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盯着她,自然也就能找到秦侯的下落了。”

斐烈叮囑道。

“遵命。”

託雷大喜。

……

秦羿此刻已經出了天堂的北大門,正在榮耀城的一間小屋內,跟米迦勒喝着滾燙的美酒。

“秦侯,我得多謝你救了我一命啊,要不是你,這次聚會,只怕烏基格要殺的人,少不了我米迦勒一個。”

“如今我的心腹軍團全都拉了出來,人心也穩了下來,總算是保住了一點老底子。”

“這都是你的指點啊。”

米迦勒舉杯敬道。

他本來實力就是最薄弱的,這把人一拉出來,反而局勢看得更明朗了,那是發自肺腑的感激秦羿。

“我這人喜歡成人之美,我看得出來,天使長對天堂還是有信心的,否則你怕是早就自立了。”

“不久的將來,天堂不管是何人當政,總會有朗朗晴天之時,天使長大有可爲。”

秦羿笑道。

“哎,說來慚愧啊。”米迦勒站起身,頗爲感傷,“侯爺有所不知,其實當年我與路西法、布魯斯大人關係非常好,也算是情同兄弟吧,路西法下地獄這中間的事,旁人不清楚,我卻是瞭解的很。斐烈怕龐貝家族報復,把所有的罪責推到了路西法的頭上,令我等都是寒了心,否則,我也不至於後來與烏基格聯手反他了。”

“我對天堂主神之位落入誰家,其實興趣並不大,至少我本人沒想過要坐這個位置。”

“我只是對斐烈極度不滿而已。”

米迦勒如實回答道。

“機會還是有的,後天就是龐貝家族烏魯多與斐烈的終極決戰,我想請天使長出馬。”秦羿道。

頓了頓,秦羿接着道:“斐利羅的兵馬以及斐烈隱藏的勢力與龐貝家族大致牽扯,能打個五五開,而大人你則是一道奇兵,你幫誰,誰就能登上寶座,而這也是你立驚天之功的絕佳機會。”

米迦勒二話不說,凜然問道:“侯爺想要我幫烏魯多?”

“沒錯,如今斐烈強迫聖女愛麗絲爲妻,其行爲與惡魔無異,一旦他重新掌權,天堂秩序必定會遭到無限的破壞,甚至淪爲第二個地獄。在這種情況下,大人你但凡仍然信仰光明,就該毫無條件的支持烏魯多。”

“如今烏基格已經被我殺了,你若支持烏魯多,他必然對你感激不盡,你自然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秦羿朗聲道。

米迦勒的雙眼閃爍着灼灼的烈焰,他如今已經是一枚死棋,若是一直不動,士兵們豈能長久居於這苦寒之地,甘當流落之徒。而斐烈是必殺他的,而且他極度憎恨、畏懼這傢伙,烏魯多不管如何,都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選擇了。 米迦勒打心眼裏是感激秦羿的,以他在天堂雞肋一般的地位,原本撐死了也只是烏基格與斐烈夾縫中的玩偶,無論是誰最終奪得了主神之位,他的地位必然下降,到頭來只有一個死字。

而現在聽從秦羿的安排後,米迦勒成了一盤活期,更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地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了。

更讓他欽佩的是,秦羿與他非親非故,卻真心相助,這等胸懷是常人遠遠難以比肩的,是以無論是出於形勢還是對秦羿的報答,米迦勒沒有拒絕的理由。

搞定了米迦勒,秦羿回到了城內,選擇了一處清淨之地,雖然城中到處是通緝他的天使,但修爲達到了他這種地步,就算那些天使看到他了,也僅僅只是一道可有可無的殘影而已。

秦羿在做一次冒險計劃,相比於烏基格的鴻門宴,這是一次真正的死局,一旦失敗,哪怕不死,他也得成爲廢人,相反若是成功,他則能一舉除掉斐烈,甚至是得到創世之力火種的精髓與力量。

此刻,他盤腿坐在小屋的牀上,一道道黑色的毀滅之力繞着周身旋轉,再以驚人的速度融合,匯聚在印堂眉心火種圖騰之上。

他要把所有力量集合封藏於此,這就是他吊住斐烈的誘餌,也是置斐烈於死地的祕密。

……

兩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地獄裏萬衆矚目的一天終於來了。

早在數個月前,烏基格就令手下的人爲這一天做了精心的準備,稱主的會場佈置的無比奢華,小天使們在虛空撒着花瓣,彈奏着莊嚴的樂章,士兵們個個都穿着白色的鎧甲,整齊而立。

