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就是爲了找尋長毛纔來這裏的嗎?”

“我是長毛大哥的朋友,我們一起經歷過生死,是可以兩肋插刀的朋友!”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說得好聽!說不上就是一個背後插刀!”老奶奶有點激動、氣憤地說。

“真的,老奶奶,我和他真是好朋友!有一些壞人找他是要殺人滅口,而我是來保護他的!”

“一個人是真是假、是醜是惡?我老婆子一輩子也分不清,我只能區分來人和鬼!”

“該怎麼說了您才相信我呢?”花璟末急得抓耳撓腮!

“你是猴子變得嗎?”

“我不是猴子變的,但我是相士,我知曉過去,預知未來!”花璟末大膽地說!


“小夥子,你是蚊子打哈 欠–口氣不小啊?你若能說中我老婆子的樁樁件件事,長毛的事就好說了!”

“好!我們一言爲定!”

“駟馬難追!”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8場第1場次——受人之託,必辦忠心之事!

“小夥子,要不要我借你一些道具啊?比如給你粘上裝年齡的假鬍子,拿上裝遊歷的羽毛扇,再戴一副裝瞎子的黑墨鏡,這樣更像一個有經歷、有派頭的占卜相士啊?哈哈……”花璟末感覺張奶奶陰森恐怖的笑聲,把房子嚇得顫抖了幾下。

“老奶奶,什麼也不用,我們就在朗朗乾坤下,你盯着我的眼睛,看我的眼睛到底敢不敢直視你?看我怎麼紅口白牙、一字一句地吐露您的過去,乃至現在的事情?”

“好吧!你們過來坐在我的身邊,我好張眼細瞧,洗耳恭聽!”

“您此生只愛過一個男人——你歌舞團裏的同事。他與你同臺演出,合唱一首歌,那個時候的你純真無邪,想到了——夫唱婦隨,從而對他動心了。你們的歌喉婉轉動聽,你的女聲部高高上揚,似黃鸝鳴翠柳。他的男聲部低沉渾厚,像淙淙東逝水!”

老奶奶聽了花璟末的這個開頭話,一走神 針還扎進了手裏。

“哎呀,老奶奶,您的手扎破了,我來幫你按按!”林妹妹拉起了老奶奶的手,放進了自己的手裏。

“你……繼續講!”

“女追男,隔層紗,你們很快就相愛了……在一次赴外演出結束後,一位小女孩上來給你們送花,小聲地喊了他一聲爸爸,然後跑下了舞臺,撲進了一個女人的懷抱,完成任務後邀功似的看看她的媽媽,又指了指她的爸爸。你看到他的臉色由紅變青,由青變紫,你頓時明白了過來,也昏了過去……”

老奶奶猛地抽出了手,在桌子上一拍,厲聲喊道:

“好個毛頭小子,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知道這些?當年知道這事的人,多數都鑽進土裏了。我傷心欲絕,迴歸故土後,從未對人言說過此事,家人即使知道,也是道聽途說,猜想的。不曾料想的是,你竟然知道這麼清楚!當年可是隻有我聽到他女兒怯懦的聲音,再無第二個人了呀……”

她這一頓喊聲,嚇得林妹妹從牀邊彈跳起來,躲在了花璟末的身後。

“您經歷的事樁樁件件我都清楚,就這件天知地知,你知他知的事,我也知道,您覺得我還有必要再講下去嗎?”花璟末抓住了時機,用言語步步緊逼。

“不用往下講了……你……一直說自己是長毛的朋友?”張奶奶藏匿了表情,收斂了情緒,轉變了話題,可是,花璟末卻從未掉以輕心:

“是啊!婆婆,您能不能告訴我他的下落 ?或是讓我見見他!”

“這個好說!不急!我們說了半天話了,喝口水吧!”張奶奶說着提起茶壺給他們三人倒了一杯水。林妹妹端起來水杯,像看一件文物似的探究着,眼看就要送到嘴邊的時候,花璟末聽到心裏西門慶急迫的聲音:

“這水有毒,不能喝,趕快阻止!”聽到毒字,啪的一聲,花璟末一把打掉了林妹妹手裏的杯子!林妹妹驚地啊了一聲,同時後退了好幾步!

“你……你……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張奶奶氣憤極了,怒目而視,手指花璟末。

“如果我講禮貌,不打翻水杯,喝了你的毒水,此刻,我們的魂魄早已被你收裝在這些布袋裏了!”

“你……你胡說八道!你們……給我滾出這個屋子!”張奶奶有些氣急敗壞了,想要草草收場。

“張奶奶,是你說只要璟哥哥說中了你的事情,你就告知我們長毛大哥的下落,你駟馬難追的?你不能反悔!”林妹妹睜着純淨真摯的眸子,壯着膽子對張奶奶說。

“那你們坐下來,聽我說!”花璟末和林妹妹對視一眼,他領着她又坐在了牀邊。

“一年前,長毛領着兩個小夥子來我這裏,說是有人一路追殺他們。他們東躲西藏,每次都能被他們識破地方。最後他想到我這裏很偏僻,也許能躲過壞人,懇求我把他們藏起來!”

