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中文系的學生,他是不可能不知道這本經典的科幻小說《化身博士》。

這本小說,說的就是一個白天是教授,晚上變成怪物的人的故事。

突然,一個不好的念頭,快速閃過丁當的腦海。

要是那個丁家旺教授研製出那種混合液體,自己獲得了再生能力,這傢伙會不會變成怪物啊?不會的,不會的,教授應該有起碼的節操吧?

可是,這年頭,節操不如現鈔,誰保得起這教授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會真的變成怪物呢?

丁當不由地擔心了起來。

「那你看的那電影叫什麼名字?說說看。」黃毛小子柳成旭將雙臂抱在胸前,斜睨著丁當。

「這,這個嘛。」丁當這下被問著了,只得支支吾吾地答道,「我也不記得了,我是從中間看其的,忘了電影名了。」

「好了,成旭,你就別為難他了。」青青給丁當解了個圍。

丁當總算鬆了口氣。

「你啊,還是好好多學點東西吧。」柳成旭擺出了一副家長教育小孩的架勢,「你別以為你是個富二代就了不起了,我可告訴你,我青青姐姐這麼出眾,喜歡她的男人可多了去了,各個都比你優秀多了。你要是沒點內在的東西,還是趁早知難而退吧。」

說完,他扭過頭,就走了出去。

丁當真是肺都氣炸了。

靠,你這富二代,竟然也看不起別的富二代呀?你們這些富人啊,真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刀啊!


睡到半夜,丁當就被風吹動窗戶的聲音給驚醒了過來。

最近這一陣,他的睡眠質量總是不太好,很容易就被一些輕微的聲音給驚醒了。

他起了床,上了趟茅房,卻怎麼也無法再睡下去了。

他又想到了那個古怪的外星怪物,想到了那個同樣古怪的丁家旺教授。

不放心的他,趕緊穿上衣服,就又溜出了柳家的別墅,再度走進了那個公墓。

這次,他直接奔到了那塊墓地。

可是,到了那裡,他卻大吃一驚。

只見,那個墓地好像又被人給破壞過了,就連墓道大門都被打開了。

在墓道內,還留下了凌亂的腳印,也看不出究竟進來了幾個人。

難道,那些盜墓賊又來了嗎?

丁當來不及多想,就衝進了墓道深處。可是,那口棺材竟然還在那裡,只不過,它已經被破壞得不成樣子,散了架。而棺材下面的那個暗道,則大開著口。

這是怎麼回事?

丁當就從那暗道口,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可是,等到他跳到下面的時候,他卻越發震驚了。

只見,昨天還整齊的實驗室,今天卻彷彿被抄家了一樣,亂七八糟的。那些動物標本被推倒了,玻璃也破了。燒杯、試管也掉在地上,成了碎片。書籍、紙張散落一地。而牆上、地上則留下了幾個腳印和血跡。

血跡?這裡怎麼會有血跡呢?

丁當緊張了起來,他大聲叫道:「丁教授,你在嗎?丁教授,你在裡面嗎?」

可是,沒有人回答他。

丁當隱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從頭上那暗道口裡吹進來的冷風,也吹得他后脖子一陣發涼。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丁教授不見了呢?

難道,他真的變成了怪物了嗎?難道,他也成了化身教授?

丁當想到了怪物,他馬上就朝著那水晶棺走了過去。

那口水晶棺依然還豎立在那裡,並沒有發生改變。

丁當長出了一口氣。

水晶棺里的外星生物,那可是一個寶貝,要是被盜墓賊盜走了,那可是重大損失啊!

他可以看到水晶棺里綠色的一片,裡面還有一個人形模樣的東西,但看得不是很清晰。

看來,那外星人形怪物,還在裡面。

丁當朝水晶棺靠近了,手搭在水晶棺上面。

可出乎意料的是,那水晶棺的棺材蓋竟然是從一側打開的,只是虛掩著的。

剛才,丁當沒有靠近的時候,從遠處看,還以為那水晶棺是關著的。

奇怪,這水晶棺的門怎麼就自己開了呢?

丁當伸出手,將打開的那一端拉了一下,這棺材蓋,竟然打開了。

他這才發現,原來這水晶棺裡頭還蒙著一層薄膜,所以,棺材蓋開著的時候,那裡面的怪物和那些浸泡它的福爾馬林液體,才沒有滲出來。

可是,他突然又覺得有點不對勁,他湊近了這麼一看。

可這一看,他的整個人都僵住了!

在這薄膜的後面,在綠色的福爾馬林溶液的浸泡之中,那個垂著頭呈站立狀的人形東西,並不是那個怪異的外星生物,而是丁家旺教授!

這位丁教授,竟然垂著頭,一動不動地站在這水晶棺里,儼然成了一具站立的屍體!