斐安東從沒像這一刻緊張,一大早他就穿上烏基格留下的主神套裝,那是一身雪白的長袍,每一根絲線都是由天堂裏最好的天蠶吐絲,再由最好的裁縫剪裁,長袍上點綴的每一顆寶珠同樣都是九品寶物,靈氣充沛,這些寶珠連接成一個超強的防禦陣法,在華光流轉,無比高貴之下,更有着極強的防禦功能,絕對是天堂有數的寶貝。

烏基格稱這件衣服爲天蠶衣,整個天地間僅此一件,他原本是想留給自己穿的,到頭來恐怕也想不到會白白讓殺害自己的兇手沾了這個大便宜。

然而,天蠶衣並不能爲斐安東帶來絕對的安全感,因爲自從秦羿失蹤後,他就像是失去了自己的靠山,面對強大的對手斐烈,沒有任何的把握。

“愛麗絲,師父有消息了嗎?”斐烈坐在豪華的馬車內,忐忑不安的問到。

“沒有,烏魯多,從現在起,你能依靠的只能是你自己。”愛麗絲平靜道。

“籲,我知道了。”斐安東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道。

“好了,大典開始了,準備迎接你的新使命吧。”

她是這次稱主儀式的主持,今天的愛麗絲一身金色的長裙,美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她的容貌了,那婀娜的身姿從馬車上一下來,立即吸引了所有天使戰士們的目光。

在莊嚴的禮樂聲中,愛麗絲在萬衆矚目下,搖曳着步伐,緩緩走上了祭臺,在對上帝進行最虔誠的祈禱後,愛麗絲正式宣佈道:“由於前任主神斐烈因病不出,如今天堂秩序混亂,奉神的旨意,必須推選出一位新的主神來引領我們走向光明。”

然後,她看向一旁的斐利羅道:“斐利羅大人,如今米迦勒大人出走,烏基格大人被刺,天堂就數你資格最老,不知道你推選的人是誰?”

斐利羅冷笑道:“我誰也不推選,我只知道天堂只有一個主神斐烈,餘者都不過是主神的子民。怎麼,莫非聖女還有別的人選不成?”

這話一出,一旁的聖子託雷臉色頓時煞白,他向來是很要面子的,按照以前的說法,今天這裏所有的人應該是爲他喝彩而來,而如今,完全沒有他什麼事了,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甭提多尷尬了。

“斐利羅,你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誰不知道斐烈隱退已久,生死不明?如今天堂都是我家大人烏基格說了算,不說別的,天堂三十萬大軍,我龐貝家族獨佔一半,就算烏基格大人不在了,我們龐貝家族的少爺烏魯多還在,天堂依然該由我們家族掌管。”

“不過今日既然是推選主神的日子,我看也別講究那麼多了,挑明瞭說吧,天堂是該換換新主了,斐族人掌管了這麼多年,如今已經氣數已盡,也該是我們龐貝家族當頭了。”

“難不成,你們還能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託雷這個廢物上?”

說話的是龐貝家族的一位族老,在族中地位極高,僅次於烏基格的存在。

他這一開口,天堂的大部分高級將領同時紛紛呼應,形勢看起來對烏魯多極爲有利。

“這麼說,你們都是打算跟主神大人對着幹了?”斐利羅極爲不屑的問道。

“沒錯,從現在起,天堂由我烏魯多接管了!”烏魯多昂首挺胸,走下了馬車,他知道也許已經通天如神的斐烈就藏身在暗處,隨時會予以致命一擊,但他必須站出來。

秦羿爲了他鋪墊了一切,他絕不能在這個時候當縮頭烏龜,不能成功,那就死,他沒有別的路可以選擇。

“烏魯多!”

衆天使齊齊歡呼。

無論是烏魯多的天才名頭,還是他傲人的氣勢,他無疑是龐貝家族衆將士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新主人選。

“愛麗絲,你也覺得這小子合適?你知道的,主神一直對你關照有加,如果你背叛了他,他會很失望,很憤怒!”斐利羅冷冷提醒道。

“我的心只屬於光明與上帝,而不是屈從於權力!”

“斐烈的確已經不適合再擔任天堂主神,不僅僅是烏魯多,每一位心中有光明的天使,都有資格成爲新一任的主神。”

“這也是神的啓示!”

