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說無妨!”付乙坤此時心情大好,說話的語氣也是豪情萬丈。

姜峯又說道:“我想請祭祀大人爲小子用預言的能力,預測一下未來。”

付乙坤的笑容消失了,面露難色,沉默了片刻才說道:“不是老夫不幫你,實不相瞞,預言者每一次預言都要隔很長一段時間,雖然隨着等階的提升可以縮短這個間隔,但是以老夫靈級的實力,間隔也要十年,而在幾天前,就在你被付一蓮和付大牛帶回來的那天,老夫正好預言了一次,所以。。。”

姜峯略微有些失望,他也聽懂了付乙坤的意思,要預言,至少也得等十年,可是姜峯卻沒有這麼多的時間,本來姜峯是個不相信命的人,但是現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責任重大,姜峯還是很想知道未來路是否好走。

不過付乙坤又說道:“預言是不行了,但是老夫可以爲你卜上一卦,只是卜卦沒有預言那麼準確,萬一卜錯了,反而會給你造成心理壓力,阻礙你前進的腳步是小,間接讓你做出錯誤的決定是大。”

姜峯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聽一聽,於是說道:“祭祀大人,那是否可以先算一下我的過去,在算一下未來,這樣我自己就能知道算得是否準確了。”

付乙坤不禁眼前一亮,對啊,這個方法自己以前爲什麼沒有想到,卦就只有一個卦象,如果過去都能被算出是準確的,那就說明未來也應該是準確的。

付乙坤說道:“我試試看,不過算得不準,可不能怪我。”

。。。

付乙坤從納靈戒中取出一張紙,姜峯也是識貨的人,一看到這張紙,就知道這不是一張普通的人,紙張本身就是加註了不下餘十種結界,而紙張上還畫着一張圖,姜峯並不認識這張圖,只認識上面的一些字,圖案分是十分規則的圖形,分八個方向,分別有八個字,乾坤坎離震艮巽兌,最中間是一個太極標誌,周圍還密密麻麻寫着一些字。

付乙坤看着姜峯好奇的眼神,便解釋道:“這圖名爲八卦圖,也是一種陣法,叫八卦陣,不過已經失傳了,一共有六十四個卦位,也是由六十四種結界組合而成,威力極大,老夫不懂陣法,只會用這八卦圖來卜卦。”

姜峯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對於陣法,姜峯從紫老那裏學到的,還僅僅只是皮毛而已,姜峯說道:“祭祀大人,可以教我這個八卦陣,哦,不,是八卦圖嗎?”

付乙坤笑了笑說道:“教你沒問題,但是前提是你必須有靈級的實力才行。”

姜峯點頭答應,姜峯也不知道爲什麼想學這個陣法,或許就是八卦陣中有乾坤二字,而姜峯所學的陣法流派正好是乾坤流派。

話不多說,付乙坤用手撫平八卦圖紙的褶皺,然後又從納靈戒中取出一個大瓶,瓶裏裝着透明的液體,付乙坤直接將大瓶打開,把液體全部倒在了八卦圖紙上。

液體很神奇沒有到處流淌,而是平鋪在八卦的圈子裏,等到水面平靜之後,付乙坤對姜峯說:“需要一滴血。”

說完,姜峯用牙齒咬破食指,擠了一滴血滴入水面上,神奇的事又發生了,血液進入液體中後,並沒有爲液體染上顏色,反而變得透明瞭。

付乙坤連忙結出幾個手印,慢慢做出一個凝印的手勢後,就閉上了雙眸,沒過多久,付乙坤說話了。

“你從小在大陸的南方長大,並生活在一個小勢力家族中,但是這個勢力家族中並沒有你的父母,你是被收養的。”

姜峯眼前一亮,付乙坤算得太準了,完全正確,姜峯不敢打斷付乙坤的,繼續當一個忠實的聽衆。

“你從小朋友很多,但是真正的朋友並不多,五年前遭遇大變,朋友全部離你而去,之後你離開了家族,開始了冒險之路,有三個人是你生命中的貴人。”

“冒險之路上,你遇到的人很多,但是隻有很少的人成爲了你的愛人或者兄弟,但是。。。”

突然,付乙坤猛地睜開雙眼,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而桌案上八卦圖上的水面劇烈的震盪了起來,無色的液體,也隨之變成了血色,越來越濃。

“竟然是大凶之卦!”付乙坤驚呼一聲。

“祭祀大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姜峯雖然不懂卜卦,但是看到桌上的一灘血水一般的液體,也知道一定不是好事。

