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不用去,他們那邊現在應該已經關門了。”張昊天記得剛纔刷微博的時候看到了,說是商場強電檢修,臨時提前關門。

“這樣啊,那我還是先去墳地那邊好了,回頭明天早上再去那邊美食城看看。” 婚迷不醒 周瑩瑩悻悻的說,掛斷電話開始收拾東西。

張昊天是等着周瑩瑩到了墳地纔出門的,周瑩瑩心裏還是擔心,但是張昊天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有些事兒,不是你擔心就能解決問題的,該來的還是會來,不該來的,還是不會來!

周瑩瑩目送着張昊天離開,默默的坐在了桌子邊上,研究着自己是直接睡覺好,還是做點兒什麼。

邪王寵妃 可這是墳地啊,沒有電視,甚至網絡信號也不是很好,自己能做什麼呢?

周瑩瑩打開自己隨身帶來的揹包,想要整理一下的,可當她真的把揹包裏的東西全都倒出來的時候,發現之前不見的那本書,居然好好的躺在那些東西的上面!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本書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自己記得清清楚楚的,這本書應該是掉落在地板上了,之後就消失不見了,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揹包裏了?怪不得自己找遍了家裏的各個地方就是找不到,居然是藏在這裏了!

周瑩瑩仔細的看了看這本書,想知道這本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爲什麼會有這麼不能解釋的事兒發生,如果說這本書裏藏着什麼鬼,或者是什麼靈,自己家裏那麼多的驅鬼避邪的東西,他們是如何躲藏起來,不被那些東西震到魂飛魄散的?

想來想去,周瑩瑩覺得這東西實在是不怎麼樣,之前自己就要焚燒掉這本書,現在既然這本書又出現了,那自己也沒必要留着,乾脆直接燒了好了!

四下看了看,這地方並沒有任何夾子一類的東西,周瑩瑩想到外面有一個鐵桶貌似可以用,趕緊起身衝了出去,拎着鐵桶和掃把折返回來。

盯着那本書又看了半分鐘,周瑩瑩深呼吸了兩下,想用掃把小心的把那本書掃進鐵桶裏。

想着回頭自己再在上面淋上一些油,肯定燒的乾乾淨淨的!

純情寶貝:錯嫁腹黑Boss 周瑩瑩的動作小心翼翼,生怕那本書再開溜了似的,好在這一次這本書還算是乖巧,真的被周瑩瑩給劃拉到了鐵桶裏面!

看着鐵桶裏的那本書,周瑩瑩不敢拖延,趕緊找到桌子下面的油瓶子,把瓶子裏剩下的那些油一股腦兒的全都倒了進去!

隨着油慢慢的滲透進那些書頁裏面,周瑩瑩開始擔心這本書會不會再生出什麼變化來,於是放下瓶子拎着鐵桶,轉身出了房子,就地在鐵桶裏點燃了一把火!

鐵桶裏燃燒的噼裏啪啦的,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鐵桶裏真在燃燒的不是一本書,而是一些鞭炮。

因爲有油的關係,大火一直燃燒着。

周瑩瑩稍稍後退了半步,死死地盯着那個鐵桶,想着這麼大的火,那本書肯定什麼都剩不下了,就算是裏面有什麼東西,估計也會因爲失去了依託,從裏面出來的。

這裏可是墳地,還是自己和張昊天剛剛加固了幾天的墳地,要是這本書裏面真的裝着什麼不好的東西,估計也就會永遠的留在這裏,不會出去傷害任何人了。

然而,周瑩瑩還是想的太好了!

大火燃燒了一段之後,火苗開始慢慢變小。

當火苗徹底熄滅了之後,周瑩瑩再次靠近,朝着鐵桶裏面看了一眼,這一看,周瑩瑩發現那本書居然還好好的躺在鐵桶裏面!

不可能!這不可能!

這本書的材質是紙啊,還是那種放了很多年,乾巴巴的,甚至翻的稍微用力一點就能撕碎的紙啊,爲什麼那麼大的火對它都沒起到任何作用?

