禁的“ ”。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

(百老匯版本《獅子王》劇照)

這如同中國的折子戲,正因故事的簡單,才使得表演者在故事推進的間歇中獲得充分的表演空間,施展出令人叫絕的表演技藝,同時展現出一門藝術其形式本身的表現魅力。電影《獅子王》中對每一首歌曲的演繹,都可以視作一個獨立的篇章,像中國戲曲裡的“一出”可疑的保姆,完全可以單獨拎出來反復把玩欣賞,相信很多喜愛這部動畫片的觀眾都會有同樣的感覺。這其實是電影借鑒舞臺藝術的一次最佳示范。而音樂劇版本的《獅子王》則更進一步加深瞭音樂的重要性,與電影版通過歌唱來過渡情節的作用不同,在音樂劇版本當中,這些精心安排的旋律、歌唱則直接對應著故事中最最重要的情節,在視覺和聽覺的雙重力量下,將一場場需要大傢凝神觀看的戲劇轉折和內在詩意表現得淋漓盡致。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最初的那個問題,為何一個如此簡單的故事獲得瞭如此巨大的成功?

因為它回歸戲劇的本源,如同“用行動證明自己”,以音樂劇的形式完美地展現瞭音樂劇的魅力。“這樣一部音樂劇,對我們的意義何在?

今年即將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上演《獅子王》音樂劇的全球首個中文版本,真誠地推薦這部經典佳作。它曾以電影的形式給一代人的童年留下深刻的印記,帶著這份熟悉的情愫,讓它引領你步入音樂劇的殿堂,身臨其境地體驗那一場場來自遙遠動物王國的詩意篇章。

生活不隻有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一部瞭不起的音樂劇和一部偉大的文學作品一樣,能夠喚起我們對心中那一片理想綠洲的遙遙共鳴,由此,我們得以暫時擺脫眼前的庸碌生活,投身於一場偉大的冒險,一趟勇敢的征途,一次內心的探索之旅。回過頭來,我們發現音樂劇加西莫多,其實眼前的生活並不茍且,它是辛巴歷盡千辛萬苦成為獅子王的必經歷程。《獅子王》的故事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種下瞭一粒詩意的種子,我們因此而瞭望遠方,獲得勇氣和力量,等待著美夢成真的那一天。

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音樂劇加西莫多_冰血暴 美劇 音樂

音樂劇加西莫多_泰劇愛很大全部音樂_冰血暴 美劇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