付乙坤皺眉想了一下,才說道:“卦象在朋友和兄弟這件事上出現變化的,這也就是說,你那些兄弟或者戀人,並不是你真正的兄弟或戀人,留在你身邊可能也是出於什麼目的。”

突然,付乙坤語鋒一轉,說道:“你看,乾坤二字位置,還有少許一點液體沒有變成白色,這也就是說,你那些兄弟或者戀人中,有一個或者兩個纔是你真正的兄弟或戀人。”

聽完付乙坤的話,姜峯並不以爲然,覺得付乙坤的卦出現了錯誤,要說只有一兩個兄弟或戀人是帶着目的接近還有可能,例如秦風和黛莉,秦風是姜峯兄弟,可是卻是神劍門的臥底,而黛莉和姜峯發生過一段曖昧的關係,勉強可以稱爲姜峯的戀人,而黛莉接近姜峯則是爲了將軍的計劃。

姜峯可不相信血仇、許飛崖、梓紫、水月兒這些人接近自己是帶着目的的,當年的自己可沒什麼值得他們接近,所以姜峯直接無視了付乙坤的話。

姜峯說道:“祭祀大人,繼續說吧,未來會怎樣?”

付乙坤一擺手,說道:“卦象也變,就算算出來的也不準,你還願意聽?”

姜峯不說話,事到如今,姜峯也不想去了解什麼未來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姜峯詢問了一下付乙坤製造傀儡的材料準備得如何了,付乙坤告訴姜峯,用於製造傀儡的強者屍體暗族倒是有儲備,當然不會用族內前輩的遺體,那是對先人的不尊重,這麼多年來,無數試圖從無歸崖獲得什麼機遇的強者屍體,倒是有一些,其中有十位靈級強者,都在殺陣下隕落,但是遺體還完整的只剩下四具,而其餘的煉製材料,卻只夠煉製一具傀儡。

這些材料都是族內的庫存,而剩下的材料就要等着被派出去的族人搜索回來纔有了。

姜峯很滿意,只要能先復活紫老,剩下的工作就不需要自己擔心了,在煉製傀儡方面,姜峯沒有經驗,自然不會認爲比紫老還強。

姜峯先感謝了一下付乙坤,然後就讓付乙坤帶領姜峯去領取這些材料,供給姜峯煉製傀儡。

。。。

材料如數被姜峯領取走了,姜峯找付老要了一個比較大而且安靜的房間,準備煉製傀儡。

煉製傀儡不必煉製丹藥,或許高階的丹藥,在高階的煉金術士手中,煉製的主料也不過十數種到數十種,煉製時間也不會超過一個月。

可傀儡不同,傀儡的等級分爲初中高三個等級,初級傀儡實力在人級到將級三個等級間浮動,需要的材料也在幾種到十幾種不等,而中級傀儡的實力則再王級到帝級浮動,材料需求也是幾十種到百種不等,而高級傀儡實力就在尊級到聖級不定,材料的需求也在數百種到上千種不等,當然,沒人能煉製神級的傀儡,理論上講,神級的傀儡是能煉製出來的,但是上哪裏去找一個神級強者的屍體,而且還要一個神級強者靈魂。

而煉製時間來講,初級傀儡一般只需要數個時辰,而中級傀儡則需要數天,高級傀儡則是數十天。

煉製傀儡雖然繁瑣不堪,但是能擁有一個高級傀儡無疑是一件好事,而煉製傀儡最重要的是,對煉製者的煉金術士等級沒有要求。


也就是說,煉製一個尊級的傀儡,即便是四階煉金術士也能煉製成功,當然這需要很好的運氣,而姜峯如今有尊級的實力,也就是七級煉金術士,煉製一具靈級的傀儡,也算是有一定的把握了。

。。。

姜峯將納靈戒中的材料一股腦的倒出,當然,那具強者的屍體是讓暗族之人是先擺在房間中的,屍體保存得很好,看來暗族之人,也懂的對強者的尊重。

其餘的材料都是一些藥材或者魔晶還有一些晶石礦石,琳琳滿滿數百種,饒是這個房間夠大,但依舊差不多擺了半個房間,爲了鍊金方便,姜峯都依次歸好類了,哪些該提前煉製,哪裏該稍後煉製都按順序擺好,僅僅是這個過程,就花掉了姜峯數個時辰的時間,本來這些可以讓暗族之人幫忙的,但是姜峯考慮到這是未來紫老的身體,姜峯還記得當年對三位師傅的承諾,就是親自爲三位師傅煉製軀體,如今因爲形勢所逼,姜峯只能爲紫老煉製,而不能爲青藍二老煉製,姜峯心中本就不好過,才決定一定要完全靠自己爲紫老煉製傀儡。