愛麗絲無比堅定的回答道。

她畏懼死亡,但更憎惡黑暗,斐烈既然背棄了光明與信仰,便不再是她侍奉的對象,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新的光明帶到天堂,完成自己的使命,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哈哈!”

看着底下跪着的衆人,斐烈仰天狂笑了起來,他永遠不會忘了烏基格仗着老祖宗烏基格,險些將他逼得走投無路,他最器重的兒子,他最好的兄弟,最忠誠的部下,全部喪生在與龐貝家族的鬥爭中。

而今天,強大的龐貝家族像條狗一樣屈服在他的腳下,那種痛快就像潮水一般,瞬間將他給淹沒了。

“斐利羅,將龐貝家族七翼以上的天使,全部予以拘押,聽從我的發落。”斐烈下令道。

斐利羅欣然領命,就在他與手下的天使即將扣押那些失去了鬥志的龐貝大軍時,一聲雷霆大喝響徹雲霄:“住手!”

洪亮的聲音,讓失魂落魄的龐貝族人驚醒了過來!

每個人都齊齊看向了斐安東!

這會是他們最後的希望嗎?

“天才,龐貝家族的天才,如今我力量在手,難道你還指望能一手翻天嗎?”斐烈不屑笑道。

在他眼中,世上已經再無敵手,他用不着顧忌任何人,用不着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

“斐烈,你已經不配做我們的主神,雖然你有上帝一般的實力,但卻遠遠沒有上帝的仁慈。”

“只要我還活着,我就會奮戰到最後一分,最後一秒。”

斐安東對視着斐烈的瞳孔,無比堅決道。

“很好,終於看到一個有骨氣的了,不過教化你們這些愚昧的傢伙本就是我所擅長的,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絕對的權利,什麼叫永恆的力量。”

斐烈冷笑的同時,周身神光萬丈,他要一點點的將反叛者碾成粉碎,讓他們知道反抗唯有死路一條。

斐安東亦是運足了力量,他本身的修爲在得到秦羿傳承的部分創世之力後,在天堂也是少有的高手,只是跟斐烈的強大比起來,仍是螳臂當車之感。

“唪!”

斐烈猛然雙眼一亮,身子往前一傾,強大的力量直接把斐安東給震飛了數丈。斐安東爬起來時,渾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疼痛,胸口一陣發悶,當場吐血不止。

兩人之間的實力懸殊相差實在太大了,什麼創世神山、天才的光環加成都沒有用,原本心頭又冒出一絲希望的龐貝族人,再次陷入了絕望。

“這就是天才,這就是跟我叫板的實力,不,你真的讓我太看不起你了!”

斐烈上前一腳踩在了斐安東的臉上,像看着一隻狗一樣憐憫。

斐安東努力的掙扎着,口中發出野獸般的不甘咆哮,然而,斐烈就像是一座神山一樣高大,無可逾越。

爲什麼會這樣?

難道天堂真的要落入斐烈這樣的惡魔之手嗎?

以斐烈的手段,近十萬的龐貝大軍只會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一旦這十萬人死了,整個天堂的力量將會消減大半,只怕百萬年、千萬年也無法恢復元氣了。

“對了,我還有個消息要宣佈,今日我不僅僅要重新登上主神之位,還要迎娶聖女愛麗絲爲妻,以後她就是我的女人,也是你們的神後。”

“我想各位不會有意見吧?”

斐烈一腳踩踏着斐安東,同時看向了衆人。

“什麼?”

除了斐利羅等少數早已知情的人,這話一出,所有人,包括斐族將領都是驚的目瞪口呆。

聖女可是在祭壇侍奉上帝,是光明的化身,怎麼可以爲人之妻呢?

這豈不是褻瀆了光明,對上帝的大不敬?

一時間,所有人大感詫異的同時,心中無不是憤慨莫名。

“你們好像不怎麼高興?”

“不重要,從現在起,天堂裏沒有上帝,上帝、諸神早就在先天沉寂、毀滅了,如今天堂裏唯一的上帝就是我,你們也只能信仰我。”

“哈哈!”