周瑩瑩心裏開始害怕,不知道這本書裏到底有着什麼東西,還有,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消滅掉這本書?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剛剛安靜下來的鐵桶開始發出一陣陣咚咚咚的聲音,就像是有一雙手,在鐵桶裏有規律的敲擊着。

周瑩瑩覺得這事兒不妙,想着小房子裏面可有自己帶來的那些符咒還有銅錢劍什麼的,周瑩瑩趕緊三步併成兩步的朝着小房子裏面衝,打算用那些東西對付這本書。

可當周瑩瑩再次站在鐵桶邊上的時候,發現裏面空蕩蕩的,那本書竟然又一次消失不見了! 周瑩瑩緊緊的攥着桃木劍,瞪大了雙眼看着周圍,想知道那本事去哪兒了。

然而,這墳地的範圍說大不大,說小,也還真的是不小,哪兒就能一眼看到邊啊!

周瑩瑩開始越來越擔心,要是那本書離開了墳地的範圍該怎麼辦?那本書裏不知道到底藏着什麼東西,似乎能控制看書人的情緒,這點真的是太可怕了。

自己的意志力還算是堅定,纔沒被那本書徹底的控制住,倘若換上一個意志力不怎麼堅定的人,估計早就揮刀自殺了!

越想,周瑩瑩後背越是冰涼,重重的深呼吸了兩下之後,提着桃木劍和手電筒就朝着墳地裏面走,想看看那本書有沒有藏在某一棵樹的後面。

與此同時,張昊天已經到了派出所了,問清楚那些警察的意思,張昊天瞬間鬆了一口氣。

“哦,是他找我來的啊!”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但是他只知道是那個兒子死了的男人,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你們認識?”警察問。

“不,不,不認識,就見過一次面,他兒子不是前幾天死了嘛,我是殯儀館的,也就見過這一次。”

“你不是墳地的保安嗎?怎麼還去殯儀館那邊了?”

“那不也是我的工作單位嘛,我過去找領導報個到,也就遇到他了。”

……

張昊天的解釋似乎都沒什麼問題,但是要是真的細想下來,有些事兒還真的是不太對勁兒!

這警察平時也是沒少審問小偷小摸的,張昊天說謊話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只是覺得這事兒沒必要拆穿,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行吧,既然是這樣,那你就去把他帶走吧,這人也真是的,非要指定讓你來接,其他人全都不行!不過啊,下車你可要提醒他,千萬不要在這樣的公共場所做那些迷信的事兒了,要是弄着火了,看到時候怎麼辦!”

那警察十分認真的警告着張昊天,說着還起身帶着他朝着後面那個男人臨時休息的地方走了過去。

當張昊天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覺得他整個人都不對勁兒了。

記得上次見到他的時候,臉上除了悲傷,貌似也就沒什麼了,但是這一次,他雙手抱着一個幾乎裝滿水的紙杯,渾身都在哆嗦,顯然是受到了相當嚴重的驚嚇。

那警察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想法,趕緊指着他跟我解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回來的路上就這樣渾身發抖,還總說他冷,但是我們給他量了體溫,發現一切正常,你跟他好好聊聊,還有,這地方不是你們待的地方,沒什麼事兒早點回家!”

說完這些話,警察轉身繼續忙活去了,那男人聽到腳步聲漸行漸遠,這才擡頭怯生生的看着張昊天,“我,我,我見鬼了!”

對於這樣的話,張昊天根本就不覺得有任何的奇怪,第一,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第二,那個商場裏面關着那麼多的鬼,他還全招鬼,不見鬼都邪門了!

張昊天忽然明白爲什麼這傢伙死活不肯單獨離開派出所了,肯定是那些鬼讓他害怕了,只有派出所裏面是“乾淨”的,是不會有鬼的,所以躲藏在這裏才能保證他的安全。

但是這種地方不是他一直能待着的地方,所以他才讓警察找來了自己,也好確保他的安全。

張昊天默默了點了點頭,心說這傢伙還真是聰明啊,知道如何自保了,不錯,不錯!來的路上自己還真的很害怕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現在看來,自己想的真的是太多了,他現在哪兒就會做那種事兒啊,自保還來不及呢!