“藏在哪裏了?”花璟末激動地問。

“我怎麼確信你不是一直追着他們的壞人呢?”張奶奶受人之託,必辦忠心之事,一而再再而三地確認着。

“我叫花璟末,婆婆,你告訴他我的外貌長相名字,讓他來決定見還是不見?”

“好吧!你們先出去吧!”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8場第2場次——真正實現了一葉障目!

“那個花兒朵兒的?你們進來!”

“婆婆,我叫花璟末!不是花朵兒!”花璟末邊喊着話邊推開了門!

花璟末和林妹妹推開了房門,看到房子裏有三個大男人——長毛、大米、老鼠他們三個人正在竈間忙活兒。大米在切菜,長毛大哥在燒火,老鼠蹲在地上摘菜。

“長毛大哥!是我——花無缺,花璟末啊!”花璟末走過去拉着長毛的胳膊親熱地叫喊,可是——長毛一點反應都沒有?如果耳聾了,眼睛能看到啊!如果連眼睛也瞎了,花璟末拉他的時候他能感覺的到啊!可是,可是,他怎麼就變成了木頭人一般!

花璟末又挨個去拉老鼠、大米,他們也同木頭人差不多,不理花璟末,照常做自己的事情!

花璟末又急又氣,眼睛剎那間血紅,像要吃人一樣,撲過去,拉住張奶奶的胳膊就問:

“說,你對他們做了什麼?你這個可惡的……老妖婆!”花璟末氣血翻涌,手上的勁就沒分寸了!

“哎呦呦,哎呦呦,老婆子的這身瘦骨架子,都快被你摔散架了!你要是把我弄傷了,誰來讓你的長毛大哥安好如初?嗯嗯……痛死我了!”張奶奶被他這麼一搖一晃一摔,也整的夠嗆!

“收拾的就是你這個老巫婆!你不是很能裝神弄鬼的嗎?你不記得自己當初站在舞臺上就是一隻百靈鳥嗎?夜鶯都無法和你相媲美,你再看看現在的你!”花璟末的火一上來,暫時滅不了。

“璟哥哥,你是想把她罵醒嗎?”

“罵醒?這個世上你就叫不醒裝睡的人!”

“不要提我的過去,你有什麼資格?誰給你的底氣?啊啊……啊啊……”張奶奶徹底崩潰了,號啕大哭。

花璟末知道眼前這位老奶奶的軟肋在哪裏!一戳就中,讓她的心理防線瞬間瓦解。

“婆婆,別哭了,你這麼大年紀了,這麼傷心,對身體不好!”林妹妹溫柔地安慰着她。

她又嗚嗚咽咽,說說唱唱,悲悲啼啼了一會兒,終於停歇下來了,林妹妹心喜地看着她的璟哥哥,似乎在說:“雨終於停了,天要放晴了!”

“他們說要像人間蒸發似的藏匿起來,我就用了障眼法,讓他們自由如常地出入房間,生活在這裏,而別人是看不見他們的。你們能看見他們,是我解開了一半的法術,剩下一半,要在月圓之夜完成,應該就是後天晚上,大後天你們來見他們吧!”

“啊?太不可思議了?婆婆,你實現了‘一葉障目’成語故事裏那個書生的願望,他就想別人看不見自己,他好去集市上偷拿東西。哇塞,婆婆,你是……你是童話故事裏那些幫助公主們的好巫婆,長着長長的鼻子,藍藍的眼睛……”

“你驚嚇傻了吧?巫婆還有好的嗎?”花璟末邊說邊用手指戳了她一下額頭。


“好,張奶奶,我花璟末姑且相信你這一次,若是三天後你不能讓他們恢復如初,我非一把火燒了你這個鬼屋子,再把你送去勞教,把你滿頭腦的封建迷信、裝神弄鬼的把戲一個個掏出來,焚屍滅跡!”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9場第1場次——王子公主一起去出遊!

“璟哥哥,我好佩服你,你怎麼知道那麼多張奶奶的事情?真的是占卜相士高人嗎?我真是對你佩服的五體投地!”再往渡口返回的路上,林虺兒滿眼的崇拜、佩服,從她眼裏看到的花璟末一定是位世外高人!

“老奶奶的事情,長毛大哥以前給我講得可多了,我只說出了一件對她最重要的事情而已!這也就是一句俗話所說的:打蛇要打七寸!”

“璟哥哥,謝謝你剛纔救了我的小命,那真的是毒水嗎?”