斐烈在絕對力量的掩飾下,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在天堂衆人的絕望中,狂笑不已。

這是明着抹去了上帝,摧毀了光明。

每一個天使都知道,從現在起,他們不再是上帝的子民,他們的信仰即將改寫,等待他們的唯有無窮無盡的黑暗。

就連斐族的那些老臣,都是唉聲嘆氣,搖頭落淚。

斐族之所以是神族,就因爲他們的祖先曾得到了上帝的啓示,找到了創世之力,這才創建了後天期的天堂,斐烈如今否認上帝,無疑是否認他們斐族的老祖宗。

這是欺師滅祖的大逆不道啊。

“愛麗絲,我的神後,你過來!”斐烈向愛麗絲招了招手,眼中充滿了褻瀆後得意的神色。

什麼聖女,什麼光明,此後都將被他永恆的奴役,都只配淪爲他的玩物。

愛麗絲很平靜的走到斐烈面前,指着斐安東道:“放了他!”

“好說,一條狗而已,今天是咱們的好日子,我給你這個面子。”斐烈挪開了腿,連看都看一眼地上怒吼的斐安東。

“斐烈,我這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以你爲傲!”

“今日必將會被載入神界的史冊,衆神隕落,黑暗降臨,天堂將永恆的蒙羞!”

愛麗絲張開雙臂,看向蒼穹,發出肅穆、清冷的聲音。

“愛麗絲,你這是要背叛我,與我爲敵嗎?”

在斐烈的印象中,愛麗絲對自己素來是有求必應,無比恭敬的。

原本以爲前幾天給她時間,愛麗絲一定會想明白,現在看來,愛麗絲信奉的果真是上帝,而非自己這個主神。

“斐烈,是你與光明爲敵,哪怕黑暗籠罩天堂,我也絕不會屈從!”愛麗絲堅決道。

“好,既然如此,我就送你們一塊下地獄!”

斐烈狂躁不已,既然得不到,那就只有毀滅。

愛麗絲與斐安東站在了一起,兩人變得很平靜,在胸口劃了個十字,默默地向上帝做了最後的禱告,爲了光明而戰,哪怕是死,也是無上光榮的。

斐烈的右手騰出一抹金色的火焰,屈指一彈,往愛麗絲二人彈了過去。

場中的天使戰士們,無不是心頭暗自嘆息,不忍的閉上了雙眼。

他們想要活着,也想要把光明的最後一刻牢牢記在心中!

就在所有人以爲愛麗絲與斐安東會被神火淨化,一道黑色的蓮花飛了過來,與神火撞了個正着! 聖女說的對,斐烈無道,另立新主!”

“心向光明、再創新秩序!”

龐貝家族衆人大喜,當衆大喜道:“既然如此,就讓我們擁護烏魯多,驅逐背棄光明的斐族人。”

“來人,將斐利羅等所有將領全部繳械!”

一位龐貝家族的天使長下令道。

“誰敢,我看你們誰敢?”託雷很沒底氣的大叫了起來。

嗖嗖!

雙方同時亮出兵刃,由於斐烈有單獨的親衛軍以及斐利羅從米迦勒那挖來了不少兵團將領,在人數上雙方是不分上下的。

眼看着一場血腥對峙即將開始,原本晴空萬里的蒼穹陡然金雷滾滾,一道道金色的閃電在雲層中穿梭,整個天堂劇烈的晃動了起來,山間的泉水倒流,天空的小天使紛紛折翼而墜,猶如天堂末日來臨一般詭異可怕。

面對此等神蹟,士兵們紛紛停止了對峙,擡頭往天空投以無比恐懼的目光。

“怎麼回事?”

“難道是上帝要現身了嗎?”

不少士兵嚇得直接跪在地上,開始進行虔誠的祈禱。

龐貝家族的要員們更是一個個呆若木雞,難不成他們真的沒有取代斐族的命嗎?

否則爲何要天降異象?

更可怕的是,他們從斐利羅、託雷等人的眼中看到了勝利的喜悅,看到了嘲諷的目光。

難道是……

所有人不敢再往下想,如果那是真的,也許今日就是他們的末日!

斐安東與愛麗絲互相望了一眼,兩人都有一種絕望之感,尤其是愛麗絲,她雖然在神域見到了斐烈入神的一幕,但沒想到斐烈竟然會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而對於斐安東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他好不容易在秦羿的幫助下,走到了這一步,可以說離主神的寶座只有一步之遙,然而斐烈的歸來,簡直就是毀滅性的。

面對如此強悍的人物,怕是師父也無能爲力了吧。

否則,他爲何今日遲遲不現身呢?

轟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