看着張昊天沒所謂的樣子,那男人以爲張昊天是不相信自己,趕緊解釋,“我那道符是花了不少錢找一個高人求的,說是隻要到了我兒子死亡的地方點燃,再念着我兒子的名字,就可以召喚出我的兒子,甚至還可以和我兒子溝通。

新聞上說死亡的那些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喜歡到那個美食城吃飯,猜測有可能是在美食城出的事兒,我就直接去了美食城,打算召喚我兒子的鬼魂。

可我沒想到那地方那麼多的鬼啊,我,我,我……”

那男人越說越緊張,眼睛也開始睜的越來越大,看的出來,他這次被嚇的不輕,張昊天忽然很想知道,他到底是看到了什麼鬼,爲什麼被嚇壞成了這樣?

“你接着說。”張昊天稍稍停頓了一下,知道那男人還有話沒說完,於是提醒他繼續,自己倒是要看看這傢伙看到了什麼!

“我當時就在警車裏,嚇死我了,那些鬼什麼樣的都有,有的看起來稍微正常一點兒,一轉身可能就在後背有個大窟窿!還有的,渾身上下都是鮮血,別提多嚇人了!

有些鬼甚至還從商場附近一路跟到這裏,你看,就在窗戶外面!

他們一定是想要我死掉,一定是的!”

說到這裏的時候,那男人哆嗦的更加厲害了!

張昊天朝着那個男人的方向又稍稍靠近了一些,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別想那些了,你不用管他們,跟着我就行了,放心好了!”

看着眼前這個嚇到半死的男人,張昊天忽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見鬼時候的樣子,雖然比他要強一些,但是也沒好到哪兒去,一樣也是嚇得哆哆嗦嗦的。

那男人一聽,趕緊瞪大了雙眼看着張昊天,“謝謝,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幫到我的!”

“行了,就別說那些話了,趕緊跟我走吧!”

“去哪兒?”那男人又警惕了起來,要是再留自己一個人在某個地方,那些鬼會不會又找上自己?

“你住在哪兒?先去拿點東西,之後跟我去我家裏住幾天。”這事兒實際上張昊天也想到了,要是還讓他自己一個人住,說不準會發生什麼事兒呢,跟在自己身邊,好歹也算是有個照應。

聽到張昊天這麼說,那男人緊繃的情緒這才慢慢的放鬆下來,點了點頭,起身準備跟張昊天離開派出所。 剛走出派出所的門,那男人就瑟縮在張昊天身後,沒走幾步,甚至還拽住了張昊天的衣服,看的出來,他這會兒真的是被嚇壞了,沒直接嚇到心臟病突發,已經算是心裏承受能力比較強了。

或許大多數男人都不喜歡被同性這麼拽着,張昊天心裏反感,但是想着那男人被嚇壞了,也沒辦法,最終只能伸手拽着那個男人繼續往前走。

好不容易上了出租車,張昊天本來是想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一來是直接付錢,二來也可以給司機師父指個路,可那剛一打開車門,那男人就怯生生的對張昊天說:“那個,你能不能……”

後面的話那個男人沒多說,但是那意思基本上也已經表達清楚了。

張昊天無奈,只能嘆了一口氣,順手關上了副駕駛那邊的車門,跟着那個男的一起,坐在了車的後面。

這會兒司機看着他們兩個的眼神都有些變化了,覺得這兩個人,不會是一對兒吧!

不過,就算是這麼猜想的,司機也沒真的說出來,還是禮貌的詢問了目的地,自顧自的開車去了。

一路上,那男人都不太敢朝着外面看,像是外面正有什麼盯着他看一樣。

張昊天心裏好奇,剛纔在派出所的時候確實有幾隻鬼在窗戶外面張望,可這會兒是在出租車上,外面要是有鬼的話,自己肯定也能看到,爲什麼自己什麼都沒看出來呢?

就在張昊天納悶兒着的時候,那男人突然拽了拽張昊天的胳膊,小心的湊到他的耳朵邊上,輕聲的說着:“你看看這司機,是不是有問題?”

張昊天聽了這個男人的話,擡頭朝着前面的司機看了過去,可不管怎麼看,張昊天根本就看不出來司機有什麼異樣。

但是看着身邊的這個男人也不像是說謊話或者是惡作劇的意思,張昊天不明白了。

爲什麼他看到的和自己看到的不一樣?或者說,他到底做了什麼,看到了什麼?