“也不是直接要了人命的毒水,我感覺喝了她的水,我們的軀體就受制於她了,像長毛大哥他們那樣,一葉障目,人間蒸發了!”

“哇!好怕怕,就算我老爸大林總再有錢,他就是挖地三尺,上天九層,也找不到我了!”

“就是這樣生不見人了!”

“張婆婆就是童話世界裏,生活在森林裏的巫婆,她們衣衫襤褸,頭髮凌亂,可是魔法高超,能給美人魚長出兩條腿……”

“有巫婆的故事裏,總有受苦受難又迎來幸福的公主,她是巫婆,你就是公主!”花璟末摸摸她的頭,愛憐地說。

“我是公主,你就是白馬王子了!”林虺兒興奮地說。

“做公主的哥哥不好嗎?”

“不好,你就是騎着白馬,營救公主的王子!”

“好,好,好!我的公主殿下!”

“接下來我們就要等到大後天嗎?”

“是呀!跋山涉水,不遠萬里來到這裏,一定不能功虧一簣!”花璟末堅定地說。

“那還有足足兩天的時間呢!你看,我們能不能就在附近遊山玩水一番呢?好不好嗎?璟哥哥!”花璟末看到林虺兒嘟起小嘴撒嬌的樣子,真是不忍拂了她的心意。

“行吧!這兩天張婆婆也把你嚇得不輕啊!讓你好好玩玩,放鬆一下!”花璟末一想到再過兩天就能見到長毛大哥,就愉快地答應了。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59場第2場次——不尋常的尋人啓事!

花璟末和林妹妹在張婆婆那裏折騰了半天,再回到遊艇上的時候,花璟末慨嘆了一聲:

“雲淡風輕近午天!”

“傍花隨柳過前川。”林妹妹伶牙俐齒地接上了下一句。

“沒看出來,小獅子公主還略懂詩詞啊!”花璟末誇獎了她一句,並順手摸了摸她的發頂。

“爲什麼喊我小獅子?”

“因爲你長着一頭黃棕色長卷發啊!和小獅子一個樣。”

“我老爸也這樣喊我,不怕將來把我喊成一個‘河東獅吼’嗎?”

“哈哈……你這麼溫柔乖順,你成那個樣子了,母豬準能上樹了!”

“謝謝璟哥哥的誇讚,那我們出發吧!”

“好,出發!”

他們所在的杏花村,掩藏在濃密的樹林裏,映襯在藍天白雲之間,腳下是細軟的紅色沙泥,淺淺溪水漫過腳踝。站在村子祠堂的最高處,美景便盡收眼底,掩映在青山綠樹與遼闊的江海之間,靜靜的港灣密密麻麻的停滿了鞋子、帽子似的小船。

此刻,暖暖的落日將餘暉鋪灑在海面上,整個杏花村籠罩在一層淡淡的、暖暖的金紗裏。


他們的遊艇順着杏花村的上游,逆流而上!


“璟哥哥,如果讓你用幾個詞語表述我們現在看到的漁村小鎮的景色,你會想到那些詞呢?”


“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花璟末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這好像是一首歌,是我外公愛哼唱的歌,叫《外婆的澎湖灣》。”

“要問海邊的景色如何,天空是怎樣的?是否有海鳥?是否有船隻?對大多數人而言已經無關緊要了。這些詞語就已經足夠讓人感知,再多的描述反而會顯得多餘。”花璟末眯着眼睛,環視着周圍的美景,悠閒地說。

“小周,通知船長,在最靠近杏花村的小鎮渡口停船,我們要上岸去逛逛!”林虺兒興沖沖地指揮着手下。

不一會兒,按着林虺兒的安排,他們上了岸!

漁村小鎮的街道,鋪着高低不平的石頭臺階,因爲地勢崎嶇,臨街的鋪子很少。這裏的地攤經濟很火,從吃的到用的,應有盡有,賣得最多得要數海鮮,便宜且新鮮,性價比非常高,蝦、蟹、生蠔、海鮮麪、海鮮粥、地瓜粥、各類小炒,海鮮100元吃到撐。

花璟末有一個習慣,愛看文字性的東西,此刻,他就在專心地看一張“尋人啓事”。這是他轉了半條街,已經看到的第四張尋人啓示了,看着這一張,他的眉頭不禁微皺起來。

吃得肚子超圓,滿嘴海鮮味的林虺兒,用手捂着嘴,偷偷地打了一個輕輕的飽嗝。她走過去,好奇地問:

“璟哥哥,看你在這張尋人啓示前矗立很久了,這上面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是有許多讓我疑惑不解的地方!”

“說說看,有什麼事還能難道你嗎——鑽石號英雄,鬼屋裏的最靈相士!”

“我給你說說我的疑惑吧!在你大快朵頤、享受街頭每餐的時候,我走了大半個街道,遇到了四張尋人啓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