「教授,教授!」丁當大叫了起來。

可是,教授依然垂著頭,一言不發,一動不動。

丁當也顧不得許多了,一把就扯開了那層塑料薄膜。

這薄膜一被扯開,那裡面的福爾馬林液體就如潮水一樣地倒了出來,接著,垂頭站立的教授就筆直地向前倒了下去。

丁當沒躲開,就被這教授的身體,連著被那噴湧出來的福爾馬林溶液給壓倒在了地上。

「呸,呸!」丁當吐掉了沾到嘴上的福爾馬林溶液,但他身上的那件衣服已經沾上了這種濃烈的氣味。

他推開了倒在身上的教授,再一看,他愣住了。

只見,丁教授已經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他身上的衣服,竟然被撕爛了,胸口處還留著一個大洞。

丁當顧不得血腥,朝丁教授那胸口的大洞一看,竟然嘔吐了起來。

丁教授的心臟,竟然被人挖走了!只留下了胸口那個大洞,大洞裡面還泡著綠色的福爾馬林溶液。(備註:其實福爾馬林是無色的,但有些體液是綠色的,如膽汁)

丁教授的死法,竟然就和鬼靈街里那幾個女子的死法,是一模一樣的。

是誰殺了他?是誰這麼殘忍地殺了他?

突然,丁當想到一個問題。

丁教授還在這裡,他死了。可是,那個怪物的屍體呢?

這怪物已經死了,自己不可能行走,它只可能是被人弄走了。

難道,是盜墓賊進來了?

可是,這些盜墓賊偷走了外星人的屍體,為什麼還要殺掉教授?難道,他們是為了殺人滅口?可就算是殺人滅口,為什麼他們要用這麼殘忍的手段挖掉教授的心臟呢?

丁當正在思考的時候,突然,他聞到了一股強烈的揮發性氣味。

那氣味,好像是硫磺,又像是尿素一樣。

丁當的眼前,突然黑了起來。

不好,趕快離開這裡!丁當感覺大事不妙,趕緊站起身來。

可是,他還沒走幾步,就腿一軟,倒了下去??????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55章凶神惡煞的林警官

等丁當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坐在警察局的審訊室里了。他的手上、腳上都被銬上了。

「丁當,看著我!」一個凶神惡煞的三十齣頭的男警察,惡狠狠地瞪著丁當。

他的身邊,還坐著另一個警察,就是那位留著小鬍子的胡警官。


「胡警官,你,你怎麼把我抓進來了呀?」丁當並沒有理會正對面的這個凶神警察,而是轉頭朝向胡警官。

胡警官看了一下他,嘆了口氣,也不說話了。

「你看他幹嗎?你看著我啊!」那個凶神男警惱了,「他只是協助我查這個案子的,我才是主辦。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誰啊?」丁當並沒有被對方的淫威嚇倒,高傲地抬起了頭。

對方顯然被丁當這種輕慢的態度激怒了。

「我是摩羅國警察總局刑事重案調查處的林剛璧警官!在我們國家,沒有人聽到我的名字,不害怕的!你小子膽子好大啊,盜墓殺人還這麼拽啊?你死到臨頭了,知道嗎?」這位凶神惡煞的林剛璧警官大怒道。

「林剛愎,是剛愎自用的剛愎嗎?哼,這名字,你爹娘怎麼給你取的?一上來就嚇唬我,你以為老子我是嚇大的啊?」丁當依然斜視著這個林警官,毫不畏懼。

丁當是吃軟不吃硬的主,你越是對他兇橫,他就越像彈簧一樣,反彈得厲害。

「什麼?你小子膽子不小啊!」這位林警官越發憤怒了,攥緊了拳頭,好像就要打丁當一拳頭不可。

看到這局面,胡警官也坐不住了。


「林警官,你別著急,別著急,消消氣!」胡警官開口了,「這個丁當是個愣頭青,不懂事的,您老人家別跟他計較了。」

胡警官的年齡比這林剛璧可大多了,他卻叫這林剛璧老人家,足見這姓林的來頭不小。

丁當並不知道,雖然林、胡二人的警階相同,但林是總局的人,屬於上級。而另一點,這林剛璧就是警察總局林副局長的公子,那可是不得了的官二代。胡警官只是一個從草根爬上來的小警長,他能不對林剛璧低聲下氣嗎?

「這傢伙,我一看他就像是個壞人。不消消他的氣焰,他也不會如實招供!」林剛璧依然氣勢洶洶地看著丁當。

「誰是壞人?你怎麼一眼就看出我是壞人?」丁當也惱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個好人!」

「什麼?混蛋!」林剛璧騰地就火了,從椅子上站起來,沖向了丁當所在的隔離間的門。

「林警官!冷靜,冷靜啊!」胡警官嚇得叫了起來。

可是,林剛璧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從來沒見過這麼一個「氣焰囂張」的犯罪嫌疑人。

他猛地拉開門,衝進房,戴上白手套,就照著丁當的肚子砸了一拳。

這一拳,可是真重,打得丁當痛得直叫。

「姓林的,你就這麼審訊犯人的?混蛋,你這是刑訊逼供,我會去投訴你的!」丁當依然咬著牙,大叫不止。

「混蛋!我就揍死你!我爹是警察總局的副局長,你有本事就投訴去!」林剛璧還是不解氣,又給了丁當一拳。

可這一拳,打在丁當身上,就好像打在一堵牆上一樣,痛得林剛璧自己也叫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