想要問問這個男人的,但是擔心嚇到司機,張昊天還是強忍着好奇,想着等到下車之後再問。

差不多二十分鐘之後,車子慢慢的停了下來,張昊天付好了車錢準備下車,那男人仍舊抓住張昊天不肯鬆手,硬是跟張昊天一個方向下的車。

那司機看張昊天的眼神更加奇怪了,心說這個“伴侶”找的還真是特殊啊,這年齡都夠當父子的了,不過,誰說的準呢!

張昊天故意忽略掉司機的表情,轉身頭也不回的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腳步都跟着快了一些,因爲他實在是不想讓那些鄰居也看到這一幕,回頭自己的名聲要是不好了,這還怎麼找女朋友啊!

那男人一看張昊天加快了腳步,自己也趕緊跟了上去,就這麼跟在張昊天身後不到半步遠的地方。

剛一進家門,張昊天指了指周瑩瑩之前住的房間,“我家就兩個臥室,那邊是我的,你就住在這裏好了。”

說完這句話,張昊天急匆匆的進了自己的房間,想要自己一個人透透氣,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這個傢伙不要再跟着自己了,這都已經到家了,還有,自己也能確保家裏不會有什麼鬼出現,至少暫時不會出現,他不需要害怕,更不需要跟着自己了!

可張昊天還是想的太好了,他前腳進了房間的們,那男的後腳就跟了進來。

“你不用這樣跟着我,我家裏絕對的安全,放心好了,早點休息!”要不是看在他剛剛失去兒子,還剛剛被鬼嚇的情面上,張昊天真的很想罵人了。

“不是,我是想知道,我,我,我爲什麼會看到鬼?”那男人怯生生的說着,像是生怕張昊天真的把自己趕走了一樣。

“這個啊,估計就是那道符鬧的,給你符的人不是說了嗎,你可以召喚出你兒子的鬼魂,還可以看到,既然能讓你看到你兒子,就也能讓你看到其他的鬼,這也算是副作用吧。”張昊天隨意的解釋着。

那男人耷拉着腦袋沒再說話,好一會兒才悠悠的唸叨了一句,“哎,我這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沒看到我兒子呢,倒是看到了這麼多可怕的東西!”

“沒事兒的,你習慣就好了,再說了,這也不是一直這樣的,明天早上你醒來就會發現一切恢復正常了。”張昊天心說,這人也真的應該受受教育,不然啊,這什麼符都敢用,還好這次只是招鬼見鬼,要是再有點兒其他的,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那男人顯然還是不太敢自己單獨一個人回房間,但是等了一會兒,看到房間裏真的沒什麼危險,要就漸漸的放了心,想着自己跟張昊天在一個房間裏,一會兒還要睡覺休息,這還真的是不太方便,這才硬着頭皮轉身離開。

不過,臨出門的時候那男人特別要求張昊天不要關門,自己也不關門,但凡是有什麼事兒,自己也好能大聲的喊救命,希望張昊天可以在聽到聲音之後趕緊去救自己。

張昊天心裏覺得好笑,這傢伙的膽子到底有多小啊,至於被嚇成這樣嗎?

不過,就算是張昊天覺得有些好笑,最終還是面帶微笑的答應了下來,甚至還又說了一些安慰的話。

聽着隔壁房間的聲音,張昊天猜測着那個男的大概已經躺在牀上準備休息了,這才自己也跟着躺在了自己的牀上。

只是,臨睡覺之前,張昊天忽然想到了周瑩瑩,想知道她那邊現在怎麼樣,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兒。

本想給周瑩瑩打個電話問問情況的,可一看手機上的時間,張昊天覺得周瑩瑩肯定早就睡覺了。

還有,這幾天一直都是自己值夜班的,根本就什麼事兒都沒有,唯一的一個“麻煩”,還正躺在自己隔壁的房間裏呢!