姜峯抹了抹額頭的汗漬,再確認了一下沒有擺錯後,便閉上了眼睛,回想起紫老教給自己的煉製方法。

理清思緒又花掉了姜峯個半時辰時間,姜峯這麼小心也是必須的,畢竟傀儡是第一次煉製,而且材料暫時只有這麼一份,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要求對於太久沒碰過鍊金術的姜峯來說,是有些難度的。

煉製傀儡也需要的是結界,但是不像煉製丹藥那樣單一的結界,因爲藥材衆多,也使得煉製過程較爲複雜,一個結界是絕對無法容納這麼多材料釋放出的能量,所以這是一個三重複合結界,三個結界僅僅是相交,但並未重疊,可是即便只是相交,對於任何煉金術士來說都是有難度,可是對於能夠熟練運用陣法的姜峯來說,卻是小菜一碟,陣法可是無數種結界重疊而成。

姜峯飛快的結出手印,三個光圈依次出現在地上,光圈內各自出現無數符文,三個光圈三種顏色,分別是紅紫綠三色,箇中符文也對應三種顏色的光圈。

這也說明三種結界的屬性各不相同,紅色的是火屬性結界,用於煉製材料,使材料分解成細微的能量,而綠色則是冰屬性結界,用於能量被傀儡的屍體吸收,並完全保存在體內,最後紫色的結界則是雷屬性,用於淬鍊傀儡,讓傀儡吸收的能量變成精華,當這三步完成之後,傀儡纔算完全製成。

姜峯看了一眼被暗族隨意扔到地上的屍體,這是一箇中年人的屍體,雖然不知道死去多久,但是卻被暗族用黑暗祕法保存得很好,沒有一絲腐爛的跡象,中年人胸口有個雷電圖騰,看來應該是八族雷族之人,而以其靈級的實力,想必再族中地位必然不凡,至少應該是個內門長老。

姜峯對雷族可沒什麼好影響,雷族可是想對付水族的主謀之一,所以姜峯就算用了雷族強者的屍體做成傀儡,心裏也不會有什麼負面情緒。

姜峯手一招,雷族強者的屍體就凌空懸浮了起來,飛到了三個結界的上方,姜峯另外一隻手對着屍體一拍,屍體立刻出現無數火苗,“嚯”的一聲,整個屍體被點燃了起來。

屍體的衣物顯然不是一般材質製成的,在姜峯火焰的燃燒下,堅持了十數分鐘才被燒成了灰燼,或許因爲姜峯用力過猛,使得火勢偏大了一點,衣物燒光之後,連身上的毛髮也被燒得一乾二淨,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焦臭味。

姜峯操控屍體的手慢慢下移,將屍體平放在三個結界重疊之處,然後又開始結印,促發火屬性結界,爲了加快進度,姜峯還將火靈珠祭了出來,殺那之間,火屬性結界火勢大作,即便在房間外面,都能感覺到房間的高溫。

姜峯按照循序,將晶石和一些礦石丟入火屬性結界中,這類石頭需要比較久的烘烤時間,才能將其中的精華能量提取出來,將所有的石頭都按着順序丟進去之後,姜峯又控制着這些石頭各自劃分區域,同樣的石頭都被堆在各自的一個小區域內。

做完這一切,姜峯就不再管石頭了,開始處理藥材,姜峯將整理的藥材按照高級到低級的順序丟入空白處的火屬性結界內,這也是考慮到高級材料比較難溶,而這些材料中,不乏十數種八階材料,這也說明暗族這次是下了血本,就爲了能出去,也爲了那霸業。

無數藥材被丟了進去,許多藥材都瞬間化爲了藥汁,姜峯也當即控制着這些藥汁懸浮起來,以免將礦石打溼,又是一個時辰,所有的藥材都化爲了藥汁,可別小看這些藥材,雖然每株藥材只能提煉出一滴或幾滴的藥汁,但是加在一起,也足有洗腳桶那麼一同,藥汁的顏色,也有最初的五顏六色,慢慢的變爲了黑色。