想到這個,張昊天默默的放下了手機,準備睡覺,想在早上早點兒去接周瑩瑩,順便跟她商量一下那家商場的事兒,看看到底要不要管,怎麼管!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周瑩瑩這會兒還在外面尋找着那本消失的書呢! 周瑩瑩實在是想不明白,那不過是一本書,爲什麼會兩次消失不見?

要說第一次是那本書自己藏在了揹包裏,可這次,那本書又藏在哪裏了?

還有,那不過就是一本書,怎麼可能自己長腳溜走?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啊!

記得之前墳地裏出現大坑的時候,那隻惡靈本事多大啊,甚至都和那個箱子融合在一起了,那他也不能帶走那個箱子,這本書居然做到了!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又繞着墳地範圍轉悠了一圈,可還是一無所獲。

周瑩瑩停了下來,站在原地,用手電筒照着這塊墳地,看着那一座座墓碑,要換做是其他人,估計早就溜走了,但是對於周瑩瑩來說,基本上都已經麻木了。

就別說是墳墓了,自己鬼都見過不計其數了,還在乎這麼點兒嗎?

想來想去,周瑩瑩覺得自己就算是繼續這麼着下去也沒什麼太大的意思了,乾脆等到天亮,把這件事兒跟張昊天說一聲,讓那隻小女鬼丫頭來找。

斗圖大陸 她可是鬼,還是三叔一直養在這片墳地裏的女鬼,對於這裏的情況她簡直了如指掌,想要找到一本書,基本上沒什麼難度!

想到這些,周瑩瑩又朝着不遠處的墓碑看了兩眼,這才轉身回了小房子,準備早點睡覺。

剛要睡着的時候,外面忽然開始颳風。

如果是一般的微風周瑩瑩倒是沒所謂的,反正有微風吹着那些樹葉沙沙響也還不錯,可這種風並沒有帶動樹葉,而是帶動了地面上的砂石!

周瑩瑩猛的從牀上坐了起來,撩開一點點窗簾,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探看着,這一看不要緊,周瑩瑩發現外面此時正聚集着很多隻鬼!

那些鬼並不是聚集在自己窗戶邊上的,而是聚集在不遠處一座墓碑前面的。

周瑩瑩不理解了,那墓碑自己要是沒記錯的話,是很多年之前的一座墳了,聽三叔說過,那座墳墓的主人一直滯留在這片墳地沒辦法超脫,但是心善,不忍心讓別人來當他的替死鬼。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三叔沒事兒就會找他聊上兩句,不過,墳墓裏的那位說話說的比較少,也就是偶爾才能回覆三叔幾句。

再後來,三叔覺得他是個真好鬼,就想辦法給他超脫了,但是墓碑一直都還在,三叔說就權當是個紀念品了。

按說那座墳墓裏都已經沒有鬼了,爲什麼那些鬼還要聚集在那塊地方呢?會不會另外還有什麼事兒?或者說,是有什麼陰謀?

周瑩瑩不敢吭聲,呼吸都跟着摒住了,生怕自己的陽氣吸引了那些鬼的注意,自己雖然是老周家的人,但是跟老張家的人比起來,自己還是比較好欺負的!

然而,不多會兒,周瑩瑩就覺得自己肯定是想的太多了,因爲那些鬼就光忙着在那邊聚集,根本會沒有要注意到自己這邊的意思!

甚至周瑩瑩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那些鬼給忽略不計了,這得是多麼的不重視自己啊!

不過,這種“重視”也算是相當的不錯,至少暫時不會讓自己有什麼危險。

漸漸的,那邊的鬼已經白花花的一片了,藉着月光,周瑩瑩看的心驚膽戰的,因爲那些鬼當中,竟然有幾隻一看就知道是厲鬼的傢伙存在!

甚至還有幾隻是挺着大肚子的,或者是抱着孩子的,記得三叔他們說過,這樣的鬼全都是相當厲害的,要是她們肚子裏的孩子成了形狀了,那孩子肯定也會跟着變成鬼,並且怨念極其的重。

這也就是爲什麼很多煉鬼或者是養小鬼的人都喜歡這種小鬼的原因,怨氣越重,以後的能力也就越強!

周瑩瑩仍舊在這邊胡思亂想着,但是那邊的那些鬼似乎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就這麼一直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