提煉完所有的藥材,並不能到下一個過程,還需要再次精煉這些藥汁,順便也要等礦石和晶石的精華被提煉出來。

姜峯從納靈戒中抓起一把恢復的丹藥放入了嘴中,然後保持着凝印的手勢,盤腿閉上了雙眼。

時間飛快的流逝着,外面的人忙忙碌碌的過了十天,而姜峯就是一閉眼一睜眼的過程。

。。。

“差不多了!”看着經過十日烘烤的材料,姜峯覺得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手印一變,將散亂漂浮在空中的各色晶粉和粉塵匯聚在一起,然後混入差不多隻有一個拳頭大小的粘稠藥汁團裏,經過一番均勻的攪拌,姜峯才慢慢的控制這藥汁團,移動到裸露的屍體身上,均勻的塗抹在屍體的周身。

屍體黃色的皮膚瞬間變成了黑色,薄薄的一層粘稠物覆蓋在身上,說不出的噁心,但是對於姜峯來說,一直面對一個**的男性軀體,是更加噁心的事,姜峯的性.取向可是正常的。

姜峯又抹了一下納靈戒,水靈珠也飛了出來,火靈珠沒有作用,便被收入了納靈戒。

第二個過程,吸收過程,需要冰屬性結界完成,爲了提高效率和成功率,姜峯拿出了水靈珠,姜峯不知道大陸上有沒有冰靈珠,當然如果有冰靈珠的話,吸收過程將會更快更成功,不過就算有,姜峯也沒有,只有用屬性相差無幾的水靈珠代替。

水靈珠散發着淡淡的青氣,涌入冰屬性結界中,霎時,冰氣大作,好在房間才被高溫烘烤了十日,早就沒有了水分,否則還會下一陣小冰雹,而房外的暗族族人也立刻感覺到,靠近房間之時,會有股寒意,雖然路過的人都很好奇姜峯到底是如何煉製傀儡的,但是始終沒有一個人敢進去,族長和祭祀可是下了嚴令,姜峯煉製傀儡期間,不得有任何人打擾,否則族規處置,在暗族二位大佬的重視下,就連最受付老寵愛也是最頑皮的孫女付一蓮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就更別說其他普通族人了。


寒氣在屍體周圍盤旋,慢慢的,屍體表面那層薄薄的粘稠液體結成了冰塊,只有這樣,纔不會流逝一點藥力。

姜峯再次服下一大把恢復丹藥,閉眼,盤腿,等待着屍體吸收藥力,而這個過程,即便有水靈珠幫助,還是花了十天時間。


十天之後,藥汁透過屍體的毛孔和原有的傷口,浸入了體內,藥汁修復着內傷外傷,就連不知道癒合了多少年的傷疤都消失無蹤,要是是先沒人知道地上的是具屍體的話,恐怕打死也不會相信屍體的皮膚竟然還有活力。

而礦石和晶石的作用也在這刻體現了出來,它們雖然不能修復傷勢,但是卻能強健筋骨,可以進一步的提升傀儡身體的強度。

水靈珠被收回,最後一步是雷屬性結界的淬鍊,手印一換,只見無數雷蛇憑空冒出,開始轟擊屍體,並不斷在屍體表面遊走,許多細小得無法用肉眼看出的雷蛇,則從毛孔或者其他空洞鑽入體內,淬鍊內臟和筋骨,而這個過程又是十天時間。 傀儡已經煉製完成,但是不要以爲這樣就完成了,還有最最重要的融魂過程,既是將靈魂和傀儡融合,讓傀儡變成紫老的身體。

當然,姜峯煉製傀儡的過程,已經節約了大量的時間,這一切都歸功於水火兩顆靈珠,理論上講,以姜峯尊級的魂力,煉製靈級的傀儡,光煉製都需要兩個月時間,第一步的提純需要一月時間,第二步的吸收需要二十天,第三步的淬鍊只需要時間,但是因爲靈珠的幫忙,節省了一半的時間。

而融魂過程就沒有這麼多捷徑可以走了,最少也需要一月時間,這個過程需要姜峯的靈魂做媒介,連接紫老的靈魂,和傀儡能量輸出的魔晶,然後慢慢的將紫老的靈魂移植到傀儡之中。

“大師傅!”姜峯喊了一聲。

“嗯!我準備好了!”紫老簡單的迴應道。

聞言,姜峯也不再廢話了,將木戒取出放在地上,青藍二老都已經以靈魂的狀態飛出了木戒,木戒中也只剩下了紫老一個人。

姜峯飛快的結出一大堆繁瑣的手印,雙手見也飄蕩着無數的靈魂力量,隨着最後完結的凝印,姜峯的雙手溢滿了金光。

“出!”

姜峯大喝一聲,雙手成劍指,一手正對木戒,一手正對傀儡頭部魔晶所在處,兩道金光射出,瞬間到達指定的位置。

姜峯全身大幅度的抖動着,顯然這個融魂的過程並不是那麼的輕鬆,額頭上不斷落下的冷汗,也代表着姜峯正承受的痛苦。

紫老的靈魂變成靈魂線,以金光爲橋樑,慢慢進入到姜峯的身體,再通過金光流入到魔晶之中,霎時,傀儡的頭部發出淡淡的幽光,傀儡也出現了輕微的抖動,顯然是魔晶正在和紫老的靈魂做着鬥爭,爭取着傀儡身體的控制權。

紫老的靈魂線和魔晶的能量鬥爭着,無法進入魔晶之中,但是紫老的靈魂本源還是不斷的輸送着靈魂線,但是前路被堵,後面又不斷的輸送靈魂,使得多餘的靈魂線只能夠停留在姜峯的腦海靈魂處。

此時姜峯痛苦不堪,雖然姜峯靈魂之力非常之強,但是腦海靈魂處的容量卻是額定的,多出來的紫老靈魂強行進入靈魂區,姜峯又全力控制着自己靈魂不去排擠紫老的靈魂。

這樣就使得姜峯的靈魂保護層不斷的膨脹,姜峯的痛苦也隨着這種膨脹越來越強,額頭也隨之發出一陣接一陣的微光。

姜峯全身抖動得越發的厲害,但是姜峯依舊堅持着,讓身體儘量保持平衡,甚至連吼一聲這麼有效的發泄方式都沒有用出來,姜峯知道,如果自己一旦大吼了,這樣雖然可以減輕壓力,但是放鬆下來的身體,很容易被疲倦導致昏迷,那失去控制的靈魂,必然會將紫老這外來者的靈魂撕成粉碎,那紫老也就真正的隕落了。

不過紫老也不是等閒之輩,在知道姜峯苦苦支持的同時,拼命的壓榨着自己的潛力,對魔晶奮起攻擊,終於在長達近十分鐘的攻堅戰中,紫老贏得了最終的勝利。

似乎聽到咔的一聲,魔晶失去了抵抗,任由紫老的靈魂進入魔晶內,肆意的佔領着魔晶的指揮部,直到最後完全控制。


前方堵住的路被疏通了,後面的靈魂線終於可以前進,姜峯靈魂的壓力也驟減,心中不禁有些後怕,事先紫老可沒有告訴自己這個過程會這麼痛苦,要不是自己的意志力堅強,即便事先沒有心理準備,否則現在二人都得死。

也不怪紫老不告訴姜峯,其實紫老都不知道,畢竟紫老雖然煉製過傀儡,但是從來沒有幫別人融魂過,所以僅憑一些理論知識,是無法得知姜峯的靈魂會遭到這麼大的痛楚的。

直到一個時辰之後,紫老的靈魂完全進入了魔晶中,姜峯這才完全鬆了口氣,最艱難的環節已經過去了,剩下的時間裏,就只需要通過魂力不斷的支援紫老,幫助紫老完全控制傀儡的身體。

姜峯服下一把恢復的丹藥,然後結了數十個印結之後,雙掌拍出,正對傀儡額頭,左手噴出的是紅色的光霧,右手的則是青綠色的光霧,正好對應姜峯的冰火兩重屬性。

三十三天後,姜峯的感覺中,紫老已經完全控制了傀儡,只需要一些適應的時間,紫老就應該能夠醒來了。

而直到現在,姜峯已經花去了七十天的時光,離預定的一年時間,已經花去了五分之一的時間,剩下的時間並不多。

。。。

長時間的消耗,已經讓姜峯疲憊不堪,身體上的疲憊或許可以用丹藥來彌補,但是精神上的疲憊只能用睡眠來彌補,所以,姜峯在完成煉製之後,也沒有考慮時間的問題,倒頭就睡在了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姜峯被輕微的聲音吵醒,睜開朦朧的雙眼,入眼的就是一個大光頭。

“大師傅!”姜峯興奮地叫了一聲,頭腦也瞬間清醒了過來。

姜峯站起來,好好的端詳了一下紫老,紫老的身體自然還是和那個雷族的強者一樣,只是原本應該是全身裸露的紫老,現在卻穿上了一件大袍,姜峯眨了幾下眼睛,總覺得這大袍十分的眼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